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许可

余翔与金堂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管理:质量监督行政管理(质量监督)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6月15日 案由:监察行政许可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许可 当事人:余翔 金堂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 案号:(2018)川0182行初5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彭州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余翔,男,1979年12月6日出生,汉族,住成都市青羊区。

委托代理人张建,四川上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罗学德,四川上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金堂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510121350516701B。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赵镇沙河街54号。

法定代表人黎明,局长。

委托代理人曾华,成都市金堂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蒋议,四川有同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成都余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10121MA61XM0L0K。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金堂县赵镇河坝街154号1层154号。

法定代表人余翔,经理。

诉讼记录

原告余翔不服被告金堂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金堂市质监局)工商行政许可一案,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8年1月3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向被告金堂市质监局及第三人成都余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余翔公司)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余翔向本院提起司法鉴定申请,本院依法予以准许。在鉴定结束后,本院于2018年6月8日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原告余翔的委托代理人张建、被告金堂市质监局的负责人郭文,被告金堂市质监局委托代理人曾华、蒋议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成都余翔公司经本院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6年9月18日,被告金堂市质监局作出(金堂)登记内收字(2016)第003700号《企业(含办事处)登记申请材料接收单》,对余翔、任凯提出的设立成都余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注册登记申请予以受理。同日,金堂市质监局对余翔、任凯提出的公司设立登记申请予以核准,作出(金堂)登记内设字(2016)第000743号《准予设立/开业登记通知书》。

原告余翔诉称,其在企业经营过程中,发现自己的身份信息被冒用在被告处登记注册,成为了第三人成都余翔公司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因第三人成都余翔公司的经营异常影响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法院依法撤销被告于2016年9月18日将原告登记为成都余翔公司股东和法定代表人的设立申请的核准登记。

原告为证明自己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成联(2018)文鉴字第13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在工商登记材料上所签署的“余翔”的字迹均不是原告余翔本人所签署;2、原告新补办的身份证。证明原告的原身份证遗失的事实。

被告金堂市质监局辩称,2016年9月18日,第三人成都余翔公司向被告提交了该公司设立登记的申请材料,原告余翔及任凯等股东会成员签字确认了相关的设立登记事项及申请材料。被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五条的规定,确认该公司设立登记申请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形式,故作出(金堂)登记内设字(2016)第000743号《准予设立/开业登记通知书》,准予成都余翔公司设立登记。被告已经履行了审慎审查义务,并依照法定登记程序作出公司设立登记,该登记行为合法。本案中原告未提供确切证据证明其身份受到冒用的事实,原告仅陈述其身份证遗失,第三人将其登记为公司股东和法定代表人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但并没有提交其签名系虚假签名的充分证据。因此,原告不能证明成都余翔公司设立登记中未经原告同意,签名系伪造的,其身份被冒用的事实。

被告金堂市质监局向本院提交了证明其行政行为合法的以下证据、依据:

第一组证据:1、成都余翔公司设立登记审核表;2、(成)登记内名预核字(2016)第076577号《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3、法定代表人签署的《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及附表(含法定代表人信息,董事、监事、经理信息,股东(发起人)出资情况,财务负责人信息表,联络员信息);4、成都市投资人创办市场主体学历分类统计表;5、企业登记证照颁发及归档记录表;6、《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授权委托书》;7、全体股东签署的《成都余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8、全体股东签署的《成都余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章程》;9、《门面出租合同》及房屋产权证;10、余翔、任凯的身份证复印件;11、(金堂)企登办结字(2016)第003364号《企业登记决定通知书(办结通知书)》;12、(金堂)登记内收字(2016)第003700号《企业(含办事处)登记申请材料接收单》;13、(金堂)登记内设字(2016)第000743号《准予设立/开业登记通知书》。上述证据证明被告金堂市质监局已经履行法定的合理审慎的审查义务,设立登记事实清楚,程序合法,不存在违法行为。

第二组证据:被告金堂市质监局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证书及法定代表人身份信息。证明其主体资格适格。

第三组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证明被告的行政行为具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工商登记核准行为符合法律规定。

第三人成都余翔公司未到庭应诉,亦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及相关证据材料。

经庭审质证,被告金堂市质监局对原告出示的第1号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但认为该司法鉴定书不能代表原告的真实意思表示,不排除借名登记的可能;对第2号证据有异议,不能证明原告的主张。原告对被告金堂市质监局提交的第一组证据中涉及原告签名、原告身份信息等证据均有异议,原告从未提起对成都余翔公司的工商登记申请,材料中“余翔”签名非本人签名;对第二、三组证据没有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被告提交的证据,形式上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中规定的证据要求,且提交的证据与被诉行政行为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纳。但依据原告提供的《司法鉴定意见书》的内容显示,被告提交的2016年9月13日《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2016年9月13日《法定代表人信息》、2016年9月8日《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授权委托书》、2016年9月13日《成都余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2016年9月13日《成都余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章程》中“余翔”的签名笔迹与样本上“余翔”签名笔迹为不同人书写笔迹,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三条“证明同一事实的数个证据,其证明效力一般可以按照下列情形分别认定:……(二)鉴定结论、现场笔录、勘验笔录、档案材料以及经过公证或者登记的书证优于其他书证、视听资料和证人证言”的规定,本案中,对于上述五份鉴定材料中“余翔”的签名是否具有真实性,原告出示的鉴定结论的证明效力高于其他证据。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七条“在不受外力影响的情况下,一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对方当事人明确表示认可的,可以认定该证据的证明效力;对方当事人予以否认,但不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进行反驳的,可以综合全案情况审查认定该证据的证明效力”的规定,被告金堂市质监局对于原告出示的鉴定意见书未提出异议,故本院对被告提交的《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法定代表人信息》、《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授权委托书》、《成都余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成都余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章程》等证据材料因不符合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不予采信。原告提交的其身份证复印件,不能证明其身份证遗失的事实,本院不予采信。

