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外资管理行政给付

原告某县凯诺曼都商务宾馆与被告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1月18日 案由:内贸外贸行政给付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外资管理行政给付 当事人:某县凯诺曼都商务宾馆 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案号:(2014)榆行初字第00023号 经办法院: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某县凯诺曼都商务宾馆。

被告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第三人王某某,女,汉族,农民。

诉讼记录

原告某县凯诺曼都商务宾馆不服被告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一案,于2014年8月27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4年9月11日受理后,于2014年9月29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0月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某县凯诺曼都商务宾馆负责人倪某某的委托代理人杨某某,被告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法定代表人苏某某的委托代理人艾某某,第三人王某某的委托代理人王某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4年6月10日作出榆人社伤险认决字(2014)722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该决定认定,王某某于2014年5月16日提出的王某某工伤认定申请,本机关已依法于2014年5月16日受理。经调查核实:2013年10月9日,该职工王某某是房间清洁工,在打扫卫生时不慎滑倒受伤。随即送往某县高新医院诊断为:尾骨骨折。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的规定,对王某某于2013年10月9日受到尾骨伤害的工伤认定申请,所作的认定决定为王某某属于工伤。

被告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有:

第一组:1、工伤认定申请表复印件一份; 2、王某某身份证复印件一份; 3、某县高新医院诊断证明书复印件一份; 4、某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4年4月10日作出神劳仲案(2014)022号裁决书复印件一份; 5、某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书送达回证复印件一份。

该组证据用于证明:1、第三人王某某受伤害的事实;2、原告与第三人具有劳动关系;3、被告受理工伤认定程序合法。

第二组: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及送达邮寄手续复印件各一份,用于证明被告作出王某某的工伤认定程序合法。

原告诉称:2014年7月18日,原告收到被告邮寄送达的榆人社伤险认决字(2014)722号工伤认定书,该认定书认定王某某于2013年10月9日是房间清洁工,在打扫卫生时不慎滑倒受伤,随即送往某县高新医院诊断为“尾骨骨折”,并认定为工伤。原告认为被告作出该认定书,缺乏事实依据,且程序违法,故依法向贵院提起诉讼,理由如下:一、第三人在原告处从事清洁工工作时即2013年10月9日那天根本没有向原告申报其在打扫卫生时受伤的任何事实,直到几天后第三人才来原告处说明其在两天前打扫卫生时不慎滑倒,而且从第三人当时的陈述及第三人在医院的诊断证明可以说明第三人在受伤后的第二天才去的医院,故第三人是否系在两天前打扫卫生受伤,现只有第三人的单方陈述,无其他证据予以辅证。而被告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认定第三人在2013年10月9日受伤后随即就被送往医院,这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因此,第三人的伤害是否是在工作期间所致现根本不能认定,被告作出的认定书调查事实严重不清。二、原告认为既然要认定为工伤,必须有伤者在工作时间内受伤的相应证据予以支持。而本案中作为工伤认定的职能部门即被告在受理申请后,应该向用人单位调查,了解情况。可是,原告在收到工伤认定书之前,没有收到被告的任何调查函件,被告也没有从实事求是的角度与原告进行过任何的书面及口头调查,单凭第三人的单方陈述作出认定,这在程序上也明显违反了法律规定。综上理由,原告认为被告对于第三人王某某于2013年10月9日因工作受伤的工伤认定没有事实依据,且程序违法,故诉至贵院,请求:一、依法撤销被告于2014年6月10日做出的榆人社伤险认决字(2014)722号工伤认定书;二、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告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被告辩称:一、工伤认定程序合法。被告于2014年5月16日受理了王某某工伤认定申请,申请人向被告提供了本人身份证、某县高新医院诊断证明书以及与原告的劳动关系裁决书,我局于5月17日向原告送达了举证通知书,并于6月10日做出了(2014)722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二、认定的事实和理由。根据王某某申请材料,其于2013年10月9日在原告的宾馆楼上打扫卫生时,不慎滑倒受伤,去某县高新医院治疗被诊断为尾骨骨折。按照工伤认定程序,被告于2014年5月17日向原告送达了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2014)40号,在举证期限内,原告并未向被告提供举证材料。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而被告向原告依法送达举证的法律文书后,原告放弃举证的权利。三、适用法律正确。综上所述,足以说明被告作出的榆人社伤险认决字(2014)722号工伤认定决定书,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依法予以维持,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述称:一、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合法,请求依法予以维持。二、第三人受伤害原因及经过。2013年10月9日发生事故当天,第三人家里来亲戚向宾馆经理请假,经理让第三人打扫完回去。第三人打扫卫生至下午快下班时不慎滑倒受伤,当天第三人回家由孩子带去某县高新医院看病,初步诊断为尾骨骨折,当时没有住院。第三人之夫在外面打工于10月12日回来后,找到原告宾馆,原告宾馆经理郭某某带上第三人到个人诊所马某某处去看病,在该诊所治疗了约半个月,花医疗费500元。第三人要求宾馆支付该费用,但宾馆不予支付,第三人向宾馆郭经理借了500元钱。之后在县医院拍过几次片子,医生说不需要住院治疗。后由于家中无人照顾第三人,第三人在原告宾馆住了半个月。

