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水利行政强制

原告陈晓光与被告威海市水利局水利行政强制纠纷案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2年8月2日 案由:水利行政强制 当事人:威海市水利局 陈晓光 案号:(2012)威环行初字第2号 经办法院:威海市环翠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陈晓光。

委托代理人王蕾蕾。

被告威海市水利局。

法定代表人徐承峰。

委托代理人梁新波。

委托代理人邵亮。

诉讼记录

原告陈晓光诉被告威海市水利局水利行政强制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晓光及其委托代理人王蕾蕾,被告委托代理人邵亮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于2011年10月28日作出威水封扣字(2011)第17号查封(扣押)决定书,扣押了原告的鲁******斯太尔车一辆。被告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法律依据: 1、被告实施行政查处的工作人员执法证件两张,证明执法人员具备执法资格。 2、2011年11月1日对砂场场主何经广和原告陈晓光作出的水事调查笔录两份,证实被查处的砂场进行的采砂行为属于非法采砂,原告在非法采砂现场实施运砂行为。 3、现场勘验笔录及平面视图一份,证明非法采砂现场的位置和开采区域。 4、查封(扣押)决定书一份,证明被告按照程序和法律规定扣押工程车后向原告工程车驾驶员王龙江下发的查封(扣押)决定书,原告驾驶员签字确认。 5、照片一宗,证明非法采砂现场查处的工程车及被告已在河道管理范围内告知“严禁非法采砂”。

法律依据:《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全省河道采砂专项整治行动方案的通知》、《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汛期全省禁止河道采砂活动的通知》、《威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督办通知》、《威海市人民政府专题会议纪要》、《山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办法》第四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七条。

原告诉称,2011年10月28日,被告在文登市黄垒河小观镇榆树底村将原告自有的鲁******号货运车予以扣押,并出具威水封(扣)字(2011)第17号查封(扣押)决定书。被告的上述行为无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多次向被告陈述理由并申请返还车辆以减少损失,被告仍未予更正。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请求依法确认被告扣押原告鲁******车辆的行政行为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50000元。原告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 1、被告作出的威水封(扣)(2011)第17号查封(扣押)决定书,证实被告作出扣押决定书时,并没有注明单位的名称,也没有执法人员的签名,被告扣押行为违法。 2、机动车登记证书一份,证明被扣押车辆鲁******车系原告所有,其使用性质为货运。 3、证人刘洪海的证言,证明2011年10月27日原告到小观镇榆树底村西河沙滩是买砂后进行的往外运砂行为。证人宋盛军的证言,证实2011年10月左右,原告购买两辆车后主要用于买砂、跑运输拉砂。 4、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铁岭市分公司于2011年7月18日出具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一份,证明本案被扣押的车辆自2011年7月24日至2012年7月23日强险保费为4480元,车船使用费为1200元。

被告辩称,被告实施的查封(扣押)工程车的行为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1、被告作出的查封(扣押)决定事实清楚。为了贯彻执行山东省政府办公厅和威海市市政府关于治理河道非法采砂行为的决定,2011年8月,被告与公安局针对非法采砂行为实施了联合专项整治行动。2011年10月28日,被告与公安局组成的联合执法工作组在文登黄垒河小观镇许家村入海口处,查处到何经广砂场正在实施采砂行为,现场查处到用于采砂的砂船、铲车和工程车。对砂场场主何经广和工程车车主陈晓光做了调查笔录。根据《山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办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在河道、湖泊等管理范围内从事采砂等活动的,应当向有管辖权的水利行政主管部门申请领取河道采砂许可证。被告认为对于上述第二十八条规定的“从事采砂活动”,不应当仅作利用采砂船从河道中采砂的狭义理解,而应当作包括用铲车铲砂和用工程车运砂的广义理解。原告的工程车在法律规定的河道管理范围内从事运砂活动,应当了解砂场是否取得许可,属于合法或者非法采砂;而且在河道周围立有“严禁非法采砂”的标志。通过笔录和现场调查,该砂场没有取得采砂许可,工程车实施了运砂行为,属于“从事采砂活动”。因此,被告认定原告陈晓光实施的行为属于非法采砂,根据《山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办法》第三十七条关于“未取得河道采砂许可证采砂的,危害防洪安全、公共安全、破坏环境资源的,可以查封、扣押专用于采砂的机具”的规定,威海市水利局执法人员开据《威海市水利局查封(扣押)决定书》,扣押了原告从事非法采砂的工程车。2、被告作出的查封(扣押)决定程序合法。根据《山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办法》第四条的规定,被告负责本行政区域内水资源的统一管理和监督工作。在本次执法过程中,执法人员出示了相关证件,在实施扣押后,向原告当场交付查封(扣押)决定书。综上,被告所实施的行政行为证据充分、程序合法有效,没有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提出以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原告司机王龙江否认在处罚当时见到被告工作人员出具执法证件,该两份执法证件无法证实系当时的执法人员。原告对被告提供证据2、3、4、5有异议。对被告提供的证据2被告对砂场场主何经广的水事调查笔录真实性不予认可。对证据2中原告的水事调查笔录,认为该调查笔录字迹颜色不连贯,笔录中被告问话内容系后续添加,被告当时以处罚或扣押是针对何经广,与原告无关为由要求原告签字。对证据3现场勘验笔录及平面视图的质证意见为勘验笔录中除原告签字外,其他内容系被告后期填写,原告无法确认平面视图与砂场状况一致,且平面图中无勘验人员的签字。对证据4查封(扣押)决定书,认为该决定书与被告交给原告的决定书内容不一致。对证据5,原告认为照片中未记载拍摄时间,也无法看出原告的车里是否有砂,无法证实原告拉砂的行为。

