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电力行政确认

徐州盈通电力燃料有限公司与徐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行政确认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7月18日 案由:内贸外贸行政确认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 地矿行政确认 能源行政确认 电力行政确认 当事人:徐州盈通电力燃料有限公司 徐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案号:(2014)云行初字第0069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徐州盈通电力燃料有限公司,地址在徐州经济开发区康丽小区3号楼二层201室。

法定代表人崔传义,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盛广大,江苏捷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徐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地址在徐州市新城区元和路1号。

法定代表人孟铁林,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冬梅。

委托代理人鲁方。

第三人张世荣。

委托代理人曹爱敏。

诉讼记录

原告徐州盈通电力燃料有限公司诉被告徐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行政确认一案,本院受理后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因张世荣与本案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7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徐州盈通电力燃料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盛广大,被告徐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委托代理人李冬梅、鲁方,第三人张世荣及其委托代理人曹爱敏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于2013年7月8日作出徐人社工认字(2013)第797号工伤认定决定,认定张世荣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认定为工伤。

被告向本院提交了工伤认定卷宗,包含以下材料: 1、张世荣在工伤认定程序中向被告提交的材料,包括:

⑴工伤认定申请表、身份证、护照、本人自述,称其是徐州盈通电力燃料有限公司员工,受单位委派与王某等11人到伊朗工作。2012年8月22日,其在工作中被挤伤右手,后又在转院治疗途中遭遇车祸受伤,请求认定为工伤。

⑵证人王某、刘某的书面证言,证明其和张世荣等11人被徐州盈通电力燃料有限公司委派到伊朗工作的事实以及张世荣受伤经过。

⑶伊朗天堂矿业集团出具的证明,证明张世荣的受伤经过。

⑷徐州盈通电力燃料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

⑸承保通知书及被保险人清单,证明徐州盈通电力燃料有限公司为张世荣、王某、刘某等11人购买了境内外意外伤害保险,保险期间为1年,自2012年7月19日零时起。

⑹参保证明:张世荣未参加工伤保险。

⑺病历等医疗资料,证明受伤情况。 2、《工伤认定申请受理决定书》。 3、《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及送达回证。 4、徐人社工认字(2013)第797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及送达回证。

原告诉称:1、原告没有招用张世荣到伊朗工作,实际招用单位是天堂矿业集团私营有限公司,该公司只是用原告公司的名义为张世荣等人购买了人身意外险。张世荣的工资、医疗费及出国、回国的费用均是由该公司支付的,原告公司与张世荣之间不存在任何的劳动或雇佣关系。2、张世荣到伊朗从事煤矿开采管理工作时已是徐州矿务局夏桥矿的退休职工,依据我国法律规定,用人单位与其招用的已经依法享受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人员之间不再属于劳动关系,不受劳动法的保护,受到事故伤害时不按工伤标准进行赔偿,双方之间形成的是劳务关系,因此,对张世荣的受伤不能认定为工伤。3、张世荣的受伤不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上造成的。张世荣在伊朗从事的是煤矿开采管理工作,2012年8月22日,公司未安排他去卸载发电机,是他主动过去帮忙。当从汽车上卸载发电机时,现场指挥伊朗人大声劝阻他,他却不走开,导致右手被倾倒的挤伤。因此张世荣的行为超出了自己的工作范围和职责,不应认定为工伤。4、张世荣受伤后在送往医院救治的途中发生了交通事故,其再次受伤,该次受伤也不属于工伤。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相关规定,只有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的才能认定为工伤,而本次事故发生在去医院的途中,故不符合法律规定,不能认定为工伤。综上,原告请求法院撤销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

原告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 1、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 2、徐人社工认字(2013)第797《工伤认定决定书》。 3、徐行复(2013)第11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 4、2012年12月20日天堂矿业集团私营有限责任公司的《企业境外投资证书》

被告辩称,张世荣是在单位主动帮助卸载发电机时受到的事故伤害,是从事单位生产经营活动,是为了单位利益。其在转院时受到交通事故伤害与工作中受到的事故伤害有直接关系,两者都应当认定为工伤。在工伤认定程序中,原告没有提交举证材料,被告根据伤者提供的证据依法作出工伤认定结论,符合法律规定,请求法院予以维持。

第三人张世荣认为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合法。

经庭审质证,本院认为,被告所举证据即工伤认定卷宗材料以及原告所举第1-3号证据,具有客观真实性,能够证明本案相关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关于原告所举第4号证据,原告在工伤认定程序中并没有向被告提供该证据,且该证据并不足以否认原告委派张世荣到伊朗工作的事实,故该证据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确认。

本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8月22日12时40分左右(伊朗当地时间),张世荣在伊朗塔巴斯煤矿从汽车上向下卸载修好的柴油发电机时,被倾倒的发电机挤伤右手。同日在伊朗当地医院救治,因伤情严重在转院治疗途中发生交通事故再次受伤,后继续在伊朗住院治疗。同年9月19日入住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被诊断为左侧胸腔积液伴左肺膨胀不全,左侧3-6、8-10肋骨骨折,右手第2、3指骨截指术后感染,骨盆骨折。 2013年4月24日,张世荣向被告徐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并提交了相关材料。其提交的材料可以初步证明其与原告徐州盈通电力燃料有限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受单位委派到伊朗塔巴斯煤矿从事工作以及因工作原因受伤的事实。被告受理后向原告送达了《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原告在规定期限内未向被告提交任何举证材料。被告经审查后于2013年7月8日作出徐人社工认字(2013)第797号工伤认定决定,认定张世荣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认定为工伤。原告对此表示不服,经徐州市人民政府复议维持后,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的规定,被告具有辖区内工伤认定的法定职权,其作出的涉案工伤认定履行了受理、告知举证、审核、决定等程序,符合工伤认定的程序规定。

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的精神可以看出,认定为工伤的核心要素是职工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本案第三人张世荣在工伤认定程序中向被告提交的材料可以初步证明其与原告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及因工作原因受伤的事实。据此,伤者已完成初步举证责任,其工伤认定申请符合受理条件,被告予以受理是正确的。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被告在受理张世荣的申请后,依法向原告送达了举证通知书,若原告对工伤事实有异议,应当在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提供证据予以抗辩。然而,原告未能提供任何证据予以抗辩,理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在此情况下,被告根据张世荣提交的材料,认定其受伤属于工伤并无不当。

原告在诉讼中否认其委派张世荣到伊朗工作的事实,但原告并不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故本院不予采信。关于原告提出张世荣是徐州矿务局夏桥矿退休职工的主张,原告亦无证据加以证明,且根据查明的事实,张世荣受伤时尚未达到我国职工法定退休年龄,故原告的此项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张世荣受伤是否是因工作原因的问题,本院认为,工作原因并不是严格限定在约定的工作范围内,其他为用人单位的利益所付出的劳动都应该被认定是工作,由此所遭受的伤害可以被认定系工作原因所造成。至于受伤后在救治过程中遭遇车祸受伤,与其在工作中受伤具有直接关系,将其认定为工伤符合工伤认定的立法本意。

综上,原告主张撤销工伤认定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徐州盈通电力燃料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徐州盈通电力燃料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郑纪峰

审 判 员  赵 丽

人民陪审员  苟长国

二〇一四年七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曹美婵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工伤保险条例》

第五条第十九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