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公安其他行政行为

吴洪权与苏州市公安局苏州工业园区分局湖西派出所行政处罚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7月16日 案由:盐业其他行政行为 公安其他行政行为 当事人:吴洪权 苏州市公安局苏州工业园区分局湖西派出所 案号:(2015)姑苏行初字第00103号 经办法院: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吴洪权。

被告苏州市公安局苏州工业园区分局湖西派出所,住所地苏州工业园区星明街225号。

诉讼代表人陈蔚。

委托代理人陆东哲。

委托代理人曹震宇。

诉讼记录

原告吴洪权诉被告苏州市公安局苏州工业园区分局湖西派出所(以下简称湖西派出所)治安行政处理一案,本院于2015年4月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同年4月23日向被告寄送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于同年6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吴洪权、被告湖西派出所的诉讼代表人陈蔚及其委托代理人曹震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3年6月2日,案外人王玮向被告报警,称其于6月1日凌晨将苏E×××××的宝马轿车停放在苏州工业园区四季新家园小区5幢东侧苏E×××××停车位上,2日上午取车时发现车身左前后门、左侧叶子板被划伤,汽车的前挡风玻璃、前引擎、右侧玻璃被人用红色笔写上“勿停车”字样,汽车右侧后视镜漆面受损。被告受案后经调查发现原告吴洪权有重大作案嫌疑,遂将其传唤至派出所进行询问调查,后经公安调解,原告与案外人王玮达成调解协议,被告以调解方式结案。

原告吴洪权诉称:2013年6月1日上午10:20左右,原告开车回到四季新家园小区,发现原告固定车位上斜停着一辆牌号为苏E×××××小轿车,原告即找保安进行协商,后得知车主是小区6幢503室的,但敲门无人开门,电话联系不上。原告在11时左右拨打110报警,警察来电称已拨打过车主手机,但无人接听,没有其他处理办法,无法安排出警。原告请求将车拖走,警察表示小区车位不归其管,可自行电话联系拖车公司。原告再次请物业公司联系车主,回复仍是联系不上。原告认为车主就在家中,故意避而不见,便对着右侧反光镜踢了两脚,希望车主听到车辆报警声后尽快将车辆移走,但无果。过了几个小时后,原告与物业公司再次沟通,得到的是同样的答复。为尽快排除妨碍,正常使用车位,原告于下午再次来到该车辆旁,拿出红色记号笔在车辆前挡风玻璃、右侧车窗玻璃及引擎盖上写上“请勿乱停车”等字样,随后离开,当晚原告只能外面住宿。2013年6月2日上午,原告接到办案民警的电话,要求配合进行调查询问,原告称这是民事纠纷,让对方到法院起诉,民警称必须接受询问,否则要拘传。原告只得和民警约好当天下午2:30到小区物业办公室接受询问。下午两名民警进行询问并做了笔录,当原告不承认宝马轿车漆面损伤是本人所为时,民警立即让警辅将原告带至湖西派出所,并将原告随身物品进行清点登记,随即限制人身自由。对原告又进行了几次询问,民警多次诱供,并给原告施加心理压力,同时对原告口头宣布限制人身自由延长至24小时,理由是案件主要事实还未查清,但事实上民警上午早已查过小区的监控录像,根本没有划车的事实。后民警又通知原告妻子到派出所接受询问,对其施加压力,威胁说原告的行为要被判刑。原告妻子被迫接受调解。6月2日晚11点左右原告要求被告解除强制措施,遭到拒绝。被告自始至终未出具书面文件,在派出所进行询问的过程中只有一名民警参与,多次进行诱供和威胁,签署的调解协议损害原告合法权益。原告采取的行为均是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并无过错,不属治安案件范畴,故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对原告行为适用治安案件处理违反法律规定;被告对原告采取的限制人身自由强制措施违反法律规定;判令被告撤销原告公民个人信息中损坏油漆的记录;被告补偿限制原告人身自由造成的误工损失和精神损失1万元,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均系复印件):1、治安案件调解协议书,证明调解并非原告真实意思表示,显失公正;2、收款收据和缴款凭证;3、停车证,证据2-3证明原告对停车位拥有合法使用权;4、银行的交易记录;5、王玮个人信息;证据4-5证明原告妻子被迫支付了补偿款5000元;6、收入证明;7、完税证明,证据6-7证明原告本人的误工损失大约780元/天;8、照片及原告事后模拟的现场停车实验图,证明车位的使用权属于原告,以及证人严某的证词内容与事实不某9、小区内部观景图3张,证明小区建筑物的位置,从6幢503室可以看到原告停车位;10、小区监控室复制监控视频的照片(2015年5月8日和11日拍摄),证明小区的监控录像看得到,且经保安负责人同意可以对相关视频进行拷贝;11、百度地图打印件,证明从四季新家园到被告处的行驶里程和时间;12、黄某的证词,证明车位属原告专属且小区车位比较紧张,小区的监控设备在2013年5月至2015年5月未进行过更换,经保安主管同意,业主可自带U盘来拷贝;13、原告事后模拟停车所做实验的视频,证明当时的场景。审理中,原告向本院申请调取事发时的相关监控录像及被告询问原告及相关证人的录音录像资料。因本案发生在2013年6月,距原告起诉时近两年的时间,已无法调取。原告申请调取公安系统中公民个人信息中吴洪权划伤车辆油漆等记录,被告并未查到,仅能提供公安系统办公平台记载的报警信息及处理情况。