经审理查明,2016年9月18日,成都余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余翔、公司股东任凯委托罗雁向被告金堂市质监局提交了《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及申请公司设立登记材料。被告金堂市质监局于2016年9月18日作出(金堂)登记内收字(2016)第003700号《企业(含办事处)登记申请材料接收单》,对余翔、任凯提出的设立成都余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注册登记申请予以受理。同日,金堂市质监局对余翔、任凯提出的公司设立登记申请予以核准,作出(金堂)登记内设字(2016)第000743号《准予设立/开业登记通知书》。2018年1月,原告余翔得知上述事件后,遂以其身份信息被冒用,工商登记申请材料虚假为由诉至本院,诉请撤销被告依据虚假材料作出的成都余翔公司的核准设立登记。案件审理中,余翔向本院申请对第三人成都余翔公司涉案申请材料中“余翔”的签名进行鉴定,经被告金堂市质监局同意,本院委托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所对成都余翔公司申请设立时提交的申请材料中的2016年9月13日《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2016年9月13日《法定代表人信息》、2016年9月8日《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授权委托书》、2016年9月13日《成都余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2016年9月13日《成都余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章程》五份鉴定检材进行了鉴定,《司法鉴定意见书》确认送检的五份材料中“余翔”签名笔迹,与余翔提供的笔迹样本为不同人书写。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四条“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是公司登记机关”和第八条“设区的市(地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县工商行政管理局,以及直辖市的工商行政管理分局、设区的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区分局,负责本辖区内下列公司的登记”的规定,被告作为金堂县工商行政主管部门,具有对该行政区划内的公司设立申请进行审查并决定是否准予变更登记的法定职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四章关于“设立登记”的规定,本案中,被告金堂市质监局于2016年9月18日收到成都余翔公司提交的公司设立登记申请材料。申请人提供的申请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形式,被告金堂市质监局遂于2016年9月18日作出(金堂)登记内收字(2016)第003700号《企业(含办事处)登记申请材料接收单》,对余翔、任凯提出的设立成都余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注册登记申请予以受理,并于同日对成都余翔公司的设立登记申请作出核准登记,被告金堂市质监局作出的案涉核准设立登记行为程序合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三十四条“行政机关应当对申请人提交的申请材料进行审查。申请人提交的申请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形式,行政机关能够当场作出决定的,应当当场作出书面的行政许可决定。根据法定条件和程序,需要对申请材料的实质内容进行核实的,行政机关应当指派两名以上工作人员进行核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条第二款“申请办理公司登记,申请人应当对申请文件、材料的真实性负责”及第二十条第二款关于“设立有限责任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提交下列文件”的规定,本案中,被告金堂市质监局对申请人提交的公司设立申请材料予以审查,因该审查无法定需要对申请材料进行实质性审查的情形出现,故该材料核实属于形式审查,其申请材料内容全面、形式齐全,故被告金堂市质监局已尽到审慎审查义务。

本案审理中,经原告向本院申请司法鉴定,对公司登记材料中2016年9月13日《公司登记(备案)申请书》、2016年9月13日《法定代表人信息》、2016年9月8日《指定代表或者共同委托代理人授权委托书》、2016年9月13日《成都余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2016年9月13日《成都余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章程》中签名处“余翔”签名的真实性进行鉴定。经本院委托,成都联合司法鉴定中心作出成联(2018)文鉴字第13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该鉴定意见书认定上述五份申请材料中“余翔”签名字迹与样本字迹上的“余翔”签名字迹不是同一人书写。因此,成都余翔公司向被告金堂市质监局提供的公司设立登记申请材料不具有真实性,不能作为认定被告作出案涉公司设立登记行为合法的证据材料,导致本案被告金堂市质监局于2016年9月18日作出的案涉核准设立登记行政行为结果错误,该核准设立登记行为主要证据不足,依法应当予以撤销。原告余翔的诉讼主张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撤销被告金堂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于2016年9月18日对第三人成都余翔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设立登记申请作出的核准登记行为。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金堂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方 露

人民陪审员  刘继学

人民陪审员  李兴富

二〇一八年六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胡志强

附件

附:本判决适用法律条文全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一)主要证据不足的; (二)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 (三)违反法定程序的; (四)超越职权的; (五)滥用职权的; (六)明显不当的。

-1-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

第三十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

第二条第二款第二十条第二款第四条第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