被告对原告质证意见的反驳意见为:1、原告所述与事实不符,对于证据1被告执法证件,通过笔录中所签字人与提交证件人员一致,能证明当时是执法证件人员在执法。2、调查笔录中有原告本人的签字,且被告提出的问题与原告回答内容相符。笔录与被告提交的现场照片相互印证能够证实原告在实施运砂的行为。被告否认曾对原告讲过被告所讲处罚或扣押是针对何经广,与原告无关,只要求原告签字的事实。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提出以下质证意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2没有异议。对证据1的证明内容和证据3中证人1的证言内容有异议。被告认为,证据1查封(扣押)决定书中记录了所查封扣押涉案车辆的名称、车牌号,有原告驾驶员的签字,能够证实原告的工程车在非法采砂现场。对证据3认为,证人刘洪海与原告系朋友关系,在法律上属利害关系人,且其陈述事实不能否认原告从事非法运砂的行为。对证据4的内容有异议,认为该证据中被保险人与原告并非同一人,且强制保险及车船使用费是原告自身应当承担的费用,不能因为第三方行为可以减免,也不属于法定可以主张的损失范围,被告不应当对此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对被告的质证意见的反驳意见为:证人宋胜军的陈述只能证实当时其让原告介绍买砂,无法证实原告非法拉砂。对证据4的反驳意见为,原告购买他人车辆,需以出卖人名义购买保险后,才能将车辆交付给原告。被告的违法扣押行为导致原告车辆9个月未能正常营运,期间产生的保费损失理应由被告承担。

庭审中,原告主张被告处罚程序违法,被告于2011年10月28日查封(扣押)原告车辆并下发决定书,但是被告于2011年11月1日才对相关人员进行调查,未按法定程序在调查之前即对原告处罚属于程序违法。另外,卷宗材料中何经广笔录证实其对外卖砂,其砂场的采砂工具只有一辆铲车和两艘采砂船,原告车辆并非被告认定的专用采砂工具。原告在何经广买砂时并不清楚何经广系非法采砂。被告长时间扣押原告车辆,超过了行政强制法规定的30天期限,给原告造成了巨大损失,被告的行政强制行为违法。被告辩称,2011年10月28日被告查处非法采砂行为时,原告只有驾驶员在场,因此事后才对原告做了调查笔录。另外,原告在何经广砂场从事非法采砂应当了解砂场是否合法,否则应当承担法律后果。行政强制法是2012年1月1日起实施,本案扣押行为发生在2011年,根据法律不溯及既往的原则,不能要求被告执行未生效的法律规定。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申请对被扣押车辆鲁******号货车自2011年10月28日起扣押停放期间的损失进行评估鉴定。本院依法委托威海市价格认证中心进行鉴定,威海市价格认证中心于2012年6月18日出具《山东省涉案物品价格鉴定(认证)结论书》(以下简称鉴定结论书),结论为鲁******自卸货车在鉴定基准日2012年6月18日鉴定的车辆直接损失为4200元。原告对该鉴定结论质证后认为,鉴定结论中更换防冻液的价格过低,包括轮胎、发动机老化等的直接损失未予考虑。原告车辆在停放期间造成的营运损失亦属于原告的直接损失,鉴定结论中未体现。被告对该鉴定结论质证后认为,对该结论的真实性无异议,原告对于该鉴定结论提出的异议,被告不予认可。被告作出的行政行为程序合法、证据充分,不应当对原告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原、被告的质证辩论意见,本院对证据作以下确认:被告提交的证据1系被告执法人员的证件,被告提交的证据5,客观地反映了被告作出扣押行为时扣押车辆情况和采砂现场的位置、开采区域,符合行政诉讼证据的特征,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提交的证据2、3系扣押行为之后形成的,不能作为证明扣押行为合法的证据。被告提供的证据4和原告提供的证据1均是被告下发的查封(扣押)决定书,但两份决定书的内容存在不一致之处,两份决定书当事人处均是原告司机签名。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2及证据3中证人宋胜军的陈述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提交的证据3中证人刘洪海的陈述只能证明2011年10月27日其陪同陈晓光到采砂现场的情况,无法证实2011年10月28日当天的具体情况,该证据与本案事实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定。对于鉴定结论书,由于威海市价格认证中心及鉴定人均具有相应的鉴定资格,鉴定程序合法,鉴定结论依据充分,其作出的鉴定结论依法应当确认为有效证据,故对该鉴定结论的证据效力本院予以确认。

