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旅游其他行政行为

王芳与安吉县人民政府灵峰街道办事处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8月21日 案由:旅游其他行政行为 人民政府其他行政行为 当事人:王芳 安吉县人民政府灵峰街道办事处 案号:(2015)浙湖行赔终字第4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芳。

委托代理人叶卫权。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安吉县人民政府灵峰街道办事处,住所地安吉县灵峰旅游度假区(原直升机场内)。

法定代表人钱良宏。

委托代理人黄立科。

委托代理人王锦秋。

诉讼记录

上诉人王芳因与被上诉人安吉县人民政府灵峰街道办事处规划行政赔偿一案,不服德清县人民法院(2015)湖德行赔初字第5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6月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王芳及其委托代理人叶卫权,被上诉人安吉县人民政府灵峰街道办事处的党委委员程飞、委托代理人黄立科、王锦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定:本案所涉房屋位于安吉县递铺镇灵峰村下扇村自然村组,王芳于2000年在其安集建(90)字第52204278号《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附图所示的道地及住宅东侧地块上建有房屋。2013年4月25日,原安吉县递铺镇人民政府向王芳送达安递限改字(2013)146号《限期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要求王芳于2013年5月2日前自行拆除面积为402平方米的违法建筑。2013年6月18日,原安吉县递铺镇人民政府对涉案房屋实施了强制拆除。2013年12月5日,原安吉县递铺镇人民政府作出《关于撤销〈限期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的决定》,决定撤销安递限改字(2013)146号《限期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2013年12月19日,长兴县人民法院判决确认上述通知书违法。后由于原安吉县递铺镇人民政府于2014年2月17日被撤销,分别设立安吉县人民政府递铺街道办事处、安吉县人民政府昌硕街道办事处、安吉县人民政府灵峰街道办事处,而涉案建筑所处地块归属灵峰街道管辖,故该案适格被告为灵峰街道。现王芳认为灵峰街道办事处实施的强制拆除行为违法,诉至原审法院。另查明,涉案建筑所在地块在2000年已在城市规划区范围内。

原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当事人在提起行政诉讼的同时一并提出行政赔偿请求,或者因具体行政行为和与行使行政职权有关的其他行为侵权造成损害一并提出行政赔偿请求的,人民法院应当分别立案,根据具体情况可以合并审理,也可以单独审理。本案中,王芳于2015年1月29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灵峰街道于2013年6月18日拆除王芳房屋的行为违法,并要求判令灵峰街道赔偿王芳经济损失共计1269600元。因本案属于当事人在提起行政诉讼的同时一并提出行政赔偿请求的情形,故本案与(2015)湖长行初字第25号行政案件采取分开立案,合并审理的方式。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问题,经原审法院审查认定,灵峰街道实施强制拆除行为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八条规定,超越了其法定职权。2015年4月13日,原审法院作出(2015)湖德行初字第25号行政判决,判决确认灵峰街道于2013年6月18日实施的强制拆除行为违法。由此,本案的审查重点为王芳是否存在合法权益,王芳的合法权益是否被行政行为所侵害,被侵害的程度和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等。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二条规定,原告在行政赔偿诉讼中对自己的主张承担举证责任。灵峰街道有权提供不予赔偿或者减少赔偿数额方面的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第(三)项规定,在一并提起的行政赔偿诉讼中,证明因受被诉行为侵害而造成损失的事实,由原告承担举证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规定,在行政赔偿诉讼中,原告应当对被诉具体行政行为造成损害的事实提供证据。据此,王芳对其存在的合法权益、受侵害的事实及相应的因果关系应当承担举证责任。一、关于王芳提出被拆房屋经济损失889600元,原审法院认为,该项赔偿请求的主要依据为被拆房屋的建造费用以及屋内财产损失。关于被拆房屋内财产是否需要赔偿的问题,在举证期限内,王芳既未提供财产损失的相关评估报告,又未申请有关机构对财产损失进行鉴定。王芳只提供有被损房屋的照片和损失清单,上述证据作为孤证,无法形成有效的证据链,证明王芳被拆房屋内财产的数量及其价值,故王芳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原审法院对王芳主张被拆房屋内财产损失依法不予支持。关于灵峰街道实施强制拆除行为导致王芳建筑材料毁损是否需要赔偿的问题,原审法院认为,被拆除的建筑物虽然被依法认定为违法建筑,但违法搭建人对建筑材料具有所有权。因此,行政机关在实施强制拆除行为过程中应尽必要的审慎义务,并采用适当的方式进行。强制拆除行为作为行政强制执行的方式之一,其强制性的特点决定在实施拆除行为过程中必然会导致建筑材料受到毁损,影响其再利用价值。对此,当事人应承担相应的义务。该案中,灵峰街道在实施强制拆除行为前,已经事先告知王芳限期拆除涉案房屋和相关后果,故灵峰街道对其实施强制拆除行为造成的建筑材料毁损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二、王芳提出因灵峰街道强拆行为给王芳造成了精神伤害,要求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30000元。原审法院认为王芳提出的精神损害赔偿事项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形,对其主张原审法院依法不予支持。三、王芳提出因维权而产生的误工费损失80000元,该损失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的直接损失,对其主张原审法院依法不予支持。综上,王芳的理由无事实及法律依据,对其赔偿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王芳所有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王芳不服,上诉称:上诉人王芳不服被上诉人灵峰街道于2013年6月18日对上诉人的住宅及附房强制拆除的行为违法,不服原审法院(2015)湖德行初字第25号行政判决书以及(2015)湖德行赔初字第5号行政赔偿判决书,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第三款规定,被上诉人应尽赔偿义务。1、被上诉人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的住宅于1998年成立,被上诉人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该法自2008年1月1日起施行,上诉人的财产在该法生效施行前就早已存在,因上述的法律没有溯及力,所以依据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则,上诉人的房屋不属于违法建设。2、上诉人住宅及附房是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二条第二款,报告白水湾乡人民政府,上诉人的房产适用土地管理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被上诉人要农村村民提供规划许可证是无法无据,安吉县规划局成立于2011年2月9日,在安吉县城范围的农村村民建住宅需规划部门的许可证是错误的。3、被上诉人是人民政府,宗旨是为人民服务的,对农村违法建筑应由国土部门管辖。被上诉人是超越职权行为,依法加倍赔偿。原审法院违反法定程序。1、本案在2013年经长兴县法院判决,各方当事人均未上诉,长兴县人民法院判决生效,原审法院为了与被上诉人配合,故意强迫上诉人重新起诉,(2015)湖德行初字第25号判决书又与长兴县法院的判决一致,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形势下做好行政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的通知第六项规定。2、上诉人的起诉状送到原审法院后不受理,强行胁迫引诱上诉人按法官说的更改起诉状,造成上诉人起诉状出现格式和非格式两种字体,原审法官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官法》第三十二条第七款规定,终审法院应依法纠正。3、综上被上诉人强制拆除行为违法,原审法院违反法定程序,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五条规定提出上诉,请求法院判决依法撤销(2015)湖德行赔初字第5号行政赔偿判决书、发回重审或改判,判决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财产损失999600元。

