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侮辱罪

被告人巫燕侮辱罪一案

结案日期:2009年11月2日 案由:侮辱罪 当事人:巫燕 黎阳陵 案号:(2009)株中法刑一终字第118号 经办法院: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自诉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黎阳陵,女,1977年10月17日出生于茶陵县,汉族,初中文化,个体经商户,家住茶陵县城关镇老虎坳。

原审被告人巫燕,女,1977年7月1日出生于茶陵县,汉族,中专文化,无业,家住茶陵县城关镇紫微街八组。因涉嫌侮辱罪,于2009年6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7日被释放,当日,经茶陵法院决定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茶陵县看守所。

诉讼记录

湖南省茶陵县人民法院审理自诉人暨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黎阳陵控诉的被告人巫燕侮辱罪一案,于2009年9月2日作出(2009)茶刑初字第26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原审自诉人黎阳陵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阅卷、询问上诉人,认为案件事实清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查明,被告人巫燕在县城陵园路租了门面后于2008年10月间向做玻璃制品生意的业主自诉人黎阳陵及其丈夫刘仁平以口头形式订作了一套用于陈列商品的玻璃柜(框架木方由订作人提供),交货时商定价格为2000元,当时未付价款,在黎阳陵催讨后,于2009年3月6日由巫燕出具欠条给黎阳陵,同年4、5月间,经黎阳陵多次索债,共收回债款800元。此后,巫燕的店子停业,尚欠1200元仍未偿还,黎阳陵妇夫将玻璃柜运回,并言明偿还欠款后返还玻璃柜,巫燕表示同意。2009年6月8日上午,巫燕准备去清水村一亲戚家吃喜酒,在县城犀城广场候车时被黎阳陵遇见索债,巫燕以玻璃柜已取走为由拒绝还债,双方发生口角之争。巫燕又到了县城转盘处候车,黎阳陵随后又追来索债,并抓住巫燕右肩裙子吊带。双方扭扯中,吊带被扯断,后被旁人劝开。巫燕回家换了衣服仍到清水亲戚家赴宴,宴中,巫燕向其夫妹刘嫦月诉说了其上午被黎阳陵追债的经过。刘嫦月等人要巫燕去打黎阳陵,她们去帮忙。巫燕当时没有表态。当天下午4时许,巫燕回到县城听他人讲,黎阳陵事后又到转盘处找她,越想心里越不服气,便打电话叫刘嫦月喊人到县城来,同时打电话给在县城的周青娇、谭春梅,叫她们帮其去打架,教训一下黎阳陵,刘嫦月接到电话后叫了刘奇全、周荣及一个30岁、一个20岁左右的妇女等五人乘坐巫燕丈夫刘小录的侄子刘日来的小车来到县城转盘处与在县城的巫燕、周春姣等人会合后,一行7个青、中年妇女分别乘坐刘日来的小车和租乘的一辆的士车,途经县城三角坪时还接了谭春梅、陈仟仟上车,一共9人来到了黎阳陵的玻璃店附近停车,下车后,巫燕、刘嫦月先冲进店内,巫燕打了黎阳陵一个耳光后抓住黎阳陵的头发往下按,另一只手殴打黎阳陵的背部,刘嫦月也按住黎阳陵殴打,除谭春梅、陈仟仟外,其余几个妇女刘奇全等人抓住黎阳陵拳打脚踢,一阵殴打后,巫燕、刘嫦月等人又将黎阳陵拖到街道上继续殴打。在被殴打的过程中,黎阳陵的裙子被掀起、乳罩暴露后,被巫燕等人打倒在地上。此时,一个40岁左右的妇女将黎阳陵的内裤扯拉到膝盖处,因巫燕一直抓住黎阳陵的头发未松手,其他几个妇女抓住了黎阳陵的双手,致使黎阳陵无法拉起内裤、拉下裙子,并致其下身赤裸在40余人的围观中暴露几分钟之久。案发后,黎阳陵的伤情经鉴定为轻微伤。黎阳陵因治伤花费医药费741.5元。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自诉人即被害人黎阳陵的陈述;2、证人朱自清的证言;3、证人邓玲霞、陈年彩的证言;4、证人谭文林的证言;5、证人朱依梦(又名谭春梅)的证言;6、证人陈仟仟的证言;7、被告人巫燕的供述;8、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拘留证、延长拘留期限报告书、释放证明、办案说明书等书证;9、案发现场照片及被害人受伤后的照片和涉案物证、伤情鉴定结论;10、处方单及门诊药费依据;11、户籍证明。

另经审理查明,自诉人提供的一张长沙市的2000元的药费收据,不能证实其与治伤有关,故对该药费不予确认;其主张赔偿的885元误工费,因没有相关医院出具的证明及证据,对此也不予认定;其主张赔偿的2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因与法律规定不符,对此请求亦不采纳。

茶陵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巫燕因民事之争而产生报复念头,竟纠集多人在商业和公共场所,以对被害人实施暴力殴打和掀裙子,脱内裤的方法,致使被害人的隐私处暴露数分钟之久,被数十人围观,情节恶劣,其行为已构成了侮辱罪,应追究其刑事责任。自诉人控诉的罪名成立,法院予以确认。被告人巫燕在打电话纠集人员时对殴打自诉人以示“教训”已有明显的意思表示,并带头对自诉人打耳光、扯头发和殴打,殴打过程中对其他人将自诉人的裙子、脱内裤掀起的行为持放任态度,具有明显侮辱自诉人共同故意,且其本人对自诉人的殴打等行为与其他人脱内裤的行为起了相互配合协作的作用,以致完成了侮辱行为。本案发生的起因系自诉人索债方法不当,自身存在过错,对被告人可酌情从轻处罚。因被告人的犯罪行为造成自诉人的经济损失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的规定,判决:一、被告人巫燕犯侮辱罪,判处拘役六个月。二、由被告人巫燕赔偿自诉人黎阳陵的经济损失741.5元。

宣判后,原审自诉人黎阳陵不服,以“原审认定事实有误,自己在追债中,没有将被告人巫燕的裙子吊带扯断的行为;对被告人巫燕量刑畸轻;民事赔偿计算有误”等为由,向本院提起上诉,恳请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相同。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审被告人巫燕因民事纷争,纠集多人在公共场所,对被害人黎阳陵实施暴力殴打和掀裙子,脱内裤的方法,致使被害人的隐私处暴露在外数分钟之久,被数十人围观,情节恶劣,其行为已构成了侮辱罪。上诉人(原审自诉人)黎阳陵以“原审认定的事实有误,自己没有实施扯断被告人巫燕吊带裙子的行为”,经查,原审法院查明认定受害人黎阳陵有扯断被告人巫燕吊带裙行为的事实在公安侦查卷中有证人证言,被告人的陈述在卷佐证;受害人黎阳陵也曾陈述称,在追索债务中,自己用手抓住被告人巫燕的裙子吊带,在旁人规劝下才松手。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上诉人黎阳陵还认为被告人巫燕的量刑畸轻,民事赔偿计算有误,经查,一审法院认定受害人自身有过错,对被告人巫燕酌情从轻处罚并在法定刑以内量刑,并无不当。致于民事赔偿计算方面,因受害人巫燕的伤,只构成轻微伤,赔偿依据由受害人自己举证,在审查确认确与本伤治疗有关联性的情况下,才予以确认,符合法律的有关规定。且在二审中,上诉人未提供新证据,故上诉人黎阳陵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一项)之规定,裁定: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判长  刘建胜

审判员  赖运铁

审判员  敖 云

二00九年十一月二日

书记员  陶树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