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计划生育行政许可

原告苏剑勇不服被告梧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行政许可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一案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4月2日 案由:计划生育行政许可 当事人:苏剑勇 梧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案号:(2015)万行初字第5号 经办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万秀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苏剑勇。

委托代理人苏桂荣。

被告梧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谢英,主任。

委托代理人王盛侃、佘卫刚,该委员会干部。

诉讼记录

原告苏剑勇不服被告梧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行政许可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一案,于2015年2月1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月28日受理后,于次月2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4月2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苏剑勇及其委托代理人苏某,被告的委托代理人王盛侃、佘卫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于2014年12月30日作出梧卫不受决字(2014)第1号行政许可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该不予受理决定对原告于2014年12月29日提出的关于设置梧州苏剑勇诊所行政许可申请,认为不符合法定的受理条件,具体理由如下:1、欠缺申请人资质证明复印件(核实原件):执业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2、欠缺卫生行政部门出具的医疗机构设置规划的证明。据此,被告遂作出不予受理决定。被告于2015年3月12日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一、证据方面提交:1.中共梧州市委员会梧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市人民政府职能转变和机构改革的实施意见》(梧发(2014)6号);2.原梧州市卫生局组织机构代码证;3.原梧州市蝶山区人民法院(2009)蝶行初字第3号行政裁定书;4.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梧行立终字第9号行政裁定书;5.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梧行申字第14号不予立案再审通知书;6.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2)桂行申字第118号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7.申请材料补正通知书;8.行政许可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9.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10.被告对原告作出的《关于苏剑勇医师资格认定和设置个体诊所有关问题的信访回复》;11.梧州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二、依据方面提交:12.《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以下简称《行政许可法》);13.《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以下简称《执业医师法》);14.《医疗机构管理条例》;15.卫生部《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16.卫生部《关于执业助理医师能否设置个体诊所问题的批复》(卫医函(2001)163号);17.《卫生部关于印发〈诊所基本标准〉的通知》(医政发(2010)75号);18.《广西壮族自治区医疗机构管理办法》;19.《卫生部关于妥善解决医师资格认定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卫人发(2003)316号);20.《关于广西个体医师资格认定问题的通知》(桂卫人(2005)59号)及附件;21.《关于做好广西个体医师执业注册工作的通知》(桂卫医(2006)184号)。

原告诉称,一、被告的不予受理决定的错误事实。1、原告取得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到期年审时间是1998年12月31日。依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35条规定,校验期为一年。由于被告不按时给原告年审,换发新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造成原告的执业许可证失效。2、依据卫人发(2000)第117号文第三条第一款规定,由于被告不传达、不贯彻、不执行、不通知原告,在法定程序上违法,在执行上有法不依,公然对抗宪法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剥夺原告的医师资格权和个体行医经营权。3、由于被告对本案事实认定错误,适用法律错误,把在《执业医师法》颁布前,已依法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个体行医人员“老人”当作“新人”强迫他们参加国家统一医师资格考试,或广西区医师资格考试,违反了《执业医师法》第四十三条“老人老办法”的规定。4、被告对原告执法不公正。原告是个体行医人员,又是原个体诊所负责人,被告只通知原告参加医师资格国考,取得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书。不通知原告参加医师资格区考,使原告至今成为梧州市原个体诊所负责人中,唯一没有医师资格证的人,唯一不能恢复独立开业行医的原个体诊所负责人。5、被告只允许广西执业助理医师恢复开设个体诊所,而不允许国家级执业助理医师恢复开设个体诊所的规定,采取了“双重”标准,违法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宪法规定。6、被告明知2004年6月30日是全国医师资格认定工作结束日期,却没有及时在《执业医师法》颁布前对已依法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独立开业行医的个体行医人员办理认定医师资格手续。二、被告的错误原因。1、被告只认可“职称证”,不认可《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是错误的根本原因。2、被告对《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和《执业医师法》都理解不够全面,将“老人”当“新人”,以“新法”否定“旧法”。3、被告不认可《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包含有“医学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证明”,违反了《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有关规定和《执业医师法》的权威解释。4、被告不认可持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人,就是具有医师资格和执业医师资格的人。5、被告对《执业医师法》具有法律溯及力的时间效力不认识。综上所述,被告应按有关规定,以原告在《执业医师法》颁布前,依法取得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为依据,为原告换发新证恢复《苏剑勇诊所》,重新开业行医,用原告的双手和技术养家糊口。故请求法院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行政许可申请不予受理决定,并判令被告以原告旧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换发新证恢复《苏剑勇诊所》。原告在庭审前提供了以下证据、依据:1.原告的身份证;2.1998年4月原告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3.行政许可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4.梧州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及送达回证;5.2014年梧州市城区非公立医疗机构设置申请须知;6.原梧州市蝶山区人民法院(2009)蝶行初字第3号行政裁定书;7.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梧行立终字第9号行政裁定书;8.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2)桂行申字第118号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9.2009年6月至2014年8月间被告给原告的四次书面答复(2009年6月15日给苏剑勇的函;2013年4月11日《关于苏剑勇申请审核认定医师资格材料的答复》;2014年2月24日《设置医疗机构选址是否符合规划审查意见》;2014年8月25日《关于苏剑勇医师资格认定和设置个体诊所有关问题的信访回复》);10.《执业医师法》第四十三条;11.卫生部、人事部解说《老人老办法》;12.《医疗机构管理条例》;13.《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14.卫生部、人事部下发的《具有医学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人员认定医师资格及执业注册办法实施细则》;15.《卫生部关于进一步做好医师资格认定工作的通知》(卫人发(2000)第117号);16.《自治区卫生厅关于医师资格认定有关问题的补充通知》(桂卫人(2001)271号);17.《关于广西个体医师资格认定问题的通知》(桂卫人(2005)59号);18.《关于做好广西个体医师执业注册工作的通知》(桂卫医(2006)184号);19.《执业医师法》权威释义问答《执业医师手册》;20.《医师资格证书》样式中“使用说明”的第一项内容。