被告湖西派出所辩称:2013年6月2日,我所接到报警人王玮的报警后,经现场核实后受案处理。民警开展相关调查,包括对相关监控资料的查阅、对吴洪权、证人林某(系原告之妻)、严某的询问等。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我所对于王玮所报案件具备管辖权,案件性质定性准确,经过受理审批,程序合法。根据原告在第一次询问中的陈述及监控录像,原告有违法嫌疑,我所按治安案件的调查程序履行审批手续,传唤原告至我所接受询问,原告拒绝在传唤证上签字,民警注明原因,后根据规定又办理了延长传唤的审批手续,上述行为符合法律规定。原告要求撤销公民个人信息中损坏油漆的记录,而本案所涉治安卷已归档,不符合撤销条件,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于2015年4月3日对其行政行为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均为复印件):1、受案登记表,证明案件来源,该案归被告管辖;2、呈请传唤报告书,证明原告的行为涉嫌故意损坏财物,被告依法呈报传唤审批手续;3、呈请延长传唤报告书,证明对违法行为人依法呈报延长传唤时间;4、传唤证,证明被告凭传唤证传唤原告;5、治安调解协议书,证明被告调解时对于原告踢踹反光镜、污损车辆的行为予以确认,双方通过自行协商达成一致;6、被告对王玮所作的询问笔录,证明被侵害的事实存在,左侧车门损坏,挡风玻璃等处被书写红字;7、被告对王玮所作的询问笔录,证明车辆右侧反光镜漆面被人损坏;8、被告对原告所作的询问笔录,证明原告认可其有在车辆表面书写的行为;9、被告对原告的询问笔录,证明其不承认对车辆划伤的行为;10、原告被传唤后的询问笔录,证明原告陈述自己的行为及公安机关已告知被传唤的理由、依据以及传唤地;11、证人林某的询问笔录,证明原告对受害人车辆反光镜踹了三脚,并用记号笔进行污损;12、证人严某的询问笔录,证明民警调阅相关摄像资料,但由于设备原因无法调取,证实录像内容包括同一嫌疑人踢踹车辆反光镜、在车辆上进行书写、绕行到车左侧,嫌疑人有疑似划车动作,但录像中不能清晰显示该动作;13、证人王某的询问笔录,证明对原告所述其车位地锁被损坏情况,公安机关开展了调查,证实林某是从物业处获得王玮的联系方式并且主动和对方取得沟通,试图进行调解;14、被告接处警记录现场照片,证实客观上存在车辆被损坏情况;15、抓获经过,证明案件发案情况;16、调查报告,证实案件来源、嫌疑人信息、认定的主要违法事实、处理意见等综合情况;17、情况说明,证明因客观原因被告对视听资料之证据未能调取附卷;18、情况说明,证明对于吴洪权仅传唤并未使用警械;19、情况说明,证明调解协议书中对王玮车辆左侧损伤情况未作为违法事实认定;20、接处警工作登记表,证实吴洪权的报警求助情况;21、照片3张,证明原告提供的现场实验证据不能证实事发时的现场情况及监控情况;22、黄某的情况说明及其入职合同,证明黄某于2014年才到四季新家园物业工作,其对2013年小区物业设施情况并不清楚。

