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林业行政征收

华公杰布与泽库县人民政府、泽库县国土资源和环保林业局行政确认一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8月29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征收 环保行政征收 林业行政征收 土地行政征收 地矿行政征收 当事人:泽库县国土资源和环保林业局 泽库县人民政府 华公杰布 案号:(2016)青23行初5号 经办法院: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华公杰布,男,1970年12月9日出生,公民身份号码×××,藏族,系青海省泽库县恰科日乡牧民,现住该社。

委托代理人冯有华,青海润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泽库县人民政府。住所地,青海省泽库县泽曲镇幸福路3号。

法定代表人更智才让,该县县长。

委托代理人翟捍卫,系泽库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委托代理人林小青,北京大成(西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泽库县国土资源和环保林业局。住所地,青海省泽库县泽曲镇幸福路3号。

法定代表人德却,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才让卡,系泽库县国土资源和环保林业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许红青,青海河湟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华公杰布因请求确认被告泽库县人民政府、泽库县国土资源和环保林业局草原征收行政行为违法一案,于2016年7月6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6年7月12日立案后,于2016年7月13日向被告送达了诉讼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5月23日、5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因案情复杂,向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延长审限三个月,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30日以(2017)青行延批字第38号延期审理的批复,同意延长本案的审理期限。原告华公杰布及其委托代理人冯有华,被告泽库县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翟捍卫、林小青,被告泽库县国土资源和环保林业局委托代理人才让卡、许红青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本案被诉的具体行政行为是:泽库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县政府)、泽库县国土资源和环保林业局(以下简称县国土局)组织对华公杰布位于青海省泽库县恰科日乡智和龙村三社的草原进行了征收。

原告华公杰布诉称,位于泽库县恰科日乡智合龙村三社465.75亩草原属于原告。2014年7月,二被告在未履行草原征收法定程序的情况下即与原告签订《征地补偿协议》,征收了原告位于青海省泽库县恰科日乡智和龙村三社的草原。原告认为,草原征收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依法、依规进行,然而,二被告未履行法定征收程序而作出土地征收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原告请求人民法院确认二被告实施的位于泽库县恰科日乡智和龙村三社465.75亩草原行政征收行为违法、确认被告县国土局与原告签订的征地协议违法,本案案件受理费由二被告承担。

