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民政行政给付

赵沛玉与文成县民政局一审行政判决书(1)

结案日期:2013年1月18日 案由:民政行政给付 当事人:赵沛玉 文成县民政局 案号:(2013)温文行初字第1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文成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赵沛玉。

委托代理人赵旭峰。

被告文成县民政局。

法定代表人蒋东海。

委托代理人洪汝锦。

委托代理人毛海斌。

诉讼记录

原告赵沛玉要求被告文成县民政局履行发放抚恤金法定职责一案,原告赵沛玉于2012年7月5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次日受理后,于同月9日向被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7月3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赵沛玉及其委托代理人赵旭峰、被告文成县民政局法定代表人蒋东海的委托代理人洪汝锦、毛海斌到庭参加诉讼。2012年8月27日,本院裁定驳回原告赵沛玉的起诉。赵沛玉不服,向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中院于2012月10月23受理,2012年11月8日,中院裁定撤销文成县人民法院(2012)温文行初字第7号裁定;指令文成县人民法院继续审理本案。本院又于2013年1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赵沛玉及其委托代理人赵旭峰、被告文成县民政局法定代表人蒋东海的委托代理人洪汝锦、毛海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赵沛玉于2012年4月9日向被告文成县民政局提出要求被告依法发给烈士子女抚恤金的申请。被告在原告起诉之前未作出处理决定。

原告赵沛玉诉称,1934年,原告赵沛玉母亲郑桃花与吴觉前结婚。1937年11月28日,生育儿子吴步军。1937年,吴觉前加入共产党,曾任中共青景丽县委梅岐区委书记。1944年10月郑桃花怀孕临产,党组织和吴觉前为外出工作和保护家人安全,将当时怀孕在身的原告母亲安排到文成县龙川乡马岙村赵贤稿家待产。1945年1月3日,生育儿子赵沛玉。1947年2月4日(农历)吴觉前牺牲之后,郑桃花与赵贤稿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以上事实表明原告是郑桃花与吴觉前婚生子,是赵贤稿的继子。根据烈士优抚条例,原告母亲作为烈士遗孀受到政府优抚,民政局每月发给原告母亲抚恤金。原告认为其属烈士之子也应享有抚恤金,2008年以来,原告多次向被告书面报告请求发放抚恤金,但被告无答复,直至2012年3月9日,被告作出文民信(2012)1号《关于赵沛玉同志信访事项的答复》:不同意确认原告是烈士之子不发放抚恤金。鉴于被告以信访方式给予答复,不能提起行政诉讼。2012年4月6日,原告向被告寄送《请求履行法定职责,依法发放烈士子女抚恤金的申请书》,被告至今不予答复,拒不履行法定义务。综上,原告属父母亲婚姻存续期间所生,故原告是烈士子女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应发给原告抚恤金而不发,行为违法,故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被告履行发给原告抚恤金的法定职责。

原告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提供了如下证据:第一组、原告身份证复印件1份,2012年3月9日文成县民政局文民信(2012)1号《关于赵沛玉同志信访事项的答复》复印件1份,证明原告请求被告发放抚恤金,被告以信访方式答复原告,并不确认原告属烈士之子不发放抚恤金的事实。第二组、2012年4月6日《请求履行法定职责依法发放烈士子女抚恤金的申请书》及国内特快邮件详情单、邮件投递情况记录各1份,证明原告请求被告履行发放烈士子女抚恤金的法定职责,但被告二个月期限届满仍不履行的事实。第三组、1957年12月4日文成县革命烈士审核呈报表、1958年文成县革命烈士校对、补报材料登记表复印件各1份,原告郑桃花与被告吴步军、赵沛玉赡养纠纷一案庭审笔录复印件1份,证明原告赵沛玉是烈士吴觉前次子的事实。第四组、证人吴某、赵某甲、赵某乙、郑某证言,证明1944年烈士吴觉前将怀孕妻子郑桃花安排到赵贤稿家待产的历史事实。

