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非法拘禁罪

被告人吴晓曲犯抢劫罪、被告人陈鑫海犯非法拘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告人高福军犯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龙顺、田丽丽犯非法拘禁罪一案

结案日期:2011年12月7日 案由:故意伤害罪 抢劫罪 非法拘禁罪 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罪 当事人:高福军 田丽丽 陈鑫海 龙顺 吴晓曲 案号:(2011)州刑二终字第74号 经办法院: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湖南省花垣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鑫海,又名陈海,男,1983年12月26日出生,汉族,湖南省花垣县人,小学文化,农民,住花垣县花垣镇三角岩村9组大竹山9号;2004年4月22日因犯抢劫罪,被花垣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06年5月30日减刑释放;因涉嫌抢劫罪于2011年1月5日被花垣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月28日被逮捕;现押于花垣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龙顺,男,1991年11月22日出生,苗族,湖南省花垣县人,初中文化,待业,住花垣县花垣镇柑子园居委会1组;因涉嫌抢劫罪于2011年1月5日被花垣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月28日被逮捕;现押于花垣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吴晓曲,男,1980年6月21日出生,苗族,湖南省花垣县人,初中文化,无业,住花垣县花垣镇佳民村5组;2003年5月10日,因犯抢劫罪,被吉首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1年1月5日被花垣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月28日被逮捕,现押于花垣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高福军,男,1992年3月27日出生,汉族,湖南省保靖县人,初中文化,农民,住花垣县城南居委会白岩山村;因涉嫌抢劫罪于2011年1月5日被花垣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月28日被逮捕;现押于花垣县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田丽丽,男,1992年5月26日出生,土家族,湖南省保靖县人,小学文化,住保靖县毛沟镇白坪村37号。2010年1月7日因犯抢劫罪被保靖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2010年4月26日刑满释放;因涉嫌抢劫罪于2011年1月5日被花垣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月28日被逮捕;现押于花垣县看守所。

诉讼记录

湖南省花垣县人民法院审理湖南省花垣县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吴晓曲、陈鑫海犯抢劫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告人高福军犯抢劫罪、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龙顺、田丽丽犯抢劫罪一案,于2011年8月2日作出(2011)花刑初字第101号刑事判决。被告人陈鑫海、龙顺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年11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胡勇出庭履行职务,被告人吴晓曲、陈鑫海、龙顺、高福军、田丽丽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1年1月4日14时许,110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警称:胡永杰在花垣县城南乾薪宾馆1208房间内被人控制。110民警立即出警,在乾薪宾馆1208房间内将吴晓曲、龙顺、田丽丽、陈鑫海、高福军五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并解救出受害人胡永杰。经审讯,五人对控制胡永杰的事实供认不讳。

