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文化行政复议

湖北嘉合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黄鹤楼街派出所、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公安行政管理:治安管理(治安)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1月19日 案由:新闻出版行政复议 文化行政复议 公安行政复议 治安行政复议 当事人: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 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黄鹤楼街派出所 湖北嘉合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案号:(2016)鄂0106行初182号 经办法院: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湖北嘉合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彭刘杨路232号(首义园第一区三楼1819、29、3334号)。

法定代表人虞嘉宁,经理。

委托代理人匡建存,该公司职员。

被告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黄鹤楼街派出所,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彭刘杨路57号。

负责人刘斌,所长。

委托代理人付文,湖北九通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唐世宝,该所民警。

被告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解放路248号。

法定代表人皮兴胜,局长。

委托代理人周捷,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民警。

诉讼记录

原告湖北嘉合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合汇公司)不服被告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黄鹤楼街派出所(以下简称黄鹤楼派出所)作出的《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及被告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以下简称武昌公安分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于2016年8月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立案后,于2016年8月5日向被告黄鹤楼派出所和被告武昌公安分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12月2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嘉合汇公司委托代理人匡建存,被告黄鹤楼派出所副所长罗春强、委托代理人付文、唐世宝,被告武昌公安分局副局长张冰、委托代理人周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6年1月16日13时41分许,原告嘉合汇公司的员工张某某打110报警,称位于武昌区首义园三楼的原告国风馆门面内物品被盗,被告黄鹤楼派出所经调查于2016年5月17日向原告作出《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告知:你于2016年2月19日向黄鹤楼派出所报称的公司货物被盗一案,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范围。公安机关依法不予调查处理,请向其他有关主管机关报案、投诉或投案。原告不服,向被告武昌公安分局申请行政复议,被告武昌公安分局复议认为,黄鹤楼派出所以不属于公安机关职责范围内的事项作出《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告知报案人,符合《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对该案是否应刑事立案侦查不属于行政复议审查范围,决定维持《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

原告嘉合汇公司诉称,2016年1月16日原告的员工张某某发现位于武昌区首义园三楼的公司办公区(即国风馆门面)被盗,财物被洗劫一空,大门锁被锯断,监控设备也被拆卸盗走,初步估算造成数十万经济损失。该员工随即报案,被告黄鹤楼街派出所出警并做笔录,经原告再三要求立案侦查,被告黄鹤楼派出所仅开具《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后原告向被告武昌公安分局申请行政复议,但被告武昌公安分局维持了被告黄鹤楼派出所作出的《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原告认为,本案如此明显的锯锁破门而入的入室盗窃及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行为,为何公安机关听信施盗者的一面之词,而不看重事实与证据,坚持将入室盗窃与所谓的经济纠纷混为一谈,混淆视听。请求法院撤销被告黄鹤楼派出所作出的《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和被告武昌公安分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重新立案侦查。

原告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依据:证据1,锯锁、被盗照片,证明原告的经营场所大门被锯断,货物被盗;证据2,原告《行政复议申请书》(2016年3月15日),证明原告不服被告黄鹤楼派出所《接受案件回执单》,请求立案侦查;证据3,被告黄鹤楼派出所开具的《不予处理调查处理告知书》,证明黄鹤楼派出所对原告的报案不予调查处理;证据4,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书》(2016年5月20日),证明原告向被告武昌公安分局申请行政复议;证据5,被告武昌公安分局《行政复议决定书》(昌公行复决字[2016]7号),证明被告武昌公安分局维持了被告黄鹤楼派出所作出的《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证据6,武汉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武昌分局《企业变更通知书》,证明在2012年2月29日以前,案外人吴镇昌系原告的股东兼总经理,之后,原告解除了与吴镇昌的一切关系;证据7,《军队房地产租赁合同书》;证据8,房屋所有人《房产证》;证据9,租金(定金)发票。证据7至证据9证明原告被盗经营场所国风馆门面的租赁合同,原告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七四三五工厂(以下简称七四三五工厂)的租赁关系真实有效。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

