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物价行政处罚

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与响水县物价局行政处罚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6月12日 案由:市场监督局行政处罚 物价行政处罚 当事人: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 响水县物价局 案号:(2015)响行初字第00021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响水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住所地: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委会。

法定代表人龚爱光,该单位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贺龙国。

被告响水县物价局,住所地:响水县城双园路425号。

法定代表人周雷,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高权书,该局分管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益群,该局检查分局局长。

诉讼记录

原告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不服响水县物价局物价行政处罚一案,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因诉前协调未果,本院于2015年3月24日立案受理,于次日向被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及举证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的委托代理人贺龙国、被告响水县物价局的委托代理人高权书、王益群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响水县物价局于2014年10月15日对原告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作出(2014)响价检案7号行政处罚决定,决定对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作出下列处罚:1、责令当事人在收到文书之日起十五日内改正价格违法行为;2、没收非法所得63003元。

被告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1、2014年6月27日与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厂长龚爱光的询问笔录;2、收费收据;3、检查登记表;4、响水县龚集居水厂收费汇总表;5、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自来水材料费收费测算表;6、2014年10月14日询问笔录;7、检查通知书及送达回证;8、响水县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9、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及送达回证;10、责令退款通知书及送达回证;11、行政处罚决定书;12、送达的录像资料。依据:盐城市物价局盐市价发(2013)118号《关于修订﹤盐城市农村自来水价格管理办法﹥的通知》、江苏省物价局《关于整顿和规范农村水价行为切实减轻农民水费负担的紧急通知》(苏价工(2001)342号)、《价格法》、《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行政处罚法》。

原告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诉称,1、涉案自来水用户是小产权房,不是住宅商品房。2013年元月至2014年5月期间,运河镇建筑小产权房华鑫家园小区在不具备通水、通电、通路等条件下,其业主与建筑方达成协议水电设施费用由业主自理。故小区内水设施由业主自行负责与原告无关;2、原告没有收取材料费,没有违法所得63003元,而是受业主所托,代筹、代购、代铺小区管道设施费用。由于原告工作人员用词不当,才误将代筹、代购、代铺费用、开户费等仅写成单项开户费;3、处罚决定书适用法律不当。盐市价发(2013)118号《关于修订﹤盐城市农村自来水价格管理办法﹥的通知》第六条明确规定“农村自来水价格由制水成本、输水成本、费用、税金、适当利润构成”,“制水成本指自来水生产过程中发生的应计入成本的制造费用,包括原材料费、动力费、固定资产折旧费、修理费、人员工资及附加、水质监测及监测费等”,故原告没有多征收费用。请求法院撤销被告作出的(2014)响价检案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原告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提供的证据为:《小区供水管道投资征求业主意见汇总表》,证明当初收款的79户中有33户不愿意退款,其余业主无法联系。

被告响水县物价局辩称,1、根据群众举报,我局于2014年6月12日至6月27日对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的价格行为进行检查,发现在2013年1月1日至2014年5月31日期间以400元/户、800元/户、1000元/户等不同的标准向住宅商品房自来水用户收取自来水材料费(含水表费),共79户,计收66400元。扣除可收的水表费43元/户,共79户,计收3397元,合计多收63003元。其行为违反了《价格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属于《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决定》第九条第(六)项所指的“采取分解收费项目、重复收费、扩大收费范围等方式变相提高收费标准的”不执行政府指导价的价格违法行为。我局于2014年7月11日向水厂送达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告知陈述申辩和听证权利。2014年7月17日作出《责令退款通知书》。后水厂以书面形式征求交费者意见,其中30户签字不要求退款,其余49户联系不上,无法退款,但30户签字不要求退款属于民事行为,水厂逾期未退部分应当予以全额没收;2、农村自来水实行分类水价,一般分为:居民生活及行政事业单位用水、工业用水、经营服务用水,没有规定农村自来水价格要分小产权房或住宅商品房等类别;3、2014年6月27日与水厂投资人龚爱光进行谈话,龚爱光确认向小区收取的是材料费,并明确了范围,且水厂所开的收费“收据”中也明确收费项目为“自来水开户、水开户费、材料安装费”。水厂在收到《责令退款通知书》后未按要求退款给缴费者。我局针对《小区供水管道投资征求业主意见汇总表》进行复核,部分群众反映,如果不同意在汇总表上签字水厂就要断水,充分说明小区业主并未请水厂代筹、代购、代铺。水厂收取的从水表至水厂之间的器材费用属于制水成本,并也包含在自来水价格中,水厂辩称的“代筹、代购、代铺管道设施费用”仍然属于违规收费;4、根据盐市价发(2003)118号文件及苏价工(2001)342号文件均说明水厂不能另外收取材料费,针对水厂不执行政府定价或指导价的价格违法行为,我局根据《价格法》第三十九条的规定对水厂作出处罚决定是适当的。综上,原告诉求事实证据不足,理由不充分,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经庭审质证,原告对被告证据1合法性有异议,认为笔录未告知被询问人要承担法律责任,询问内容也不真实,涉案79户是无证建设的非法建筑物,不应当受到保护;对证据2、3、5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认为这个票据不是国家税务部门许可的票据,被告作为行政机关不应当用非法票据处罚。票据上的材料费实际是原告工作人员认知错误误写,实际为代筹代购费用,没有违反物价规定,因为管道材料费用没有纳入水价成本,不能作为原告非法所得;对证据4真实性、关联性有异议;对证据6关联性有异议;对证据7、8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对证据9、11合法性有异议,内容不真实;对证据10三性均无异议。对证据12无异议。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小区供水管道投资征求业主意见汇总表》的质证意见为原告行为是在下发退款通知书之后所作,我们针对该汇总表进行回访并录音,回访用户说如果不签字水厂就断水。不管是否有意见汇总表,原告方退款时间已经超过了责令退款通知书要求的30天内退款的时间。

