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交通行政强制

东台市交通运输局与东台市唐洋镇人民政府、朱爱红行政其他一案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4年5月5日 案由:交通行政强制 公路行政强制 人民政府行政强制 当事人:朱爱红 东台市交通运输局 东台市唐洋镇人民政府 案号:(2014)盐行终字第0059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朱爱红。

委托代理人徐赞,。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东台市唐洋镇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马圣群,该镇镇长。

委托代理人吴小凤,该镇副镇长。

委托代理人杜明旺,江苏天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东台市交通运输局。

法定代表人秦志水,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杨小青,江苏东亭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朱爱红因诉被上诉人东台市唐洋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唐洋镇政府)、东台市交通运输局(以下简称东台交通局)行政强制暨行政赔偿一案,不服东台市人民法院(2013)东行初字第0065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根据庭审质证认定的证据,认定以下事实:2005年3月22日,被告唐洋镇政府根据东台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强“五小”车辆(即摩托车、机动三轮车、手扶拖拉机、蓄力车等)公路养路费征收政策的要求,组织被告东台市交通局的下属单位唐洋交管所等部门的工作人员,到原告朱爱红家中征收摩托车养路费。因原告拒绝缴纳,唐洋交管所的工作人员遂开具编号为NO.0000324滞留(暂扣)证,将原告所有的车号为J-X2726,车型为幸福250的摩托车暂扣至唐洋交管所车库。被告的工作人员在履行职务行为过程中未对原告实施殴打行为。另原告向被告主张赔偿损失708016元无任何证据证实。

同时查明,2003年7月3日,原告朱爱红因身患疾病在南京市鼓楼医院住院治疗,入院诊断为胸6-8椎间盘突出,胸椎管狭窄症伴不全瘫。2003年7月22日,南京市鼓楼医院为原告行后路胸6-8椎板切除减压,肋横突关节入路椎间盘切除术,于2003年8月1日出院,出院诊断为胸6-8椎间盘突出,胸椎管狭窄症伴不全瘫。2005年3月23日至2005年4月6日,原告在东台市唐洋中心卫生院治疗,入院诊断为癔症、胸椎板全切除+胸椎间盘切除术后。出院诊断为:1、胸椎板全切除+胸椎间盘切除术后;2、颈椎病;3、椎间盘突出症。2005年3月30日,原告经东台市人民医院初步诊断为:1、颈椎间盘突出症;2、胸6-7椎间盘突出症。2005年4月8日至2005年5月3日,原告在南京市鼓楼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1、颈椎间盘突出症;2、T8椎间盘突出症。2006年5月31日至2006年7月30日,原告在南京市鼓楼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1、胸6、7椎间盘突出,后纵韧带钙化伴不全瘫;2、颈、胸椎狭窄症术后。 2006年5月23日,被告唐洋镇政府召集相关部门就原告患病诊治一事进行会办,并形成《会办纪要》,主要内容为:1、朱爱红就诊医院、治疗方案由缪爱国确定;2、朱爱红的本次治疗费用暂由政府、交管所、心红村垫借,缪爱国出具相应收据;3、朱爱红治疗期间,如需要衔接有关治疗事宜,由卫生院协助;4、本次治疗结束后,该问题处理必须通过法律途径解决。2008年11月3日,原告之夫缪爱国向国家信访局进行信访,国家信访局将缪爱国的信访件转至江苏省信访局,并书面告知了缪爱国。2009年6月5日,缪爱国向东台市信访局信访,要求唐洋镇政府承担朱爱红治病的全部费用,唐洋镇政府要求其通过诉讼程序解决。2009年7月20日,东台市人民政府对缪爱国信访事项作出复查意见,要求其依法通过诉讼、仲裁、行政复议等法定途径解决。 2011年6月15日,原告朱爱红以本案两被告为被申请人向东台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暨行政赔偿申请。2012年7月23日,东台市人民政府作出东政复驳字(2012)第1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决定驳回朱爱红的行政复议申请。2012年7月30日,原告朱爱红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确认被告唐洋镇政府、东台市交通局的工作人员履行职务时殴打原告行为违法;判令被告唐洋镇政府、东台市交通局赔偿原告因其违法行为造成原告人身损害各项损失708016元。法院经审查后,告知原告其起诉已超过法定期限,法院不予受理。此后,原告不断信访,经多次协调,原、被告未能达成协议,原告遂提起本次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赔偿请求人请求国家赔偿的时效为两年,自其知道或者知道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时的行为侵犯其人身权、财产权之日起计算。在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赔偿请求的,适用行政复议法、行政诉讼法有关时效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本案被告唐洋镇政府于2005年3月22日根据东台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强“五小”车辆公路养路费征收规定的要求,组织被告东台市交通局的下属单位唐洋交管所等部门的执法人员,到原告家中征收摩托车养路费。因原告拒绝缴纳,执法人员依法暂扣了原告的摩托车。原告认为,被告的工作人员在征收其摩托车养路费当日将其殴打致伤,即原告于2005年3月22日即已知道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故本案起诉期限应从2005年3月22日起计算,但原告直到2012年7月30日才提起行政诉讼,原告的起诉已超过起诉期限。需要指出的是,原告向相关部门信访不是法定的可以逾期起诉的正当理由,故原告的起诉不应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的规定,裁定驳回原告朱爱红的起诉。