被告提供的法律法规依据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简称《治安管理处罚法》)、《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档案法》。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所举证据1、6-7、14无异议;对证据2、3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其举动不属于故意毁损财物行为,属于排除妨碍行为;证据4传唤证所列明的到达和离开时间均与实际不符;证据5是原告在受到公安机关胁迫下违背真实意思而签字;证据8笔录的询问时间与事实不符,怀疑笔录被篡改;证据9笔录的时间也与事实不符,两份笔录当时是一起签的字,对于笔录内容没有异议;证据10笔录的制作时间有误,其中18:30分还有改动的痕迹,至于笔录中陈述的损害引擎盖的行为也是在被告胁迫下作出的;证据11林某的询问笔录,第2页中陈述的车辆停放和与保安交流情况与事实不符,笔录的时间也与事实不某证据12严某的询问笔录不应是6月3日形成的,第2页陈述的踢车行为与事实不符,原告有理由怀疑该笔录系后补;证据13王某的询问笔录制作时间篡改过;证据15、16上的内容如时间、往车上踹了几脚,去了车的左侧等与事实不某对证据17-19情况说明有异议,认为调解协议系在原告受到胁迫下作出的,小区录像设备也没有老化,被告从未出示传唤证,只是口头传唤;证据20,被告只是口头告知联系不到车主,并无具体的人员出警。

被告对原告所举证据1-5没有异议,认为证据6、7与本案无关;关于证据8停车照片,与事发时现场情况不一致;对于原告模拟的车辆停靠实验,实验的参照系不同,不具有说服力;证据9、11与本案无关联性;证据10,无一张监控图是正对停车位拍摄的;证据12,根据被告提供的证据,该证言不具有真实性;证据13,根据被告的调查,原告在2015年模拟的现场试验无法证明2013年6月事发时的拍摄情况。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被告所举证据表明其接警后受理及作为行政案件进行调查核实及调解结案的事实经过,其中吴洪权的一份询问笔录的书写时间虽存在笔误,但对作为证明案件事实和被诉行政行为证据的合法性并无实质影响,原告就此认定被告伪造笔录,本院不予采信;原告认为有关证人的笔录存在被篡改的问题,因无证据证实,且相关证人的笔录与当事人的陈述可以印证,故本院对原告的观点不予采信;证据22因与原告所提供的证据12内容有所抵销,故不予认定;被告其他证据内容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认定。原告所举证据1-5,能够证明治安调解书的内容及原告履行情况,以及原告对本案所涉车位拥有使用权,与事实相符,本院予以认定;证据6-7因不作为本案定案依据,故不予认定;证据8-11、13均系原告事后制作,不具证明力,对其证明内容不予认可;证据12与被告证据22均系证人黄某的证言,但内容有所抵销,故不予确认。对原告申请调取的被告公安办公平台上的内部办案信息,本院予以认定。

经审理查明,2013年6月2日,案外人王玮向被告湖西派出所报警,称其于6月1日凌晨将牌号为苏E×××××的湖蓝色宝马车停放于四季新家园5幢东侧苏E×××××停车位上,至6月2日上午9时许取车时发现车身左前后门,左侧叶子板被划伤,前挡风玻璃、前引擎、右侧玻璃被用红色笔写上“勿停车”字样。被告经初查决定对该起车辆故意被损事件受案处理。在进行相关调查后,认为原告吴洪权涉嫌故意损坏私人财物,遂于2013年6月2日传唤原告于当日17时到湖西派出所接受询问,并将上述情况告知当事人及其家属。后为进一步查清事实,被告决定对原告延长传唤至24小时,也向当事人进行了告知。从被告记载的情况看,原告到达派出所的时间为2013年6月2日16时45分,离开时间为2013年6月3日13时30分。后原告之妻通过物业找到车主王玮进行协商。2013年6月3日,在办案民警主持下,原告与王玮签订治安案件调解协议书,其中对“经过调查,吴洪权在6月1日进入小区后,发现车位被占,通过物业、公安等部门沟通,均未能找到车主。后吴洪权采取踢踹车辆反光镜、在车辆玻璃、引擎盖等处用记号笔书写的方式对车辆进行损坏”的事实予以明确,同时约定双方相互赔礼道歉,原告一次性给予王玮人民币5000元作为补偿,被告根据法律规定不再追究违法行为人的行政违法责任。对于原告故意划伤车辆的事实未作确认。