原判认定,被告人吴晓曲因与被害人胡永杰有矛盾,便产生找被害人要钱的想法。2011年1月3日晚,被告人吴晓曲打杨田的电话,要杨找几个人帮忙,杨田便打被告人龙顺的电话并承诺给每人1000元人民币为报酬,要龙找人去帮被告人吴晓曲捉一个人,被告人龙顺表示同意,即邀约在一起玩耍的被告人高福军、田丽丽等人,按杨田提供的被告人吴晓曲的电话,到花垣城南豪门宾馆和被告人吴晓曲汇合。次日0时许,被告人吴晓曲带被告人龙顺,高福军及田佬佬、萝卜、向波到豪门宾馆“801”房间,找到被害人胡永杰并准备将胡带出,被告人吴晓曲和向波先下楼等候,被告人龙顺、高福军站在房间门口,萝卜及田佬佬在房内准备强行带被害人出门时遭被害人的反抗而发生打斗,被害人未能带出,之后萝卜、田佬佬及被告人高福军、龙顺即下楼给被告人吴晓曲讲,1月4日1时许,被告人吴晓曲用电话邀被告人陈鑫海,陈到后,被告人吴晓曲将身上的1支仿“六四”式手枪交给被告人陈鑫海保管;尔后,被告人吴晓曲再次带被告人高福军、田丽丽及田勇到“801”房间,被告人吴晓曲把门踢开进入房内;被告人高福军及田勇捡起被踢烂的门板木块打被害人胡永杰,胡被打后即被带出;到电梯口时,被告人田丽丽用拖把打胡的胸部一下;之后被告人吴晓曲等人把被害人胡永杰带到花垣城北一新宾馆502房间看守;凌晨5时许,被告人吴晓曲等人又将被害人胡永杰转到花垣镇柑子园被告人陈鑫海的出租房看守,约9时许,被告人吴晓曲向被害人胡永杰提出要胡给5万元人民币补偿其损失,胡答应给2万,吴提出不能少3万元,被害人胡永杰讲要和老板彭利军找钱,到11时许,被告人吴晓曲、龙顺、田丽丽、高福军、陈鑫海把被害人胡永杰带到花垣县城南乾新宾馆1208房间找到彭利军,被害人胡永杰和彭利军商量借钱给被告人吴晓曲未果,14时许,花垣县“110”民警接到群众报警后在乾新宾馆内将被告人吴晓曲、陈鑫海、龙顺、高福军、田丽丽抓获;并从被告人陈鑫海身上搜缴仿“六四”式手枪1支。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胡永杰的陈述证明,2011年1月3日晚被害人胡永杰与张华在豪门宾馆“801”房间住房,0时许,被告人吴晓曲带几个男青年敲门进入“801”房间要带被害人胡永杰走,胡拒绝,几个男青年就对胡拳打脚踢,张华把被告人吴晓曲劝走,胡乘机关门,不久,被告人吴晓曲把门踢开,被告人高福军及田勇用凳子,被踢烂的门板木块打胡永杰;吴晓曲见胡的头部流血就喊高福军等人不要打了,就把胡永杰带到一新宾馆502房,之后把胡带到县中医院处理伤口。约凌晨5时许,被告人吴晓曲等人把胡带到花垣镇柑子园被告人陈鑫海的租住房,被告人吴晓曲要被害人胡永杰不要跑,并讲第二天再谈,同时安排被告人高福军、陈鑫海、龙顺、田丽丽看好胡;安排过后被告人吴晓曲离开现场,上午9时许,被告人吴晓曲回到现场后,提出要被害人胡永杰给5万元人民币作为名誉损失的补偿,胡答应2万元,被告人吴晓曲要3万,胡永杰讲要找老板彭利军协商借钱,于11时许被告人吴晓曲、龙顺、田丽丽、高福军、陈鑫海等人把被害人胡永杰带到花垣城南乾新宾馆1208号房找彭利军借钱,彭未借; 2、证人石登林的证言证明,2011年1月4日0时许,彭利军打石登林的电话讲被告人吴晓曲在豪门宾馆打胡永杰,石登林到豪门宾馆和彭利军一起进行劝解,被告人吴晓曲不听,之后石登林和彭利军就离开现场,凌晨4时许,被害人胡永杰打电话喊石登林和彭利军的司机王繁荣一起和吴晓曲等人带胡永杰到县中医院上药,尔后把胡送回一新宾馆; 3、证人彭利军的证言证明,2011年1月4日11时许,被告人吴晓曲和被害人胡永杰带几个男青年到乾薪大酒店1209房找彭利军,胡永杰要和彭利军借钱并讲是为了摆平胡永杰和吴晓曲之间的事,彭利军未借钱给胡永杰,不久“110”民警就来了; 4、证人汤国华的证言证明,2011年1月3日晚,张华和被害人胡永杰二人在豪门宾馆“801”房住宿,23时许,汤国华到该房间玩,1月4日0时许,被告人吴晓曲、高福军等人敲门进来,高福军等人喊胡永杰穿衣服和吴晓曲等人出去,汤国华先和被告人吴晓曲及高福军、龙顺先出去了,还有二个人在房内和胡永杰打了起来,汤国华打彭利军电话,彭讲他来解决,汤国华就回到乾薪宾馆睡觉去了; 5、证人王繁荣的证言证明,2011年1月4日凌晨2时,被害人胡永杰电话喊王繁荣找彭利军要钱送胡到医院治伤,之后王繁荣开车到乾薪宾馆看见石登林也在,二人开车到一新宾馆外,石登林打胡永杰的电话,胡即和几个不认识的青年人一起到县中医院上药,约1个小时上完药后王繁荣和石登林又把胡永杰及几个年青人送回一新宾馆; 