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文化行政给付

深圳亚泰时代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与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二审维持原判或改判)

结案日期:2014年2月12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文化行政给付 新闻出版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当事人:深圳亚泰时代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案号:(2014)深中法行终字第31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亚泰时代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翠珠,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少敏,北京市东元(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钟翔翎,北京市东元(深圳)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法定代表人王敏,系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陈扬,男。

委托代理人曾海棠,广东中全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曾昭信,男。

委托代理人朱海强,上海市锦天城(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郭艳,上海市锦天城(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深圳亚泰时代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泰公司)因诉被上诉人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社保局)社会保障行政确认行为一案,不服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3)深福法行初字第79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认定,曾昭信是亚泰公司的员工,任职设计师。2011年1月11日,曾昭信向市社保局申请工伤认定时称,其于2010年6月4日14时许在公司组织的体育活动中意外扭伤右踝。曾昭信向市社保局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表、身份证、门诊病历、自述材料、证人证言及证人身份证、申请书、深劳鉴关字(2011)290579号《深圳市工伤与病情关联性确认鉴定意见》、工伤个人缴费记录等相关申报材料。其中,曾昭信2010年6月《考勤记录》显示其2010年6月4日13时21分至14时41分处于上班状态;深劳鉴关字(2011)290579号《深圳市工伤与病情关联性确认鉴定意见》,鉴定意见为:曾昭信右内外踝骨折为陈旧性改变与2010年6月4日受伤未构成关联性。根据审核需要,市社保局向亚泰公司发出了深人社伤通字(2011)第4317902号《关于伤亡事故调查处理的通知》,要求亚泰公司就曾昭信受伤的事故进行调查并提供有关证据。亚泰公司向市社保局提交了两份《关于伤亡事故调查处理的回复》、《关于伤亡事故调查处理的补充说明》和《关于曾昭信自称受伤事件的跟进反馈》,称曾昭信是其员工,2010年6月4日14时30分其组织员工在羽毛球馆进行集体活动,曾昭信在活动正式开始前就称自己脚部扭伤不能参与活动,只是在旁观看球赛,曾昭信属于因私受伤。亚泰公司向市社保局提交了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授权委托书、考勤记录、请假单、深劳鉴关字(2011)290579号《深圳市工伤与病情关联性确认鉴定意见》等相关材料。市社保局依职权对曾昭信、李锋进行调查并制作了笔录。员工李锋的在调查笔录称,2010年6月4日下午公司组织的羽毛球活动,其亲眼看到曾昭信在球赛热身时受伤,并没有参加比赛。该羽毛球活动是公司内部举行的不定期活动,此次活动虽然公司没有强制,但希望全体员工参加,所以当天上午曾昭信因私事外出,但下午回来参加活动。经调查核实后,市社保局于2011年6月7日作出深人社认字(福)(2011)第430507001号《深圳市工伤认定书》,认定曾昭信系亚泰公司的员工,于2010年6月4日在大生体育园羽毛球馆因日常工作受伤,经诊断为1、右踝扭伤;2、右内外踝骨折(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陈旧性改变未构成关联性),受伤部位是右踝,该员工因日常工作受伤之情形属于工伤。亚泰公司不服,遂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原审法院于2011年11月23日作出(2011)深福法行初字第510号行政判决书,认定曾昭信参加亚泰公司组织的集体活动右踝扭伤的情形,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一)项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故判决驳回亚泰公司的诉讼请求。亚泰公司不服,提起上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3月12日作出(2012)深中法行终字第111号行政判决书,维持了上述一审判决。2013年1月16日,曾昭信向市社保局提交了《工伤补充认定申请书》,称其扭伤引发创伤性关节炎,经申请鉴定,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于2012年11月20日作出《深圳市工伤与病情关联性确认意见》,认定“右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与2010年6月4日损伤构成小部分关联性”。亚泰公司提出复审鉴定,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于2013年1月5日作出《深圳市工伤与病情关联性确认复审意见》,认定“2010年6月4日损伤与右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构成小部分关联性”。曾昭信请求市社保局对深人社认字(福)(2011)第430507001号《深圳市工伤认定书》予以补充,认定其右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为工伤。曾昭信还提交了授权委托书、律师证、门诊病历、疾病诊断证明书、情况说明等材料。其中,深圳市福田区人民医院于2011年5月3日出具的疾病诊断证明书初步诊断曾昭信右踝陈旧性骨折、创伤性关节炎;曾昭信出具的情况说明称其于2011年申请进行创伤性关节炎(因果关系鉴定),因材料不齐等原因未完成鉴定,再次申请进行鉴定。2012年10月8日,市社保局向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深圳市工伤与病情关联性确认申请书》,关联性确认之主要内容为右踝扭伤与创伤性关节炎是否存在关联性。2012年11月20日,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深劳鉴关字(2012)336984号《深圳市工伤与病情关联性确认意见》,认定曾昭信右踝关节扭伤与2010年6月4日损伤构成关联性;右内踝陈旧性骨折与2010年6月4日损伤未构成关联性;右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与2010年6月4日损伤构成小部分关联性。2013年1月5日,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深劳鉴关复字(2012)342583号《深圳市工伤与病情关联性确认复审意见》,认定曾昭信2010年6月4日的损伤与右内踝陈旧性骨折未构成关联性;2010年6月4日的损伤与右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构成小部分关联性。2013年3月8日,市社保局分别向亚泰公司和曾昭信作出深社保伤撤(2013)4300101号和深社保伤撤(2013)4300102号《关于撤销“深人社认字(福)(2011)第430507001号工伤认定书”的决定》,称因有新证据出现,重新作出认定。2013年3月11日,市社保局作出深人社认字(福)(2013)第430802001号《深圳市工伤认定书》,认定曾昭信于2010年6月4日在大生体育园羽毛球馆因日常工作受伤,诊断为右踝扭伤、右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属工伤。亚泰公司不服,申请行政复议。深圳市人民政府于2013年6月3日作出深府复决(2013)16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市社保局的上述工伤认定。

