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盐业行政登记

陈峰、陈红梅等与海盐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行政撤销、行政登记一审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2月5日 案由:盐业行政登记 房屋行政登记 当事人:张一中 陈红梅 陈峰 徐佳能 苏琪 海盐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 案号:(2012)嘉盐行初字第10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海盐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陈峰。

原告:陈红梅。

原告:苏琪。

原告:徐佳能。

原告:张一中。

五原告委托代理人:陆国飞。

被告:海盐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

法定代表人:杨月明。

委托代理人:赵新华。

委托代理人:林军。

第三人:王守铭。

第三人:张国英。

两第三人委托代理人:金芳翠。

诉讼记录

原告陈峰、陈红梅、苏琪、徐佳能、张一中诉被告海盐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第三人王守铭、张国英要求撤销房屋用途变更登记行政争议一案,原告于2012年11月6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2年11月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12月12日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苏琪及五原告的委托代理人陆国飞,被告海盐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的委托代理人赵新华、林军,第三人王守铭、张国英的委托代理人金芳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海盐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根据第三人的申请,于2012年5月29日作出了对第三人申请的海盐县武原镇朝阳西路32号北幢(2幢)105室、106室房屋用途变更登记的行政行为,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房屋用途变更登记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告诉称:原告系居住在海盐县武原镇朝阳西路32号(建行宿舍小区)1幢、2幢楼的业主,原告及小区其他业主就紧邻小区的“海盐颐高数码中心”项目设计方案、规划许可与被告交涉过程中,得知原属成套住宅用途的本案系争房屋即北幢(2幢)105室、106室,在由本案第三人通过二级市场购得产权后,房屋用途经被告变更登记,变成了“储藏”用途。原告认为“储藏”用途并非法律规定可以登记的房屋用途,被告作出的变更登记行为于法无据;作为同一小区的业主,第三人未征得原告等利害关系人的同意擅自对房屋改性,而被告未按法律规定的房屋用途进行变更登记,原告对系争房屋的实际使用用途及由此给原告等小区业主造成的居住影响无法把握,被告及第三人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另外,原告发现第三人的房屋收购、改性及被告准予房屋改性的系列行为,系因“海盐颐高数码中心”项目建设对本小区的日照等影响而引起的,系争房屋因达不到国家最低日照标准而通过上述系列行为试图满足该项目对本居住小区日照、通风等影响符合国家最低强制性标准。原告认为,被告及第三人的行为不仅对本小区的生活构成影响,且更与“海盐颐高数码中心”项目对本小区的相邻影响有直接关系,故原告与本案系争行政行为有利害关系。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原告诉请法院,要求:1、依法撤销被告将海盐县武原镇朝阳西路32号北幢(2幢)105室、106室房屋用途变更登记为储藏用途的行政行为。因诉讼中,被告已自行撤销原行为,故原告变更诉讼请求,要求法院依法确认被告将海盐县武原镇朝阳西路32号北幢(2幢)105室、106室房屋用途变更登记为储藏用途的行政行为违法;2、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五原告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1号、2号证据:五原告的身份证复印件以及五原告三户人家的房产证复印件各1份,证明原告是合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在该小区居住的房屋具有所有权,证明与本案系争的房屋有相邻关系,具有利害关系。3号证据:被告在2012年9月10日给包括原告在内的住户的《关于海盐颐高数码项目建行宿舍住户意见的答复》1份,证明被告行政行为违法。4号、5号证据:第三人的人口信息各1份,证明第三人主体的存在。6号证据:海盐中颐置业有限公司基本信息1份2页,证明本案所涉的颐高数码中心项目的开发公司以及开发公司投资人和法定代表人的基本信息情况。7号证据:王晨的户籍证明1份,证明本案颐高数码中心项目开发商海盐中颐置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晨和本案的第三人王守铭、张国英是父子和母子关系。8号证据:日照分析报告1份,证明由于本案系争房屋从住宅变更为储藏,使得颐高数码中心项目的日照报告可以通过,作出了形式上合法的日照分析报告。9号证据: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1份2页,证明被告颁发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是在本案系争房屋变更登记后核发的,同时证明本案变更登记的行为与本案的五原告具有利害关系。

