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监察行政确认

袁军与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宝安分局行政确认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月8日 案由:监察行政确认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确认 当事人: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宝安分局 袁军 案号:(2013)深宝法行初字第240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袁军。

被告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宝安分局。

法定代表人陈欣奋,局长。

委托代理人蔡丽莉。

委托代理人李迁。

诉讼记录

原告袁军诉被告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宝安分局确认违法一案,于2013年12月3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2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袁军、被告委托代理人蔡丽莉、李迁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袁军诉称,原告于2013年8月28日向被告申请举报华润万家有限公司沙井店(以下简称“华润万家沙井店”)出售的“润之家咸干花生”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被告于2013年9月2日受理(受理编号为深市监宝消受字(2013)0832号)。但时至今日也未组织调解。原告认为被告未在60日内组织调解,不符合《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受理消费者申诉暂行办法》,应依法履行其调解义务及职责。请求法院判决:1、确认被告未在法定期限内履行调解义务违法,判令被告限期履行调解职责;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原告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如下: 1、深市监宝消受字(2013)0832号《受理申诉通知书》,证明2013年9月2日被告已受理原告投诉;2、深市监终调字(2013)宝0000279号《终止调解通知书》及该邮件的投递查询打印件,证明2013年12月18日收到被告的终止调解通知书。

经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

被告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宝安分局辩称,一、被告已依法组织调解。2013年8月30日,原告向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申诉举报华润万家沙井店销售的“润之家咸干花生”涉嫌虚假宣传的行为,要求查处和赔偿,登记为工单号:201309021883。2013年9月2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将该申诉举报件转由被告承办。被告于2013年9月2日对原告发出《受理申诉通知书》。2013年9月4日,被告通过电话做华润万家沙井店的调解工作。经调查,被告认为华润万家沙井店销售的“润之家咸干花生”不存在原告所称的违法行为,被告于2013年9月5日,对所涉案举报做出不予立案决定。被告在在做出不予立案决定后,仍然多次通过电话对华润万家沙井店与原告进行调解。但华润万家沙井店表示不愿参加任何形式调解和不答应赔偿请求,并于2013年10月30日,向被告提交了关于不参加调解的《情况说明》。同日,被告制作了《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宝安分局终止调解通知书》,决定终止调解。二、原告的主张与事实不符。被告收到原告的申诉举报件后,已组织调解,履行了调解的义务,但由于华润万家沙井店拒绝参加调解,无法达成调解协议,根据《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受理消费者申诉暂行办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被告于2013年10月30日决定终止调解。被告不存在未在法定期限内履行调解义务的行为,原告的主张与事实不符。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材料如下: 1、《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受理消费者申诉暂行办法》节选,证明被告处理申诉的法律依据;2、《申诉举报工单》,证明原告申诉的时间和内容;3、深市监宝消受字(2013)0832号《受理申诉通知书》,证明被告受理原告申诉的时间;4、被申诉方提交的《情况说明》,证明被告已组织调解,同时被申诉方申请终止调解;5、深市监终调字(2013)宝0000279号《终止调解通知书》及邮单,证明被告已按照规定终止申诉调解;6、《立案(不予立案)审批表》,证明涉案的申诉有涉及违法行为,被告已作出不予立案的决定。经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4、6予以认可;对证据5中《终止调解通知书》不予认可,对邮单予以认可。

根据当事人的庭审质证意见和对相关证据的审查,本院认定如下事实:2013年9月2日,原告向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咨询举报申诉中心就其在华润万家沙井店购买的“润之家咸干花生”存在违法情形提出申诉举报。该中心将该申诉举报转派被告处理。被告于2013年9月2日出具深市监宝消受字(2013)0832号《受理申诉通知书》,告知原告对其申诉决定予以受理。2013年10月30日,华润万家沙井店向被告出具《情况说明》,声明:在接到被告组织调解的通知后,决定不同意参加任何形式调解,不同意原告的任何赔偿要求,请求被告终止调解。2013年10月30日,被告作出《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终止调解通知书》,决定终止调解,并在通知书中告知:终止调解后,申诉方可以按照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向有关部门申请仲裁或者提起诉讼。2013年12月17日,被告通过邮政特快专递的方式向原告送达该通知书,原告于12月18日收到。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受理原告提起的申诉后,在案件处理过程中,在被申诉方在接到被告组织调解通知后不同意参加任何形式的调解、不同意赔偿请求并请求终止调解的情况下,被告遂作出终止调解的决定。因此本案调解未能达成系因一方当事人不愿调解,并非被告在对原告申诉进行处理时未组织进行调解。《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受理消费者申诉暂行办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应当在收到消费者申诉书之日起60日内终结调解;调解不成的应当终止调解。本案中,被告作出终止调解的决定的时间为2013年10月30日,据此可以判定被告组织进行本案调解应在该日期之前,按照被告受理原告申诉日期2013年9月2日计算,被告组织调解并未超过《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受理消费者申诉暂行办法》规定的终结调解期限。被告在终止调解后,直至2013年12月17日才向原告邮寄送达终止调解通知书,在送达程序上存在瑕疵,但并不影响其调解过程及终止调解决定的合法性,亦未构成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原告关于被告未在法定期限内履行调解义务的主张不能成立,在被告已经组织过调解的情况下仍请求法院判令被告限期履行调解职责缺乏法律依据,其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袁军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袁军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王 琳  

人民陪审员  王 奇 平

人民陪审员  黄   芳

二〇一四年一月八日

书 记 员  王苹(兼)

书 记 员  彭   琰

附件

附本案相关法律条文如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起诉被告不作为理由不能成立的;

(二)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存在合理性问题的;

(三)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因法律、政策变化需要变更或者废止的;

(四)其他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一)项

《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受理消费者申诉暂行办法》

第二十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