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房屋行政协议

孙志华、泉州市丰泽区住房和建设局城乡建设行政管理:其他(城建)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6月25日 案由:房屋行政协议 当事人:泉州市丰泽区住房和建设局 孙志华 案号:(2018)闽05行终215号 经办法院: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孙志华,男,1954年2月16日出生,汉族,住泉州市丰泽区。

委托代理人皇甫闽,女,1954年6月4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

委托代理人王晚成,男,1941年9月24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泉州市丰泽区住房和建设局,住所地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田安南路丰泽建设大厦。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350503003821306B。

法定代表人李锋钒,局长。

原审第三人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政府华大街道办事处,住所地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华大街道城东社区后路。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350503003819599B。

法定代表人张勇,主任。

诉讼记录

上诉人孙志华因诉被上诉人泉州市丰泽区住房和建设局、原审第三人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政府华大街道办事处行政合同一案,不服泉州市鲤城区人民法院(2017)闽0502行初284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以阅卷方式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查明,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政府于2016年8月15日作出《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政府关于华侨大学东区(12)栋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的公告》,于2016年9月28日作出《关于召开华侨大学东区(12)栋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实施方案听证会的公告》,于2016年12月19日作出《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政府关于华侨大学东区(12栋)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方案修改的情况通告》。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政府于2016年12月27日作出《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政府关于华侨大学东区(12栋)房屋改造项目房屋征收决定》(泉丰政综[2016]228号),决定对华侨大学东区(12栋)房屋改造项目内国有土地上房屋实施征收,并确定房屋征收部门为泉州市丰泽区住房和建设局。其中《华侨大学东区(12栋)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实施方案》作为该文件的附件。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政府于2016年12月29日作出《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政府关于华侨大学东区(12栋)房屋改造项目房屋征收通告》。2017年3月16日,被告泉州市丰泽区住房和建设局作为甲方征收部门和原告作为乙方被征收人、第三人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政府华大街道办事处作为丙方征收实施单位共同签订了《华侨大学东区(12栋)房屋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该协议约定对原告座落于丰泽区华侨大学东区宿舍2栋603室进行征收,房屋补偿方式为产权调换方式。现原告以其是在被“隐瞒”、“诱签”、“逼签”情况下才签订该协议为由主张协议无效,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行政合同是行政机关为实现公共利益或行政管理目标,在法定职责范围内与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协商订立的具有行政法上权利义务内容的协议。本案的行政合同即原告孙志华与被告泉州市丰泽区住房和建设局、第三人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政府华大街道办事处于2017年3月16日签订的《华侨大学东区(12栋)房屋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行政合同强调诚实信用、平等自愿,一经签订,各方当事人必须严格遵守,行政合同若无重大明显的违法情形,应当认定具有法律效力,并对行政合同各方当事人产生约束力。《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第四十四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原告孙志华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并系该诉争房屋的产权人,其在本案庭审中承认《华侨大学东区(12栋)房屋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上的签名系其本人的亲笔签名,即系其真实的意思表示,依法应受法律保护。现原告孙志华主张其系被告、第三人“隐瞒”、“诱签”、“逼签”才签下《华侨大学东区(12栋)房屋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加以证实,且本案的《华侨大学东区(12栋)房屋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亦不存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合同无效的情形,因此原告孙志华起诉请求法院判决原、被告、第三人三方签订的《华侨大学东区(12栋)房屋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无效,无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依法予以驳回。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孙志华的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50元,由原告孙志华负担。

孙志华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审法院部分事实不认定或认定错误,适用法律法规错误。一、被上诉人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安置协议》签署过程中存在重大误解,应予撤销。但一审法院对此未予认定。被上诉人隐瞒泉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泉建权[2016]23号文件,隐瞒泉州市城乡规划局泉规公信[2017]14号文件。二、《安置协议》内容显失公平,多处条款为霸王条款,一审判决对此未予认定。协议中“本协议条款的解释权归泉州市丰泽区住房和建设局”的条款违反合同法第三条。三、被上诉人采用欺诈等形式诱导上诉人签署《安置协议》,本案诉争《安置协议》不是上诉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应予撤销;《安置协议》内容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被上诉人承诺事宜不能兑现,《安置协议》无效。被上诉人以“公摊面积免费”进行诱签,公摊面积免费无法律依据,是无法兑现的。被上诉人诱签的另一证据是奖励。奖励金至今未兑现,被上诉人违反合同法第六条诚实信用原则。四、被上诉人采用胁迫、乘人之危等形式逼迫上诉人签署《安置协议》,《安置协议》不是上诉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应予撤销。五、被上诉人为了尽快完成《安置协议》的签署,故意违反法定程序,纵容和鼓励违法违规行为的发生。一审判决对此不认定,明显不当。六、一审法院判决书存在诸多矛盾、逻辑混乱,明显不当。七、一审法院对《安置协议》内容的合法性认定,适用法律法规错误。八、拆迁华大东区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华大东区是一个优质小区,尚有四、五十年的法定使用年限,将这样的房屋拆除,劳民伤财,造成国家利益损失,《安置协议》无效。九、一审法院按照原告人数收取诉讼费无法律依据。十、一审判决极其严重地损害了中央权威以及党和政府、司法机关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安置协议》损害了上诉人的居住权和生存权,一审判决严重侵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判决上诉人被诱骗所签的《华侨大学东区(12栋)房屋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无效或者判决撤销该《安置协议》;判令被上诉人承担一审、二审全部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泉州市丰泽区住房和建设局未提供书面答辩意见。

原审第三人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政府华大街道办事处亦未提供书面答辩意见。

经审查,孙志华提出上诉后,原审法院已将各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材料随案移送本院。对原审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上诉人孙志华与被上诉人泉州市丰泽区住房和建设局、原审第三人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政府华大街道办事处于2017年3月16日签订的《华侨大学东区(12栋)房屋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系当事人之间订立的具有行政法上权利义务内容的行政协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以法律和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为依据。鉴于行政协议案件既有单方变更、解除等行政行为,也有不依法履行、未按照约定履行等违约行为,因此,人民法院审理行政协议案件,在适用法律方面可以援引行政诉讼法、民事诉讼法及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上诉人孙志华作为被征收房屋即丰泽区华侨大学东区宿舍2栋603室的产权人,与被上诉人泉州市丰泽区住房和建设局、原审第三人泉州市丰泽区人民政府华大街道办事处签订《华侨大学东区(12栋)房屋改造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安置协议》(合同编号:华东047),在协议上署名捺印,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协议依法成立并生效。上诉人请求确认协议无效,但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被上诉人在签订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行为且损害国家利益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合同无效的情形,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并无不当,依法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孙志华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长  庄希文

审 判员  谢火生

审 判员  邱旭锋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翁伯明

书 记员  赵 芳

附件

附本案所适用的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三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