原审法院认为,对于曾昭信于2010年6月4日在大生体育园羽毛球馆因日常工作导致右踝受伤,经诊断为1、右踝扭伤;2、右内外踝骨折(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陈旧性改变未构成关联性),其上述受伤之情形属于工伤的事实因有生效判决认定,应当予以确认。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一、曾昭信工伤补充认定申请是否超期;二、市社保局认定曾昭信的右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属工伤是否合法。关于第一个焦点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用人单位未按前款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的,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1年内,可以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曾昭信于2010年6月4日在大生体育园羽毛球馆因日常工作受伤,经诊断为1、右踝扭伤;2、右内外踝骨折(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陈旧性改变未构成关联性),受伤部位是右踝,后曾昭信针对右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与2010年6月4日损伤申请鉴定,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于2013年1月5日出具深圳市工伤与病情关联性确认复审意见。亚泰公司主张曾昭信的申请超过了一年的法定时效,市社保局不应受理。由于曾昭信在事故发生后一直针对其右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与2010年6月4日损伤进行申请鉴定,直至2013年1月5日才有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的复审意见,市社保局据此受理曾昭信的工伤补充认定申请并无不当。亚泰公司的主张属于对法律、法规的片面、机械理解,不予支持。关于第二个焦点问题。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深劳鉴关复字(2012)342583号《深圳市工伤与病情关联性确认复审意见》,认定曾昭信2010年6月4日的损伤与右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构成小部分关联性。根据生效行政判决查明的事实,市社保局据此作出深人社认字(福)(2013)第430802001号《深圳市工伤认定书》,认定曾昭信于2010年6月4日在大生体育园羽毛球馆因日常工作受伤,诊断为右踝扭伤、右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属工伤,符合法律规定,应当予以支持。亚泰公司主张曾昭信受伤的情形不属于工伤,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工会组织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但本案亚泰公司作为用人单位所提供的证据材料,不足以证明其主张。亚泰公司要求撤销市社保局所作上述工伤认定并重新作出工伤认定,其诉讼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判决驳回深圳亚泰时代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亚泰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2、判令市社保局重新认定不属于工伤;3、由市社保局承担全部诉讼费用。上诉理由:第一,曾昭信关于右踝创伤性关节炎的工伤认定申请已经超过申请时效。第二,原审判决分配举证责任错误。《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三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工会组织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的前提是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在作出工伤认定之前的调查阶段,用人单位承担的举证责任。而本案是市社保局已经作出工伤认定,亚泰公司是对工伤认定不服提起的行政诉讼,依照《行政诉讼法》的规定,依法应当由市社保局对其作出的行政行为的合法性承担举证责任。第三,亚泰公司提供了大量的事实说明曾昭信右踝扭伤、右踝创伤性关节炎不属工伤。根据曾昭信向市社保局提供的2010年6月5日在事故发生第二天在深圳市南山医院就诊的病历显示,诊断为右踝扭伤、右内外踝骨折,从未诊断曾昭信有“右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随后曾昭信请假陪家人到北方旅游以及搬家,生活如常,直到2010年12月21日,在受伤发生近半年后,才见北大医院的门诊诊断证明书诊断有“右踝创伤性关节炎”。曾昭信也没有提交任何专业的医学意见,证明是2010年6月4日的扭伤导致了“右踝创伤性关节炎”,而且,从逻辑上不能排除是其在将近半年的过程中由其自身的原因造成的;因此,市社保局将曾昭信的“右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认定为工伤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从病理上讲,创伤性关节炎是因为关节受到了创伤而出现了以关节疼痛为主要现象的疾病症状,创伤性关节炎也常被叫做外伤性关节炎,创伤史、陈旧性骨折是造成创伤性关节炎的最大原因。根据曾昭信2012年9月27日的书面说明,其本人也认定创伤性关节炎是一种引发症,是由于右踝扭伤后引发的炎症或后遗症,也就是说右踝扭伤与创伤性关节炎是属于同一病症。并且经过2011年6月7日的《工伤认定书》(深人社认字(福)(2011)第430507001号)认定“右踝扭伤”属于工伤。曾昭信的受伤已经全部经过工伤认定,市社保局重新作出工伤认定是重复认定,明显违反法律规定,依法应当重新认定。

