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草原行政处罚

朱绍香与滁州市公安局南谯分局公安行政管理:治安管理(治安)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5月24日 案由:治安行政处罚 草原行政处罚 当事人:滁州市公安局南谯分局 朱绍香 案号:(2018)皖1102行初3号 经办法院: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朱绍香,女,1976年11月6日出生,汉族,安徽青青草原花木园林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住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汤圣泉,北京市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大胜,北京市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滁州市公安局南谯分局,住所地安徽省滁州市南谯区乌衣镇广福路2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34110000320560XR。

法定代表人:朱新桥,该局局长。

出庭负责人:刘建中,该局纪检检查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海,该局法制大队大队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崔大圣,该局腰铺派出所副所长。

第三人:雍华宝,男,1952年9月20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滁州市南谯区。

诉讼记录

原告朱绍香不服被告滁州市公安局南谯分局(以下简称南谯公安分局)治安管理处罚决定一案,本院于2018年1月15日立案受理后,向被告南谯公安分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雍华宝与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4月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朱绍香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汤圣泉、朱大胜,被告南谯公安分局的负责人刘建中及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海、崔大圣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雍华宝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南谯公安分局于2017年6月29日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十条、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对原告朱绍香作出了滁南公(腰铺)行罚决字﹝2017﹞191行政处罚决定。

原告朱绍香诉称:朱绍香在滁州市××东陈村生产经营花卉盆景。2017年6月28日,不明身份人员非法施工、强行占地,朱绍香为了减少损失,前往了解情况,口头阻止并报警。南谯公安分局出警后,未能制止相关人员的违法行为,反而控制朱绍香人身自由,并于事后出具了滁南公(腰铺)行罚决字﹝2017﹞191行政处罚决定,将朱绍香拘留7日。该处罚决定已于2017年6月29日至7月6日执行完毕。朱绍香认为,南谯公安分局实施的处罚决定行为事实不清,程序违法,法律依据不足,严重侵犯了朱绍香的人身自由等合法权益。朱绍香不服,请求判令,一、依法确认南谯公安分局作出的滁南公(腰铺)行罚决字﹝2017﹞191号行政处罚决定违法并予撤销;二、本案诉讼费用由南谯公安分局承担。

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原告朱绍香向本院举证如下:

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滁州中院)作出的(2017)皖11行初16号行政判决书一份,证明朱绍香与雍华宝等在本案的案发现场上进行园林花艺的种植,滁州市南谯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南谯区政府)以征收为名于2017年3月5日对该地块强行占地,该行为被判决确认违法,即朱绍香进行园林花艺的地块尚未被合法征收,朱绍香对该地块享有使用权,并对外来侵权行为进行维权,本案滁州市南谯区腰铺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腰铺镇政府)等对该地块强行施工就是违法行为,因此朱绍香制止的行为系合法。且此前,朱绍香曾多次向南谯公安分局报警,南谯公安分局却没有履行法定职责,构成行政不作为,因此,朱绍香才无奈使用汽油。而后,因腰铺镇政府书记报警,南谯公安分局才到场,对朱绍香进行强制措施。

经庭审质证,南谯公安分局对朱绍香所举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滁州中院的判决在南谯公安分局处罚朱绍香之后,尽管征地行为违法,但不代表朱绍香当时的行为合法,其以自焚“维权”具有危害性和紧迫性,势必对他人的生命健康及财产安全构成威胁。

被告南谯公安分局辩称:一、南谯公安分局的行政处罚程序合法。朱绍香非法携带危险物质一案由腰铺镇政府向南谯公安分局报案,后南谯公安分局腰铺派出所出警,南谯公安分局于2017年6月28日受案后并开展调查,及时收集固定证据。民警询问了涉案当事人朱绍香、雍华宝及有关证人,勘验了现场,扣押了有关物证,查明了案件事实。南谯公安分局在行政处罚前告知了朱绍香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事实、理由、依据及依法享有的权利,于2017年6月29日作出行政拘留决定,后送达朱绍香并执行拘留,南谯公安分局的行政处罚程序合法;二、南谯公安分局的行政处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南谯公安分局经调查查明:因滁州市南谯区明湖工程征地需要,朱绍香等人在滁州市××东陈村前曹坊组的土地青苗补偿与腰铺镇政府一直未达成补偿协议。2017年6月28日16时许,朱绍香和雍华宝二人分别携带危险物质(汽油),前往滁州市××东陈村前曹坊组明湖工地施工现场欲以自焚方式阻碍工作人员施工,以此给政府施压,后被现场工作人员制止并控制。以上事实有朱绍香的陈述和申辩、证人证言、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等证据证实,且证据确实充分,证据之间形成锁链,足以证明朱绍香行为的违法性,应当给予行政处罚;三、南谯公安分局的行政处罚适用法律依据准确。根据上述证据,南谯公安分局以朱绍香违反《中国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十条的规定,对朱绍香予以行政拘留七日,适用法律正确。综上,南谯公安分局作出的滁南公(腰铺)行罚决字﹝2017﹞191号行政处罚决定,程序合法、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依法驳回朱绍香的诉讼请求。

