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林业行政强制

原告陕西林业绿化工程有限公司诉被告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管理委员会、西安市长安区斗门街道办事处其他行政管理行政强制一案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2月6日 案由:林业行政强制 当事人: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管理委员会 西安市长安区斗门街道办事处 陕西林业绿化工程有限公司 案号:(2016)陕7102行初1116号 经办法院:西安铁路运输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陕西林业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西安市莲湖区西关正街233号。

法定代表人厉莲英,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闫玉新,陕西海普睿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马秉晨,陕西海普睿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管理委员会,住所地西安市建章路158号。

法定代表人康军,主任。

委托代理人姜峰,该单位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任玉龙,北京国枫(西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西安市长安区斗门街道办事处,住所地西安市长安区斗门街办。

法定代表人宋林坛,主任。

委托代理人李思钊,该单位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郭军,陕西长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陕西林业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林业公司)诉被告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西咸新区管委会)、西安市长安区斗门街道办事处(以下简称斗门街道办)行政强制一案,于2016年10月14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6年10月1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1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代理人闫玉新、马秉晨、被告西咸新区代理人姜峰、任玉龙、被告斗门街道办李思钊、郭军金科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林业公司诉称:2001年10月18日,原告与长安县镐京乡南丰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南丰村村委会”)签订《土地承包经营合同书》,约定原告承包南丰村村委会第一期100亩土地,承包年限为30年,承包金为550元/亩。承租后原告便开始在该土地上建设了现代化综合苗圃。之后,原告与长安区斗门镇南沣村村民委员会(原南丰村村委会,以下简称“南沣村村委会”)就上述承包经营合同签订了《补充协议》,对承包价格进行了补充约定。2012年6月20日,原告与南沣村村委会又签订《〈土地承包经营合同书〉补充协议二》,确认原告实际承包经营的土地面积为102亩(后村委会证明该地实际面积为102.1亩)。原告在承包的数年中,依照协议的约定支付了承包金,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建设现代化综合苗圃。2015年6月18日,原告接到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土地储备中心及斗门街道办发的《通知》,原告苗圃所涉的102.1亩地已被列入斗门区域湖光山色项目征地的拆迁范围。2016年3月29日在被告未与原告签订补偿协议的情况下,被告斗门街道办强行拆除了原告所经营的现代化综合苗圃(部分)北侧宽约20米,长约300米(面积约五亩),用于湖光山色商品住宅项目的建设。同时,在未告知原告的情况下将苗圃四周用围墙进行了圈挡。2016年9月25日,将原告苗圃的正门用固定围挡封堵,直接导致在苗圃内养护的员工无法进出。被告斗门街道办在作出本次具体行政行为(强拆)前未作出强制执行决定,未事先书面催告,未告知强制执行的理由和依据,未告知原告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的救济途径和期限等,更没有与原告签订《拆迁安置赔偿协议》,属于具体行政行为违法。据此,二被告应当共同承担上述强拆行为的法律责任。现请求:一、依法确认二被告在未签订《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的前提下实施强制拆除原告现代化综合苗圃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二、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林业公司提交了以下证据: 1.立项报告和长计综发字(2003)第199号批复。 2.《土地承包经营合同书》。 3.《土地承包经营合同书》补充协议。 4.《土地承包经营合同书》补充协议(二)。 5.村委会证明。

上述证据证明原告自2001年起合法承租了南沣村的102.1亩土地用于现代苗圃的经营,原告系该土地的合法使用权人以及地上建筑物和苗圃的所有权人。 6.长安区斗门街道办、沣东新城土地储备中心通告。 7.陕西省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农村集体土地统征协议2份。 8.西咸新区沣东管理委员会官方网站土地储备中心职能介绍。