被上诉人灵峰街道在庭审中答辩称:本案涉及的已被拆除的建筑属于违章建筑,依照法律的规定无须对上诉人进行赔偿。第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2条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应当赔偿,在该法律规定中强调的是侵犯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本案中是违章建筑,所以不是合法权益,不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第二被上诉人依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24条第二款后半段的规定,对认定为违法建筑和超过批准期限的临时建筑不予补偿。被上诉人认为从征收补偿条例的规定精神、原则来看对违法建筑是不予赔偿的。综合本案来看,前提是违法建筑,所以不应当予以赔偿。综上请求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期间提交的全部证据材料,已由原审法院移送至本院。经审查,本案经审理确认的其他事实与一审一致。另查明,上诉人所有的位于安吉县灵峰街道灵峰村后村57号209平方米涉案建筑系未经规划部门依法审批的违法建筑,已于2013年6月18日被被上诉人强制拆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规定,只有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才能依法取得国家赔偿。本案中,虽然被上诉人强制拆除上诉人建筑物的具体行政行为因超越法定职权而被确认为违法行政行为,但该建筑物系违法建筑,不属合法权益,上诉人并不能因该建筑物取得国家赔偿。

关于上诉人请求赔偿建筑材料以及房屋内动产毁损的问题,本院认为,被拆除的建筑物虽然为违法建筑,但违法搭建人对建筑材料及房屋内动产具有所有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二条规定,原告在行政赔偿诉讼中对自己的主张承担举证责任。被告有权提供不予赔偿或者减少赔偿数额方面的证据。而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实施强制拆除行为导致上诉人房屋内动产及建筑材料毁损的损失,上诉人并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数量及其价值,故上诉人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综上,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赔偿强拆涉案房屋造成的经济损889600元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上诉人要求赔偿精神损害诉讼请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条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有下列侵犯人身权情形之一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一)违法拘留或者违法采取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行政强制措施的;(二)非法拘禁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三)以殴打、虐待等行为或者唆使、放纵他人以殴打、虐待等行为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四)违法使用武器、警械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五)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其他违法行为。该法第三十五条规定,有本法第三条规定情形之一,致人精神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认为,上诉人提出的精神损害赔偿事项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形,故对其要求赔偿精神损害赔偿金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对于上诉人要求赔偿因上访、取证、举报而产生的误工费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该赔偿请求并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内容,对于该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何育红

代理审判员  沈 屹

代理审判员  朱 芸

二〇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凌烈妮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八十九条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

第三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