第三人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下证据作如下确认:被告提供两组证据,第三人均表示无异议。原告对第一组证据1、2、4,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3,真实性有异议,并对第一组证据证明目的均有异议;认为原告与第三人存在劳动关系是事实,但不能证明第三人在原告宾馆受伤事实、受伤时间及被告受理工伤认定合法的事实。对第二组证据,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有异议,认为原告没有收到举证通知书,张某某并非原告宾馆员工。经合议庭评议认为,被告提供第一组证据客观真实,来源合法,能够证明第三人王某某受伤的事实,以及第三人与原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事实;同时能够证明第三人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时所提供材料符合工伤认定的受理条件,被告受理工伤认定申请程序合法的事实,依法予以采信。被告提供第二组证据,因不能证明收件人与原告的关系,是否系原告宾馆工作人员,即不能证明被告作出王某某的工伤认定决定程序合法的事实,故依法不予作为被告所要证明其作出决定程序合法事实的证据采信。

上述证据,已经庭审质证存卷备查。

经审理查明:2013年5月13日,第三人进入原告宾馆从事打扫卫生清洁工作,双方之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第三人称其于2013年10月5日受伤,10月9日去某县高新医院检查,诊断为尾骨骨折。2014年5月16日,第三人向被告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被告于2014年6月10日作出榆人社伤险认决字(2014)722号工伤认定决定书,该决定认定,王某某于2014年5月16日提出的王某某工伤认定申请,被告已依法于2014年5月16日受理。经调查核实:2013年10月9日,该职工王某某是房间清洁工,在打扫卫生时不慎滑倒受伤。随即送往某县高新医院诊断为:尾骨骨折。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应当认定为工伤的规定,对王某某于2013年10月9日受到尾骨伤害的工伤认定申请,所作的认定决定为王某某属于工伤。原告不服被告作出的该工伤认定决定,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提出前述诉讼请求。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作为本行政区域内的劳动社会保障行政部门,对在本辖区内所受伤害人员或其所属单位,及其亲属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负有审查和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定职责。本案中,原告与第三人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及第三人受伤均系事实。但是,对于第三人是否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受伤,现只有第三人陈述,无其它相应证据予以佐证。而且,被告在工伤认定决定中认定第三人于2013年10月9日受伤,第三人在庭审中陈述其于2013年10月5日受伤,10月9日去医院进行的检查,后又称于10月9日受伤,所称受伤时间前后矛盾。故被告依据该事实作出决定认定第三人受伤属工伤,显然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亦不当。且无充分证据证明被告在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之前向原告送达了举证通知书,应属程序违法。据此,原告诉讼理由成立,本院依法予以支持,被告所作该具体行政行为依法予以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2、3目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撤销被告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4年6月10日作出的榆人社伤险认决字(2014)722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案件受理费五十元,由被告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陕西省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钟改琴

代理审判员  燕玉梅

人民陪审员  纪凤建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张 晔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一目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三目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二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