被告县政府辩称,一是本案原告主体不适格。原告华公杰布名下不享有智合龙村三社465.75亩草地的事实。二是原告对泽库县政府征收草地行为存在错误认识或者理解,从而导致对法律概念的混淆。关于泽库县恰科日乡智合龙村整个村里所有的草地,根据原告所持有的《草原使用证》、《泽库县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以及由西宁海心测绘有限公司出具的《土地勘测界定报告书》三份证据能够证实,该村所享有的全部草原权属均属于国有性质,从而不存在征收问题。根据我国土地管理法的相关规定,“征收”针对的对象是权属属于集体所有的土地,而不是国有土地。因此,被告县政府认为,县政府的行为,是对国有草原使用权收回行为,而非征收行为。三是被告县政府在整个收回国有草原使用权过程中,不存在原告所称的程序违法行为。原告就草原使用权的收回未进行有关方面的公告而违法或未制定相关补偿方案而违法一节,既无事实根据也无法律依据。被告县政府决定收回位于智合龙村的国有草原使用权行为,是基于该村的部分草地已纳入《2006—2020年泽库县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方案,而该规划方案已于2013年1月10日,由青海省人民政府同意审批,不存在未经审批的情形。此外,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原法》第四十一条之规定:“在草原上修建科研、试验、示范基地等为草原保护和畜牧业生产服务的工程设施,需要使用草原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草原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即可”,而无需办理“农转非”的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对此,被告县政府为了推进泽库县有机畜牧业的发展,经黄南州人民政府批准,设立了《泽库县有机畜牧业产业园区》,在设立程序上也不存在任何的未经批准的违法行为。四是原告的三项诉求均没有实质的目的性,不具有可诉性。原告的行为完全是滥用诉讼权利,致使政府的公信力受到严重影响,同时原告诉讼请求不明确、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五是被告认为本案的起诉期限已过。县政府对原告的土地征收工作开始于2014年3月,2014年7月16日原告领取了第一笔土地补偿款2000000元,至2015年9月23日原告领取了最后一笔土地补偿款,该节事实能够充分说明原告自2014年3月份就应当知道政府的相关行政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之规定,当事人应该在自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行政诉讼,而原告竟然在历时已过二年以后向法院提出要求确认二被告行政行为存在程序违法的诉讼,显然已经超出了法律赋予他的救济时间,已过起诉期限。故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县国土局答辩称,一是本案的定性,应为国有草原使用权的收回。二是原告起诉的事实错误,原告称其所使用的草原为465.75亩,无相应证据证实。原、被告提供的《草原使用证》均能证实原告只承包了276亩草原,而涉案草原并不是原告所称的属其所有,起诉的事实与诉讼请求自相矛盾。三是原告起诉被告泽库县国土局,属被告不适格。被告县国土局作为县政府所属的机关法人,原告的诉讼请求与被告县国土局无任何利害关系,县国土局既无权干涉县政府制定土地征收方案或公告,也不能干涉其对征收行为的报批等行政行为。从原告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来看,通篇内容均涉及县政府的行政行为。四是被告在对原告草原使用权进行部分收回后,已向原告支付土地补偿费9312000元,也能证实原告在土地收回审批期,征收公告期,安置补偿方案公告期,测量土地审核期,土地补偿协议签订期和给付期均未向被告泽库县国土资源局反映和主张权利,现已逾期起诉,主张的诉讼请求又与被告泽库县国土资源局无利害关系,故请求法院依《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二)、(三)、(四)项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项之规定,请求法院依法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经审理查明,原告华公杰布系青海省泽库县恰科日乡智合龙村三社牧民。2014年3月5日,被告县政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泽库县有机畜牧业产业园区征地事宜,并根据园区建设需要,拟征收恰科日乡智合龙村草原约750亩,征收地价严格按照泽库县基准地价和县政府2013年第5次常务会议规定标准执行;2014年3月6日下发泽政函(2014)16号《泽库县人民政府关于泽库县有机畜牧业产业园区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征求意见稿)》,该公告载明:征收草原位于泽库县恰科日乡智合龙村,如对征收补偿、安置方案有不同意见或者要求举行听证会的自本公告公布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以村民委员会或者村民小组为单位,以书面形式向泽库县国土局提出;2014年3月11日下发泽政函(2014)17号《泽库县人民政府关于泽库县有机畜牧业产业园区项目征收土地的公告》、泽政函(2014)18号《泽库县人民政府关于泽库县有机畜牧业产业园区项目征收土地方案的公告》、泽政函(2014)19号《泽库县人民政府关于泽库县有机畜牧业产业园区项目征收土地补偿安置方案的公告》该三份公告载明:作为泽库县有机畜牧业产业园区建设用地,将征收泽库县恰科日乡智合龙村草原约750亩,每亩征地补偿款20000元,并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组织有关征地机构和测量单位,进入拟征地现场,对土地的权属、地类、面积,以及地上附着物(含房屋)的权属、种类、数量、结构等形状进行调查。后原告与被告县国土局签订《征地补偿协议书》,双方就征收位于泽库县恰科日乡智合龙村三社夏德日滩的草场达成协议;2014年7月16日原告领取土地补偿款2000000元、9月4日领取土地补偿款2000000元、9月29日领取土地补偿款5000000元、2015年9月23日领取土地补偿款312000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2014年3月6日至3月11日,被告县政府发出《泽库县人民政府关于泽库县有机畜牧业产业园区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征求意见稿)》、《泽库县人民政府关于泽库县有机畜牧业产业园区项目征收土地的公告》、《泽库县人民政府关于泽库县有机畜牧业产业园区项目征收土地方案的公告》和《泽库县人民政府关于泽库县有机畜牧业产业园区项目征收土地补偿安置方案的公告》决定征收泽库县恰科日乡智合龙村草原约750亩为泽库县有机畜牧业产业园区建设用地,原告华公杰布自县政府2014年3月6日至3月11日发布的公告起就应当知道或知道县政府征收草原的行政行为,但原告华公杰布于2016年7月6日起诉至本院,已超过起诉期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华公杰布的起诉。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退还原告华公杰布。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武允跃

审判员  段双庆

审判员  华青太

二〇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张丽霞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四十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第一款第(二)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