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拆迁行政强制

萝岗区九龙镇九楼村九岭下坪经济合作社与广州市萝岗区拆迁管理办公室不服强制性拆迁补偿决定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 案由:拆迁行政强制 当事人:广州市萝岗区拆迁管理办公室 案号:(2014)穗中法行终字第944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住所地:。

负责人:许国荣,该合作社社长。

诉讼代表人:许建强,男,1968年10月4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增城市。

诉讼代表人:许运明,男,1957年9月26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增城市。

诉讼代表人:许叔钦,男,1972年6月11日出生,汉族,住广州市萝岗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市萝岗区拆迁管理办公室。住所地:。

法定代表人:梁德志,该办公室主任。

委托代理人:周明贵、丁振凯,均为广东法丞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广州市萝岗区九龙镇九楼村下坪经济合作社(以下简称“下坪经济合作社”)因诉被上诉人广州市萝岗区拆迁管理办公室拆除行为一案,不服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法院(2014)穗萝法行初字第6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查明,下坪经济合作社许氏祠堂位于广州开发区永龙隧道北出口道路工程用地范围内。2012年3月27日,被告与下坪经济合作社就拆迁许氏祠堂签订了《祠堂拆除补偿协议书》(穗萝迁(2012)005号),双方约定:许氏祠堂房屋按照9000元/平方米给予补偿,附属物按照评估结果进行补偿,被告给予下坪经济合作社补偿款共计3695909元,分两期支付,下坪经济合作社收到首期补偿款之后5日内将许氏祠堂相关建筑物交付被告拆除。被告于2012年4月6日向下坪经济合作社支付首期补偿款2587136.3元,下坪经济合作社按照协议约定将许氏祠堂交付被告,被告于2012年4月组织拆除了许氏祠堂,同年7月10日被告向下坪经济合作社支付余款1108772.7元。

另查明,截止至起诉之日,下坪经济合作社年满18周岁的村民共有162名,本案中许建强、许运明、许叔钦、江秋梨、程少环、许房有、许建球、蒋桂连、许观水、许光辉、许共新、许玉桃、吴运金、张海燕、许庚水、许仁辉、吴房娇、许美如、许永房、潘丽媚、江桂珍、郭映妮、许秋莹、许妙怡、许育明、许成带、许燕婷、张桂好、许智华、许燕秋、黄国娣、许年凤、许美玲、许共清、邓伟红、许契芳、许建房、许国和、许月华、许日珍、许燕坤、许伯房、吴何娣、许伟添、张秋兰、范桂娣、许永财、许雪娥、许家俊、许伯平、吴长添、许建军、陈细金、许银香、徐金凤、陈任娇、罗思女、张桂洪共58位村民以下坪经济合作社名义提起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项规定:“村民委员会或者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对涉及农村集体土地的行政行为不起诉的,过半数的村民可以以集体经济组织名义提起诉讼”,而经查明至起诉之日,下坪经济合作社年满18周岁的村民共有162名,本案以下坪经济合作社名义提起诉讼的村民只有58名,显然没有超过半数的村民共同提起诉讼,不能以经济社的名义起诉,即许建强、许运明、许叔钦等58名村民起诉未能达到过半数村民的比例,不具备提起本案行政诉讼的主体资格,应予驳回。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八条第二项之规定,原审法院裁定驳回许建强、许运明、许叔钦等58名村民以下坪经济合作社名义提起的起诉。

上诉人下坪经济合作社不服原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称:被上诉人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并未告知村民召开村民大会,也没有提出证据称上诉人大部分社员都同意,只能证明被上诉人通过公权力和合作社领导勾结,作出拆除祠堂这一损害全体村民的具体行政行为,而并非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关系。上诉人和被上诉人之间并没有共同的意思表示,所谓各种文件和协议仅仅是上诉人为了以合法的形式掩盖非法的目的--强制拆除上诉人所属的祠堂。本质属性是拆迁办作出的非法行政行为,因此应属于行政诉讼范围。综上所述,请求二审法院裁定:1、撤销原审裁定,发回原审法院重新审理;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广州市萝岗区拆迁管理办公室答辩称:一、本案起诉村民未达到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过半数比例,不具备提起本案行政诉讼主体资格。本案一审已查明,截至本案起诉之日,下坪经济合作社年满18周岁的村民共有162名,其中58位村民以下坪经济合作社名义提起诉讼,未能达到该合作社过半数村民比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项规定,该58位村民不具备以经济合作社名义提起本案行政诉讼的主体资格。二、涉案《祠堂拆除补偿协议书》属于民事合同,履行该合同不是具体行政行为,不属于行政案件受案范围。上诉人、被上诉人于2012年3月27日就涉案许氏祠堂签订了《祠堂拆除补偿协议书》。上述协议是在双方平等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签订,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形式完备,内容合法,属合法有效的民事合同。上述协议签订后,被上诉人按约定足额支付了补偿款,上诉人收取补偿款后,自行将祠堂交付被上诉人拆除。上述协商、签约、付款、交付及拆除祠堂均属于履约行为,是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民事行为,不是具体行政行为,不产生行政效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涉案纠纷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综上所述,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应依法予以驳回。

经审查,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有相应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文尾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具有国家行政职权的机关和组织及其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不服,依法提起诉讼的,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本案中,被上诉人与下坪经济合作社《祠堂拆除补偿协议书》后,按照协议书的约定将下坪经济合作社交付的祠堂予以拆除,是被上诉人履行上述协议书的拆除行为,并不是被上诉人行使行政职权强制拆除的行为。因此,下坪经济合作社许建强、许运明、许叔钦等58名村民对被上诉人的拆除行为不服提起的诉讼,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原审法院裁定驳回许建强、许运明、许叔钦等58名村民以下坪经济合作社名义提起的诉讼,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许建强、许运明、许叔钦等58名村民以下坪经济合作社名义提起的上诉请求理据不足,本院予以驳回。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