根据以上确认的有效证据及当事人的当庭陈述,本院依法确认以下事实:2011年10月28日,被告与威海市公安局组成的联合执法工作组,在未取得河道采砂许可证的文登黄垒河小观镇许家村入海口处河道,发现原告司机王龙江驾驶原告鲁******号斯太尔车往外运砂,被告扣押了原告鲁******号斯太尔车,作出了威水封(扣)字(2011)第17号查封(扣押)决定书。原告司机王龙江在该决定书当事人签名栏处签名,但该决定书首部未载明当事人姓名,尾部未载明作出决定书的时间,执法人员未在决定书执法人员签名栏处签名。被告向法院提供的水事现场勘验笔录和对陈晓光、砂场场主何经广作出的水事违法案件调查笔录均系扣押行为发生后于2011年11月1日形成的。被告庭审时提交的被告留存的查封(扣押)决定书首部载明当事人姓名和尾部当事人签名均为“王龙江”。2012年1月31日,原告诉至本院,要求依法确认被告威海市水利局扣押原告鲁******车辆行为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50000元。2012年4月24日,原告向本院提出鉴定申请,申请对被扣押车辆停放期间的损失予以评估,本院依法委托威海市价格认证中心进行鉴定。威海市价格认证中心于2012年6月18日作出鉴定结论书,鉴定鲁******货车在停放期间的直接损失为4200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作为人民政府水利行政主管部门,依法有权对本行政区域水资源进行统一管理和监督,对违法采砂行为进行处理。根据《山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办法》相关规定,未取得河道采砂许可证采砂的,对危害防洪安全、公共安全、破坏环境资源的,水行政主管部门可以查封、扣押专用于采砂的机具。(一)被告作出的扣押行为程序违法。首先,原告司机王龙江驾驶工程车从砂场向外运砂,其工程车属于采砂机具。原告在未取得河道采砂许可证的河道内实施的运砂行为,危害了防洪安全、公共安全,破坏了环境资源,被告有权对原告车辆进行查封扣押。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被告不能以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后自行收集的证据作为证明其行政行为合法的依据。本案中,被告作出的水事现场勘验笔录和对陈晓光、砂场场主何经广作出的水事违法案件调查笔录均系扣押行为发生后于2011年11月1日形成的,违反了行政程序的“先取证、后裁决”原则,存在程序违法。其次,被告作出的查封(扣押)决定书中当事人处是原告司机签名,不能认定该决定书是对原告作出的。被告扣押原告车辆未对原告作出扣押决定书即扣押其车辆,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属于程序违法。综上,被告实施的扣押车辆行为有法律依据,但在对车辆实施扣押行为的行政强制过程中,违反相关程序性规定,因此,原告要求确认被告扣押原告鲁******车辆违法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二)被告超期扣押原告车辆行为违法。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则是我国的基本法律原则之一,该原则适用上采取的是从旧兼从轻原则,即新法原则上不溯及既往,但新法对保护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更为有利,对相对人处罚较轻时,适用新法。本案中被告扣押行为发生在2011年10月28日,扣押行为发生之时,对于查封扣押的期限法律并无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于2012年1月1日实施,其第二十五条规定:查封、扣押的期限不得超过三十日;情况复杂的,经行政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延长,但是延长期限不得超过三十日。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按照行政强制法的规定,根据从旧兼从轻的原则,本案中被告的扣押行为超过了法定期限,属于超期扣押,超期扣押行为违法。(三)被告应当赔偿原告的损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条、第四条第(二)项之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违法对财产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行政强制措施或者实施其他违法行为,侵犯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财产权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之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法行使职权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财产权造成损害的,应按照直接损失给予赔偿。本案中,被告查封扣押行为违法,应当解除扣押。对于扣押行为给原告造成的直接损失,被告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对于扣押行为给原告造成的其他损失包括车船使用费、强险保费及利润损失,被告不予赔偿。根据威海市价格认证中心作出的的山东省涉案物品价格鉴定(认证)结论书,确定被告因超期扣押原告车辆赔偿原告直接损失4200元。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确认被告威海市水利局扣押原告鲁******车辆行为违法;

二、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解除扣押并将扣押车辆返还原告。

三、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日赔偿原告直接损失4200元。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负担。鉴定费500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王金芳

审 判 员  李 林

人民陪审员  王本聪

二〇一二年八月二日

书 记 员  邹艳茹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第五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

第二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

第三十六条第二条第四条第(二)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