6、被告人吴晓曲的供述证明,2010年上半年的一天,彭利军和胡永杰争吵,被告人吴晓曲要为彭利军争气找胡永杰的麻烦,因此和胡永杰产生矛盾;2011年1月3日晚,被告人吴晓曲、杨田等人在唱享天下KTV唱歌,吴给杨讲找几个人帮撑门面办点事;杨表示同意,不久,杨田讲联系得被告人龙顺,被告人吴晓曲与龙顺等人即相约在豪门宾馆会面,尔后吴晓曲带被告人龙顺、高福军、田丽丽等人到801房间要带走被害人胡永杰,胡拒绝,在汤国华的劝解下,被告人吴晓曲先下去了,不久被告人龙顺等人下来讲胡永杰不肯下来还互相殴打,被告人吴晓曲打电话喊被告人陈鑫海来,吴将自己持有的1支仿“六四”式手枪交给陈鑫海保管,被告人吴晓曲带龙顺、高福军等及田勇又上到801房,敲门时胡永杰未开门,被告人吴晓曲用脚把门踢开,被告人高福军及田勇冲进房间捡起木板击打被害人胡永杰,胡被打后被带到一新宾馆,之后被带到县中医院处理伤口,回到一新宾馆,被告人吴晓曲买来K粉和被害人胡永杰吸食;过后又把被害人胡永杰带到花垣镇柑子园被告人陈鑫海租住房内,被告人吴晓曲分别给陈鑫海、龙顺交待看守好胡永杰,尔后吴外出,上午9时许,被告人吴晓曲又回到看守胡永杰的房内,要胡给5万元人民币,弥补损失,胡答应2万元,吴晓曲最后要3万元,胡讲要找老板彭利军去取;被告人吴晓曲喊龙顺、高福军、陈鑫海、田丽丽,一起带胡去乾薪宾馆1208号房找彭利军,胡到房内和彭讲,吴等人到外守候,不让胡逃离;不知过多久“110”民警就来了; 7、被告人陈鑫海的供述证明,2011年1月4日凌晨1时许,被告人吴晓曲打陈鑫海的电话,喊陈到花垣豪门宾馆,陈到后,被告人吴晓曲把一支仿“六四”式手枪交给陈鑫海保管,约10余分钟,吴晓曲、高福军、龙顺等人抓了胡永杰出来;带到花垣城北一新宾馆,之后把被害人胡永杰带到县中医院处理伤口,尔后回一新宾馆,不久又把胡带到陈在柑子园的出租房,上午11时许又把胡带到城南乾薪宾馆,陈鑫海和龙顺坐在大厅守候;14时许被公安民警抓获,当场收缴了为吴晓曲保管的1支仿“六四”式手枪; 8、被告人高福军的供述证明,2010年1月3日21时许,被告人高福军、龙顺、田丽丽及田勇、田佬佬、萝卜几个在一起玩时,龙顺接到杨田的电话讲去抓一个人,龙顺喊高福军等人一起去,并讲给每个人送1000元人民币过年,高福军与龙顺等人到豪门宾馆和被告人吴晓曲汇合后,吴带高福军等人到豪门宾馆801房间,在吴的指认下,高福军等人要带被害人胡永杰出去,和胡同住一室的张华劝了吴晓曲。吴及高福军、龙顺先出去,不知谁即关了门,田佬佬及萝卜在房内和胡永杰打了起来,胡未被带出;第二次吴晓曲又带高福军、田勇、龙顺进去,高福军、田勇捡起被踢烂的门板碎片击打被害人胡永杰,尔后将胡带出,先后到一新宾馆及被告人陈鑫海的出租房和乾薪宾馆等地;于2010年1月4日14时许被公安民警抓获;被告人龙顺、田丽丽的供述亦证明上述内容; 9、辨认笔录证明,被告人吴晓曲、龙顺经过对12张不同女性的照片进行辨认,均能准确指认杨田的照片; 10、现场指认笔录证明:被告人吴晓曲归案后对作案现场指认; 11、州公(刑)痕鉴字(2011)06号枪弹鉴定书证明,2011年1月4日从被告人陈鑫海身上收缴的1支仿“六四”式手枪,认定为以火药为动力的枪支; 12、刑事判决书证明:(2003)吉刑初字第43号刑事判决书证明被告人吴晓曲因犯抢劫罪,于2003年5月10日被吉首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2004)花刑初字第35号刑事判决书证明,被告人陈鑫海因犯抢劫罪,于2004年4月22日被花垣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06年5月30日减刑释放;被告人田丽丽因犯抢夺罪,于2010年1月7日被保靖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2010年4月26日刑满释放。 2010年2月25日,因田海、田勇搭乘张朝辉的摩托车与张发生矛盾,同年2月28日19时许,被告人高福军与田勇、向桃、向波、“鸭子”、向二、向帆等人在法老王KTV发现被害人张朝辉、张朝坤,被告人高福军等人相邀报复张朝辉,向二即去买了6把菜刀,除向二外每人持一把菜刀在法老王二楼将被害人张朝辉、张朝坤等人砍伤,被告人高福军砍了张朝辉手臂一刀;后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张朝辉、张朝坤的伤均为轻伤。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花公(2010)法鉴字第40号、41号法医学鉴定书证明张朝辉、张朝坤的伤符合锐器打击所致,二人的损伤程度均构成轻伤; 2、被害人张朝辉的陈述证明,2010年2月25日张朝辉用摩托搭载田勇、田海到花垣城北路走保靖毛沟的路口,到路口时田勇跳下车,此时有几个青年围上来讲田勇受伤了要到医院去检查,张朝辉打电话喊张朝坤等人前来,将田海捉住,带到凉水井,在田海的家长送张朝辉2万元之后,才将田海放走;2010年2月28日晚,张朝辉、张朝坤等人在法老王KTV唱歌,被田勇等人认出,被高福军、田勇等人持刀砍伤; 3、被害人张朝坤的陈述证明,2010年2月28日19时许,张朝辉为答谢张朝坤等人帮捉住田海。