被告辩称:本案原告并非系争房屋即武原镇朝阳西路32号北幢(2幢)105室、106室房屋的所有权人或与所有权相关的其他权利人,也非该房屋用途变更事项的利害关系人,故不具备行政诉讼主体资格。被告认为,本案第三人通过二级市场购买了本案系争的武原镇朝阳西路32号北幢(2幢)105、106室,后向被告提出变更房屋用途登记申请,被告依照《房屋登记办法》第二十条规定,予以登记,因该登记用途填写的用语不规范,容易引起误解,故被告依照《房屋登记办法》第七十四条、第七十五条,以及《房产测量规范第一单元:房产测量规定》的有关规定,将原登记更正为“住宅(贮藏室)”,并将原房屋登记证收回。被告认为,房屋具体实际用途的变更,只要符合城市规划,属于当事人意思自治范畴,系所有权人按《物权法》规定的具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能。本案第三人向被告申请将其所有的两套房屋的用途按其实际使用功能变更为储藏,属于第三人所有权中的处分权范围,其申请符合城市规划要求,不属于《房屋登记办法》第二十二条所列举的不予登记范围,被告无权拒绝。被告根据第三人申请将系争房屋用途变更登记为储藏,除填写用语不规范外,并无不当。系争房屋实际用途的变更不属于《浙江省城乡规划条例》第四十七条规定的将住宅改为经营性用房之情形,包括五原告在内的朝阳西路32号院内其他住户从根本上讲不具备“相关利害关系人”的身份。因而被告在受理或登记该变更申请事项时,既不能对第三人的变更登记申请权利进行限制,也没有审查原告关于第三人对该两套房屋的实际使用功能变更的评判或限制意见的法律依据,况且被告根据听证会召开情况已将系争房屋的规划用途填写问题启动更正登记程序纠错,消除了误读的可能性。关于被告对海盐颐高数码中心建设项目的规划审批,符合法律法规的要求,如五原告认为该行政审批行为损害其权益的,应另案提出诉讼。综上,被告认为,五原告不是武原镇朝阳西路32号北幢(2幢)105室、106室房屋的所有权人或与所有权相关的其他权利人、利害关系人,其与第三人申请变更房屋用途的登记事项本身无人身权、财产权方面的直接利害关系,故无行政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且海盐颐高数码中心建设项目的规划审批属于与本案无关的其他行政管理行为,故请求法院判决驳回五原告的起诉。

被告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1号、2号证据:即武原镇朝阳西路32号北幢105室、106室房屋所有权转移登记资料,证明本案第三人通过房屋二级市场购买了该两套房屋,本案第三人是朝阳西路32号北幢105室、106室的房屋所有权人。3号、4号证据:朝阳西路32号北幢105室、106室房屋所有权变更登记资料,证明本案第三人通过合法途径将房屋用途变更为“储藏”。5号、6号证据:朝阳西路32号北幢105室、106室房屋所有权更正(异议)登记资料,其中包括已被注销的两第三人的嘉房权证盐字第110483-(1-2)号、嘉房权证盐字第110482-(1-2)号房屋所有权证各1份,证明由于发现原房屋变更登记时填写的登记用语不规范,所以由房屋登记机构启动更正登记程序,对原房屋用途填写为“储藏”更正登记为“住宅(贮藏室)”。7号、8号、9号、10号、11号、12号证据:即被告作出房地产登记行为的法律依据,包括《物权法》第二章第一节,证明不动产登记的制度;《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六十一条证明房地产变更应登记的内容;《房屋登记办法》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规定,证明该行为不属于不予登记的情形,应予以登记;《房屋权属证书、登记证明填写说明》,证明要填写建设工程规划许可文件及其所附图件上确定的房屋用途,由此可见,需要规划部门提供相应的意见(证据中已提供);《房产测量规范第一单元:房产测量规定》,其中3.1.1条,表明这个国标规范,是为了房产产权、产籍管理等提供数据和资料,所以这个规范适用于房产登记。其中附录B中的B1.2a)项下确定套内使用面积为套内卧室、起居室、过厅、过道、厨房、卫生间、厕所、贮藏室、壁柜等空间面积的总和,由此证明本案第三人最终所获得的权属证书中载明其房屋用途是住宅(贮藏室)是符合这份国家标准的;《房地产登记技术规程》,其中房屋所有权变更登记申请材料表中就涉及到房屋变更的事项,由此可见,房屋用途变更并非是不允许的。

第三人述称:第三人购得武原镇朝阳西路32号2幢(北幢)105室、106室,并依法办理了房屋过户登记手续,已经履行合法程序成为房屋登记薄上载明的权利人。因个人需要,出于真实意愿拟将两套住宅用途的房屋,变更为“储藏”用途,用于存放日常生活等用品。第三人于2012年5月21日向房屋登记部门提出变更房屋用途的申请并提交了相关材料,后被告作出房屋用途变更登记。被告根据相关规定,于2012年11月14日书面告知本案所涉房屋用途由“储藏”变更为“住宅(贮藏室)”更加符合政策规定及国家标准,经第三人提交相应变更登记申请及材料,被告作出了更正,现房屋用途为“住宅(贮藏室)”。根据以上事实,第三人就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提出自己的意见。第一,第三人作为房屋登记薄上载明的合法权利人,有权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及个人真实需求,对本人合法所有之房屋向被告及相关部门提出该房屋用途的变更申请;第二,涉案房屋之用途变更申请的程序均依据法律及相关规定,提供的材料真实合法,原告认为第三人变更房屋用途的行为系违法行为无法律依据;第三,第三人对房屋用途申请变更系因本人真实意愿及生活需要,原告臆测因第三方“数码中心项目”的原因导致本人房屋用途的变更与事实不符;第四,第三人的房屋用途变更与否并不影响原告的实际权益,原告虽作为涉案房屋的相邻权利人,但并不作为本案具体行政行为的利害关系人。原告未就第三人将房屋用途变更为“住宅(贮藏)”而使原告受到的损失提供证明,根据相应法律规定,第三人的房屋用途变更为“住宅(贮藏)”没有义务向原告予以告知,更无需经过原告同意,第三人的房屋用途变更未在事实上对原告造成任何权益的损失,原告认为“本案被告及第三人的违法行为不仅对本小区的生活居住构成影响,更与数码中心项目对本小区的相邻影响有直接关联”与事实不符,于法无据。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及理由与事实不符,第三人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保障第三人的合法权益。

