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民政行政确认

马瑞启与密云县民政局其他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2月15日 案由:民政行政确认 当事人:密云县民政局 马瑞启 案号:(2014)三中行终字第1572号 经办法院: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马瑞启,男,1953年3月23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徐鹏,北京市云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密云县民政局,住所地北京市密云县城后街23号。

法定代表人许宝生,局长。

委托代理人相九国,男,密云县民政局优抚安置科科长。

委托代理人张晓敏,北京市鑫宝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马瑞启因诉密云县民政局所作《密云县民政局关于马瑞启同志申请认定参战退役人员身份的答复》(以下简称《答复》)一案,不服北京市密云县人民法院(2014)密行初字第6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2月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马瑞启及其委托代理人徐鹏,被上诉人密云县民政局委托代理人相九国、张晓敏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密云县民政局于2014年4月22日对马瑞启作出《答复》,内容为:根据马瑞启个人档案材料记载,经调查核实确认,马瑞启于1972年12月从密云县太师屯公社小漕村大队入伍,1977年3月经中国人民解放军38011部队批准退伍,期间服役于7341艇。按照2014年3月20日北京市民政局信访复查意见,经请示上级部门并依据有关文件规定,马瑞启要求的确认参战退役人员身份事宜,密云县民政局不予以认定。理由和事实依据为:1.西沙自卫反击战参战舰艇中不包括7341艇;2.个人档案中关于马瑞启“在西沙自卫反击战的战备待机任务中具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誓保祖国领土完整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的记载,没有参战结论的描述,“战备待机”不能作为认定参战的依据,不能证明马瑞启参加了西沙群岛自卫反击的作战行动。马瑞启如对答复有异议,可自收到答复之日起60日内向密云县人民政府或北京市民政局申请行政复议,或者在三个月内向密云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马瑞启不服《答复》,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第五条“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民政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军人抚恤优待工作”,参照京民优发(2007)398号《北京市民政局北京市财政局关于部分参战退役人员和原8023部队及其他参加核试验军队退役人员生活补助等问题的通知》第五条“各区县民政部门要严格按照中央有关政策规定,做好参战、参试退役人员身份认定工作”之规定,密云县民政局具有认定本行政区域内参战退役人员身份的职责。本案争议的焦点系马瑞启是否参加了西沙群岛自卫反击的作战活动。鉴于现有规定未确认马瑞启服役期间所在的7341艇参加了西沙群岛自卫反击战作战,故密云县民政局对马瑞启作出的《答复》并无不当。马瑞启所持起诉理由缺乏事实根据及法律依据,对其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据此,一审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驳回马瑞启的诉讼请求。

马瑞启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认为:一审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所作出的判决是错误的。一、上诉人于1972年12月应征入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38011部队服役,于1974年1月19日参加西沙自卫反击战。于1977年3月底退役,按照政府部门的规定,上诉人应当享受参战人员的待遇,而一审法院却以未参加作战为由,不认定上诉人参加了西沙自卫反击战,存在明显的事实错误。上诉人的档案中明确记载“在西沙自卫反击战的战备待机任务中具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誓保祖国领土完整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另有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均可证明上诉人参加了西沙自卫反击战。二、被上诉人所作《答复》依据的相关文件以涉密为由,上诉人至今未知是何文件,也未在法庭经过举证、质证,一审法院以此相关规定未确认7341艇参加西沙自卫反击战作战,无论在程序上还是事实上都违反了法律的规定。三、一审对参战人员和作战人员的概念认识不清,参战人员的范围更广,包括直接作战人员,也包括作战保障人员,均是参战人员,这在上诉人的档案中都有明确记载。综上,上诉人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撤销《答复》,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负担。

