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教育行政给付

郭金成、邓洁、邓礼鹏与被告巴中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纠纷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3月10日 案由:教育行政给付 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给付 文化行政给付 新闻出版行政给付 地矿行政给付 当事人:巴中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邓礼鹏 郭金成 邓洁 案号:(2014)巴州行初字第3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郭金成,男,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通江县沙溪镇。

委托代理人冯天才,男,汉族,大专文化,通江县沙溪镇人民政府干部,住通江县沙溪镇。

原告邓洁,女,汉族,绵阳市南山中学高一学生,住通江县沙溪镇。

原告暨原告邓洁的法定代理人邓礼鹏,男,汉族,大专文化,住通江县沙溪镇。

委托代理人彭仕喜,四川九朝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巴中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法定代表人李旭,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闫柘霖,四川巴蜀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通江县沙溪镇中心小学。

法定代表人李唐,该校校长。

委托代理人张杰,四川竞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郭金成、邓洁、邓礼鹏与被告巴中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和社会保障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郭金成的委托代理人冯天才,原告邓洁、邓礼鹏的委托代理人彭仕喜,被告巴中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人社局)的委托代理人闫柘霖,第三人通江县沙溪镇中心小学(以下简称沙溪小学)的委托代理人张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3年9月6日,原告郭金成向被告市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2013年9月22日,被告市人社局作出巴人社工不认(2013)1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冯郭丽在2013年3月7日所受伤害不予认定为工伤。

原告郭金成、邓洁、邓礼鹏诉称:1、被告作出的巴人社工不认(2013)1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认定初步诊断的事实错误。首先,本案死者与第三人沙溪小学形成了劳动关系无任何争议。2013年3月7日上午,死者冯郭丽在上课时突感眼睛肿胀无法睁开、且疼痛难忍,在向学校请假后,准备到华西医院检查治疗。在路过通江县城的时候,顺便在通江县人民医院工作的熟人老乡何发远处咨询过,但没有进行挂号、就诊、检查、开药、转院等任何相关的诊疗行为,这一咨询行为却被被告认定为到“通江县人民医院诊治”行为,并认定为“医疗机构的初次诊断”。被告的这一错误认定,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也不符合工伤认定的相关法律精神,系认定事实错误。其次,被告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中,对初次诊断时间既认可为2013年3月8日,又认定为2013年3月7日,自相矛盾。2、被告所作出的巴人社工不认(2013)1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适用法律错误。被告认定死者冯郭丽2013年3月7日的突发疾病为“所受伤害”,显然病与伤害是不同的概念。冯郭丽的初步诊断时间为2013年3月8日14时,死亡时间为2013年3月10日12时45分,符合视同工伤的情形。而被告却把冯郭丽的突发疾病认定为系所受伤害,适用法律错误。据此,诉请人民法院判令撤销被告市人社局作出的巴人社工不认(2013)1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三原告向法庭提交的证据有:通江县人民医院内窥镜影像;放射科诊断报告书(两份);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病危通知书(两份);《关于认真做好郭金成信访事项化解维稳工作的函》;录音光盘;申请本院收集证据:对何发远的调查笔录;何发远自书《关于冯郭丽就诊及病情证明情况说明》;通江县人民医院门诊病人登记;通江县人民医院证明。

被告市人社局辩称:一、冯郭丽所受伤害虽然是因疾病死亡,但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的规定。理由:1、冯郭丽2013年3月7日到通江县人民医院何发远医生处进行过诊断检查,后我局依据通江县人民医院所出具的《诊疗证明书》认定死者冯郭丽的初诊时间是在2013年3月7日。2、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住院病历证实:死者冯郭丽入院后在无意识障碍、神志清醒的状态下本人向就诊医生主诉:“1+月前大便后出现右侧头疼,再次就诊于当地医院,建议转于我院治疗”,由此证明死者冯郭丽并非是突发疾病死亡、且初次诊断并非是在华西医院的2013年3月8日。故我局认定死者冯郭丽因病死亡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的事实清楚。二、我局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原告称我局将死者冯郭丽的突发疾病认定系所受伤害,适用法律错误。是对《工伤保险条例》中法条本身的错误理解,《工伤保险条例》所指的伤害应作宽泛的理解,其中包括意外伤害及死亡、疾病伤害及死亡,不单一指普通的伤害。同时,我局依据相关证据证实死者冯郭丽于2013年3月7日在通江县人民医院就诊,于2013年3月10日12时45分死亡,显然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的规定。故我局作出的巴人社工不认(2013)1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人民法院予以维持。

被告市人社局向法庭提交的证据有:冯天才的申请书;巴人社工不认(2013)1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工伤认定补正材料通知书及送达回证;受理通知书;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及送达回证;关于冯郭丽老师病亡不属于工伤的律师意见;对马晓霞、马晓兰、李欣的调查笔录及身份证复印件;通江县人民医院的诊疗证明书;李俊、闫旭的证明;沙溪小学《关于冯郭丽老师逝世不能构成“视同工伤”的情况说明》;关于李欣老师上课情况调查及李欣老师为冯郭丽老师代课的询问笔录;悼词及通话记录;何忠远的承诺书;通江县殡仪馆的证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护理记录单;通江县人民医院何发远医生关于冯郭丽2013年3月7日在他处咨询病情及小学教师何松远4月26日在他处开具证明的情况陈述(录音整理);通江县医院财务科关于冯郭丽2013年3月7日在县医院没有任何就诊记录的陈述(录音整理);冯郭丽的死亡证明;通江县公安局沙溪派出所的证明;沙溪小学的证明;沙溪小学的作息时间表、课程表、工资发放表、教师通讯录;冯郭丽的工资存折;何发远的证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住院病历、病危通知单;冯郭丽的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注册就诊卡;周跃先、邓礼坤、邓礼鹏、陈元贵的证明;四川省医疗单位住院费用结算票据;对王玉琳的调查笔录;马佳文、张俊、马晓兰、马晓霞、李继的证明。