第三人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庭审质证时,原告对被告提交的1号、2号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被告提交的3号、4号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证据的合法性和关联性有异议。对被告提交的5号、6号证据的真实性有异义,特别是在时间上的真实性原告无法确认。对被告提交的7号、8号、9号、10号、11号、12号证据,原告认为,被告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被告的变更登记具有合法性。

第三人对被告提交的1号、2号、3号、4号、5号、6号、7号、8号、9号、10号、11号、12号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

被告对原告提交的1号、2号证据,即对本案五原告的身份证明材料没有异议,对于本案原告所有的三套房屋的房产证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是对这几份房产证所载明的信息跟本案系争的行政行为的关联性有异议。被告对原告提交的3号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但对与本案的关联性有异议。对原告提交的4号、5号证据,被告没有异议。对原告提交的6号、7号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被告没有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对原告提交的8号、9号证据,被告认为与本案系争行政行为之间不具有关联性,故对于日照分析报告的真实性、合法性不作评判;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对其真实性、合法性被告予以认可。

第三人对原告提交的1号、2号证据,即原告的身份证和房产证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原告不能作为系争行政行为的利害关系人,故对关联性有异议。对原告提交的3号、4号、5号、6号、7号证据的真实性认为无法考证,对于原告认为第三人与颐高数码中心项目负责人的任何关系和第三人申请房屋变更用途的真实性、合法性,第三人认为并无冲突。对原告提交的8号、9号证据,第三人认为无法考证。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被告提交的证据认证如下:1号、2号证据原告及第三人对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定;3号、4号证据是被告作出房屋用途变更的相关材料,与本案具有关联性,原告及第三人对其真实性亦没有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关联性予以认定;5号、6号证据是原告起诉后,被告对诉争房屋用途变更的更正登记资料,虽然原告对其真实性有异议,但因第三人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且该证据具有真实性,故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定。对被告提供的7号、8号、9号、10号、11号、12号证据,该证据是法律、法规及有关规定,原告对其真实性、合法性没有提出异议,第三人亦没有异议,因该证据具有真实性和合法性,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对原告提交的证据认证如下:1号、2号证据,被告及第三人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定;3号证据,被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第三人未表示意见,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定;4号、5号证据,系第三人的身份证明,具有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6号、7号证据,因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故本院对其不予认定;8号、9号证据,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故本院对该两份证据不予认定。

综合认证意见及当事人的庭审陈述,本院确认以下事实:本案五原告陈峰、陈红梅、苏琪、徐佳能、张一中分别居住于海盐县武原镇朝阳西路32号北幢(2幢)303室、南幢(1幢)306室、南幢(1幢)305室,该区共有南幢(1幢)、北幢(2幢)两幢房屋,第三人分别于2012年4月5日、2012年3月30日通过二级市场购得位于五原告所居住的小区中的北幢(2幢)105室、106室,第三人认为因个人需求,储藏日常生活用品,出于真实意愿,于2012年5月21日向被告所属部门海盐县房地产管理处申请房屋用途变更登记,在变更登记申请书上规划用途一栏变更为“储藏”。被告于2012年5月29日予以登记发证。原告认为,被告对第三人房屋用途变更登记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且缺乏法律依据,为此,原告于2012年11月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变更房屋用途登记的行政行为。在本院审理过程中,被告于2012年11月16日,对原第三人房屋用途变更登记的行政行为作出了更正登记,其理由为用词不规范,注销了原于2012年5月29日对两第三人颁发的嘉房权证盐字第110483-(1-2)号、嘉房权证盐字第110482-(1-2)号房屋用途变更登记权证,为此,原告在诉讼中变更诉讼请求,要求判决确认被告对第三人作出的房屋用途变更登记行政行为违法。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对第三人作出的房屋用途变更登记行政行为缺乏相应的法律法规依据,在被告作出的房屋用途变更登记行为可能对原告带来损害的情况下,原告作为利害关系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与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该行为不服的,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由于被告在本案审理期间变更了本案诉争的房屋用途变更登记行为,作出了更正登记,在原告不同意撤诉的情况下,根据法律规定本院可依法作出确认判决。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确认被告海盐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作出的嘉房权证盐字第110483-(1-2)号、嘉房权证盐字第110482-(1-2)号房屋用途变更登记行政行为违法。

本案受理费50元,由被告海盐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次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金春荣

审 判 员  俞连平

代理审判员  李阿盈

二〇一三年二月五日

书 记 员  陈冬琦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条第三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