在法老王KTV请张朝坤等人唱歌,当张朝辉、张朝坤二人在走廊讲话时,被高福军、田勇等人持刀砍伤; 4、证人肖强雄的证言证明,2010年2月28日晚,张朝辉邀肖强雄、黄成举、石昌文、张朝坤等人在法老王KTV二楼包厢唱歌,19时许,张朝辉、张朝坤被被告人高福军等人砍伤了,证人黄成举、石昌文、彭世旺,胡文贵的证言亦证明上述事实; 5、证人王继兰的证言证明,2010年2月25日20时许,王继兰接到儿子田海的电话,讲被张朝辉等人抓住殴打,王继兰来后,张朝辉等人提出要缴5万元才放田海,双方最后协商缴2万元,才将田海领回; 6、现场照片证明被害人张朝辉、张朝坤害现场; 7、户籍资料证明:被告人吴晓曲出生于1980年6月21日被告人陈鑫海出生于1982年12月26日,被告人高福军出生于1992年3月27日;被告人龙顺出生于1991年11月22日;被告人田丽丽出生于1992年5月26日,五被告人犯罪时已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原判认为,被告人吴晓曲、陈鑫海、高福军、龙顺、田丽丽以暴力胁迫的手段抢劫他人财物,且被告人吴晓曲、陈鑫海非法持有枪支1支,被告人高福军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二人轻伤,其行为均已触犯刑律,被告人吴晓曲、陈鑫海构成抢劫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告人高福军构成抢劫罪、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龙顺、田丽丽构成抢劫罪。被告人吴晓曲、陈鑫海、高福军、龙顺、田丽丽在抢劫的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吴晓曲的行为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高福军、龙顺、陈鑫海、田丽丽的行为起辅助作用,均是从犯,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在抢劫犯罪中由于被告人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是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在故意伤害犯罪中被告人高福军与田勇、向桃等人是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高福军的行为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吴晓曲、陈鑫海犯抢劫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告人高福军犯抢劫罪、故意伤害罪,应数罪并罚。被告人陈鑫海在原判判处有期徒刑,减刑释放后五年内又故意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之罪,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综合上述,被告人吴晓曲、陈鑫海犯抢劫罪、非法持有抢劫罪,被告人高福军犯抢劫罪、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龙顺、田丽丽犯抢劫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二条(一)项,对被告人吴晓曲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对被告人陈鑫海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对被告人高福军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对被告人龙顺、田丽丽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吴晓曲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二千元;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二千元。二、被告人陈鑫海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三、被告人高福军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四、被告人田丽丽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元。五、被告人龙顺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上诉人陈鑫海上诉称,一审认定其构成抢劫罪定性不准确,非法持枪量刑过重,请求二审从轻处罚。

