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金融行政复议

孙宇剑与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公安处行政复议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6月11日 案由:铁路行政复议 金融行政复议 治安行政复议 当事人:孙宇剑 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公安处 案号:(2015)北行初字第48号 经办法院: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孙宇剑,中国平安人寿保险公司天津市河东区六科区域拓展员。

被告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公安处,住所地天津市河北区律纬路10号。

法定代表人王树彪,处长。

委托代理人苏宇,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公安处干部。

委托代理人李思达,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公安处干部。

诉讼记录

原告孙宇剑不服被告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公安处作出的京铁津公复驳字(2015)001号《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公安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于2015年3月13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依法受理后,于2015年3月25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4月23日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原告孙宇剑,被告的委托代理人苏宇、李思达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于2015年2月27日对原告作出京铁津公复驳字(2015)001号《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公安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该决定书主要内容为:“经审理查明,2014年12月25日10时30分许申请人拨打110电话称自己与车站内的工作人员有纠纷,请求民警处置。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公安处塘沽站派出所(以下简称塘沽站派出所)接市局转警后及时出警并向申请人了解情况。申请人称因为不了解实名制验票的规定,所以在进入候车室时未向验票亭内的客运员出示证件。当班的客运员在要求其返回验票时说话态度不好。处置民警了解情况后,向申请人解释了实名制验票的规定。申请人请求将其反映的问题由处置民警向车站客运部门代为转达,处置民警表示同意。申请人对于民警的处置表示满意。处置民警建议申请人向110反馈此事,申请人当即在现场拨打110表示此事已经解决完毕且本人满意后自行离开。处置民警找到塘沽站客运车间副主任邵某某了解情况并将申请人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转达,同时要求对职工服务态度加强教育,处置民警随即向指挥中心进行了反馈。另查明:当日10时许,在塘沽火车站实名制验票口,申请人孙宇剑因未出示车票和身份证件进入候车室,当班客运员李某立即将其喊回,在证件查验完毕后放行,申请人进入候车室候车。客运员李某没有使用侮辱性词语,双方没有口角亦无任何肢体接触。上述事实有塘沽站实名制验票口视频资料、处置民警携带执法记录仪的录像资料、孙宇剑的询问笔录、被申请人的情况报告、出警记录、邵某某的情况说明、朱某某的证人证言、客运员李某的询问笔录、天津市公安局110接警单、天津市公安局110接处警综合记录单等证据证实。本机关认为:第一,申请人认为客运员服务态度不好没有尽到文明礼貌的义务而拨打110电话请求民警处置,该行为本属于旅客对路风问题的投诉,且客运员的验票行为完全符合铁路部门关于实名制验票的相关规定,也未对申请人造成任何侵害,该行为不属于《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二条规定的行政案件范围,因此被申请人也就无需依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向申请人送达受案回执或者告知向人民法院起诉。第二,被申请人接110指令后及时指派处置民警赶赴现场,处置民警出警及时、行为规范、用语标准,完全符合公安部颁布的《110接处警工作规则》的处置程序。处置过程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机关决定:驳回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

被告于2015年4月3日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复印件):

证据1、京铁津公复驳字(2015)001号《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公安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用以证明作出决定书的理由和依据;

证据2、行政复议申请书,用以证明原告提起行政复议的理由、依据及诉求;

证据3、原告身份证复印件,用以证明原告的身份;

证据4、报警案件登记,用以证明塘沽站派出所对原告的报警进行了登记;

证据5、塘沽站派出所出具的情况报告,用以证明塘沽站派出所接处警的详细过程;

证据6、出警记录,用以证明处置民警接处警的过程;

证据7、对原告的询问笔录,用以证明原告的复议请求及对处置过程的描述;

证据8、对证人李××的询问笔录;

证据9、对证人朱××的询问笔录;

上述证据用以证明原告未按照实名制规定验票进站,被叫回验票,期间未发生口角及身体接触;

证据10、证人邵××出具的情况说明,用以证明处置民警对原告的投诉向客运部门进行了转达;

证据11、110接处警综合记录单两张;

证据12、110接警单;

上述证据用以证明处置民警处警后向指挥中心进行了反馈;

证据13、塘沽站验票口视频资料,用以证明原告未按规定验票进站的经过及与客运员未发生冲突;

证据14、处置民警执法记录仪视频资料,用以证明民警处置过程合法;

证据15、原告报警及反馈录音资料,用以证明原告报警及反馈的情况;

证据16、呈请受理行政复议审批表;

证据17、呈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审批表;