上述证据证明:1.原告所承包经营的102.1亩用地,在本次征收建设湖光山色项目范围内;2.二被告不仅发出了《通告》,还和南沣村村民小组签订了统征协议,二被告系本次征收、拆迁的行为主体,对原告实施了本案涉诉的强制拆除的具体行政行为。 9.证人蔡志明、宴新明的证人证言,证明被告斗门街道办在未经原告同意,未与原告就补偿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实施的强行拆除、围挡、强占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10.照片,证明二被告在未经原告同意,未与原告就补偿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实施的强行拆除、围挡、强占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11.土地交易信息。 12.招标公告。

上述证据证明被告西咸新区管委会在未和集体土地所有权人达成一致签订统征协议之前,就将涉案地块进行了挂牌交易。

被告西咸新区管委会辩称;一、本案所诉的拆除行为系斗门街道南沣村与应该之间的民事行为,本案依法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二款,请求事项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2001年原告与斗门街道南沣村签订《土地承包经营合同》,租赁南沣村102.1亩土地用于苗木种植。2012年因该宗土地列入政府征收计划,因此南沣村与原告协商解除租赁协议并收回土地。本案所诉的拆除行为,系其与斗门街道南沣村因民事土地租赁法律关系引发的并由南沣村实施的民事拆除行为,因双方未能就协议解除相关事宜达成一致,南沣村已经通过民事诉讼途径将原告起诉至长安区人民法院,案件正在审理中。被告并未委托任何机构或单位实施针对原告所诉土地上苗木的拆除行为,在原告起诉前,被告对本案所诉的拆除行为并不知悉。原告起诉各级行政机构强拆违法,目的是为其与南沣村之间的民事赔偿诉讼增加筹码,实质上是滥用诉权的行为。原告所诉的拆除行为系由南沣村因与原告租赁纠纷所为,并非被告或被告委托的行政机构作出的,因此,本案依法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原告之起诉应当依法予以驳回。二、本案所诉的拆除行为,系由原告自行组织实施的,被告不存在强拆行为。原告起诉被告拆除行为违法并无事实与法律依据。据被告了解,政府将南沣村第一、二村民小组土地进行征收,原告在该项目用地范围内,共涉及102.1亩土地。因项目临时用地,南沣村村民委员会需要按时向用地单位交付部分土地,因此原告对其承租的约0.3亩范围内地表进行清理。经南沣村村民委员会与原告协商,在取得该公司同意的情况下,于2016年3月15日、3月18日由原告自行将具有价值的苗木进行迁移,于2016年3月29日由南沣村村民委员会代原告对上述土地进行平整清理。三、本案已过起诉期限,原告之诉应当依法予以驳回。《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原告诉称,苗木拆除时间为2016年3月29日,虽然原告起诉状上载明时间为2016年9月29日。但根据原告为立案向法院提交的部分证据形成的时间2016年10月8日,以及法院起诉材料收件章显示的提交日期2016年10月14日,原告实际立案时间晚于起诉期限的截止时间。本案实际上已经超过行政诉讼起诉期限应当依法予以驳回。

被告西咸新区管委会提交了以下证据: 1.南沣村情况说明。 2.苗木移栽照片。 3.民事起诉状。 4.(2016)陕0116民初4958号民事裁定书。

上述证据证明:1.本案所诉的拆除行为系斗门街道南沣村于原告之间的民事行为,本案依法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2.本案所诉的拆除行为,由原告及南沣村自行组织实施的,原告诉称的强拆行为不存在。 5.被告提供的证人证言,证明:1.本案所诉的拆除行为,系由原告及南沣村自行组织实施的,原告诉称的强拆行为不存在,本案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2.原告起诉部分证据形成时间为2106年10月8日,原告提交起诉材料时间为2016年10月14日,已经超过行政诉讼法定起诉期限。

被告斗门街道办辩称:一、原告诉称斗门街办强制拆除事实与客观事实不符,沣东新城管委会没有委托斗门街办对苗圃实施强制拆除,斗门街办也没有实施强制拆除原告苗圃的行为。二、涉案行为本无争议,只是原告与南沣镐村村委会因租赁合同产生民事诉讼,才又无端提起没有事实依据的本案诉讼。三、本案并非行政争议,退一步说,如果属于行政争议,由于原告在该行为作出之日其六个月后才提起诉讼,原告起诉超过行政诉讼法规定的起诉期限,依法应当直接予以驳回。

