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民政行政复议

葛泰玮与徐州市民政局、新沂市民政局行政复议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7年1月19日 案由:民政行政复议 当事人:徐州市民政局 葛泰玮 新沂市民政局 案号:(2016)苏03行终253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葛泰玮,男,1988年12月18日生,汉族,住新沂市。

委托代理人葛月明,男,1959年3月16日生,汉族,会计,住址同上。与关系。

委托代理人房树威,江苏驰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徐州市民政局,住所地徐州市新城区汉风路1号徐政中心西区综合楼F区6楼。

法定代表人翟彩霞,该局局长。

出庭应诉负责人王建军,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爽,该局法规处职员。

委托代理人刘茂通,江苏茂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新沂市民政局,住所地新沂市新安街道北京路2号。

法定代表人陶常勇,该局局长。

出庭应诉负责人常峰,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田成海,江苏众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孙蕾,江苏众耕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葛泰玮与被上诉人新沂市民政局、徐州市民政局因军转安置行政管理、行政复议一案,不服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2016)苏0381行初3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0月2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葛泰玮于2007年入伍,2010年因执行作战任务受伤,后经评定为八级残疾,残疾性质为因战。原告于2012年12月退役,未选择自主就业安置,符合政府安排工作条件的对象。新沂市民政局、市监察局、市人武部、市人社局、市编办组成符合安排工作条件的退役士兵量化积分小组对退伍士兵进行量化积分,形成新沂市2012年冬季符合安排工作条件的退役士兵的档案量化积分及选岗顺序表,并公示。2013年12月26日,在新沂市民政局选岗,原告到场,因不满意提供的工作岗位、选岗顺序,原告未予选岗。2015年11月,原告不服被告新沂市民政局作出的对其就业安置行政行为,向徐州市民政局申请复议。其复议请求为:1、依法审查新沂市人民政府在新政发[2013]48号文件之外,适用“安置惯例”对烈士子女优先选岗安置的合法性,2、撤销新沂市民政局对烈士子女不实行档案量化积分公开选岗的违法行为,3、责令新沂市民政局对原告重新安排工作岗位。2016年1月12日,徐州市民政局作出徐民行复字(2015)第1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新沂市民政局对原告作出的就业安置处理行政行为,并将复议决定书送达原告及新沂市民政局。原告不服,遂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葛泰玮最迟于2013年12月26日选岗时知道2012年冬季符合安排工作条件的退役士兵档案量化积分及选岗顺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九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认为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可以自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六十日内提起复议申请,但原告直至2015年11月才向徐州市民政局申请行政复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本案中,原告最迟于2013年12月26日知道被诉行政行为的内容,但原告直至2016年1月29日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原告申请复议和提起行政诉讼均已超过法律规定的行政复议申请期限和行政诉讼起诉期限。虽然被告徐州市民政局受理了原告复议申请并作出复议决定,但因原告起诉原行政行为已超过法定的起诉期限,且该复议决定已超出法律规定的申请复议期限,故本院对徐州市民政局作出的复议决定不予审查。庭审中,原告陈述其一直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并信访,但这并不导致起诉期限的扣除或延长。因原告起诉超过法定的起诉期限,故原告要求法院对被告新沂市民政局在新政发(2013)48号文件之外,适用“安置惯例”对烈士子女优先选岗安置的合法性审查,撤销新沂市民政局2012年冬季符合安排工作条件的退役士兵的档案量化积分及选岗顺序表及责令被告新沂市民政局对原告重新安排工作岗位的起诉,应予以驳回。遂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葛泰玮的起诉。

