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教育行政强制

王从海诉云南省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不服强制扣留决定一案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1月11日 案由:新闻出版行政强制 教育行政强制 文化行政强制 道路行政强制 公路行政强制 当事人: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 王从海 案号:(2014)元行初字第21号 经办法院:云南省元谋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王从海,男,汉族,1968年12月5日出生,小学文化,居民,住姚安县。

被告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

法定代表人周发廷,职务:大队长。

组织机构代码:43192549—4。

地址:姚安县栋川镇宝成路6号。

委托代理人:朱昌富,云南迎宾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为特别授权代理。

诉讼记录

原告王从海诉被告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不服强制扣留决定一案,原告于2014年9月15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开庭传票,并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王从海,被告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的法定代表人周发廷及委托代理人朱昌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我于2014年7月,购买了一辆正三轮载货摩托车。2014年7月14日取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机动车行驶证》,号牌号码:云EED766,我无三轮摩托车驾驶证。2014年7月30日9时20分,我从姚安地角家中驾驶云EED766号正三轮载货摩托车沿姚苴线到官屯亲戚家,当行至姚苴线8公里400米路段时,遇被告查验交通行为,我被查为无证驾驶。2014年8月7日,被告对我做出姚公交决字(2014)第×××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罚款500元的同时,又再做出编号:532325360000057《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扣留我×××机动车驾驶证。对此,我完全不服,更不接受。

我认为:第一、我在2014年7月30日9时20分被被告查验交通行为时,我并没有用二轮摩托车驾驶证冒充三轮摩托车驾驶证欺骗被告,而只是承认无证。第二、2014年8月7日,我在接受被告交通行为违法处罚无证驾驶时,被告又同时对我采取“扣留机动车驾驶证”,记分十二分的强制措施。这样,被告实际上是吊销我的准驾车型E驾驶证。第三、被告对我做出的编号:532325360000057扣留机动车驾驶证、记分十二分的行政强制措施是:1、主要证据不足;2、适用法律错误;3、违反法定程序;4、滥用职权。第四、我2014年7月30日9时20分的交通违法行为是无证驾驶正三轮载货摩托车,与我所合法取得的准驾车型:×××号机动车驾驶证毫无关联。实属混淆是非、不讲事实、颠倒黑白、滥用职权。

综上所述,我对于被告的违法行政行为,只有向法院主张权利,寻求公正。请求法院支持我的如下诉求: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受理本案;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1、2、3、5的规定,判决撤销被告2014年8月7日作出编号:532325360000057《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即扣留机动车驾驶证,准驾车型E,机动车驾驶证号码:×××,机动车驾驶证档案编号:532300299853的行政行为;三、归还我依法取得的准驾车型×××号码机动车驾驶证;四、本案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辩称:

一、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是依法定职权行使道路交通管理职能的合法机构,所作出的行政强制措施行为主体合法。

二、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依法作出的扣留王从海机动车驾驶证的行政强制措施,有充分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符合法律、法规的具体规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并不存在原告所诉称的“吊销其准驾车型E驾驶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法规错误”,“违反法定程序”,“滥用职权"的行为。

综上所述,被告认为:其针对本案原告所作出的编号为532325360000057《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所依据的法律法规正确,并不存在任何违法行为,请法院判决予以维持。

被告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为了证明其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材料:

一、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诉讼主体的证明文件:1、姚安县公安局交通察大队组织机构代码证;2、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3、法定代表人身份证;

二、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行政强制措施所依据的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1、《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2、《云南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3、《公安部关于农村公安派出所参与道路交通安全工作的通知》;4、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令第123号《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欲证明内容:姚安县交警大队作出的编号为532325360000057《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主体资格合法,所依据的法律法规正确,符合相关的法律程序。

三、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所作出的编号为532325360000057《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的事实依据:1、姚安县交通警察大队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2、查获经过;3、执法警察倪应龙、李文警察证复印件;4、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公安受案登记表;5、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公安交通管理执法审批表;6、驾驶员信息查询结果单;7、机动车信息查询结果单;8、王从海自书保证书;9、王从海身份证复印件;lO、王从海驾驶证复印件;11、王从海行驶证复印件;12、地角村委会证明;13、王从海残疾证复印件,14、王从海救助证复印件;15、姚安县交通警察大队公安行政处罚告知笔录;16、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公安交通管理执法审批表;17、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处罚决定书;18、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公安交通管理执法审批表; 19、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20、执法警察警察证曹彩江、戴志凡、丁晓海警察证复印件;21、姚安县公安局交通察大队返还物品凭证;以上证据材料欲证明姚安县公安局交通察大队对王从海的交通违法行为进行处罚有充分的事实依据,处罚程序合法。

经质证,原告对所有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予以认可。

原告在未向本院提交任何证据材料。

本院认为,被告提交的证据材料,客观、真实、合法,能够客观反映出其做出具体行政行为的经过,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根据上述有效证据认定本案以下事实: 2014年7月30日9时20分,被告在姚安姚苴线K8+400M处现场查获原告驾驶云EED766号正三轮载货摩托车。在查验过程中,原告不能出示其机动车驾驶证,因原告驾驶机动车未随身携带驾驶证,民警现场开具了《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依法扣留了原告所驾驶的云EED766号正三轮载货摩托车,并告知原告15日内持相关证件到姚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接受处理。经过被告调查核实,原告实际持有E类机动车驾驶证,证号为×××。被告于2014年8月7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和《云南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八十七条第(十一)项的规定,对王从海的交通违法行为作出了500元罚款的处罚。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令第123号《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附件2的规定,对原告一次记12分,并做出《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扣留了原告的×××号机动车驾驶证。

庭审中,本案当事人围绕本案的争议焦点:原告无证驾驶三轮摩托车,是否应该扣留两轮摩托车驾驶证。被告认为其2014年8月7日作出编号:532325360000057《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即扣留机动车驾驶证的行政行为主体资格合法、事实清楚、程序合法,所依据的法律法规正确,应该予以维持。原告认为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法规错误,违反法定程序,滥用职权,应当予以撤销。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明知自己只有E类驾驶证,而驾驶正三轮载货摩托车的行为违反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被告对其作出扣留其×××号机动车驾驶证的具体行政行为,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准确。原告请求法院判决撤销被告于2014年8月7日作出编号:532325360000057《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即扣留机动车驾驶证,归还其依法取得的准驾车型E,编号为×××机动车驾驶证,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维持被告于2014年8月7日作出的编号:532325360000057《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王从海承担。(限判决生效后10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楚雄彝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余兆林

审 判 员  杨绍昆

人民陪审员  曹旭灿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周李娥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