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工商行政给付

九龙坡区中梁山昭江装饰行与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确认纠纷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1月25日 案由:工商行政给付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当事人:九龙坡区中梁山昭江装饰行 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案号:(2014)九法行初字第00178号 经办法院: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九龙坡区中梁山昭江装饰行(个体工商户)。

被告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第三人叶大国。

诉讼记录

原告九龙坡区中梁山昭江装饰行(以下简称昭江装饰行)不服被告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区社保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于2014年9月17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当天受理后,依法向被告区社保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叶大国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3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的负责人罗昭江及其委托代理人赵某某,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吴某,第三人叶大国及其委托代理人范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区社保局于2014年4月7日作出九人社伤险认决字(2014)14903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确认:2013年8月9日,九龙坡区中梁山昭江装饰行招用装修工人叶大国在九龙坡区第二人民医院换玻璃时摔伤。经重庆市九龙坡区第二人民医院医治,诊断为高处坠落伤,左跟骨粉碎性骨折。叶大国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现予以认定为工伤。

被告区社保局于2014年9月24日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 1、《工伤认定申请表》; 2、九人社伤险认受字(2014)149036号《工伤认定受理决定书》 3、九人社伤险认举字(2014)149036号《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及邮寄送达详情单; 4、九人社伤险认决字(2014)14903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5、《工伤认定文书送达回证》及邮寄送达详情单。

以上1-5号证据拟证明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程序合法。 6、九龙坡区中梁山昭江装饰行基本情况,拟证明原告具备用工主体资格。 7、重庆市九龙坡区第二人民医院诊断证明书,拟证明第三人叶大国受伤事实及治疗情况。 8、报警记录,拟证明叶大国受伤的基本事实。 9、事情经过; 10、证人张某甲出具的证明、调查笔录及其身份证复印件; 11、证人郑某某出具的证明、调查笔录及其身份证复印件。

以上9-11号证据拟证明原告与第三人叶大国的劳动关系成立及叶大国受伤的事实。 12、《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第十四条(一)项的规定,拟证明被告作出工伤认定的主体适格,且适用法律、法规正确。

原告昭江装饰行诉称,被告区社保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事实是错误的:第一,九龙坡区第二人民医院换玻璃的工程项目不是原告的工程,其主体认定错误;第二,原告没有招用第三人叶大国,叶大国受伤与原告无关。综上,原告与第三人未形成劳动关系,第三人受伤不能认定为工伤。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依法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九人社伤险认决字(2014)14903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并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原告昭江装饰行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一份《情况说明》,拟证明原告在接到举证通知书后,否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并对该事情作出了说明。此外,原告昭江装饰行在法定期限向本院提交了调取证据的申请,要求调取相关的业务发包合同,拟证明该业务的承包方不是原告而是张某某,第三人叶大国在该工地受伤与原告无关。本院依原告的申请调取了2013年12月2日重庆市九龙坡区中梁山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包方)与张某某(承包方)签订的一份《建设装饰合同》,该合同载明:工程地点在重庆市九龙坡区中梁山田坝,工程内容包括大厅顶玻璃更换、新安装脚踏阀等,工期从2013年12月2日至2013年12月12日止,共计10天。

被告区社保局辩称,在本案中,有证据表明叶大国与原告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并在工作中受伤。故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应当认定叶大国受伤性质为工伤。综上所述,原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准确且程序合法。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求,维持原行政行为。

第三人叶大国述称,被告区社保局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程序合法,事实清楚,第三人是在换玻璃时受的伤,故依法应当认定为工伤。

第三人叶大国在法定期限内未提交相关证据材料。

经质证,原告昭江装饰行对被告区社保局举示的1号证据有异议,认为申请人为范某某,其是第三人叶大国的代理人,并非第三人的近亲属,该申请表不符合法定程序;对2号证据有异议,认为被告不应当受理该申请;对3、4、5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因被告受理程序违法,其相应作出的认定结果也违法;对6、7、8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第三人受伤与原告无关;对9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的内容有异议,认为罗昭江当时是作为一个证明而签的字,其事发时并未在现场;对10、11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内容和形式有异议,认为该调查笔录无调查时间和地点,前后逻辑不清,没有具体陈述受伤等情况,故对该组证据不予认可;对12号法律依据无异议。第三人叶大国对被告区社保局举示的所有证据及法律依据均无异议,并提出填写申请表时,第三人就在现场,由于不熟悉如何填表,就由代理人范某某代为进行了填写。被告区社保局对原告昭江装饰行举示的《情况说明》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对《建设装饰合同》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合同签订时间为2013年12月2日,工期从12月2日至12月12日,而第三人叶大国受伤的时间是2013年8月9日,故该证据与本案不存在关联。第三人叶大国对原告昭江装饰行举示的《情况说明》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内容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原告有逃避责任的嫌疑;对《建设装饰合同》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该合同的签订时间以及工期均在第三人受伤之后,该证据与本案无关。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上证据作如下确认:

被告区社保局举示的1-5号证据是真实、合法的,与本案存在关联,能够证明工伤认定程序合法,本院对上述证据予以采纳;原告昭江装饰行虽提出申请表不符合法定程序,但因该工伤认定申请系第三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申请时第三人本人也在场,故本院对原告的陈述不予采纳;6号证据是真实、合法的,与本案存在关联,能够证明原告依法取得了营业执照,具备用工主体资格,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纳;7号证据是真实、合法的,与本案存在关联,能够证明第三人受伤的事实及治疗情况,本院予以采纳;8、9号证据是真实、合法的,与本案存在关联,能够证明案件的基本事实,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采纳;10、11号证据是被告在行政程序中所作的调查笔录,虽然笔录中未注明调查时间和地点,存在暇疵,但两名被调查人均在笔录上签字捺手印,并签注了时间,上述笔录是真实、合法的,与本案存在关联,且能相互印证,能够证明案件的基本事实,本院对上述证据予以采。原告昭江装饰行虽对该组证据提出异议,但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反驳,故本院不予采信;12号法律依据适用于本案,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昭江装饰行举示的证据来源合法,但不能证明其待证的事实,本院对其证明目的不予采纳。

本院根据以上有效证据及当事人的质证意见认定以下事实:

原告昭江装饰行是依法取得营业执照的个体工商户,罗某某是该经营部的经营者,具备用工主体资格。2013年8月9日,原告昭江装饰行安排第三人叶大国和郑某某、张某甲等四名人员到重庆市九龙坡区第二人民医院门诊部顶楼拆换玻璃。当天在拆旧玻璃时,叶大国不慎从四楼坠落受伤。经重庆市第二人民医院救治,诊断为:左跟骨粉碎性骨折。2014年1月27日,叶大国向被告区社保局申请工伤认定,并提交部分材料。被告区社保局于同年2月8日受理此案后,向原告昭江装饰行送达了九人社伤险认举字(2014)149036号《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原告收到该通知书后,在举证期限内向被告提交了一份《情况说明》,否认其与第三人叶大国存在劳动关系。被告区社保局经调查核实后,于2014年4月7日作出九人社伤险认决字(2014)14903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叶大国受伤性质属于工伤。随后,被告区社保局向双方送达了该工伤认定决定。原告对该决定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另查明,第三人叶大国在受伤住院期间,于2014年1月9日书写了一份《事情经过》,载明:“2013年8月9日,昭江装饰行安排叶大国和另外三人(郑某某、张某甲、叶某某)在九龙坡区第二人民医院门诊部顶楼拆旧换新玻璃,工资为叁佰元壹天,现场由张某某负责,2013年8月9日当天,叶大国在拆旧玻璃时一脚踩滑,从四楼掉下受伤,造成左脚粉碎性骨折和全身多处擦伤,现在中医院治疗”。随后,张某某、罗某某在该经过上签字并捺了手印。

审理中,罗某某称其在《事情经过》上签字属实,但当时是在不清楚具体内容的情况下签的字,第三人书写的内容并不属实,该业务实际是张某某的,叶大国是原告代张某某介绍的工人,与原告不存在劳动关系。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被告区社保局是工伤认定的主管机关,其主体资格符合行政法规的规定,被告受理第三人叶大国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因原告昭江装饰行与被告区社保局的具体行政行为存在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故原告认为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时,有权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原告昭江装饰行在法定期限内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

审理中,原告昭江装饰行称其与第三人叶大国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由于原告昭江装饰行在工伤认定行政程序中,未按举证通知书的要求提供叶大国非因工受伤的相关证据,原告理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被告区社保局举示的有罗某某本人亲笔签名的《事情经过》与证人张某甲、郑某某的调查笔录及之间能相互印证,能够证明第三人叶大国为原告工作的事实,因此本院认为第三人虽未与原告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原告昭江装饰行称第三人叶大国不是为其工作受的伤,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因原告负责人罗某某在庭审中承认其在《事情经过》上的签字属实,现原告虽否认了内容的真实性,但因其陈述的理由不合常理,且无相应的证据支撑,故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被告区社保局举示的病历资料能够证明第三人叶大国受伤的时间及伤情,并与调查笔录共同证明了第三人的受伤原因,因此被告认为第三人在工作时间因工作原因受伤的观点,本院予以支持。第三人叶大国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其情形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被告区社保局据此认定第三人所受伤害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为工伤的行为并无不当。被告区社保局举示的工伤认定申请表、受理决定书、举证通知书及送达回证,能够证明被告履行了《工伤保险条例》所规定的受理、告知、调查等义务,并在受理后的60日内作出了认定工伤决定并向双方当事人予以了送达,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符合法定程序。

综上,被告区社保局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作出九人社伤险认决字(2014)14903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认定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原告昭江装饰行要求撤销该决定理由不能成立,其请求依法应予驳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九龙坡区中梁山昭江装饰行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九龙坡区中梁山昭江装饰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薛 梅

人民陪审员  戴 蕾

人民陪审员  杨兴仁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胡 峤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四条第(一)项第五条第二款第十九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