密云县民政局同意一审判决,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密云县民政局在一审诉讼期间提供并当庭出示了如下证据、依据: 1.(77)粤退字第676147号退伍军人登记表、马瑞起同志的鉴定、密云县60周岁以上农村籍退役士兵信息采集表、密云县部分农村籍退役士兵登记审核表、马瑞启的身份证复印件及常住人口登记卡,用以证明马瑞启曾服役于38011部队及其入伍、退伍时间等情况; 2.京民优发(2007)398号《北京市民政局北京市财政局关于部分参战退役人员和原8023部队及其他参加核试验军队退役人员生活补助等问题的通知》,用以证明密云县民政局具有作出答复的职权。

马瑞启在一审诉讼期间提供并当庭出示了如下证据: 1.马瑞起同志的鉴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市密云县人民武装部军事科出具的证明,用以证明马瑞启在部队服役期间参加了西沙自卫反击战; 2.密云县民政局于2007年11月19日出具的告知书、密云县民政局于2011年6月4日向马瑞启出具的材料、日期为2011年11月30日的《密云县民政局关于马瑞启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用以证明马瑞启曾多次要求民政部门对其参战退役人员身份进行认定; 3.广州市海珠区军队离休退休干部第二休养所于2013年2月28日出具的证明、宋××于2013年2月28日出具的证明,用以证明马瑞启入伍、退伍时间及服役期间参加西沙自卫反击战的情况; 4.日期为2014年2月19日的《密云县民政局关于马瑞启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日期为2014年3月20日的《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答复》、京民复字(2014)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用以证明马瑞启就参战退役人员身份问题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及申请复议。

一审法院已将当事人提交的证据随案移送本院。经审查,本院认为,密云县民政局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马瑞启入伍、服役、退伍的情况,本院予以采纳。马瑞启提供的证据1、3不能证明其主张的证明事项,故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采纳;证据2以及证据4中的《密云县民政局关于马瑞启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与本案审查的被诉《答复》的合法性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证据4中的《答复》、《行政复议决定书》能够证明密云县民政局作出《答复》以及马瑞启申请行政复议的情况,本院予以采纳。

本院根据合法有效的证据及当事人的有关陈述,认定一审法院查明的如下事实成立:

马瑞启系密云县太师屯镇小漕村人。1972年12月,马瑞启在密云县应征入伍。马瑞启入伍后,服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38011部队7341艇。1977年3月,马瑞启经中国人民解放军38011部队司令部批准退伍。马瑞启认为其在7341艇服役期间,于1974年参加了西沙群岛自卫反击战。2014年4月11日,马瑞启向密云县民政局申请确认其参战退役人员身份。密云县民政局于2014年4月22日作出《答复》,对马瑞启要求确认参战退役人员身份事宜不予以认定。马瑞启不服该《答复》,向北京市民政局申请复议。北京市民政局于2014年7月11日作出京民复字(2014)1号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了上述《答复》。另,密云县民政局提出其作出《答复》所依据的相关文件涉密,无法在本案中提供。经法院查阅,现有相关规定未确认7341艇参加了西沙群岛自卫反击战作战。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军人抚恤优待条例》第五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民政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军人抚恤优待工作。根据京民优发(2007)398号《北京市民政局北京市财政局关于部分参战退役人员和原8023部队及其他参加核试验军队退役人员生活补助等问题的通知》第五条,各区县民政部门要严格按照中央有关政策规定,做好参战、参试退役人员身份认定工作。因此,密云县民政局作为军人抚恤优待工作的行政主管机关,具有认定本辖区内参战退役人员身份的法定职责。本案中,马瑞申请密云县民政局认定其西沙群岛自卫反击作战参战退役人员身份,密云县民政局经过审查马瑞启有关档案材料,并依照相关文件规定,作出不予认定参战退役人员身份的《答复》并无不当。故一审判决驳回马瑞启的诉讼请求是正确的,本院应予维持。马瑞启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马瑞启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胡兰芳

代理审判员  王琪璟

代理审判员  李迎新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伍爱军

书 记 员  王超然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

《北京市民政局北京市财政局关于部分参战退役人员和原8023部队及其他参加核试验军队退役人员生活补助等问题的通知》

第五条

《军人抚恤优待条例》

第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