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监察行政确认

刘义勇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渔港监督行政确认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4年8月4日 案由:农业行政确认 内贸外贸行政确认 渔业行政确认 监察行政确认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确认 当事人:中华人民共和国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渔港监督 刘义勇 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农业与海洋渔业局 案号:(2014)鲁行终字第104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刘义勇。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渔港监督。

法定代表人:薄会芳,站长。

被上诉人(一审第三人):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农业与海洋渔业局。住所地:烟台市开发区长江路129号。

法定代表人:王立敏,局长。

诉讼记录

刘义勇诉中华人民共和国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渔港监督(以下简称渔港监督)行政违法确认一案,青岛海事法院于2013年12月11日作出(2013)青海法行初字第2号行政裁定。一审原告刘义勇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书面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查明:2013年3月30日,“中国海监4018”船向被告渔港监督报案称,其在当日下午3时许,由于天气雨夹雪,能见度差,在航行至大宇航道13号灯标附近时,误入扇贝养殖区,为脱离养殖区,现场割除养殖筏架3-5行。被告接到报案后,经过调查,出具《渔业海上交通事故调查报告书》(以下简称《报告书》),认定事故发生的原因:由于“中国海监4018”船未加强了瞭望,驾驶人员操纵不当,是本次事故的主要原因。损害情况:损坏3-5行扇贝养殖架子,海监船损坏情况待查。当事人各方责任:“中国海监4018”船负主要责任。

另查明,“中国海监4018”船砍伐的养殖筏架系原告养殖区内的筏架,原告在该处养殖未取得海域使用权证书及养殖证,未申请有关部门发布航行通告。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作出的《报告书》是在对海上交通事故进行调查的基础上,根据船舶的过错行为与事故之间的因果关系所作出的结论,其本身并不确定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不是一种独立的具体行政行为,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规定的法院受理行政案件的范围。如果原告对《报告书》牵连的民事赔偿不服,可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综上,原告的起诉不符合行政诉讼的受理条件,依法应予驳回。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定:驳回原告刘义勇的起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0元,免予收取。

刘义勇不服一审法院裁定,上诉称: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部分受案范围第一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具有国家行政职权的机关和组织及其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不服,依法提起诉讼的,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该规定第二款对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六种情况作了列明。显然,本案系上诉人对具有行政职权的机关的行政行为不服而提起的诉讼,且不属于上述法律规定的任何一种情况。2、上诉人数百亩养殖区被毁,损失巨大,这显然不是单纯的航行脱困所致,而被上诉人将该事件认定为海上交通事故,且认定上诉人仅有三至五行筏架受损。被上诉人作出上述认定,仅依据原审第三人相关工作人员的一份询问笔录。被上诉人不负责任的认定,导致上诉人提起诉讼的(2013)青海法行初字第1号行政侵权赔偿纠纷案被驳回起诉,从而成为上诉人主张权利的直接障碍,一审认定该《报告书》不涉及上诉人权利义务是错误的。不撤销该《报告书》,上诉人将无救济途径。综上,请求撤销一审法院裁定,责令其继续审理本案。

被上诉人渔港监督答辩称:1、被上诉人渔港监督出具《报告书》的行为并不是可诉的具体行政行为。一审法院的裁定具有事实与法律依据。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当事人可以对主管机关给予的罚款以及吊销职务证书的行为提起行政诉讼。而出具《报告书》的行为并不属于上述法律第四十五条规定的情形,因此,不属于可以提起行政诉讼的范围。其次,《报告书》仅仅是对事故成因、责任的判断,不涉及对被调查方(船舶)的权利义务的认定,更不涉及非被调查方(上诉人)的权利义务。上诉人不属于行政相对人、关系人,出具《报告书》的行为不符合具体行政行为的构成要件。因此,不属于行政诉讼的范畴。最后,从行政层面而言,《报告书》是对船舶责任的认定,上诉人并不是船舶所有人,因此未对其权益产生影响。从民事层面而言,《报告书》是事故处理中的证据性材料,在民事诉讼中上诉人可以提交证据予以推翻或者法院不予采信。2、即使被上诉人渔港监督出具《报告书》的行为是可诉的具体行政行为,该行为也是合法的。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

各方当事人在一审中提供的证据已随案移送本院,上述证据在一审庭审中已经质证。经审理,本院同意一审法院裁定对证据的认证意见及据此确认的案件事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

关于被诉《报告书》是否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问题。被上诉人作出的《报告书》是在对海上交通事故进行调查的基础上,根据船舶的过错行为与事故之间的因果关系所作出的结论,其本身并不确定当事人的权利义务,不是一种独立的具体行政行为,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规定的法院受理行政案件的范围。一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人的起诉并无不当。

综上,一审法院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许 琳

审 判 员  赵 军

代理审判员  蒋炎焱

二〇一四年八月四日

书 记 员  杜钰越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