上诉人龙顺上诉称,一审判决定性错误,其所犯的是非法拘禁罪,而非抢劫罪。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吴晓曲伙同陈鑫海、龙顺、高福军、田丽丽殴打并拘禁胡永杰,吴晓曲威逼胡永杰给钱的事实,不仅有被告人供述;还有被害人胡永杰的陈述;证人彭利军、石登林、王繁荣的证人证言;州公(刑)痕鉴字(2011)06号枪弹鉴定书等书证证明,足以认定。原判认定高福军伙同田勇、向桃等人持刀砍张朝辉、张朝坤致二人轻伤的事实,不仅有被告人高福军的供述;还有被害人张朝辉、张朝坤的陈述;证人肖强雄、王继兰的证人证言;花公(2010)法鉴字第40号、41号医学鉴定书等书证证明,足以认定。

另查明,2011年1月3日晚,上诉人龙顺是在杨田的授意下答应帮吴晓曲抓个人,其在抓胡永杰的时候并没有劫取胡永杰钱财的目的,也不知吴晓曲有抢劫的故意。龙顺在抓人时问吴晓曲缘由时,吴晓曲也只是告知龙顺喊其帮忙抓个人,其他事不要管。上诉人陈鑫海、被告人高福军、田丽丽同样无非法占有胡永杰钱财的目的。在第一次准备将胡永杰带出豪门宾馆时,吴晓曲将枪拿出来指着胡永杰,喊其出去谈心。在将胡永杰带出豪门宾馆后,吴晓曲等人先将胡永杰控制在一新宾馆,后转至陈鑫海出租房内,由陈鑫海、龙顺、高福军、田丽丽看守胡永杰,吴晓曲于次日上午9时单独向胡永杰提出要其赔偿5万元的要求。11时许,吴晓曲等人将胡永杰带到乾新宾馆找彭利军借钱,是由吴晓曲单独与彭利军及胡永杰商谈。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胡永杰的陈述证明,其被带到陈鑫海出租房后,有两个人在睡觉,有两个守着其,第二天早上吴晓曲来到房间里要其赔他5万元,其答应2万元,吴晓曲要3万,其讲要找老板彭利军协商借钱,后吴晓曲等人把其带到乾新宾馆找彭利军。来到1209号房,其见彭利军老婆也在房内,遂叫吴晓曲的两个朋友在外面等,其就进去和彭利军说这件事,彭利军叫其到1208号房间等他。等他来后,吴晓曲和彭利军扯了几分钟,“110”民警就来了。 2、证人彭利军的证言证明,2011年1月4日11时许,吴晓曲和胡永杰带几个男青年到乾薪大酒店1209房找其,胡永杰要其借钱并讲是为了摆平胡永杰和吴晓曲之间的事,彭利军未借钱给胡永杰,不久“110”民警就来了。 3、被告人吴晓曲供述证明,其因与胡永杰闹矛盾,即产生找他搞钱的想法。2011年1月3日晚,其喊杨田找几个人帮撑门面办点事,杨田遂联系龙顺,其与龙顺等人即相约在豪门宾馆会面,尔后其带龙顺、高福军、田丽丽等人到801房间要带走被害人胡永杰,其将枪拿出来指着胡,要胡跟其走。在汤国华的劝解下,其先下去了,不久龙顺等人下来讲胡永杰不肯下来还互相殴打,其就打电话喊陈鑫海来,并将1支仿“六四”式手枪交给陈鑫海保管,其带龙顺、高福军等又上到801房,其用脚把门踢开,高福军及田勇捡起木板击打胡永杰,胡被打后被带到一新宾馆,之后其带胡永杰到县中医院处理伤口,回到一新宾馆后又把胡永杰带到陈鑫海租住房内,其给陈鑫海、龙顺交待看守好胡永杰,尔后吴外出,上午9时许,其又回到看守胡永杰的房内,要胡给5万元人民币,胡答应2万元,其最后要3万元,其和胡商谈的时候陈鑫海他们都在睡觉。后其喊龙顺、高福军、陈鑫海、田丽丽,一起带胡去乾薪宾馆1208号房找彭利军,胡到房内和彭讲,其和龙顺的两个小弟到外守候,不让胡逃离,不知过多久“110”民警就来了。 4、被告人陈鑫海的供述证明,2011年1月4日凌晨1时许,吴晓曲打其电话,喊其到花垣豪门宾馆,陈到后,吴晓曲把一支仿“六四”式手枪交给其保管,约10余分钟,吴晓曲、高福军、龙顺等人抓了胡永杰出来;先带到一新宾馆,后又带胡永杰到县中医院处理伤口,不久又把胡带到其在柑子园的出租房,上午11时许又把胡带到城南乾薪宾馆,其和龙顺坐在大厅守候,吴晓曲他们四人就到1208号房间;14时许被公安民警抓获,当场收缴了1支仿“六四”式手枪。 5、被告人龙顺的供述证明,2010年1月3日晚,杨田打其电话喊其帮吴晓曲抓个人,其遂喊了高福军和田丽丽,我们到豪门宾馆和吴晓曲会合后,跟着他来到了801房间。进到里面吴晓曲好像是拿了一把枪出来对着胡永杰并喊他起来,后来其就先下去炒了个饭,然后与吴晓曲他们到一新宾馆会合。之后又带胡永杰到县中医院处理伤口,不久又把胡带到陈鑫海在柑子园的出租房。其睡到早上10点多钟,吴晓曲把其叫醒,并把胡带到城南乾薪宾馆,其和陈鑫海坐在大厅守候,吴晓曲他们四人就到1208号房间;坐了大概一个小时,被公安民警抓获。 6、被告人高福军的供述证明,2010年1月3日21时许,龙顺接到杨田的电话讲去抓一个人,龙顺喊其与田丽丽等人一起去。其与龙顺等人到豪门宾馆和吴晓曲会合后,吴带其等人到豪门宾馆801房间,吴拿出一把枪对着胡永杰,并喊我们把他抓了。后吴及高福军、龙顺先出去,胡未被带出;第二次吴晓曲又带其、田勇、龙顺进去,其与田勇捡起被踢烂的门板碎片击打被害人胡永杰,尔后将胡带出。先后到一新宾馆及陈鑫海的出租房和乾薪宾馆等地。吴晓曲和胡永杰谈什么其不清楚。 7、被告人田丽丽的供述亦证明上述内容。 8、州公(刑)痕鉴字(2011)06号枪弹鉴定书证明,2011年1月4日从被告人陈鑫海身上收缴的1支仿“六四”式手枪,认定为以火药为动力的枪支;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吴晓曲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暴力劫取他人财物,其行为构成抢劫罪。在抢劫过程中,吴晓曲将枪支拿出来加以显示,起到威胁、恐吓被害人胡永杰的作用,系持枪抢劫。该枪支系作案工具,故对吴晓曲非法持有枪支的行为不再单独定性。在抢劫犯罪中由于被告人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是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陈鑫海、龙顺、田丽丽、高福军非法拘禁胡永杰,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拘禁罪。高福军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二人轻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在故意伤害犯罪中高福军的行为起主要作用,是主犯。