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工商行政确认

钟祥建筑材料厂与眉山市人社局工伤确认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5月30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行政确认 地矿行政确认 工商行政确认 当事人:眉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仁寿县钟祥建筑材料厂 案号:(2014)眉东行初字第13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仁寿县钟祥建筑材料厂(个体工商户)。住所地:仁寿县钟祥镇。

负责人缪建明,该厂厂长。

委托代理人谢玉忠。

被告眉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住所地:眉山市东坡区学士街268号。

法定代表人何万高,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颖。

委托代理人杨凯。

第三人童明友。

委托代理人黄明禄,仁寿县维权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诉讼记录

原告仁寿县钟祥建筑材料厂(以下简称:钟祥建材厂)不服眉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人社局)作出的(2013)26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通知童明友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原告举证材料、开庭传票、合议庭人员告知书,向原告送达了被告答辩状、举证材料、开庭传票、合议庭人员告知书,向第三人送达了原告起诉状及举证材料、被告答辩状及举证材料、开庭传票、合议庭人员告知书。于2014年4月10日、5月3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钟祥建材厂负责人缪建明及其委托代理人谢玉忠,被告市人社局之委托代理人张颖、杨凯,第三人童明友之委托代理人黄明禄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3年2月6日,市人社局作出(2013)26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该决定书载明:童明友于2011年9月20日在仁寿县钟祥建筑材料厂上班时不慎被机器绞伤右手。童明友同志受到的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属于工伤认定范围,现予以认定为工伤。钟祥建材厂不服,申请行政复议,2013年11月8日四川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作出维持市人社局(2013)26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的行政复议决定,原告钟祥建材厂不服,诉至本院。

原告钟祥建材厂诉称,被告受理第三人工伤认定申请没有向原告送达受理通知书,认定工伤时的证人证言没有与原告质证,不能作为认定工伤的依据,被告未作调查,且第三人已在受伤前离职,原告与第三人不存在劳动关系。因此,被告作出(2013)26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证据不足,程序违法。请求撤销被告作出的(2013)26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

被告市人社局辩称,被告依据《工伤保险条例》及《工伤认定办法》有关规定,作出(2013)26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主体合法。2011年12月童明友提起工伤认定申请,被告受理后向原告发出了举证通知。后因第三人与原告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产生争议,第三人提起劳动仲裁,又经法院终审确认了原告与第三人的事实劳动关系及第三人受伤的事实。被告审查了第三人提交的申请材料,结合法院生效判决书确认的事实,作出(2013)26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依法予以维持。

第三人述称,被告作出(2013)26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主体合法、程序合法、认定案件事实清楚、依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被告为证明其行政行为合法,于2014年3月3日向法庭提交了下列证据并经庭审质证: 1、(2013)26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证明作出认定工伤决定的事实。2、童明友提交的《工伤认定申请表》及相关申报材料(钟祥建筑材料厂工商登记情况、童明友身份证复印件、授权委托书、童明友律师提供的调查笔录、仁寿县钟祥区医院病情证明书),证明第三人提出申请的事实。3、《关于工伤性质认定举证的通知》(仁人社举(2011)第75号)。4、仁寿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仁劳仲案字(2012)第34号仲裁裁决书。5、四川省仁寿县人民法院(2012)仁寿民初字第1412号民事判决书。6、四川省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眉民终字第448号民事判决书。证据4-6证明原告与第三人存在事实劳动关系。7、四川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川人社复决(2013)15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经复议维持被告认定的事实。8、《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工伤认定办法》第四条等,证明适用法律正确。9、委托书,证明委托仁寿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进行调查。

