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人民政府行政裁决

14-5杨啟英判决

结案日期:2014年3月31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裁决 当事人:金沙县沙土镇人民政府 杨啟英 案号:(2014)黔金行初字第5号 经办法院:贵州省金沙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杨啟英,女,汉族,农民,贵州省金沙县人。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张钰海,男,金沙县中心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金沙县沙土镇人民政府。住所地:金沙县沙土镇。

法定代表人:雷定强,职务:镇长。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张金畅,男,系该镇工作人员。

第三人张定模,男,汉族,农民,贵州省金沙县人。

第三人张定菊,女,汉族,农民,贵州省金沙县人。

第三人张定先,女,汉族,农民,贵州省金沙县人。

第三人张帮华,男,汉族,农民,贵州省金沙县人。

诉讼记录

原告杨啟英不服被告金沙县沙土镇人民政府沙府发(2013)44号《沙土镇人民政府关于张定模与杨啟英土地纠纷的处理决定》(以下简称《处理决定》)土地行政处理一案,于2014年1月2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4年1月2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7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杨啟英及其委托代理人张钰海,被告金沙县沙土镇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张金畅,第三人张定模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张定菊、张定先、张帮华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争议地位于沙土镇和群村田青组谭家大碑,是原告丈夫张定远生前的自留地,不属于张帮华的承包责任地。张定远在世时,经家庭协商,暂由张帮华耕种,待张帮华无力耕种时,由张定远收回耕管,《处理决定》将争议地认定为责任地,实属认定事实错误。《处理决定》所使用的《调查笔录》是在作出《处理决定》之后进行调查的,是“先有结论后进行调查取证”违反法定程序的《处理决定》,且没有组织双方进行质证,第三人申请的是调解,不是确权处理,第三人未提交书面的确权申请,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严重违反法定程序。被告作出的沙府发(2013)44号《处理决定》认定事实错误,违反法定程序,请求依法撤销被告的沙府发(2013)44号《处理决定》,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为支持自己的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并经庭审质证、认证。 1、户口注销证明、2014年1月20日和群村委会出具的《证明》,用以证明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

被告无异议。

第三人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证明了原告具有诉讼主体资格,可以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 2、张定远1988年的土地承包证。用以证明争议地是张定远的自留地。

被告对真实性无意见,对证明目的有意见。

第三人有异议,认为达不到原告的证明目的。

本院认为,该证据证明了原告杨啟英户承包土地的情况。 3、张定模2013年4月12日的申请、2013年4月8日和群村委会的调解意见、2013年4月24日调解记录,被告的调查笔录三份。用以证明本案是民事调解纠纷,第三人未申请确权处理,被告是调查人也是调解人,程序不合法,滥用职权。

被告对真实性无意见,对证明目的有意见。

第三人对真实性无意见,对证明目的有意见。

本院认为,原告与第三人发生争议,经和群村委会和沙土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未果,第三人向沙土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并未向被告申请确权处理。 4、2013年5月16日和群村委会证明上面记载的2014年1月20日和群村委会的证明。用以证明5月16日的村委会证明不是村委会出具的。被告违反法定程序,伪造证据证明他们的处理决定。

被告认为6月18日的证明和4月8日的调解意见都是田景云亲笔所写,原告的证据不是田景云所写。

第三人认为不属实。

本院认为,2013年5月16日和群村委会的证明上盖有和群村委会公章,该证明未经相关部门确认其真实性,达不到原告的证明目的。 5、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6月29日的会议记录。用以证明该处理决定违背了会议纪要的要求,违反了法定程序。

被告对真实性无意见,对证明目的有意见。

第三人有异议。

本院认为,会议记录证明了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经过了镇长办公会议讨论。《处理决定》是原告提起诉讼的依据。 6、张帮华的承包证。用以证明张帮华的承包责任地不包括争议地。