被告黄鹤楼派出所辩称,一、2016年1月16日原告报警所述事项系民事纠纷,不属于公安机关职责范围。原告占用武汉新宇长天物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宇物业公司)管理的第三方物业,新宇物业公司就腾退事宜与原告协商未果,在提前告知原告后对原告占用物业内的物品进行登记、装箱、入库保存,并全程拍照留存,并无非法占有原告财物的故意,双方的纠纷属于民事纠纷范畴。二、黄鹤楼派出所于2016年5月17日作出《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符合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原告报警后,黄鹤楼派出所接110指令处警并按程序进行初查,发现原告报警所述事项系原告与他人之间的房屋租赁、腾退等民事纠纷。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的规定,黄鹤楼派出所向报警人原告公司员工张某某开具《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符合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综上,黄鹤楼派出所已经依法对原告的报警做出了必要的警情处置,后续对其报警内容也已经依法进行了必要的初查并书面回复。原告与他人之间的民事纠纷不属于公安机关职权管辖范围,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黄鹤楼派出所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依据:第一组证据:《警情库接处警详细信息》,证明2016年1月16日,原告员工张某某以店中货物被盗通过110报警,派出所接警后依程序就报警内容展开初查,履行了法定职责;第二组证据:证据1、新宇物业公司出具的关于《首义园原国风馆门面情况报告》、案外人吴镇昌致武昌首义园管委会的《情况说明》及其身份证复印件、七四三五工厂与吴镇昌签订的《军队房地产租赁合同书》;证据2、新宇物业公司致原告嘉合汇公司(国风馆)的《通知》、致吴镇昌《腾退场地通知》及照片;证据3、新宇物业公司制作的《国风馆物品清点登记清单》及照片。以上证据1至证据3证明黄鹤楼派出所经初查,证实原告的员工张某某报警所述事项系因房屋腾退引起的民事纠纷,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范围。第三组证据:《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证明2016年5月18日,黄鹤楼派出所以嘉合汇公司员工张某某报称公司货物被盗一案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范围为由,向张某某送达了《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其拒绝签字。法律依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

被告武昌公安分局辩称,原告的员工张某某于2016年1月16日向被告黄鹤楼派出所报案称其位于武昌区首义园三楼的办公室内物品被盗,黄鹤楼派出所予以受理,并进行了初查,发现该案由新宇物业公司为迫使国风馆经营方腾退清场所为,并无非法占用故意,属于民事纠纷,不应由公安机关管辖。黄鹤楼派出所于2016年5月17日以《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方式告知原告国风馆工作人员张某某。原告不服,于2016年5月20日向被告武昌公安分局申请行政复议。后黄鹤楼派出所依法在10日内向武昌公安分局提交答复书及证据。经复议,武昌公安分局认为,黄鹤楼派出所受理报案后认为不属于公安机关职责范围内的事项以《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方式告知报案人,符合《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对该案是否应刑事立案侦查不属于行政复议审查范围。2016年7月14日,武昌公安分局作出了昌公行复决字[2016]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黄鹤楼派出所《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并予以送达。综上,被告对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依法进行了行政复议,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程序符合法律规定。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诉讼费用由原告承担。

被告武昌公安分局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依据:证据1,《行政复议申请书》,证明原告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证据2,《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证明武昌公安分局接受行政复议的依据;证据3,《行政复议答复书》,证明收到黄鹤楼派出所答复书及证据,依法进行行政复议;证据4,昌公行复决字[2016]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武昌公安分局依法作出行政复议决定;证据5,送达回证,证明依法送达复议决定。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黄鹤楼派出所提交的第一组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对其“作民事纠纷处理”的处警结果不予认可。对第二组证据的证据1有异议,认为与本案无关,新宇物业公司与原告没有合同关系;《情况说明》的内容与本案无关,案外人吴镇昌不能代表原告,因吴镇昌已经与原告解除了一切关系;被告提供的《军队房地产租赁合同书》不是原件,承租方没有原告的盖章,原告提供的合同才是真实有效的,两份合同的内容不一样。对证据2《通知》与本案无关;《腾退场地通知》是针对吴镇昌的,与本案无关;对证据3照片及《国风馆物品清点登记清单》有异议,无法排除破门而入入室盗窃的事实。对第三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调查处理结果有异议。被告武昌公安分局对被告黄鹤楼派出所提交的全部证据均无异议。原告对被告武昌公安分局提交的证据无异议,但认为行政复议决定的内容是错误的。

