网站地图 / 消防行政确认

邹红菊与肥城市公安消防大队行政确认管辖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4年1月20日 案由:消防行政确认 当事人:肥城市公安消防大队 邹红菊 案号:(2014)泰行终字第5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邹红菊。

委托代理人杨政权。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肥城市公安消防大队,住所地肥城市新城龙山路26号。

法定代表人李全,大队长。

委托代理人尹逊才,肥城市公安局法制大队民警。

诉讼记录

泰安市泰山区人民法院就邹红菊诉肥城市公安消防大队消防行政确认一案,于2013年11月29日作出(2013)泰山行初字第103号行政裁定。原审原告邹红菊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月1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邹红菊及其委托代理人杨政权、被上诉人肥城市公安消防大队的委托代理人尹逊才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上诉人于2013年2月21日作出肥公消火认字(2013)第0001号火灾事故认定书(下称《火灾认定》),内容:“2013年1月30日22时31分许,肥城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报警,位于肥城市泰西商场内的元大土产百货批发店发生火灾,火灾烧毁元大土产百货批发店五金百货及肥城市冉家水产店木耳等物品一宗。经调查,对起火原因认定如下:起火原因为电气线路短路引起,起火部位为元大土产百货批发店一层北跨营业厅西邻房间内东南角,起火时间为2013年1月30日22时20分左右……”。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五十一条三款规定:“公安机关消防机构根据火灾现场勘验、调查情况和有关检验、鉴定意见,及时制作火灾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火灾事故的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八条规定:“行政管理部门依据法律规定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火灾事故认定书等,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能够推翻的除外”;《火灾事故调查规定》第二十九条规定:“公安机关消防机构应当根据现场勘验、调查询问和有关检验、鉴定意见等调查情况,及时作出起火原因的认定”,《火灾认定》是公安消防机构在火灾事故发生之后,依据对火灾现场勘验、调查、鉴定等情况,运用科学方法和技术手段,就火灾成因所作的事实判断,并不直接确定相关人员的权利义务及事故责任承担问题,它只是处理火灾事故的证据,不具有可诉性,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故原告辩驳理由无法律依据,不应支持,为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一款(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邹红菊的起诉。

上诉人邹红菊不服一审裁定,上诉称:2013年1月30日晚,肥城市泰西商场内发生火灾,几家商铺被烧,被上诉人接警并灭火后于2013年2月21日作出的被诉火灾事故认定书严重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一审裁定的认定是错误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四条、第三十九条和第五十一条的规定,火灾事故认定是法律赋予公安消防机构的法定职责,显然是一种具体行政行为。根据《火灾事故调查规定》第六条的规定,消防机构是唯一有权在所辖区域调查、认定火灾原因,核定火灾损失,查明火灾事故责任的职能部门,消防机构作出火灾原因认定和责任认定是其法定职责,是一种积极的法律行为,具有严格的地域性和职权专属性,不同于一般的技术鉴定证据。再从《火灾事故调查规定》第三十九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来看,火灾事故认定符合行政行为的特征,一般技术鉴定证据不存在维持和撤销。火灾事故认定是消防机构单方作出的,是决定行政相对人权利义务的先决条件,间接确定了行政相对人的权利义务,是一种附属的行政执法行为。若不将此列入行政诉讼受案范围,行政相对人就无法得到实质性的司法救济,有悖于行政诉讼法的立法原意。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二条的规定,能否提起行政诉讼的依据是与行政行为有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因此火灾事故认定书具有可诉性。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裁定,指令一审法院继续审理。

被上诉人肥城市公安消防大队答辩称:我大队作出的火灾事故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起火原因认定正确。2013年3月14日上诉人不服我大队作出的火灾事故认定向泰安市公安消防支队提出复核申请,2013年7月5日泰安市公安消防支队作出泰公消火复字(2013)0001号火灾事故认定复核决定书,维持了我大队作出的火灾事故认定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五十一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八条、《火灾事故调查规定》第二十九条的规定,火灾认定是公安消防机构在火灾事故发生后,依据对火灾现场勘验、调查、鉴定等情况,运用科学方法和技术手段,就火灾成因所作的事实判断,并不直接确定相关人员的权利义务及事故责任承担问题,只是处理火灾事故的证据,不具有可诉性,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请求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

各方当事人向一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已随案移送本院。

根据一审裁定的内容和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二审庭审时围绕火灾事故认定书是否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进行了举证、质证、辩论。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五十一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八条的规定,火灾事故认定书是公安消防机构在专业领域内,按照专业标准,利用专业知识、技术、设备等作出的结论,属于处理火灾事故的证据,其本身并不确定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不是具体行政行为,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规定的受案范围。

综上,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驳回上诉人的起诉正确,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郑露丹

代理审判员  刘 健

代理审判员  陈 宇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单绪虎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

第五十一条第三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十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