被告辨称,一、苏剑勇申请行政许可未被受理的有关情况。苏剑勇向被告提出设置梧州苏剑勇诊所的行政许可申请,因其提供材料不全,不符合法定受理条件,被告向其发出补充相关材料的通知,在苏剑勇表示无法提供的情况下,被告遂作出本案不予受理决定书。原告不服该决定提出复议申请,复议机关维持被告的该决定。原告不服诉至法院,但其本案起诉并未对被告作出的该决定提出实体上和程序上是否违法的异议,而是纠缠于2009年被告未予认定其“执业医师资格”的有关情况,且当年原告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行政答复,并判令被告认定其执业医师资格,已被法院裁定驳回其起诉。因此,被告主要针对原告不服被告作出本案决定有无违法进行答辩。二、被告根据法定条件及程序作出决定,无行政违法行为。1、关于申请个体行医、设置个体诊所的法定条件。根据《执业医师法》第十九条第一款,《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十三条第一款,《卫生部关于执业助理医师能否设置个体诊所问题的批复》,《广西壮族自治区医疗机构管理办法》第九条第一款,《卫生部关于印发〈诊所基本标准〉的通知》第一款等规定,申请设置个体诊所的,应当具备本人取得执业医师资格,经执业注册连续从事同一专业诊疗工作5年以上等基本条件,执业助理医师不得申请个体行医、设置个体诊所。由于原告提供的材料不齐全,被告在实施行政许可中严格执行机构设置法定条件,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实体上并无违法行为。2、关于申请个体行医、设置个体诊所的法定程序。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九条,《行政许可法》等有关规定,被告接收原告提供的材料后,经初审,认为原告提供材料不全,不符合法定受理条件,尚需提供申请人医师资格证书和执业医师证书、卫生行政部门出具的医疗机构设置规划的证明,被告通知原告补充相关材料,在原告表示无法提供需补充的材料后,被告遂作出不予受理决定,程序合法。综上,为了依法实施行政许可,维护法律尊严,保障人民医疗卫生安全,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提出异议综合认为,被告应按有关规定,以原告在《执业医师法》颁布前,依法取得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为依据,为原告换发新证恢复《苏剑勇诊所》。被告对原告的陈述及提供的证据认为,原告申请行政许可未被受理,因其提供材料不全,不符合法定受理条件,被告根据法定条件及程序作出的决定,行政行为合法;原告所谓的换发新证恢复《苏剑勇诊所》,按规定属于重新申请许可,而不属于诊所换证恢复问题。本院对原、被告提供的证据,确认其证据来源合法,客观真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可以作为定案的依据。本院结合上述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和陈述,确认本案事实。