上诉人葛泰玮上诉称,一、一审法院将2013年12月26日认定为新沂民政局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开始时间是错误的。2013年12月26日,上诉人认为新沂民政局执行政策有误后,就没有继续选岗,后通过信访等方式,请求新沂市政府重新安排合适岗位,并于2014年2月8日在被上诉人新沂市民政局的书面《答复意见书》中获悉其不再负责安置岗位。因此,2013年12月26日,只是被上诉人新沂市民政局通知上诉人“选岗”日期,不是其拒绝上诉人请求安置日期,且其也未作出任何具体行政行为;2014年2月8日新沂市民政局答复“不再负责安置岗位”,是对涉及本案诉求即责令被上诉人新沂市民政局对上诉人重新安排工作岗位的正面回应,被上诉人新沂市民政局拒绝履行职责,且未告知上诉人可以提请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的权利。故,本案诉讼时效应从2014年2月8日起计。二、上诉人从未放弃请求被上诉人重新安排工作的权利,有关请求一直在行政部门处理之中。因不服新沂市民政局上述《答复》以及徐州民政局信访意见,上诉人于2015年11月提起行政复议,符合《行政复议法》第九条第二款“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正当理由耽误法定申请期限的,申请期限自障碍消除之日起继续计算”规定,徐州市民政局也是据此驳回新沂市民政局抗辩。上诉人在收到复议决定后提起行政诉讼,并未超过诉讼时效。一审法院裁定“对徐州市民政局行政复议不予审查”,又说“且该复议决定已超出法律规定的申请复议期限”相互矛盾,应该认定一审法院实际“审查了行政复议的受理程序”,且该审查结论是上诉人“请求复议时效超过了法定期限”。故一审法院裁定违反了《行政复议法》第九条第二款规定,是适用法律错误。三、上诉人提起本诉符合诉讼时效的规定。如上述,起诉前、信访间,没有一个部门告诉上诉人“如果不服,可以提起行政诉讼”,因此,在有关部门受理信访案件后对信访的处理期间,上诉人如启动诉讼程序,明显不合情理,也可能造成司法资源浪费。一审法院机械适用诉讼时效“2年”的规定,无视上诉人不断信访,有关部门不断处理的事实,明显违反了《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因不可抗力或者其他不属于其资深的原因耽误起诉期限的,被耽误的时间不计算在起诉期限内”之规定。本案即使“耽误起诉期限”,也不是上诉人“自身原因”造成的。且一审法院主动审查诉讼时效事项,没有法律依据。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裁定,指令其继续审理。

被上诉人新沂市民政局答辩称,一、上诉人不服其对2012年冬季符合安排工作条件的退役士兵就业安置行政行为而提起诉讼。新沂市民政局按规定通知上诉人选岗,上诉人于2013年12月26日不服该就业安置行政行为而拒绝选岗,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最迟于2013年12月26日知道被诉行政行为的事实并无不当。二、新沂市民政局于2014年2月8日作出的《答复意见书》属于依上诉人申请而作出的答复行为,并未改变原有的行政法律关系,属于重复处理行为,并没有形成新的权利义务。并不是新沂市民政局拒绝履行职责的具体行政行为,故上诉人称起诉期限应从2014年2月8日起算于法无据。三、原审法院主动审查行政诉讼的起诉期限并无不当。《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六条规定了起诉期限,而起诉期限是不变期限,即使已经采取了其他的救济手段(信访),如果超过法定期限,当事人也丧失诉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起诉超过法定期限且无正当理由的,应当裁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本案即使被上诉人未提出有关起诉期限问题的抗辩,原审法院也应主动审查,原审法院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适用法律正确。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维持原判,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徐州市民政局答辩称,一、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认定2013年12月26日为新沂市民政局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开始时间是正确的。而且这一天上诉人应该知道相关的具体行政行为的内容,包括选岗的规则,以及不按规则选岗的后果。2、被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依法裁定上诉人的行政诉讼超过诉讼时效,有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应当维持。

各方当事人向原审法院所提交证据均已随案移送本院,不再赘述。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裁定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退役士兵安置条例》第五条第二款、第三款:“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退役士兵安置工作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的退役士兵安置工作。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和军队有关部门应当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做好退役士兵安置工作。”之规定以及江苏省人民政府苏政发[2013]46号、新沂市人民政府新政发[2013]48号文件精神,被上诉人新沂市民政局具有对辖区符合安排工作条件的退役士兵作出工作安置的职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二条第一款“对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工作部门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由申请人选择,可以向该部门的本级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也可以向上一级主管部门申请行政复议。”之规定,被上诉人徐州市人民政府具有依法受理并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的职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之规定,上诉人葛泰玮于2013年12月26日签到选岗时就应当知道被诉行政行为的内容,其于2016年1月29日提起诉讼,且不存在法定扣除或延长的情形,上诉人的起诉明显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一审法院据此驳回其起诉符合法律规定。被上诉人徐州市民政局对已超过法定起诉期限的行政行为作出复议决定,一审法院因此不予审查亦无不当。上诉人认为一审法院以2013年12月26日作为被上诉人新沂市民政局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开始时间是错误的,以及其不间断信访耽误的时间应属于不是自身原因,应不计算在起诉期限内的主张和理由,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法院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判长  刁国民

审判员  陈小兵

审判员  赵 涛

二〇一七年一月十九日

书记员  王竞晗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

第十二条第一款

《退役士兵安置条例》

第五条第二款第五条第三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