第三人沙溪小学述称:我方完全赞同被告市人社局的答辩意见。被告市人社局所作出的巴人社工不认(2013)1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请求人民法院予以维持。

第三人沙溪小学向法庭提交的证据有:申请法院收集的证据:对何发远的调查笔录;何发远自书《关于冯郭丽就诊及病情证明情况说明》;通江县人民医院门诊病人登记;通江县人民医院证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住院病历。

经审理查明:原告郭金成、邓礼鹏、邓洁系本案死者冯郭丽之父、夫、女。冯郭丽生前系第三人沙溪小学教师。2013年3月7日,冯郭丽在上第三节课时,突感右眼肿胀无法睁开、头疼难忍,在向沙溪小学履行请假手续后离校。冯郭丽经亲友联系后,在未在通江县人民医院挂号、缴费的情况下,经亲友陪同在通江县人民医院医生何发远处进行了咨询,当时未进行医疗器械等检查,何发远医生认为,冯郭丽可能患有“颅内后交通动脉瘤?”,建议其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治疗。但是当时未出具《诊疗证明书》及转院等书面意见及建议交于冯郭丽或其陪同人员。次日14时,冯郭丽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住院治疗,入院时初步诊断1:右侧动眼神经麻痹:动脉瘤?疼性眼肌麻痹?,在住院至2013年3月10日8:00冯郭丽感觉不适,8:05呕吐胃内容物1次,8:10突发意识障碍,无自主呼吸,在经过支持治疗后,冯郭丽生命体征不稳定,病情危重,深度昏迷,随时可能死亡,其家属拒绝继续抢救治疗,于当日11:11自动出院。后冯郭丽被其亲友送回通江县,在送回的途中,冯郭丽于当日12时45分死亡。2013年4月26日,第三人沙溪小学工作人员找到通江县人民医院医生何发远要求其出具诊疗证明书,何发远于同日书写一份《通江县人民医院诊疗证明书》,其主要内容为“姓名:冯郭丽,单位:沙溪小学,该同志于二0一三年三月七日来我院诊断系患颅内后交通动脉瘤?症属实,建议:当时建议立即去华西医院作脑血管造影、手术治疗”,并由何发远在该诊疗证明书上签名,并加盖通江县人民医院疾病诊断证明专用章。2013年9月6日,原告郭金成向被告市人社局申请,要求认定冯郭丽的死亡为工伤,被告于同日受理,被告市人社局于同月9日向原告郭金成作出《工伤认定申请补正材料通知书》并送达,于同日向第三人沙溪小学作出《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并邮寄送达。原告郭金成及第三人沙溪小学在向被告市人社局递交相关证据后,被告市人社局于2013年9月22日作出巴人社工不认(2013)1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该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在受伤害职工基本信息填写栏中,对“诊断时间”填写为2013年3月8日,但在事实认定部分,又将死者冯郭丽2013年3月7日在“通江县人民医院诊治”认定为初诊时间,并以此认定冯郭丽2013年3月7日所受伤害不予认定工伤。并于2013年9月29日送达给第三人沙溪小学,同年10月29日送达给原告。

上述事实,有原告的起诉状,被告的答辩状及作出工伤认定的档案资料,各方当事人的陈述,质证意见,辩论意见,以及提交的相关证据,庭审笔录等证实。本案事实清楚、足以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主要的争议焦点在于冯郭丽因病死亡是否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第(一)项及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条规定的视同工伤的情形,其分歧点在于对48小时死亡的起算时间即医疗机构初次诊断时间的认定。本案被告市人社局依据第三人沙溪小学在工伤认定阶段所提供的《通江县人民医院诊疗证明书》等依据,认定冯郭丽2013年3月7日在通江县人民医院何发远医生处的“诊治”为医疗机构的初次诊断时间,进而认定冯郭丽的死亡不属于视同工伤的情形。但是从本案审理查明的事实看,死者冯郭丽2013年3月7日在通江县人民医院何发远医生处询问病情,并未发生应由医疗机构负责任的诊疗事实,应当视为患者与医生之间的个人咨询行为,尽管事后由第三人沙溪小学工作人员单方要求何发远医生出具了《通江县人民医院诊疗证明书》,但从客观事实反映,因诊疗事实不能成立,故该诊疗证明显然缺乏客观性。从另一事实看,死者冯郭丽2013年3月8日14时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就诊治疗,与医疗机构发生了正规的诊疗行为,形成了法律意义上的医患关系,以该时间作为医疗机构的初次诊断时间,较为符合客观实际,也有利于保护工伤职工的合法权益。故被告市人社局所作出的巴人社工不认(2013)1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对死者冯郭丽的医疗机构初次诊断时间认定不当,存在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被告巴中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13年9月22日作出的巴人社工不认(2013)1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二、责令被告巴中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本判决生效后60日内重新作出工伤认定。

本案受理费50元,由被告巴中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康 海

人民陪审员  王儒才

人民陪审员  张华珍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日

书 记 员  罗 伟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第五十四条第(二)项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五条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实施﹤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十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