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渔业行政确认

程华与重庆市万州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6月7日 案由:农业行政确认 渔业行政确认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 地矿行政确认 当事人:重庆市万州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重庆市万州区万俱农业开发公司 程华 案号:(2016)渝02行终138号 经办法院: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程华,男,1991年7月1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万州区。

委托代理人何虹东,重庆渝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市万州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组织机构代码00863023-4,住所地重庆市万州区江南大道2号。

法定代表人冉崇富,局长。

委托代理人谭明忠,该局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重庆市万州区万俱农业开发公司,住所地重庆市万州区。

法定代表人叶宗平,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谢树平,重庆奎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程华因工伤行政确认一案,不服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2015)万法行初字第0025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程华系重庆市万州区万俱农业开发公司(简称万俱公司)职工,居住在该公司石桥农业基地集体宿舍。该公司为职工提供免费一日三餐,早餐时间为6点至6点半,7点上班。2015年5月11日早8时许,程华驾驶渝FFXXXX摩托车搭乘同事严远彬,从石桥农业基地出发到石桥场上去购买方便面,在石桥场口与黄鸿斌驾驶的粤Bxxxx号车辆相撞,造成程华与严远彬受伤住院的交通事故。交警部门对该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黄鸿斌、程华负本次交通事故同等责任,严远彬不负事故责任。因黄鸿斌、程华不服该交通事故责任认定,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2015年7月1日作出维持上述交通事故认定的复核结论。2015年8月18日,程华向重庆市万州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简称区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该局2015年9月3日向万俱公司发出举证通知书,后万俱公司向区人社局提交情况说明及其他相关证据材料。经审核,区人社局查明程华2015年5月11日8时许驾驶摩托车搭乘严远彬到石桥场上购买方便面,在石桥场口与黄鸿斌驾驶的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致程华受伤的事实,认为程华因此次交通事故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十五条之规定,于2015年11月2日作出万州人社伤(2015)771号决定,决定不予认定为工伤。程华不服起诉至法院,请求撤销区人社局万州人社伤(2015)77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规定,区人社局认定程华因交通事故所受伤害是否属于工伤系其法定职责。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职工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应认定为工伤。本案中,程华的日常工作场所在石桥农业基地园区内,2015年5月11日早8时许驾驶摩托车搭乘同事到石桥场上购买方便面发生交通事故时并不是因工作原因,故其所受伤害不符合该条规定的情形,不应认定为工伤。

对于程华提出即使是去买方便面,也是因生理需要,与工作相关联,发生交通事故所受伤害仍应认定为工伤。本案中万俱公司给职工提供免费一日三餐,而程华去购买方便面的时间属上班时间,上班时间应从事与其工作相关的事情,程华驾驶摩托车搭乘同事去从事与工作无关联的私人活动,在这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与工作不相关联,故程华诉称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区人社局对程华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判决驳回程华的诉讼请求。

程华上诉称,原审法院无证据认定其外出系为购买方便面,即使是外出买方便面,也是正常生理需要,是为更好工作,应认定为与工作有密切联系的行为,虽违反用工单位制度,但不影响工伤性质认定,故程华的行为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的应认定工伤的情形。再则,原审法院应对“上下班途中”作宽泛解读,包括因休息、吃饭等与工作紧密联系的外出、返回均属于上下班途中的范畴,本案应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应认定工伤情形。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区人社局、万俱公司未作书面答辩。

区人社局举证期限内提交,并在原审庭审中举示以下证据:1、工伤认定申请表、万俱公司基本情况、程华身份证复印件、储蓄对账单的复印件;2、万州区中医院疾病诊断证明书、出院证明书;3、律师调查程多明、严远彬、任红林的笔录;4、技术员职责书、经理职责书;5、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6、程华出具的委托书、程华提交材料的清单;7、万俱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8、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复核结论、交通事故现场图、民警对程华、严远彬的询问笔录;9、吴成英、骆平、徐步林、王伦国出具的证明;10、王德华的劳动合同、身份证复印件、录音资料;11、区人社局工作人员对吴成英、骆平的调查笔录;12、举证通知书、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送达签收表。

万俱公司原审庭审举示如下证据:1、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2、律师对叶明秀的调查笔录;3、骆平2015年12月15日出具的证明。

