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教育行政强制

原告赵诉被告沈阳市大东区城市建设局强制拆迁行为违法并赔偿一案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2月10日 案由:教育行政强制 当事人:沈阳市大东区城市建设局 赵某 案号:(2015)沈铁西行初字第3号 经办法院: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赵某,男,汉族,1945年9月27日出生,系沈阳技术学院退休职工,住址沈阳市大东区。

委托代理人:崔松林,系沈阳市大东区珠林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沈阳市大东区城市建设局,所在地址沈阳市大东区。

法定代表人:于威,系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刘舒、李杨,系北京大成(沈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赵某诉被告沈阳市大东区城市建设局强制拆迁行为违法并赔偿一案,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4年12月19日受理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月2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赵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崔松林、被告沈阳市大东区城市建设局委托代理人刘舒、李杨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沈阳市大东区城市建设局于2010年11月11日取得拆许字(2010)第21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当日沈阳市房产局发布沈房拆公字(2010)年第21号拆迁公告:对沈阳市大东区珠林路南地块实施拆迁。被告向本院提供的证据:1、《拆迁公告》(沈房拆公字(2010)年第21号)、《房屋拆迁许可证》(拆许字(2010)第21号),证明沈阳市房产局发布拆迁公告,决定对大东区珠林路南地块实施拆迁,拆迁人为被告,并委托沈阳市大东区房屋拆迁服务中心负责具体拆迁工作;2、《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非租赁房屋产权调换)》、《房屋产权证》(东房2字第5311号)、《公证书》、《回迁入住联系单》,证明被告于2011年5月9日就房产证号东房2字第5311号建筑面积22平方米的房屋与原告达成补偿协议,且已完成回迁;3、《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非租赁房屋产权调换)》《房屋产权证》(大东房字第10924号)、《回迁入住联系单》,证明被告于2011年5月9日就房产证号大东房字第10924号建筑面积22平方米的房屋与原告达成补偿协议,且已完成回迁;4、《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非租赁房屋产权调换)》、《房屋产权证》(大东房字第10923号),证明被告于2011年4月14日就房证号大东房字第10923号建筑面积22平方米的房屋与赵世余(系原告的弟弟)达成补偿协议;5、《珠林路南地区长期居住无房产产籍房屋补助认定审批表》(四份)及领取证明,证明经过审批认定,对大东区珠林路71号的四处无产籍房屋,给予无产籍房屋住户彭旭文(系原告的外甥)、赵玲玲(系原告的女儿)、石桂芹(系原告的妻子)、赵恭博(系赵世余的儿子)相应补助。其中,彭旭文、赵玲玲、石桂芹无产籍房屋补助领取凭证(无产籍房屋补助认定审批表)由原告领走;6、沈阳市大东区房屋拆迁服务中心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赵某及其亲属的有证房、无产籍房屋已经达成补偿协议,均同意将房屋交付被告实施拆迁;7、2014年5月30日原告的息访保证。证明原告在珠林路71号的两处建筑面积22平方米的有证房及3处无产籍房,均给予了相应补偿,且与拆迁有关的问题均已解决,保证止诉息访。