经审理查明,2014年12月29日原告向被告提出关于设置梧州苏剑勇诊所的行政许可申请,经审查,被告认为原告所提交的申请材料不齐全,于当日被告向原告送达《申请材料补正通知书》,该通知要求原告补正以下材料“1、申请人资质证明复印件(核实原件):执业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2、卫生行政部门出具的医疗机构设置规划的证明”。次日,被告在原告明确表示其无法提供以上补正材料的情况下,遂对原告作出本案行政许可申请不予受理决定。原告不服,向梧州市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2015年2月9日该复议机关作出复议决定,维持被告该决定。原告仍不服,遂诉至本院。

另查明,1998年4月原梧州市卫生局(现为梧州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核发的原“苏剑勇诊所”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有效期限自1998年4月1日至1998年12月31日。1999年《执业医师法》颁布实施后,作为该医疗机构负责人的苏剑勇因不具备执业医师资格,不符合个体诊所设置规定的条件,无法通过医疗机构执业校验等行政许可,原“苏剑勇诊所”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失效。2009年7月25日原告因不服原梧州市卫生局作出对苏剑勇要求认定医师资格的答复,向原梧州市蝶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该院作出(2009)蝶行初字第3号行政裁定书。该裁定对原告提出的要求该卫生局认定其执业医师资格的诉讼请求,认为不符合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故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原告不服该裁定提出上诉,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梧行立终字第9号行政裁定书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原告不服上述法院的生效裁判,先后向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2010年7月19日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原告作出(2010)梧行申字第14号不予立案再审通知书,2013年2月25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对原告作出(2012)桂行申字第118号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该高级法院在其作出的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中认为,“按照《具有医学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人员认定医师资格及执业注册办法》的规定,有权认定和授予执业医师资格的机构是省级卫生行政部门,梧州市卫生局负责对你的申请材料进行验证,并签署审核意见;审核合格的,报省级卫生行政部门认定,其不具有认定和授予执业医师资格的职权。卫生部卫人发(2000)第117号通知第三条是对1998年6月26日前经卫生行政部门批准的个体行医人员可以认定医师资格条件的规定,并非是对医师资格由哪一级卫生行政部门认定重新作出规定。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行政许可法》第十六条,《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九条“单位或者个人设置医疗机构,必须经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审查批准,并取得设置医疗机构批准书,方可向有关部门办理其他手续。”和第四十条“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行使下列监督管理职权:(一)负责医疗机构的设置审批、执业登记和校验;(二)对医疗机构的执业活动进行检查指导;(三)负责组织对医疗机构的评审;(四)对违反本条例的行为给予处罚。”,参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十三条第一款“在城市设置诊所的个人,必须同时具备下列条件:(一)经医师执业技术考核合格,取得《医师执业证书》;(二)取得《医师执业证书》或者医师职称后,从事五年以上同一专业的临床工作;(三)省、自治区、直辖市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的其他条件。”和第二十条“县级以上地方卫生行政部门依据当地《医疗机构设置规划》及本细则审查和批准医疗机构的设置。”,以及《广西壮族自治区医疗机构管理办法》第九条“申请设置个体诊所的,除具备本办法第八条规定的条件外,还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本人取得执业医师资格,经执业注册连续从事同一专业诊疗工作5年以上;(二)属于中医、西医临床或者口腔类别。”的规定,被告作为县级以上地方卫生行政管理部门,依法具有审查、核准设置个体医疗机构申请执业许可的职权,对原告未能按规定提供申请材料的不具备医疗机构设置法定条件的申请,作出不予受理决定是履行其法定职责,且该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原告提出被告没有以其取得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为依据,为其换发新证恢复《苏剑勇诊所》的主张,与本案查明的事实不符,实为原告重新申请设置《苏剑勇诊所》的行政许可事项,故其主张的理由依法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对原告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行政许可申请不予受理决定,并判令被告以原告旧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换发新证恢复《苏剑勇诊所》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苏剑勇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苏剑勇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李桂球

人民陪审员  周桂红

人民陪审员  何碧玉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日

书 记 员  李燕君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行政许可法》

第十六条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

第九条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

第十三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