被告黄鹤楼派出所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内容有异议,仅凭照片不能证明有刑事犯罪;对证据2至证据5无异议;对证据6至证据9有异议,认为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反而证明了本案属于民事纠纷,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范围;原告提交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法律依据,因本案不涉及刑事犯罪,该法律依据不能适用。被告武昌公安分局对原告提交的关于行政复议方面的证据无异议,对原告提交其他证据与被告黄鹤楼派出所的质证意见相同。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原告及被告提交的全部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证据来源合法,客观真实,本院均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2016年1月16日13时41分许,原告的员工张某某拨打110报警,称位于武昌区首义园三楼的原告“国风馆”大门被锯断,门面内物品被盗。被告黄鹤楼派出所接警后经调查,收集了《军队房地产租赁合同书》、新宇物业公司致国风馆的《通知》、《腾退场地通知》、《国风馆物品清点登记清单》及腾退清点现场照片及案外人吴镇昌致武昌首义园管委会的《情况说明》、新宇物业公司出具的关于《首义园原国风馆门面情况报告》等证据材料,认为系因原告与新宇物业公司之间的房屋租赁、腾退等民事纠纷引起腾退清场行为,主观上并无非法占有原告物品的故意,于2016年5月17日向原告作出《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告知:你于2016年2月19日向黄鹤楼派出所报称的公司货物被盗一案,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范围。公安机关依法不予调查处理,请向其他有关主管机关报案、投诉或投案。2016年5月18日,被告黄鹤楼派出所向原告的员工张某某进行送达。原告不服该不予调查处理告知并要求刑事立案追回财产,于同年5月20日向被告武昌公安分局申请行政复议。被告武昌公安分局受理复议申请后要求被告黄鹤楼派出所进行答复及提交证据材料,被告黄鹤楼派出所于同年5月30日递交《行政复议答复书》及相关证据。2016年7月14日,被告武昌公安分局经复议认为,黄鹤楼派出所以不属于公安机关职责范围内的事项作出《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告知报案人,符合《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对该案是否应刑事立案侦查不属于行政复议审查范围,2016年7月14日作出昌公行复决字[2016]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维持黄鹤楼派出所作出的《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并予以送达。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被告黄鹤楼派出所依法具有查处辖区内治安案件的法定职责。本案中,被告黄鹤楼派出所接到110指令后,依据所调查的事实和取得的证据,认为系因原告与新宇物业公司之间的房屋租赁、腾退等民事纠纷引起腾退清场行为,主观上并无非法占有原告物品的故意,向原告作出《不予调查处理告知书》,告知不属于公安机关的职责范围,依法不予调查处理,向其他有关主管机关报案、投诉或投案,符合《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被告黄鹤楼派出所作出的不予调查处理告知行为合法。被告武昌公安分局受理原告行政复议申请,要求被告黄鹤楼派出所书面答复及提供证据后作出行政复议决定,其行政复议程序符合法律规定,行政复议决定正确。若原告坚持认为新宇物业公司涉嫌盗窃其财物要求刑事立案,因检察机关依法具有刑事立案监督职责,可向检察机关提出申诉。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湖北嘉合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诉讼费50元由原告湖北嘉合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曾 繁

人民陪审员  徐绪秋

人民陪审员  谢 莎

二〇一七年一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付志丹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七十九条第六十九条

《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

第四十七条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