原告诉称,2011年3月,马国林带人无任何手续,趁我不在家,将我家房屋强迁,房子扒掉,家里物品全部埋在里面。我们家是1950年利用国家贷款组建德义成煤局子,属于私有财产。当时占地面积748平方米,房屋412平方米,我父亲在文化大革命时交出三间房子,被机床附件二厂占用,与工厂换住3间,计132平方米,本次动迁东部给了154平方米房子,还有22平方米已卖出,没有动迁。而西部所建房屋没有进行兑现而被强迁。还有277平方米空地上边的违建房。本次强迁是被告的责任。要求:一、判令因被告非法强迁163.11平方米房屋及277平方米空地,造成损失给予赔偿(按米数返还房屋及土地按价赔偿)。163.11平方米房屋折价65万元;二、判令被告赔偿因非法强迁造成物品损失4万元;三、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原告向本院提供的证据:1、1950年《土地租约》,证明土地是国家租给赵德才(原告父亲);2、各项税收完税证、沈阳市城市私房占地费收据(24张)及证明,证明该地块是私有财产,缴纳税收;3、照片(17张)证明西半部房屋被强迁;4、国有土地使用费缴纳证(3份)证明向国家缴纳土地税,土地原告合法使用;5、收据,证明原告在西半部建房时经办事处允许并收取了费用;6、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法院(2008)大东民(二)初字第2034号、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沈中民二终字1157号民事判决书,证明西半部无产籍房屋因遮光到法院诉讼,证明西部有无产籍房存在;7、土地平面图(动迁户赵某珠林路71号已办完动迁手续),证明原告在西半部有无产籍房屋;8、调房申请书、息访保证、回迁入住联系单,9、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8、9号证据证明息访、调房的事实;10、上访信(举报信)赔偿明细,11、照片(3张),10、11号证据证明原告被拆迁损失的物品要求赔偿4万元;12、预约单、反映情况登记表、举报信,证明原告向中央巡视组反映情况。

被告辩称,一、原告起诉内容不属实,被告未对原告实施任何的强拆行为;二、原告已超过起诉期限;三、被告是在与原告达成产权调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前提下实施的拆除,并非原告所述的强制拆除,本案属于民事诉讼案件,并非行政诉讼案件,且原告已提交了息访保证;四、原告称有四处无产籍房屋,住户分别是石桂芹、彭旭文、赵玲玲及赵恭博四人,原告并非是珠林路71号无产籍房屋住户,无权就无产籍房屋提出权利主张,原告主体不适格。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证据作如下确认:对原告提供的1号证据,租赁期限为十年,但没有后续的文件材料证明其仍然享有使用权,不予确认;原告提供的2-7、10、11号证据,不能证明原告所称西半部房屋存在及被告强拆造成原告损失的证明目的,不予确认;原告提供的8、9号证据能证明原告调房及息访的事实,予以确认;原告提供的12号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不予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能证明被告的证明目的,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被告沈阳市大东区城市建设局于2010年11月11日取得拆许字(2010)第21号房屋拆迁许可证,当日沈阳市房产局发布沈房拆公字(2010)年第21号拆迁公告,对沈阳市大东区珠林路南地块实施拆迁。2011年原告赵某及其亲属赵世余的有证房屋(房证号:东房2字第5311号、大东房字第10924号、大东房字第10923号)已与被告签订了《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2011年4月被告为原告的亲属办理了4处无产籍房屋补助,拆迁地址为大东区珠林路71号,住户分别为彭旭文、赵恭博、赵玲玲、石桂芹(赵某的妻子)。现原告以其诉状所称的“西半部房屋”163.11平方米及277平方米空地被强迁要求赔偿为由,诉至法院。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关于原告要求确认强制拆迁其房屋163.11平方米违法并予以补偿安置的诉讼请求。本案中,被告已就大东区珠林路71号的房屋分别与原告及赵世余签订了三份《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对三处有证房屋已予以安置。而且,被告已为该地址的四处无产籍房屋住户彭旭文(系原告的外甥)、赵玲玲(系原告的女儿)、石桂芹(系原告的妻子)、赵恭博(系赵世余的儿子)办理了相应补助。其中,彭旭文、赵玲玲、石桂芹无产籍房屋补助由原告领走,原告对此亦无异议。根据本案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原告在此地还有其主张的163.11平方米房屋未予补偿安置的情形,故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本院无法支持。

关于原告要求被告给付277平方米土地补偿费的诉讼请求。原告所使用的土地为国有土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的规定,“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原告提供的证据并不能证明其使用的土地为其通过出让方式取得,且不能证明该土地的剩余使用年限,故其要求给付土地补偿费,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主张的因被告强制拆迁行为造成的物品损失,没有事实依据,本院无法支持。

综上,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赵某的诉讼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陈明红

审 判 员  马静

人民陪审员  韩芙

二〇一五年二月十日

书 记 员  朱艳

附件

本判决所依据的相关法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四)其他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十三条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尚未对原告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或者原告的请求没有事实根据或法律根据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赔偿请求。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第八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十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