被告斗门街道办未向本院提交相关证据。

经庭审质证,被告西咸新区管委会对原告提供的证据8、11、12的真实性认可,其余证据的真实性均不予认可;被告斗门街道办对原告提供的证据6、7、8、11、12不发表质证意见,其余证据的真实性均不予认可;二被告对原告提交的所有证据的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

原告对被告西咸新区管委会提供的证据1、3、4、5的真实性认可,对其提交的证据2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对其提交的所有证据的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被告斗门街道办对被告西咸新区管委会提交的所有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予以认可。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向本院提交的证据1、2、3、6、7、8、10、11、12客观真实,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提交的证据9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本院不予确认。被告西咸新区管委会向本院提交的证据1、3、4、5与本案的争议事实有关联性且原、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提交的证据2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本院不予确认。

经审理查明,2001年10月18日原告与长安县镐京乡南丰村村委会签订《土地承包经营合同书》,约定原告承包南丰村土地用于综合苗圃种植,承包年限为30年。随后,原告与南沣村村委会签订《〈土地承包经营合同书〉补充协议》,2012年6月20日原告与南沣村村委会又签订《〈土地承包经营合同书〉补充协议二》,确认原告实际承包经营的土地面积为102亩(实际102.1亩)。2003年6月26日西安市长安区发展计划委员会作出长计综发字(2003)第199号《关于陕西林业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建设现代化综合苗圃项目立项(代可研)报告的批复》,同意原告在南丰村现代化综合苗圃项目建设。2015年6月5日斗门街道办与南沣村一组、二组及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土地储备中心分别签订了《陕西省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农村集体土地统征协议》,2015年6月18日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土地储备中心、被告斗门街道办向斗门街办区域湖光山色项目征地拆迁范围内的工商企业户发出《通告》,具体内容为:一、凡位于斗门区域内湖光山色征地拆迁项目范围内的住宅户、工商企业户,要站在全面的高度,克服一切困难,权利支持项目建设。二、项目建设范围内被拆迁户的建、构筑物及附属物按照陕西省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相关拆迁补偿实施细则规定予以补偿及奖励。三、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在项目建设拆迁范围内突击建房,不得新建、改建、扩建房屋;不得抢栽、抢种。以上行为一经发现,一律不予补偿。四、凡位于项目建设拆迁范围内的厂矿企业和单位,应停止一切生产经营活动。五、对项目建设拆迁补偿过程中无理阻拦、聚众闹事、辱骂现场工作人员者,由公安机关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有关规定进行严肃处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当事人刑事责任。2016年3月29日原告所经营的现代化综合苗圃(部分)被他人破坏,2016年9月25日原告苗圃的办公场所被他人封堵,遂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长安县镐京乡南丰村村委会与长安区斗门镇南沣村村民委员会系同一村民自治组织。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土地储备中心系被告西咸新区管委会内设机构。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在行政诉讼中,虽然应由被告行政机关对行政行为的合法性承担举证责任,但并不排除原告就行政行为存在与否承担举证责任。本案原告林业公司起诉二被告实施了强制拆除其苗圃的行为,其应承担相应举证责任。关于二被告是否实施了强制拆除行为,虽然二被告与南沣村一组、二组签订了《陕西省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农村集体土地统征协议》,并向斗门街办区域湖光山色项目征地拆迁范围内的工商企业户发出《通告》,但并不必然是强制拆除原告苗圃(部分)的实施主体,原告以此推定二被告就是实施涉案强制拆除其苗圃行为的实施主体,显然缺乏事实根据,且原告现有证据亦无法证明二被告实施了强制拆除行为。据此,原告主张二被告系强制拆除涉案苗圃的主体,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陕西林业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陕西林业绿化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西安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文尾

审判长  张成金

审判员  齐 伟

审判员  白清阁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六日

书记员  王枭尧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