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食品药品行政复议

叶润军与南宁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食品药品安全行政管理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0月19日 案由:市场监督局行政复议 监察行政复议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复议 食品药品行政复议 当事人:叶润军 南宁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案号:(2016)桂0107行初131号 经办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西乡塘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叶润军。

被告南宁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所在地南宁市民主路北二里9号。

法定代表人黄明瑞,局长。

委托代理人农剑勋,广西崇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所在地南宁市青秀区云景路32号。

法定代表人韦波,局长。

委托代理人田虎,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黄宁,北京市尚衡律师事务所广西分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叶润军要求被告南宁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履行法定职责及不服被告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行政复议决定一案,于2016年5月9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在原告补正诉讼材料后,于同年5月19日立案受理,并于同年6月6日分别向两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等诉讼材料。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7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叶润军,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的副职负责人谢义平和委托代理人农剑勋,被告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的委托代理人田虎、黄宁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叶润军于2015年10月19日向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投诉举报中心举报广西利客隆超市有限公司南宁广园店销售的成都牌味精涉嫌虚假标注生产日期,被告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投诉举报中心于2015年10月26日将上述举报转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办理。原告叶润军以市食品药品监管局未履行法定职责为由,向被告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申请行政复议,被告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于2016年4月5日作出桂食药复决(2016)14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驳回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

原告叶润军诉称,原告2015年10月19日向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提出食品安全举报,其受理后交办于市食品药品监管局调查处理,市食品药品监管局于法定调查时限期满前未依法将案件的办理结果反馈于原告,亦不作出任何行政说明,原告认为其行政不作为,遂依法向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提起行政复议,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于2016年4月26日向原告寄达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桂食药复决(2016)14号),对原告复议请求予以驳回,原告认为上述行政行为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据《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管理办法(试行)》第四条第三、四款规定,本案原告直接向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提出食品安全举报,其受理并向原告出示案件受理通知后,显然属于上述规定的投诉举报机构,而市食品药品监管局作为投诉举报承办单位的行政职责身份符合《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管理办法(试行)》第十八条“投诉举报承办单位自收到投诉举报机构上报、转办、交办的投诉举报后,应自收到之日起30日内调查核实,依法办理,并将办理结果及时告知投诉举报机构”的规定,市食品药品监管局作为投诉举报承办单位未在法定期限内反馈办理结果应当构成行政不作为。2、原告提出的食品安全举报涉及的违法味精食品曾被广西电视台全国十大法治栏目《法治最前线》关注报道,并在其互联网官方微博上转发,民众互动反应热烈,据《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管理办法(试行)》第十四条第二款第(四)项规定,显然属于重要举报。3、《食品药品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三十五条规定:“承办人提交案件调查终结报告后,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应当组织3名以上有关人员对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办案程序、处罚意见等进行合议。合议应当根据认定的事实,提出予以处罚、补充证据、重新调查、撤销案件或者其他处理意见。”第三十八条规定:“拟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应当报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负责人审查。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负责人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如下决定:(1)确有应受行政处罚的违法行为的,根据情节轻重及具体情况,作出行政处罚决定;(2)违法行为轻微,依法可以不予行政处罚的,不予行政处罚;(3)违法事实不能成立的,不得给予行政处罚;(4)违法行为已构成犯罪的,移送公安机关。”而市食品药品监管局仅于2015年10月30向原告重复作出《投诉(举报)受理告知书》,至案件法定办理期限前都未作出上述规定的任何行政行为并向原告反馈案件结果,显然不符合《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管理办法(试行)》第二十一条的规定。综上所述,两被告损害了原告的知情监督权及获得奖励权,故向法院起诉,诉讼请求为:一、判决撤销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桂食药复决(2016)14号);二、确认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构成行政不作为;三、判令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向原告履行反馈案件结果的工作职责;四、判决两被告连带行政赔偿1元;五、判决两被告连带承担本案诉讼费用。原告叶润军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身份证,证明原告适格诉讼身份;2、《食品安全举报(投诉)书》及证据清单,证明原告向区食品药品监管局提出重要的食品安全举报;3、《投诉举报受理通知书》,证明区食品药品监管局已受理并告知交办市食品药品监管局承办;4、行政复议申请,证明原告向区食品药品监管局提交的行政复议申请;5、《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证明区食品药品监管局决定驳回原告行政复议申请。