被告对真实性无意见,对证明目的有意见。

第三人对真实性无意见,对证明目的有意见。

本院认为,该证据证明了第三人张帮华户承包土地的情况。 7、张定模、张定先的身份证,用以证明张定模、张定先已经丧失承包土地的资格。

被告对真实性无意见,对证明目的有意见。

第三人对真实性无意见,对证明目的有意见。

本院认为,该证据证明了张定模、张定先的身份情况。 8、证人陈永康的当庭证言。证明了第三人张帮华的园地是踩在龙塘沟,后来和集体换的,争议地就是和集体换来的。没有分家的时候,是张帮华在耕种争议地,分家之后争议地没有分给张定远,一直由张帮华耕种的,争议地是自留地,张帮华家分家的情况不知道。

被告有异议。

第三人有异议,认为不属实。

本院认为,争议地一直由第三人张帮华耕管。 9、证人谭良才的当庭证言。证明了争议地最开始是谭良才家的园地,是后来谭良才家另修房子以后,重新划了园地,这块园地后来就调换给张帮华家了。

被告无异议 第三人无异议 本院认为,争议地属于第三人张帮华家耕管。 10、证人周应芬的当庭证言。证明了争议地分家以前是大家都在耕管,分家以后争议地一直都是张帮华在耕管。张帮华家怎么分家的不清楚。争议地是龙塘沟调换过来的。

被告无异议 第三人无异议 本院认为,争议地一直由第三人张帮华耕种。

被告辩称: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原告所诉称不属实,张帮华与张定远是作为一个家庭户承包责任地,争议地由张帮华和张定模耕种至今有30余年,期间,张定远没有任何异议,原告所说争议地是暂由张帮华耕种,无力耕管归还张定远是虚构的。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程序合法,被告于2013年6月26日召开镇长办公会进行讨论,并同时作出处理决定,请求维持被告作出的沙府发(2013)44号《处理决定》。

被告为反驳原告的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并经庭审质证、认证。 1、张定模的申请,2013年4月8日和群村委会调解意见,用以证明村里多次调解处理过该争议地的问题,最后第三人才申请政府处理。

原告对申请的真实性没有意见,关联性有意见,申请上所写是调解,并不是申请的确权,该证据也客观证明本案是民事侵权纠纷,不是行政确权纠纷。其他无意见。

第三人无异议。

本院认为,原告与第三人发生争议经合群村委会调解未果,第三人张定模向沙土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 2、第三人张定菊、张定先的身份证明及委托书。用以证明整个家庭划分土地的成员是由原告张定远(已故)及第三人,其母罗品珍(已故)共同划分。

原告认为达不到被告的证明目的,争议地不是承包地,而是自留地。

第三人认为属实,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证明了第三人张定菊、张定先所承包的土地委托第三人张定模管理使用。 3、2013年6月18日村委会证明,2013年5月16日村委会证明。用以证明土地划分的时候是六个人,争议地耕管至今没有被打断过。

原告对第一张证明的真实性无意见,关联性有意见,与本案无关,对第二张证明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有意见,是伪造的事后补证。

第三人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证明了第三人张帮华领取国家返回的各种涉农补贴5份、张定远1份,争议地一直由张帮华耕管。 4、第三人张帮华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用以证明第二轮承包的时候,张帮华家是承包5个人的土地。

原告对真实性无意见,关联性有意见,不能证明争议地是张帮华的承包地。

第三人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证据证明了第三人张帮华户承包土地的情况。 5、沙土调解委员会调解笔录。用以证明杨啟英对该争议地不清楚,对整个家庭的土地划分也不清楚,家庭分土地以后杨啟英才结的婚。

原告认为该证据违反程序,内容不真实。本案属于民事纠纷,不属于行政确权纠纷。

第三人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证据证明了原告与第三人发生纠纷经过沙土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未果。 6、被告对第三人张帮华的调查笔录,用以证明土地的划分都是由张定远说了算。

原告认为第三人的调查笔录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第三人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证据证明了张定远与张帮华在土地下放后就分家了。 7、被告对证人曾文付、郭树云、何应芬的调查笔录。用以证明争议地从分家以来,一直都没有发生过争议。一直都是由张帮华和张定模耕种管理。

原告认为不属实,土地是张帮华耕种的,张定模没有耕种,是事后补的证据。

第三人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组证据证明了争议地由第三人张帮华耕种管理。 8、6月26日的会议记录。证明作出《处理决定》是经过镇长办公会讨论的决定。