原告对上列证据的质证意见是:对证据1的合法性不予认可。原告没有收到受理通知书,被告没有进行调查,程序违法。对证据2中2011年《工伤认定申请表》、工商登记情况、童明友身份证复印件均认可;授权委托书不合法;对调查笔录不认可,调查笔录应由仁寿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进行调查,不能由第三人律师进行调查;医院病情证明书只能证明第三人受伤的事实,不能证明是工伤。原告收到证据3后曾进行过说明。证据4-6只能证明劳动关系存在,不能证明属于工伤。对证据7真实性无异议,但认定错误。被告没有调查核实就认定工伤,是行政不作为。对证据8、9无异议。

第三人对上列证据的关联性、真实性、合法性均无异议。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法庭提交了下列证据并经庭审质证: 1、(2013)26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及送达回证,证明认定工伤的事实。2、川人社复决(2013)154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及送达回证,证明通过行政复议,诉讼程序合法。3、钟祥建材厂组织机构代码证、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书、缪建明身份证复印件、委托书及谢玉忠身份证复印件、童明友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原告主体资格。4、声明,证明童明友是7月28日离开了公司。5、生产记录8页,证明李永忠不是原告的职工,童明友在受伤期间不是原告的工人,童明友6、9月在原告处工作有生产记录,7、8月未在原告处工作,无生产记录。6、情况说明,证明其收到举证通知后,提交了情况说明,履行了举证义务。

被告对上列证据的质证意见是:对证据1、2、3均无异议。认可证据4、5的真实性、关联性,但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认可证据6的真实性,只能说明原告不认可童明友是工伤,反证原告对童明友受伤是知晓的。

第三人对上列证据的质证意见与被告质证意见一致。

第三人未举证。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证据作如下认定:原告、被告举证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规定,可以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

经审理查明,第三人童明友系原告钟祥建材厂职工。2011年9月20日,童明友在钟祥建材厂处上班时不慎被机器绞伤右手。2011年12月童明友提起工伤认定申请,仁寿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收到申请后向原告发出举证通知书。因第三人与原告就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产生争议,2012年2月10日童明友向仁寿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确认童明友与钟祥建材厂存在事实劳动关系。2012年3月29日,仁寿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童明友与钟祥建材厂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原告不服,提起民事诉讼,2012年11月7日经二审法院终审确认,原告与第三人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第三人于2011年9月20日在原告处进行拉丝工作中不慎被机器绞伤右手。被告于2013年1月30日受理了第三人工伤认定申请,核实了有关材料,于2013年2月6日作出(2013)26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为童明友2011年9月20日在原告处上班时不慎被机器绞伤右手,童明友所受伤害属于工伤认定范围,予以认定为工伤。原告不服,提起行政复议,2013年11月8日四川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作出复议决定,维持市人社局(2013)26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原告不服,诉至本院。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第十七条和《工伤认定办法》第四条之规定,被告市人社局作为本统筹地区的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具有对本市范围内职工发生伤亡是否属于工伤作出认定的法定职权,其作出(2013)26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主体适格。仁寿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收到工伤认定申请后,向原告送达了举证通知书。后因原告与第三人就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产生争议,经劳动仲裁确认双方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又经法院生效判决确认了原告与第三人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且第三人于2011年9月20日在原告处进行拉丝工作中不慎被机器绞伤右手。市人社局审查了相关材料,结合法院生效判决认定的事实,作出(2013)267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关于原告称被告未进行调查、未组织双方对证人证言进行质证,程序违法的意见,因《工伤保险条例》及《工伤认定办法》均无进行调查核实、组织双方当事人质证是工伤认定的必经程序的规定,被告经审核相关材料作出工伤认定不违反法定程序。原告与第三人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事实已经法院生效判决予以确认,对原告称其与第三人不存在劳动关系的意见不予支持。综上,为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支持行政机关依法行政,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仁寿县钟祥建筑材料厂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仁寿县钟祥建筑材料厂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四川省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张 霞

审 判 员  万成忠

人民陪审员  周乐明

二〇一四年五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姚晓莉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工伤保险条例》

第十七条第五条第二款

《工伤认定办法》

第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