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道路行政确认

朱军与桑植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公安交通行政确认一案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8月11日 案由:道路行政确认 公路行政确认 当事人:朱军 桑植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 案号:(2016)湘08行终35号 经办法院:湖南省张家界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朱军,男,土家族。

委托代理人黄群,湖南风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芳炎,男,汉族,系原告朱军的父亲。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桑植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

法定代表人刘晓东,大队长。

委托代理人王祯孟,桑植县威陵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彭发奎,男,土家族,桑植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民警。

诉讼记录

上诉人朱军不服被上诉人桑植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公安交通行政确认一案,前由桑植县人民法院作出(2016)湘0822行初13号行政判决。朱军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朱军及其委托代理人黄群、朱芳炎,桑植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的委托代理人王祯孟、彭发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判认定,2015年8月10日,原告朱军驾驶无号牌自卸低速货车与蔡云武持准驾D型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湘G96161轻型普通货车,途径桑植县利福塔镇青龙村陈家界组路段(S230线5公里+450米)时,发生正面相撞,造成蔡云武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被告接到报警后,派交警赶赴事故现场处置,调查取证,于2015年8月11日委托湘西州龙腾司法鉴定中心,就发生交通事故时两车行使速度、车辆技术状况、车辆痕迹进行鉴定,对蔡云武、原告朱军的血液酒精含量进行检测,2015年8月28日,被告依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六条之规定,认定:蔡云武安全意识差,驾驶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相符合的、未依法进行安全技术检验的机动车上道路行使,遇对方来车时,不按交通信号通行,超速行使是造成该起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应承担该起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朱军安全意识差,驾驶未依法注册登记的机动车上道路超载行使,遇对方来车时未确保安全通行是造成该起交通事故的次要原因,应承担该起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交通事故认定书送达后,蔡云武的妻子向金娥不服,向张家界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申请复核,复核认为:被告在办案过程中,鉴定结论对当事人告知时限错误,对朱军的违法行为未能完全表述,需进一步核查。被告重新委托湘西州龙腾司法鉴定中心,对发生交通事故时两车行使速度、车辆技术状况、车辆痕迹进行司法鉴定,湘西州龙腾司法鉴定中心重新指派鉴定人员,作出司法鉴定检验报告。被告综合案件的相关证据,于2015年9月25日,依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六条、第五十六条之规定,撤销了2015年8月28日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重新作出认定:蔡云武安全意识差,驾驶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相符合的、未依法进行安全技术检验的机动车上道路行使,遇对方来车时,不按交通信号通行,超速行使是造成该起交通事故的原因之一,应承担该起交通事故的同等责任。原告朱军安全意识差,驾驶未依法注册登记、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等具有安全隐患的机动车辆上道路超载行使,遇对方来车时未确保安全通行是造成该起交通事故的另一原因,应承担该起交通事故的同等责任。朱军不服,提起诉讼。

原判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条的规定,被告桑植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朱军与蔡云武之间发生的交通事故作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此行政行为对朱军及其他利害关系人的财产权产生实际影响,所以原告对其提起诉讼,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十二)项的规定。该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朱军的诉讼请求。

朱军上诉提出,蔡云武有占道行驶的违法行为,是造成该起交通事故的根本原因,蔡云武超速行驶,上诉人没有超速,蔡云武只有摩托车执照,驾驶汽车,严重违章。交警部门第一次认定体现了客观性和公正性,第二次认定,没有事实基础,没有证据支持。请求撤销原判和桑植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桑公交重认字[2015]第001号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

桑植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答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得当,答辩人2015年8月28日作出的认定,遗漏了被答辩人“驾驶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等具有安全隐患的机动车上路行驶”的违法行为,市交警支队据此责成答辩人撤销原认定结论,答辩人重新调查,认为被答辩人驾驶的车辆制动系和行驶系不符合GB7258-2012《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7.1.5和9.1.2之标准规定,该违法行为加重了事故后果,结合双方的违法行为,认为事故双方均具有交通违法行为,且其违法行为对事故的发生所起的作用相当。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工作规范》第六十九条的规定,上一级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作出责令重新认定的复核结论后,原办案单位应当撤销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按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工作规范》第五十六条的规定重新制作编号不同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并在重新制作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注明撤销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答辩人重新作出事故认定程序合法。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桑植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责任认定,蔡云武的交通违法行为有“安全意识差;驾驶与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不相符合(持有摩托车驾照驾驶轻型货车);机动车未依法进行安全技术检验;遇对方来车时,不按交通信号通行(即占道行驶);超速行使”。朱军的交通违法行为有“安全意识差;驾驶未依法注册登记的机动车;驾驶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等具有安全隐患的机动车上道超载行驶(制动软管老化,前、后桥的左右侧轮胎花纹不一致,影响制动效果);遇对方来车时未确保安全通行”。两相比较,对本次两车相撞的交通事故,蔡云武的交通违法行为所起的作用明显强于朱军的交通违法行为所起的作用。桑植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双方承担同等责任明显不当。朱军提出的上诉理由成立。原判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六)项、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桑植县人民法院(2016)湘0822行初13号行政判决;

二、撤销桑植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桑公交重认字[2015]第001号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

三、桑植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在接到本判决书之日起三个月内重新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桑植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尹相琼

审 判 员  王 峰

代理审判员  陈建琳

二〇一六年八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王 晶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六)明显不当的。

第八十九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条第(六)项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