上诉人朱爱红上诉称:1、一审审理查明“被告的工作人员在履行职务行为过程中未对原告实施殴打行为”的事实无足够证据且如此认定事实违反了《最高院行政诉讼证据规则》第六十九条的规定;2、本案诉讼期限应当从被上诉人拒绝赔偿之日起起算,而不应从侵权行为发生之日起算,一审认定事实错误;3、一审认定信访不是法定的可以逾期起诉的正当理由,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4、如果一审裁定生效,东台市人民政府势必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更加加重上诉人的诉累。请求撤销东台市人民法院(2013)东行初字第0065号行政裁定,指定一审法院或者其他法院审理本案 被上诉人唐洋镇政府答辩称,上诉人朱爱红所诉伤情是其自身原因所致,并非在行政执法过程形成;上诉人提起行政诉讼已超过诉讼时效。综上,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

被上诉人东台交通局答辩称:1、本案上诉人主张权利已经超过法定期限,原审法院对起诉时效的起点计算,以及超过诉讼时效的认定都符合相关法律的规定;2、上诉人的损伤事实与行政行为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两被上诉人的工作人员对上诉人没有殴打行为,举证责任也应当由上诉人承担,故本案在实体上上诉人也没有合法有效的证据证明;3、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的信访行为不符合逾期起诉的正当理由正确。因此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上诉人朱爱红提起上诉后,原审法院已将各方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交的全部证据材料随案移送本院。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从证据的关联性、合法性、真实性三个方面对各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审核,认证清楚、正确。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朱爱红本案所诉请求为:“1、确认两被告工作人员在履行职务时欧打原告违法;2、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因被告人的违法行为导致原告遭受人身损害造成的各项损失708016元,”即确认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赔偿损失。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所诉具体行政执法行为发生在2005年3月22日,上诉人亦不否认。至此,上诉人朱爱红即应当知道该行政执法行为侵害了其人身权,即使扣除其合理治疗期限,也应当在南京市鼓楼医院2006年7月30日作出疾病诊断书后的二年内,即2008年7月31日前提起行政诉讼,而上诉人朱爱红于2012年7月29日才具状提起行政诉讼,故其诉讼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的规定,原审法院以原告起诉超过法定起诉期限为由裁定驳回其起诉并无不当。综上,上诉人朱爱红的主要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十七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李 村

审 判 员  沈俊林

代理审判员  周 和

二〇一四年五月五日

书 记 员  李诗平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十七条第四十一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