经质证,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5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2、3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证据2属于一般举报,证据3不能作为确认具体承办机关的依据。被告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对证据1无异议;对证据2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不能证明该举报是重要举报;对证据3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其将举报材料转交给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并不能证明最终承办单位是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对证据4、5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

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辩称,一、针对原告的投诉举报,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已依法转交南宁市青秀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办理。2011年12月29日起施行的《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管理办法(试行)》第十六条规定:“各级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投诉举报机构受理一般投诉举报后,应依据属地管理原则和监管职责划分以及投诉举报办理的相关规定,及时转办或交办有关单位。能够即时办理的,投诉举报机构应当场办理。”本案中,市食品药品监管局于2015年10月27日收到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投诉举报中心转来关于广西利客隆超市有限公司南宁广园店销售的成都牌味精涉嫌虚假标注生产日期的举报后,经审核,被投诉人地址位于南宁市青秀区,根据属地管理原则和监管职责划分,应当由南宁市青秀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处置。市食品药品监管局于2015年10月28日通过南宁市机关办公自动化系统将该投诉举报件转办南宁市青秀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同时,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将转办情况按要求制作了《投诉(举报)受理告知书》,且通过邮政快递将《投诉(举报)受理告知书》送达了原告,原告已收到该告知书并知晓了转办情况。南宁市青秀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收到投诉举报件后,依据职责于2015年11月6日对被投诉人展开调查。市食品药品监管局的行为符合相关法律法规、规章之规定。二、市食品药品监管局不是本案适格被告。前述《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管理办法》(试行)第二十一条规定表明,对投诉举报的办理结果,依法由举报承办单位反馈举报人。本案具体承办原告的投诉举报事项的单位为南宁市青秀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告诉请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履行相应职责没有法律依据,应依法驳回其对市食品药品监管局的起诉。三、原告诉请行政赔偿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所述,请人民法院查明事实,依法驳回原告对市食品药品监管局的起诉。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

证据有:1、《食品安全举报(投诉)书》,2、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投诉举报中心投诉举报转办单,3、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投诉举报中心办理笺,4、投诉文件办理流程截图,5、《投诉(举报)受理告知书》,6、邮政特快专递单及查询记录,以上证据1-6共同证明市食品药品监管局收到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投诉举报中心转来的涉案投诉举报后,已根据属地管理原则和监管职责划分转交青秀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具体承办,并告知原告;7、现场检查笔录,证明青秀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收到市食品药品监管局转办举报件,依职责对被投诉人展开调查。

依据有:《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管理办法(试行)》、《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管理制度》、《关于南宁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权限划分的通知》(南府办(2014)11号)。

经质证,原告对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提交的证据1-6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上述证据均不能显示被告已对原告的食品安全举报作出结论的反馈;对证据7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与本案无关。被告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对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提交的证据1-7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无异议。

被告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辩称,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对原告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桂食药复决(2016)14号)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于2016年2月4日收到并受理原告不服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对其2015年10月19日通过电子邮件举报广西利客隆超市有限公司南宁广园店销售成都牌味精虚假标注生产日期问题,至提起行政复议之日起未反馈处理情况一事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原告和市食品药品监管局依法提供了相关证据材料,经审理查明,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在2015年10月27日收到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投诉举报中心转来的原告举报广西利客隆超市有限公司南宁广园店销售成都牌味精虚假标注生产日期问题的投诉举报后,根据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印发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管理办法(试行)的通知》(国食药监办(2011)505号)第十六条规定:“各级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投诉举报机构受理一般投诉举报后,应依据属地管理原则和监管职责划分以及投诉举报办理的相关规定,及时转办或交办有关单位。能够即时办理的,投诉举报机构应当场办理。”按照南宁市食品药品属地管辖原则和监管职责分工,于2015年10月28日通过南宁市机关办公自动化系统将该投诉举报件转交南宁市青秀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办理,并制作了《投诉(举报)受理告知书》,将转办情况告知了申请人,且申请人已收到该告知书。同时,根据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印发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管理办法(试行)的通知》(国食药监办(2011)505号)第二十一条规定:“投诉举报承办单位应当以适当方式将办理结果及时反馈投诉举报人,也可以由投诉举报机构反馈投诉举报人。”南宁市青秀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收到该举报后,其作为投诉举报具体承办单位,于2015年11月6日对被举报的广西利客隆超市有限公司南宁广园店进行现场检查。综上,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认为市食品药品监管局根据食品药品属地管理原则和其职责分工,已在法定期限内依法履行了将受理后的投诉举报交办具有属地管辖权的南宁市青秀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具体承办的法定职责,不存在行政不作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经报请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的负责人同意,于2016年4月5日作出《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桂食药复决(2016)14号),驳回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并通过全球邮政特快专递于2016年4月26日邮寄送达原告。原告要求我方连带承担赔偿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所述,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桂食药复决(2016)14号)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原告的诉讼请求应不予支持,恳请法院驳回原告的起诉。被告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在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交了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1、《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桂食药复决(2016)14号)、送达回执、邮寄送达凭证,证明行政复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内容适当、程序合法;2、行政复议申请及有关证据材料,证明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依法受理原告提起的行政复议,程序合法;3、复议申请立案(或不予受理)审批表、行政复议法律文书审签表、《行政复议受理通知》(桂食药复受(2016)6号)及其邮寄送达凭证、《提出答复通知书》(桂食药复答复(2016)6号)及其送达回执,证明行政复议决定程序合法;4、《行政复议答复书》及有关证据材料,证明行政复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内容适当、程序合法;5、行政复议决定书审签表,证明行政复议决定程序合法。