上述证据用以证明被告履行了合法的审批程序。

证据18、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用以证明被告在法定时间内作出了受理决定;

证据19、行政复议提交答复通知书,用以证明被告依法通知了塘沽站派出所;

证据20、行政复议被申请人答复书,用以证明塘沽站派出所对原告的复议作出了答复;

证据21、送达回证,用以证明被告依法对原告进行了送达;

依据1、《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条、第六条第(十一)项、第二十八条;

依据2、《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

在审理过程中,被告补充提交依据如下:

依据3、公安部关于印发《公安行政复议法律文书(式样)》的通知。

原告孙宇剑诉称,2014年12月25日原告认为塘沽火车站铁路职工没有做到礼貌待人,与铁路职工发生纠纷后报警称,塘沽火车站有纠纷,我在塘沽火车站出站口外警车后面等民警。塘沽站派出所民警出警后,未告知我向人民法院申请处理,也没有向指挥中心反馈,而是让我给指挥中心打电话反馈。并告知我民警替我反映铁路职工没有做到礼貌待人的问题。我认为,塘沽站派出所的行为违法,于2014年12月29日向被告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被告于2015年2月27日作出京铁津公复驳字(2015)001号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决定驳回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原告对被告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不服。1、被告作出的复议决定适用法律错误。理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申请人认为行政机关不履行法定职责申请行政复议,行政复议机关受理后发现行政机关没有相应的法定职责或者在受理前已经履行法定职责的,应当决定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原告是认为塘沽车站派出所违法,向被告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不是认为塘沽站派出所不作为,而申请行政复议。在这种情况下,被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决定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应属于适用法律错误。2、被告作出的复议决定,违反法定程序。理由是:《公安机关办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申请行政复议时一并提出行政赔偿请求,行政复议机关决定不予赔偿的,应当在行政复议决定书中注明,并说明理由;决定赔偿的,可以在行政复议决定书中载明具体的赔偿方式、赔偿项目和赔偿数额,也可以单独制作行政赔偿决定书。原告在申请行政复议时,提出了赔偿请求,被告决定不予赔偿,应当在复议决定书中注明,并说明理由。被告没有在复议决定书中注明不予赔偿,并说明理由,应属于违反法定程序。3、原告的本次起诉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理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除前款规定外,人民法院受理法律、法规规定可以提起诉讼的其他行政案件。”第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申请人不服复议决定的,可以在收到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复议机关逾期不作出决定的,申请人可以在复议期满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被告受理了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后,作出了复议决定,原告不服,向人民法院起诉,应属于不服复议决定,故原告的本次起诉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综上所述,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复议决定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特向贵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依法判决撤销被告于2015年2月27日作出的京铁津公复驳字(2015)001号《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公安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在审理过程中,原告向本院提供如下依据(复印件):

依据1、《中华人民共和国铁路法》第十三条;

依据2、《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

依据3、《公安机关办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规定》第二十四条。

被告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公安处辩称,原告于2014年12月29日向我处申请行政复议,要求确认塘沽站派出所的处置行为违法,并申请赔偿交通费人民币6元。经调查,我单位认为:第一,原告认为客运员服务态度不好,没有尽到文明礼貌的义务而拨打110电话请求民警处置,该行为属于旅客对路风问题的投诉,且客运员的验票行为完全符合铁路部门关于实名制验票的相关规定,也未对原告造成任何侵害,该行为不属于《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二条规定的行政案件范围,因此也就无需依据该《程序规定》向原告送达受案回执或者告知其向人民法院起诉。第二,塘沽站派出所接110指令后及时指派处置民警赶赴现场,处置民警出警及时、行为规范、用语标准,完全符合公安部颁布的《110接处警工作规则》的处置程序。处置过程亦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据此,我单位于2015年2月27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对原告作出驳回行政复议申请的处理决定。原告起诉我单位驳回复议申请决定书适用法律错误,违反法定程序没有法律依据。首先,无论是原告认为塘沽站派出所未依法向其送达受案回执,还是未告知其向法院起诉,其实质均是认为塘沽站派出所未履行法定职责。故我单位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决定驳回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适用法律准确。其次,我单位对原告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与《公安机关办理国家赔偿案件程序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的《行政复议决定书》是两种不同的文书类型,前者是行政复议机关受理后发现该行政机关没有相应的法定职责或者在受理前已经履行法定职责的处理,后者是对被复议的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的认定。这两类文书在公安部印发的《公安行政复议法律文书(式样)》中也是分别设计的。况且综合塘沽站派出所民警出警全过程,虽然原告拨打的是110电话,但并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的案件,本次出警未侵犯原告任何人身、财产权利,更谈不上国家赔偿问题。且无法律明文规定在《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中对是否赔偿进行表述。综上,我处在职责范围内作出《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请求贵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并由原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庭审质证时,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及依据提出如下质证意见:

对证据1,原告认为属于本案审查的对象,不能作为认定该决定书是否合法的证据使用;对证据2-7,原告无异议;对证据8-9,原告认为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对证据10,原告认为不具有合法性;对证据11-12,原告无异议;对证据13,原告认为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对证据14-16,原告无异议;对证据17,原告认为审批的内容是错误的;对证据18-19,原告无异议;对证据20,原告认为不能因为不构成行政案件,就不给受案回执;对证据21,原告无异议;对依据1、原告无异议;对依据2-3,原告认为本次行政复议不是针对塘沽站派出所不履行法定职责进行的复议,而是认为塘沽站派出所违法进行的复议。

被告对原告提交的依据提出如下质证意见:

对依据1,被告认为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对依据2,被告认为原告的报警内容不属于行政案件,所以不适用该条款的规定;对依据3,被告认为《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与《行政复议决定书》是不同性质的法律文书,所以也不适用该条款的规定。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下证据作出如下确认:

被告提供的证据2-14,16-21,客观、真实、合法,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提供的证据1,虽系本案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但该决定书可以证实原告的阅卷情况及向原告送达决定书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被告提供的证据15,虽未提供该声音内容的文字记录,但通过当庭质证,原告对该证据无异议,且能够证实原告拨打110电话报警及反馈的事实,本院亦予以采信。被告提供的依据系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均适用于本案。原告提供的依据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不适用于本案。

经审理查明,2014年12月25日10时30分许原告在塘沽火车站拨打110电话称自己与车站内的工作人员有纠纷,请求民警处置。塘沽站派出所接市局转警后及时出警并向原告了解情况。原告称因为不了解实名制验票的规定,所以在进入候车室时未向验票亭内的客运员出示证件。当班的客运员在要求其返回验票时说话态度不好。处置民警了解情况后,向原告解释了实名制验票的规定。原告请求将其反映的问题由处置民警向车站客运部门代为转达,处置民警表示同意。原告对于民警的处置表示满意。在处置民警建议下,原告当场拨打110表示此事已经解决完毕且本人满意后自行离开。处置民警找到塘沽站客运车间副主任邵××了解情况并将原告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转达,同时要求对职工服务态度加强教育,处置民警随即向指挥中心进行了反馈。原告于2014年12月29日以塘沽站派出所接到原告报案后,未向原告送达受案回执、未依法作出处理为由向被告申请行政复议。经被告审查,于2015年1月4日向原告送达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并于同日向塘沽站派出所发送了行政复议申请书副本及行政复议提交答复通知书,塘沽站派出所于2015年1月6日提出书面答复,并提交了相关证据。被告就原告提出的申请内容及时进行了调查取证。经被告负责人同意,2015年2月27日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作出京铁津公复驳字(2015)001号《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公安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驳回了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并于同日向原告进行了送达。原告不服该《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于2015年3月13日以诉称理由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决撤销被告作出的京铁津公复驳字(2015)001号《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公安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条、第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被告作为塘沽站派出所的上级主管部门,具有对原告因认为塘沽站派出所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原告合法权益,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予以受理和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的主体资格和行政职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五条的规定,原告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被告受理原告提出的行政复议申请后及时将行政复议申请书副本发送塘沽站派出所,并向有关组织和人员调查取证,上述行为符合法定程序。经被告负责人同意,被告对原告作出的京铁津公复驳字(2015)001号《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公安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有被告收集的申请人陈述、被申请人书面答复、证人证言、民警的自书材料、天津市公安局110接处警记录、视听资料等证据相互印证,能够证实原告是认为客运员服务态度不好,没有尽到文明礼貌的义务而拨打110电话,对路风问题进行投诉,而该投诉不属于《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二条规定的行政案件范围,因此,塘沽站派出所无需依据该《程序规定》向原告出具受案回执,且塘沽站派出所接110指令后出警及时,处置民警行为规范,用语标准,处置过程不存在违法行为。故被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作出的京铁津公复驳字(2015)001号《北京铁路公安局天津公安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孙宇剑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孙宇剑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程 晔

代理审判员  崔 伟

人民陪审员  骆桂芬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单 欣

附件

附:本裁判文书适用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

第五条第十二条第二款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

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