另查明,公安机关所办理的行政案件在公安办公平台系统中均需录入相关信息,客观记录案件的相关情况。本案在该系统中也有信息录入,因对原告未作出行政处罚,在公安内部系统中并无劣迹信息。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以下简称《程序规定》)第二条第二款及第九条的规定,被告湖西派出所对辖区内的治安行政案件具有管辖权,系本案适格被告。

关于本案争议焦点一,被告对原告行为适用治安案件处理是否合法。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条的规定,侵犯财产权利,尚不够刑事处罚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第四十九条规定,对于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可以作出相应处罚;第七十七、七十八条规定,公安机关对报案的违反治安管理案件,应当及时受理,并进行登记;公安机关受理报案后,认为属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应当立即进行调查。本案中,被告在接到受害人关于私家车被污损的报警电话后,发现存在违法行为,及时受理并开展调查处理,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并无不当。最终经公安机关进行调解,原告与受害人达成协议,被告对原告并未作出行政处罚,也未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条的规定。虽然受害人王玮擅自占用原告车位,过错在先,但并不影响本案作为治安行政案件的定性,《治安管理处罚法》同时也规定了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对他人造成损害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故原告认为本案仅属于民事侵权,不应作为治安行政案件处理的理由,明显缺乏法律依据,不能成立。原告认为其系在被告胁迫下才同意调解,并无充分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本案争议焦点二,被告对原告采取的传唤措施是否合法。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二条规定,需要传唤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接受调查的,经公安机关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使用传唤证传唤。公安机关应当将传唤的原因和依据告知被传唤人。对无正当理由不接受传唤或者逃避传唤的人,可以强制传唤。根据第八十三条的规定,对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公安机关传唤后应当及时询问查证,询问查证的时间不得超过八小时;情况复杂,依照本法规定可能适用行政拘留处罚的,询问查证的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公安机关应当及时将传唤的原因和处所通知被传唤人家属。从本案现有证据看,被告对原告采取的传唤及延长传唤均符合上述法条的规定,故原告认为被告违法采取强制措施的理由,本院不予采纳。但需要指出的是,虽然法律无明文规定公安机关应将传唤证送达给被传唤人留存,但从保护公民合法权益出发,如当事人有此要求的,被告除要求当事人在传唤证上签收外,也应向当事人提供传唤证留存。

本案争议焦点三,被告是否应撤销原告公民个人信息中损坏油漆的记录。从现有证据看,无法反映出原告所称其公民个人信息中损坏油漆记录的事实存在。事实上,本案作为行政案件的处理情况仅是被告按规定在公安系统内部办公平台上将报警人报警内容等相关信息予以录入,并非对外作为反映个人有违法犯罪的记录,故原告要求被告撤销公民个人信息中损坏油漆记录的前提不存在,其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至于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对限制人身自由所造成的相关损失的主张,根据法律规定,主张行政赔偿必须以存在违法行政行为为前提,在本案中该前提尚未成立,故原告要求赔偿的主张,本院碍难支持。

综上,本案所涉被告作出的治安行政处理行为,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原告要求确认相关行政行为违法及行政赔偿等诉讼请求,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吴洪权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原告吴洪权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按照国务院《诉讼费用缴纳办法》规定向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农行园区支行,帐号:10×××99(代码207401021)。

文尾

审 判 长  马文立

代理审判员  许林华

人民陪审员  周 莹

二〇一五年七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高文祥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

第九条第二条第二款

《程序规定》

第九条第二条第二款

《治安处罚法》

第九条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

第二条第七十七条第八十二条第七十八条第四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