经质证,原告对被告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提交的证据1-5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上述证据不能显示已经对原告提交的食品安全举报作出最终的调查结果并反馈原告。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对被告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提交的证据1-5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本案证据作如下认定:原告、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和被告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提交的全部证据均真实,且与本案具备关联性,可以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经审理查明,原告叶润军于2015年10月19日向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投诉举报中心举报广西利客隆超市有限公司南宁广园店销售的成都牌味精涉嫌虚假标注生产日期,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投诉举报中心于2015年10月26日将该举报转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办理。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于2015年10月27日收到该举报后,于2015年10月28日将该举报转南宁市青秀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青秀区食品药品监管局)办理。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于2015年10月30日对原告作出《投诉(举报)受理告知书》,告知原告转办情况,该告知书于2015年11月5日送达原告。

青秀区食品药品监管局于2015年11月6日对广西利客隆超市有限公司南宁广园店进行现场检查并制作了现场检查笔录。

原告叶润军于2016年2月3日向被告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邮寄《行政复议申请》及相关证据材料,复议请求为:1、确认市食品药品监管局超期办案违法;2、责令市食品药品监管局限期履行办案职责并依法反馈举报人。被告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于2016年2月14日作出《行政复议受理通知》,决定予以受理,受理日期从2016年2月4日起计算。被告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于2016年2月14日作出《提出答复通知书》,要求市食品药品监管局10日内提出书面答辩并提交有关证据材料。被告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经审查,于2016年4月5日作出桂食药复决(2016)14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以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已在法定期限内依法履行了法定职责,并以已将转办情况告知原告为由,驳回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原告于2016年4月26日收到该《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后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管理办法(试行)》第十六条规定:“各级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投诉举报机构受理一般投诉举报后,应依据属地管理原则和监管职责划分以及投诉举报办理的相关规定,及时转办或交办有关单位。能够即时办理的,投诉举报机构应当场办理。”第二十一条规定:“投诉举报承办单位应当以适当方式将办理结果及时反馈投诉举报人,也可以由投诉举报机构反馈投诉举报人。”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于2015年10月27日收到广西壮族自治区食品药品投诉举报中心转办的涉案举报后,依据属地管理原则和监管职责划分于2015年10月28日将该举报转青秀区食品药品监管局承办,并将该转办情况书面告知原告,已履行其法定职责。原告要求确认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构成不作为和要求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反馈案件结果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管局作为被告市食品药品监管局的上一级主管部门,依法受理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后,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作出被诉《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原告要求撤销该《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的诉讼请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至于原告提出要求两被告连带行政赔偿1元的诉讼请求,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

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叶润军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叶润军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并于上诉期限届满之日起七日内向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费,逾期不交也不提出缓交、减交、免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 判 长  韦 炜

审 判 员  颜 瀚

人民陪审员  方 微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曹雪莹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食品药品投诉举报管理办法(试行)》

第十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十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