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林业行政确认

天津江南春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行政管理(劳动、社会保障)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6月22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 地矿行政确认 林业行政确认 当事人:天津江南春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 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范维云 案号:(2017)津01行终280号 经办法院: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天津江南春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武清区豆张庄镇世纪中路东侧拓展中心A座112-23。

法定代表人丁伯辉,经理。

委托代理人赵如林,天津市武清区148专线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天津市武清区杨村街新华南路。

法定代表人肖同福,局长。

委托代理人冯艳霞,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科科员。

委托代理人吕家顺,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科科员。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范维云,女,1953年5月14日出生,汉族,住天津市武清区。

诉讼记录

上诉人天津江南春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因工伤认定一案,不服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2016)津0114行初69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天津江南春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赵如林,被上诉人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委托代理人冯艳霞、吕家顺到庭参加诉讼,被上诉人范维云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范维云之夫李志征于2016年3月9日向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对范维云作出工伤认定申请,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当日受理,并进行调查。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如下事实:2015年10月28日11时06分,天津江南春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绿化工范维云从天津江南春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绿化区(龙凤河桥以南、南东路西侧、信义玻璃厂东侧)下班回家途中,驾驶电动自行车由东向西行驶到龙凤河大堤田辛庄村南口时与沿田辛庄村公路由北向南左转弯朱连杰驾驶冀G×××××号聚宝牌货车发生事故,造成范维云受伤,后送医院治疗。2015年11月6日,经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诊断为:1.急性颅脑损伤,右额颞硬膜下血肿,颅内积气,脑挫裂伤,蛛网膜下腔出血,颅骨骨折,开血肿清除+去骨瓣减压术后;2.左侧多发肋骨骨折,肺挫伤,胸腔积液,纵隔积气;3.左侧眶壁骨折,左眶内积气;4.左颧弓骨折;5.应激性血糖升高;6.颌面部外伤。《公安武清分局交警支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范维云无责任。后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6年3月9日,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之规定,作出S112011420160270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范维云所受伤害为工伤,并将《认定工伤决定书》送达给天津江南春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及范维云。另查明,天津江南春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的绿地养护工程承包自天津市武清区园林绿化所,2015年6月30日转包给案外人李德江,范维云受李德江聘用从事绿化工作期间下班途中受伤。

一审人民法院认为,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天津市工伤保险若干规定》第十一条的规定,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具有对范维云作出工伤认定的行政主体资格和职权。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第三条第一款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关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的进城务工农民因工伤亡的,应否适用〈工伤保险条例〉请示的答复》((2010)行他字第10号)、《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劳部发[1995]309号)及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认定行政案件若干问题座谈会纪要》(津高法[2005]164号)的规定,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天津江南春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为用工单位,认定范维云所受伤害为工伤是正确的。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工伤认定期间,依据《工伤认定办法》的规定,履行了受理、调查、送达《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和《认定工伤决定书》等,程序合法。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范维云作出的S112011420160270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中,虽然所引用法律条文不齐全,但认定结果正确。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天津江南春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天津江南春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承担。

上诉人天津江南春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范维云和上诉人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范维云仅和案外人李德江有雇佣劳务关系,其受伤不属于工伤,一审人民法院认定事实错误。案外人李德江承包绿化工程不需要资质,一审人民法院将其没有绿化资质作为认定上诉人承担工伤赔偿责任的依据错误。上诉人请求二审人民法院: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撤销被上诉人作出的编号S112011420160270号《认定工伤决定书》;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辩称,其于2016年3月9日受理范维云的工伤认定申请,于2016年3月10日向上诉人送达了举证通知书,后上诉人提交了相关证据。交通管理机关认定范维云在交通事故中无事故责任,被上诉人依法对范维云所受伤害认定为工伤,并制作了《认定工伤决定书》送达当事人。上诉人与李德江有承包协议,但李德江为自然人无用工主体资格,所以上诉人为用工主体资格单位。被诉认定工伤决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被上诉人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具有负责该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主体资格,作出认定工伤决定是其法定职权。被上诉人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供的证据能够证实,其受理范维云的工伤认定申请后,履行了调查程序,认为范维云所受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予以认定为工伤正确。被上诉人天津市武清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编号S112011420160270认定工伤决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关于上诉人主张其与范维云不存在劳动关系,不应认定为工伤问题,因上诉人与案外人李德江签订有《承包协议》,将涉案绿化养护工程承包给李德江,李德江系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自然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款第(四)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四)用工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的规定,被上诉人认定上诉人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符合前述规定。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天津江南春辉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孔 娟

代理审判员  韩 宇

代理审判员  李柏翠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芦一峰

附件

附:本裁判文书所依据法律规定的具体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或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四条第(六)项第五条第二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条第一款第(四)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