根据原、被告的质证意见,本院对证据作如下认定:对原告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予以认定,对被告所提供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予以认定。

根据确认的有效证据及当事人无异议的事实,对下列事实予以确认: 2014年6月27日,被告响水县物价局对原告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在2013年1月1日至2014年5月31日期间的价格行为进行检查,发现原告在该期间内以400元/户、800元/户、1000元/户等不同的标准向运河镇华鑫小区自来水用户收取自来水材料费(含水表费),共79户,计收66400元。除去应当收取的水表费43元/户外,计多收取63003元。2014年7月10日,被告作出(2014)响价检案7号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并于次日送达。原告在告知的期限内未进行陈述申辩或要求听证,同年7月15日,被告作出(2014)响价检案7号责令退款通知书,责令原告在三十日内公告并将63003元予以退还,并于同年7月17日送达。收到责令退款通知书后,原告未退还该款,制作了《小区供水管道投资征求业主意见汇总表》让79户在“自愿承担管道投资费用”、“不同意退款”栏中签字,有33户签字不要求退款,该款至今未退。2014年10月15日,被告作出(2014)响价检案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针对原告的上述价格行为,作出下列处罚:1、责令当事人改正上述价格违法行为;2、没收非法所得63003元,该决定书于同日送达。2014年12月15日,原告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不服该行政处罚决定,向响水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5年1月20日,响水县人民政府作出(2014)响复决字第09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响水县物价局作出的(2014)响价检案7号行政处罚决定。原告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仍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依法对价格活动进行监督检查,并依照本法的规定对价格违法行为实施行政处罚。”因此,被告响水县物价局作为价格主管部门具有对本辖区内价格活动进行监督管理的职权。同时,根据《价格法》第十二条之规定“经营者进行价格活动,应当遵守法律、法规,执行依法制定的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和法定的价格干预措施、紧急措施”。盐城市物价局《关于修订﹤盐城市农村自来水价格管理办法﹥的通知》(盐市价发(2003)118号)第六条规定:“农村自来水价格由制水成本、输水成本、费用、税金、适当利润构成……”。第七条规定:“农村自来水实行分类水价,一般分为:居民生活及行政事业用水、工业用水、经营服务用水;亦可只实行一种水价”。第八条规定:“……农村自来水生产、经营企业不得在水价外征收其他任何费用。”第十二条规定:“农村自来水分户计量的水表及以下部分的器材由用户承担……”。江苏省物价局《关于整顿和规范农村水价行为切实减轻农民水费负担的紧急通知》(苏价工(2001)342号)第一条第二项规定:“……各地不得在自来水价格外单独向农民收取水增容费、水厂建设费、材料费、施工费等。农村自来水厂和管网的建设、运行费用应当纳入到自来水成本中,在水价中解决。”根据上述文件规定,农村自来水价格仅与水的用途相关,与本案中原告所诉房屋的性质无涉,且文件明确规定仅水表及以下部分的器材由用户承担,农村自来水生产、经营企业不得在水价外单独向农民征收各种名义的费用,包括原告所陈述的“代筹、代购、代铺管道设施费用”,故原告的水价、水表外收费行为属于《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九条第(六)项所指的“采取分解收费项目、重复收费、扩大收费范围等方式变相提高收费标准的”不执行政府指导价的价格行为,应认定违法。《价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经营者不执行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以及法定的价格干预措施、紧急措施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并处违法所得五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可以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故被告响水县物价局对原告征收水价、水表外费用的行为依据《价格法》第三十九条之规定进行处罚,在认定事实、处罚程序及适用法律上并无不当。综上,原告所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要求撤销被告响水县物价局作出的(2014)响价检案7号行政处罚决定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响水县运河镇龚集居水厂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黄永玲

审 判 员  翟进荣

人民陪审员  李江波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李丹丹

附件

附录法律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2、《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

第十二条经营者进行价格活动,应当遵守法律、法规,执行依法制定的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和法定的价格干预措施、紧急措施。

第三十三条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依法对价格活动进行监督检查,并依照本法的规定对价格违法行为实施行政处罚。

第三十九条经营者不执行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以及法定的价格干预措施、紧急措施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并处违法所得五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可以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关于整顿和规范农村水价行为切实减轻农民水费负担的紧急通知》

第一条第(二)项

《关于修订﹤盐城市农村自来水价格管理办法﹥的通知》

第六条第八条第十二条第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

第三十三条

《价格法》

第三十九条第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