被告南谯公安分局提交了证明行政行为合法性的以下证据、依据:

一、南谯公安分局腰铺派出所的《受案登记表》及受案回执各一份,证明朱绍香非法携带危险物质,体现了案件的来源;

二、南谯公安分局腰铺派出所对朱绍香作出的《行政案件权利义务告知书》及询问笔录一组,证明朱绍香因土地征迁纠纷,于2017年6月28日下午携带一塑料桶汽油、打火机前往腰铺镇东陈村前曹坊组明湖施工工地,一边手拿打火机,一边打开塑料壶盖,扬言欲通过自焚的方式,来给政府施压的违法行为;

三、南谯公安分局腰铺派出所对包括王寿江等在内的腰铺镇政府工作人员及现场施工人员的证人作出的《行政案件权利义务告知书》及询问笔录一组,证明朱绍香、雍华宝于2017年6月28日下午分别携带一塑料桶汽油前往腰铺镇东陈村前曹坊组明湖施工工地,扬言欲通过自焚的方式,阻碍政府工作人员施工,后被现场工作人员制止,并夺下装有汽油的塑料桶,证实了朱绍香行为的违法性;

四、南谯公安分局腰铺派出所所作勘验笔录及所附现场方位图、照片与所作检查笔录及所附照片、《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各一组,证明案发现场的客观环境及提取汽油桶的具体地点;

五、南谯公安分局所作《证据保全决定书》及证据保全清单一组,证明朱绍香实施违法行为所携带的工具;

六、南谯公安分局所作《收缴物品清单》及送达回执一组,证明南谯公安分局对朱绍香所持有的用于违法行为的工具予以收缴;

七、南谯公安分局所作的滁南公(腰铺)行罚决字﹝2017﹞19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一份,证明南谯公安分局对朱绍香的违法行为予以行政拘留七日,于2017年6月29日送达并执行;

八、行政处罚事先告知笔录一份,证明南谯公安分局在处罚前告知了朱绍香享有的权利义务;

九、《呈请延长询问查证时间审批表》、《公安行政处罚行政审批表》各一份,证明南谯公安分局经审批对朱绍香处罚及延长询问时间;

十、《行政拘留家属通知书》一份,证明朱绍香在被执行拘留后,南谯公安分局通知了其家属;

十一、《中国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十条,证明南谯公安分局对朱绍香的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

经庭审质证,朱绍香对南谯公安分局所举证据一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证明南谯公安分局的证明目的,在此案件受理前,朱绍香曾经报案有不明身份人员在其承包土地上非法施工,朱绍香行为系自助行为,非携带危险物质;对证据二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合法性不认可,认为此证据反映了朱绍香是在其承包土地上维权,没有载明事发的主要原因,南谯公安分局没有查明起因;对证据三形式的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合法性不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认为南谯公安分局进行调查询问工作的人员并非均是本案承办民警,受案登记承办人崔大圣、张凯,但该组笔录有除此二人外的人员在经办。行政处罚决定注明的送达时间为2017年6月29日17时16分,而对李超的询问笔录是2017年6月29日16时24分至47分,但据朱绍香陈述,当日14时即对其送达,朱绍香当时拒签,亦即存在南谯公安分局先裁决后取证的违法行为。2017年6月28日18时07分至18时50分,同时存在2017年6月28日17时46分到18时05分,徐继连对不同的被询问人进行询问,没有个别询问。2017年6月28日23时15分至29日1时34分,存在妨碍被询问人朱绍香休息的权利,违反《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五十七条;对证据四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合法性不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认为案发现场是朱绍香的承包场地,朱绍香的行为系自助维权;对证据五、六合法性及证明目不认可,其他无异议,认为工具均是朱绍香维权的工具;对证据七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合法性及证明目的不认可,认为该证据是朱绍香起诉的行政行为;对证据八真实性无异议,但据朱绍香陈述,在此之前,处罚决定已经作出且向其送达,在收缴物品清单的送达回执上载明朱绍香拒签的内容,行政处罚程序错误;对证据九形式的真实性无异议,审批内容不认可,认为与事实不符,没有明确朱绍香维权的内容,合法性不认可;对证据十形式的真实性无异议,合法性及证明目的不认可;对依据十一认为不应适用该条款,汽油的使用应达到一定的量,且朱绍香在询问笔录中表明其不欲伤害他人,最多也只能伤害自己,南谯公安分局对朱绍香说明教育即可,且没有考虑其家庭情况、自助等因素。