被告文成县民政局辩称,2009年3月起,被告多次接到原告的信访要求确认其为原中共青景丽县委梅岐区委书记吴觉前烈士之子,并按规定发放抚恤金。被告对原告是否属于吴觉前烈士之子身份进行全面调查,查阅文成县烈士烈属原始登记档案,包括1958年文成县革命烈士校对、补报材料登记表和1986年文成县烈士烈属登记表等有关材料,根据有关档案记载内容,有吴觉前烈士妻子郑桃花及父亲兄弟等家庭成员名单,对子女只记载吴步军一个儿子,无法查到原告是吴觉前之子的信息。另外,被告会同温州市民政局到当地对原告是否属于吴觉前烈士之子的身份进行调查核实也无法确认。同时吴觉前烈士的儿子吴步军称原告不是吴觉前的亲生儿子。被告经多方协商决定以父本血亲鉴定方式确定原告与吴觉前的关系,原告放弃鉴定。因此,2012年4月9日,原告向被告寄送《请求履行法定职责依法发放烈士子女抚恤金的申请书》,被告未予以答复。综上,原告要求给付抚恤金没有事实依据,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提供了如下证据:第一组、1958年文成县革命烈士校对、补报材料登记表,1986年文成县烈士烈属登记表,烈士证,革命牺牲工作人员家属光荣纪念证,1986年3月3日吴步军表格,吴步军证言复印件各1份,证明吴觉前烈士只有吴步军一个儿子的事实。第二组、2012年6月25日鉴定通知书,证明被告要求原告限期做父本血亲鉴定的事实。

经双方当事人庭审质证,并经法庭审核,本院对相关证据的效力,确认如下:

一、关于对原告所举证据的证明效力认定。

原告提供的证据,经质证,被告对原告出示第一组、第二组证据没有异议,故对其证明效力,本院予以确认。被告对原告出示第三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组证据不能证实原告赵沛玉烈士子女身份。被告对原告出示第四组证据,认为证人证言反映原告之母郑桃花到赵贤稿家待产的事实,但不能证实原告赵沛玉烈士子女身份。本院认为,原告出示第三组、第四组证据能互相印证1944年怀孕在身原告之母郑桃花到文成龙川赵贤稿家待产的事实。故原告诉称1944年烈士吴觉前将怀孕妻子郑桃花安排到赵贤稿家待产的主张,本院予以采纳。

二、关于对被告所举证据的证明效力认定。

被告提供的证据,经质证,原告对被告出示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被告提供证据能证实被告当时遗漏登记烈士之子赵沛玉,不需要做父本血亲鉴定。本院认为,被告提供的证据表格中烈士吴觉前儿子虽只登记吴步军一人,但不能认定烈士吴觉前只有吴步军一个儿子,故被告称烈士吴觉前只有吴步军一个儿子的主张,本院不予以采纳。

根据上述采纳的证据,结合当事人的陈述和辩论,本院确认: 1934年,原告母亲郑桃花与吴觉前结婚。1937年11月28日,生育儿子吴步军。1937年,吴觉前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青景丽县委梅岐区委书记。1944年10月,怀孕在身的原告母亲郑桃花到文成县龙川乡马岙村赵贤稿家生活。1945年1月3日,郑桃花生育原告赵沛玉。1947年2月4日(农历)吴觉前牺牲。1964年赵贤稿死亡。此后,原告母亲郑桃花与原告赵沛玉共同生活,原告母亲作为烈士遗孀受到政府优抚,民政局每月发给原告母亲抚恤金。2011年郑桃花死亡。2009年以来,原告认为其属烈士吴觉前次子也应享有抚恤金,多次向被告书面报告请求发放抚恤金。2012年3月9日,被告作出文民信(2012)1号《关于赵沛玉同志信访事项的答复》:根据现有吴觉前烈士历史档案调查结果来看,无法确认赵沛玉是吴觉前之子,也就无法按有关政策规定享受烈士子女生活困难补助。2012年4月9日,原告向被告寄送《请求履行法定职责,依法发放烈士子女抚恤金的申请书》,被告至今不予答复。2012年7月5日,原告诉至本院,要求判令被告履行发给原告抚恤金的法定职责。

综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焦点,结合质证和辩论意见,本院认为:

裁判分析过程

根据《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第五条的规定,国务院民政部门主管全国的军人抚恤优待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民政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军人抚恤优待工作。被告文成县民政局依法享有负责文成县行政区域内的军人抚恤优待工作。显然,发放文成县行政区域内烈士子女抚恤金系被告文成县民政局的法定职责。原告赵沛玉于2012年4月9日向被告申请要求发给烈士子女抚恤金,被告至今不予答复。故被告存在怠于履行职责的情形,已构成行政不作为。因此,被告应按照有关法律规定,对原告的抚恤金申请作出处理。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责令被告文成县民政局在本判决生效后二个月内对原告赵沛玉要求发给抚恤金的申请作出处理。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长  朱 勇

审 判员  王奕都

审 判员  王雯雯

二〇一三年一月十八日

代书记员  胡 炜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三)项

《军人抚恤优待条例》

第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