原审法院对区人社局举示的证据认证认为,3号证据中严远彬称外出是为买农药,与10号证据中的录音资料的内容不一致,该录音资料系万俱公司职工王德华在事发第二天到医院看望严远彬、程华时录制的对话内容,当王德华问去石桥街上干什么时,程华表示我们去买早饭。庭审结束后,程华未按要求到庭核实该录音资料。结合9号证据中吴成英出具的证明、11号证据中对吴成英的调查内容,能认定事发当天程华驾驶摩托车搭乘严远彬到石桥场上系购买方便面的事实。故对3号证据中律师调查严远彬的笔录不予采信;3号证据中律师对程多明、任红林的调查内容可以作为本案证据使用;10号证据中的劳动合同,虽程华对其真实性有异议,但从录音资料可以听出王德华与严远彬系同事关系,王德华作为万俱公司职工签有劳动合同并无不当,且程华未举示相反证据,故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其他证据与本案相关联,真实、合法,予以采信。

原审法院对万俱公司举示的证据认证认为,1号证据与本案相关联,予以采信;2、3号证据,因万俱公司在行政处理程序的举证期限未向区人社局提交,故不作为本案证据使用。

前述证据,已随卷移送本院。经审查,原审法院对上述证据的认证意见正确,本院予以确认。本院对区人社局举示的10号证据中录音资料补充认证认为,该录音资料的提供形式符合行政诉讼证据形式要求,虽原审庭审中程华代理人对该录音资料提出异议,但认为该录音反映了王德华、严远彬、程华间的对话过程,其内容与吴成英出具的证明及区人社局工作人员调查吴成英的记录内容能相互映证,可以作为本案证据使用。本院审理查明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无异。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规定,区人社局具有对重庆市万州区行政区域内企业等的职工受到伤害是否工伤作出行政确认的法定职责。

本案中,程华以自己2015年5月11日驾驶摩托车外出系为单位购买农药致交通事故伤害为由,向区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该局受理程华申请后,通过调查取证,依据吴成英出具的证明、区人社局工作人员对吴成英的调查内容、录音资料,结合区人社局工作人员对骆平的调查内容、万俱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等,查明程华2015年5月11日早8时许驾驶摩托车搭乘同事严远彬到石桥场上购买方便面,在石桥场口与他人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致程华受伤的事实。对于区人社局所采信的上述证据,能形成证据锁链,客观反映事实,故认为区人社局查明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原审法院对该事实予以采信,并无不当。而就程华称外出系为购买农药一事,虽有严远彬的证明,但严远彬与程华同为万俱公司员工,一同外出时遭遇交通事故,程华受伤是否认定为工伤的结果,与严远彬后续是否申请工伤认定、是否认定为工伤的结果有利害关系,不排除对严远彬在作证时作出有利于已方陈述的合理怀疑,故不予采信。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对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作了明确的规定,该条中第(一)、(二)、(三)项规定均强调“工作场所内”这一认定工伤的要件,本案中,程华因交通事故受到伤害的地点显不属程华工作场所,故程华所受伤害情形不符合上述认定为工伤的情形;该条第(四)项规定是对患职业病的规定,而程华所受伤害更不符合该项规定;该条第(五)项规定“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可以认定为工伤,而依据本案查明事实,程华外出是因未吃早饭而购买方便面,不属因工外出期间。虽程华辨称购买方便面吃是为了解决正常生理需要,为了更好工作,应当认定为是与工作有密切联系的行为,但该理由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中对“因工外出期间”的判定标准大相径庭,该规定中对是否是“因工外出期间”的判定标准是指职工受用人单位指派或者因工作需要在工作场所以外从事与工作职责有关的活动期间,或指职工受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或者开会期间,或指职工因工作需要的其他外出活动期间。同时,对于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就职工因工外出期间从事与工作或者受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开会无关的个人活动受到的伤害,而不予认定为工伤的,人民法院还应当支持;该条第(六)项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可以认定为工伤,但依据本案查明事实,万俱公司为程华的居住提供了石桥农业基地的集体宿舍,程华2015年5月11日早8时许驾驶摩托车从该农业基地出发到石桥场上去,不能判定为是在上下班途中。虽程华称应对“上下班途中”作宽泛解读,包括因休息、吃饭等与工作紧密联系的外出、返回均属于上下班途中的范畴,但该解读只是程华的自行解读,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关于“上下班途中”的判定标准。综上,程华受伤情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亦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的视同工伤的情形。区人社局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认为程华因此次交通事故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十五条之规定,以万州人社伤(2015)771号作出不予认定为工伤的决定,其适用法规正确。原审法院予以支持,并无不当。

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上诉人程华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六条、第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程华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陈克梅

审 判 员  程鸿声

代理审判员  吴 丹

二〇一六年六月七日

书 记 员  谭宁波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项第八十六条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五条第十四条第五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