被上诉人市社保局答辩称,一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依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当维持。曾昭信在事发后一直申请重新鉴定,直到2013年1月5日才拿到复审意见,市社保局受理其工伤补充认定申请没有不当。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的复审意见已经认定了创伤性关节性与曾昭信的工伤存在关联性。

原审第三人曾昭信陈述称,曾昭信工伤发生后已及时提出了工伤认定的申请,没有超过工伤认定的失效,市社保局作出工伤认定的申请并无不当。曾昭信引发的创伤性关节性属于工伤,已经过生效法律文书确认。

经审理,原审查明的上述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2012年11月20日出具深劳鉴关字(2012)336984号《深圳市工伤与病情关联性确认意见》,又于2013年1月5日出具深劳鉴关复字(2012)342583号《深圳市工伤与病情关联性确认复审意见》。该鉴定结果应当予以采信。曾昭信于2013年1月16日向市社保局提交申请,要求认定其右踝关节创伤性关节炎为工伤。市社保局结合此前已经法院判决确认的工伤认定事实与新的鉴定结果,作出涉案工伤认定,符合法律规定。亚泰公司关于该工伤认定申请超期的主张,本院不予采信。其上诉请求,本院予以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深圳亚泰时代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张小妮

审判员  陈 亮

审判员  王成明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二日

书记员  郑素薇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