陈鑫海非法持有枪支1支,其行为构成非法持有枪支罪。陈鑫海在原判判处有期徒刑,减刑释放后五年内又故意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之罪,是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高福军分别犯非法拘禁罪和故意伤害罪,应当数罪并罚。陈鑫海分别犯非法拘禁罪和非法持有枪支罪,应当数罪并罚。关于陈鑫海和龙顺的上诉理由,经查,陈鑫海、龙顺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且不知吴晓曲有抢劫的故意,故其行为不构成抢劫罪。陈鑫海、龙顺的该上诉理由成立。非法持有枪支罪应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内量刑,陈鑫海系累犯,一审法院判处其一年有期徒刑,量刑适当。陈鑫海的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判认定事实基本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但定性错误。吴晓曲系持枪抢劫,应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确定量刑起点,其虽有未遂情节,可减轻处罚,但一审判处其五年十个月,仍属于量刑偏轻,根据上诉不加刑的刑事诉讼原则,二审对其刑期不宜再变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七项、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湖南省花垣县法院(2011)花刑初字第101号刑事判决。

二、被告人吴晓曲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二千元(限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1月5日起至2016年11月4日止)。

三、被告人陈鑫海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五个月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限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1月5日起至2013年6月4日止)。

四、被告人高福军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限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1月5日起至2013年6月4日止)。

五、被告人田丽丽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元(限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1月5日起至2012年5月4日止)。

六、被告人龙顺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限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1月5日起至2012年5月4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王平

审 判 员  鲁勤练

代理审判员  程婧

二O一一年十二月七日

书 记 员  杨芳

附件

附本判决所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六十三条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入户抢劫的;

(二)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

(三)抢劫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

(四)多次抢劫或者抢劫数额巨大的;

(五)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

(六)冒充军警人员抢劫的;

(七)持枪抢劫的;

(八)抢劫军用物资或者抢险、救灾、救济物资的。

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前三款罪的,依照前三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违反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私藏枪支、弹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第二十三条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组织、领导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第六十五条第一款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过失犯罪和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的除外。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二)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七)项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