原告对真实性无意见,达不到被告的证明目的,会议记录反而证明当天要求继续做调解处理,但没有再次作出调解处理前就作出了确权处理。并没有看到第三人向被告提出的确权申请。

第三人无异议。

本院认为,该证据属于被告作出《处理决定》的程序性证据。

第三人张定模述称:对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没有意见,要求维持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

第三人张定菊、张定先、张帮华未作答辩。

第三人在举证期限内都未向本院提供任何证据。

经审理查明:第三人张帮华生育了张定远(原告杨啟英之夫,已故)及第三人张定模、张定先、张定菊共四个孩子,张定远与第三人张定模、张定先、张定菊系同父异母的兄妹。土地下放时,第三人张帮华、张定模、张定先、张定菊及罗品珍(第三人张定模、张定先、张定菊之母)与张定远共六人作为一个家庭参加土地承包。1981年张定远与张帮华分家,张定远作为一个家庭,张帮华、张定模、张定先、张定菊及罗品珍作为一个家庭,分家后两个家庭按分家时划分的土地各自耕种管理,第二轮土地承包也按分家时划分的情况各自延续承包。张定远于2009年7月14日去世。原告与第三人因位于金沙县沙土镇和群村田青组,地名叫谭家大碑的土地发生争议,金沙县沙土镇和群村委会多次调解未果,于2013年4月8日提出书面调解意见,该调解意见载明:“按照土地责任制时的划地人口按照六份平均分配所有的土地,按照划地人口6人,每人一份,各自耕管。”,第三人张定模于2013年4月21日向沙土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该申请载明:“现特向沙土镇人民调解委员会提出申请,请求给我们调解为谢。我同意村委会提出的意见,按照六个划地人口平均分配所有的土地,各自耕管自己的一份。”,沙土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于2013年4月24日组织原告及第三人张定模调解未果,后被告于2013年6月26日作出沙府发(2013)44号《处理决定》,内容为:“张定模、张帮华1980年至今所承包耕管的土地位置、面积不变,杨啟英耕种管理张定远自1980年承包至今的土地位置、面积不变。”原告杨啟英不服,向金沙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复议机关于2013年11月11日作出金行复字(2013)4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被告作出的沙府发(2013)44号《处理决定》,原告仍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沙府发(2013)44号《处理决定》,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金沙县沙土镇人民政府作出的沙府发(2013)44号《沙土镇人民政府关于张定模与杨啟英土地纠纷的处理决定》违反法定程序。理由:根据《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九条:“当事人发生土地权属争议,经协商不能解决的,可以依法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或者乡级人民政府提出处理申请,也可以依照本办法第五、六、七、八条的规定,向有关的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提出调查处理申请。”、第十一条:“当事人申请调查处理土地权属争议,应当提交书面申请书和有关证据材料,并按照被申请人数提交副本。申请书应当载明以下事项:(一)申请人和被申请人的姓名或者名称、地址、邮政编码、法定代表人姓名和职务;(二)请求的事项、事实和理由;(三)证人的姓名、工作单位、住址、邮政编码。”、第三十三条:“乡级人民政府处理土地权属争议,参照本办法执行。”的规定,个人与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单位与单位之间对土地权属发生争议,经协商不能解决的,应当由当事人向乡级人民政府或乡级以上人民政府或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书面申请调查处理。本案中,第三人张定模提交的申请是向金沙县沙土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为其调解,并未向被告申请确权,被告不能依职权启动行政权对本案进行确权。被告作出的《处理决定》程序违法。对原告提出的第三人未提出书面的确权申请,被告就作出确权处理,程序违法的理由本院予以采纳。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以下判决: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以下判决:(二)具体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3.违反法定程序的;”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撤销被告金沙县沙土镇人民政府于2013年6月26日作出的沙府发(2013)44号《沙土镇人民政府关于张定模与杨啟英土地纠纷的处理决定》;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胡 佳 艳

审 判 员  刘 家 容

代理审判员  陈 启 静

二〇一四年三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徐磊(代)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

《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

第五条第七条第九条第六条第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