第三人雍华宝未到庭述称意见,未向本院提供证据材料,亦未到庭对上述证据发表质证意见。

本院认为:朱绍香所举证据具有客观真实性、合法性,但证明目的因无其他证据佐证,南谯公安分局亦不认可,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确认。南谯公安分局所举证据、依据均具有客观真实性、合法性,并与本案具有关联性,对证据、依据的证明效力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雍华宝户以家庭为单位承包了滁州市南谯区腰铺镇东陈村前曹坊组土地11.41亩,其于2014年12月1日与杨政龙、朱绍香签订《土地租赁合同》,将土地作为安徽青青草原花木园林有限公司花卉盆景基地,至2025年11月30日租赁期满。朱绍香是安徽青青草原花木园林有限公司的股东。2016年2月19日,腰铺镇政府与南谯区腰铺镇东陈村民委员会签订《征地补偿协议》,双方对拟征位于腰铺镇东陈村境内1811.6595亩土地征地补偿问题达成协议,雍华宝承包的11.41亩土地在本次统征范围内。有关征地补偿安置工作由滁州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南谯分局及南谯区政府共同组织实施。2017年3月5日,雍华宝报警称其土地被强行推平。2017年4月6日,雍华宝向滁州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南谯区政府强占其土地行为违法,朱绍香为该案第三人。2017年6月28日16时许,在腰铺镇××××组明湖施工现场,朱绍香和雍华宝非法携带危险物质汽油当场欲以自焚方式阻止现场施工,被现场人员制止并当即报警,民警赶到后将朱绍香、雍华宝带至南谯公安分局腰铺派出所内询问调查,询问前均进行了权利义务的告知,且询问查证雍华宝、朱绍香的时间经审批延长至二十四小时。此外,南谯公安分局腰铺派出所分别对李家远等证人进行了询问且询问前均进行了权利义务的告知,对现场进行了勘验,对物证进行了检查和保全。至此,南谯公安分局腰铺派出所查实了朱绍香非法携带危险物质汽油当场欲以自焚方式阻止现场施工的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并向朱绍香告知拟对其进行行政处罚。2017年6月29日,南谯公安分局经过法定程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十条、第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作出滁南公(腰铺)行罚决字﹝2017﹞19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给予朱绍香行政拘留七日的处罚,对朱绍香持有的塑料软管(1根)、塑料壶(1个)予以收缴,并于同日17时,向朱绍香宣告并送达。至2017年7月6日,对朱绍香的行政处罚已经执行完毕。2017年12月29日,朱绍香不服滁南公(腰铺)行罚决字﹝2017﹞191号行政处罚决定,遂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南谯公安分局对其辖区内的治安管理工作负有法定职责,应当对朱绍香涉嫌违法的行为行使治安管理处罚的职权。汽油属易燃液体,为危险物质,众所周知。朱绍香携带汽油欲以自焚方式阻止现场施工,系妨害公共安全的行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实施上述行为的工具应当收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十条之规定,情节较轻,应处以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现南谯公安分局对朱绍香处以七日行政拘留的行政处罚并收缴其塑料软管(1根)、塑料壶(1个)的依据事实清楚、符合法律规定,故本院对朱绍香认为南谯公安分局行政处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依据不足的主张不予支持。朱绍香诉称其携带汽油的行为只是维护自身权益,但作为权益被侵害方应通过包括参与雍华宝诉南谯区政府违法征地一案等合法方式维护权益,朱绍香诉称其携带汽油亦无伤害他人的意图,但其行为已构成对周边人员生命健康及财产安全的紧迫威胁,故南谯公安分局辩称应予采纳。自收到警情始至告知拟对朱绍香进行行政处罚止,南谯公安分局在询问违法嫌疑人与证人、勘验现场、检查与保全物证、行政处罚事先告知,其证据未反映出朱绍香诉称的南谯公安分局“裁决先于取证”、“非办案人员参与办案”、“未个别询问”、“未听取陈述、申辩”情形,故本院对朱绍香以上述情形认为南谯公安分局行政处罚程序违法的主张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三条第一款,对朱绍香可能适用行政拘留处罚,可以对其询问时间延长至二十四小时,南谯公安分局腰铺派出所经审批延长询问时间至二十四小时,未违反法律规定,朱绍香诉称南谯公安分局对其“疲劳询问”致行政处罚程序违法,并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南谯公安分局根据违法行为人的陈述和申辩、证人证言、勘验及检查笔录等证据认定了以自焚方式阻止现场施工的违反治安管理的事实,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十条之规定给予朱绍香行政拘留七日的处罚,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对朱绍香持有的塑料软管(1根)、塑料壶(1个)予以收缴,其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处罚幅度亦在法定裁量权限范围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七十九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七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朱绍香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朱绍香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夏恒飞

审 判 员  王 苏

人民陪审员  谢长梅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

代理书记员  石 阳

附件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及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七十九条……

第三人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不发生阻止案件审理的效果。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六十八条下列事实法庭可以直接认定: (一)众所周知的事实;

……

第七十条生效的人民法院裁判文书或者仲裁机构裁决文书确认的事实,可以作为定案依据。但是如果发现裁判文书或者裁决文书认定的事实有重大问题的,应当中止诉讼,通过法定程序予以纠正后恢复诉讼。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第七十九条第二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七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

第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三十条第十一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