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人民政府行政裁决

冯勇与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及第三人苏琼、余德明土地权属争议处理决定纠纷案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5月12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裁决 当事人:冯勇 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 案号:(2014)玉中行终字第8号 经办法院: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冯勇,男,1963年10月27日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张英,云南法瑞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张小良,区长。

委托代理人李光辉,云南滇玉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杨连柯,云南安正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授权代理。

第三人苏琼,女,1958年5月25日生,汉族。

第三人余德明,男,1964年1月5日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李学松,云南滇兴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李幸玲,云南滇兴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诉讼记录

冯勇与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及第三人苏琼、余德明土地权属争议处理决定纠纷一案,原审原告冯勇不服云南省江川县人民法院于2014年1月2日作出的(2013)江行初字第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4年3月3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冯勇及其委托代理人张英,被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李光辉、杨连柯,第三人苏琼,第三人余德明的委托代理人李学松,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05年6月,冯勇与余德明等人共同出资通过竞拍方式购买了位于玉溪市红塔区面积为11083.9平方米地块用于自建住房,并取名为“玉溪市彩虹路彩虹新区”,该地块经规划批准划分为46块支宗地,每块地价为25万元。同年6月15日,玉溪市人民政府就该宗地颁发了玉国用(2005)第6351号预登记国有土地使用证书,有效期2年,确认使用者为冯勇等40余人。余德明先后分四次向冯勇交纳了150万元款项,其中50万元为余德明、邓丽梅(系余德明之妻)认购的编号为Q29、Q43号支宗地土地价款,50万元为代李云交纳的编号为Q26的支宗地土地价款和建房款,25万元为代苏琼交纳的编号为Q38的支宗地土地价款,25万元为代罗丽交纳的编号为Q39的支宗地土地价款。随后,苏琼将土地价款及建房款60万元分四次支付给了余德明,编号为Q38的支宗地上7幢4号房屋建好后由苏琼使用至今。冯勇在办理分户土地使用权登记过程中,欲将Q38号支宗地使用权登记在自己名下,苏琼提出异议并申请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调查确认。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于2013年5月27日作出玉红政决字(2013)2号土地权属争议案件决定书,冯勇不服向玉溪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玉溪市人民政府于2013年9月6日作出云玉政行复决字(2013)第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玉红政决字(2013)2号土地权属争议案件决定书,冯勇仍不服,向原审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的相关规定,有权对土地权属争议作出决定。本案中,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对冯勇与苏琼争议的土地使用权作出决定,程序合法,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冯勇主张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的决定书以苏琼提交的编号为697的农村信用社进账单,证实苏琼支付土地价款并参与共同建房的事实不真实,根据冯勇提供的证据4张存款单能够证明冯勇享有Q38地块的土地使用权。原审法院认为,在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所提交的证据中,编号为697的农村信用社进账单证实余德明向冯勇在中国银行开设的账号尾号为9671的账户交纳了25万元款项,余德明陈述及其出具的情况说明、邓丽梅的证言,证实该25万元系代苏琼交纳的土地款,冯勇2010年1月18日出具的证明,认可该款项系余德明代苏琼所交7幢4号(Q38地块)的土地款,冯勇辩解该证明系受胁迫后出具,但冯勇未能提供受胁迫的证据;彩虹新区私人建房结算汇总表上载明704号房屋的业主为苏琼,该表在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法院审理(2011)玉红民二初字第1号和(2012)玉红民二初字第19号民事案件庭审质证过程中,冯勇对该表的真实性无异议;综上,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的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维持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于2013年5月27日作出的玉红政决字(2013)2号土地权属争议案件决定书。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冯勇负担。

上诉人冯勇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一、一审审查证据不公,认定事实有误。被上诉人证据庭前未参加交换,庭审中直接质证收回;交款存单被上诉方持有人拒绝提供原件;原件无质证意见,复印件有质证意见;原件不认定事实,复印件认定事实。编号697进账单,第三人余德明夫妇证实现金直接入账与事实不符,而是银行间同城票据交换方式转账;入账后凭进账单《认地图》Q43地块签字的是邓丽梅。添加“代苏琼支付”进账单是编造进账单,不是进账时直接书写文字内容的进账单。苏琼没有存款合资,而是与余德明、邓丽梅夫妇串通更改进账单主张土地权属。第三人苏琼夫妇不出庭,胁迫誉写《证明》行为无法当庭对质,证明人签名、手印不是冯勇本人的。《彩虹新区私人建房结算汇总表》(以下简称建房结算表)结算价款的真实性不能证明土地权属的真实性,其上记载的业主与土地权属人1/5不符,且没有苏琼签名,704签名的不是苏琼本人。庭审中上诉人出具的《建房结算表》不质证、不认定。《进账单》(2006年11月30日)、《建房结算表》(2009年11月30日)、《证明》(2010年1月18日)晚于土地买卖结束,2005年6月15日,玉溪市人民政府确定权属发证1年后产生,不是买地过程中发生的直接证据;买地过程中形成的《认地图》、《共同购买协议》、《地籍调查分户表》才是直接证据。苏琼没有接收房屋使用至今。二、余德明代苏琼支付土地款不真实,25万元买地不符合事实。余德明在冯勇“9671”个人账户存款是合资,不是支付土地款。土地出让方是国家和集体,买受人是冯勇等40余人,购买人之间没有土地买卖关系,不存在支付土地款的行为。2006年11月30日建房过程中,余德明从大营街农村信用社编号695(50万元)、696(25万元)、697(25万元)3张进账单存入“9671”账户100万元。其中编号695投资人李云履行《共同购买协议》承担土地款31.25万元义务,享有1块土地Q26(401房)权利,编号696、697两笔50万元余德明妻子承担土地款29.45万元已办证Q43(803房),剩余资金20.55万元,不够支付Q39(705房)29.45万元土地款,代苏琼支付土地款不真实。25万元报名认一小块地是买地前的估算价,不是《决定书》的测算价、《判决书》的规划价,第三人苏琼、余德明主张25万元购买土地不符合事实。因而请求撤销(2013)江行初字第3号《行政判决书》,支持其一审原诉请求。

被上诉人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答辩称,一、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1、庭前证据交换不是行政诉讼的必经程序,是否进行庭前证据交换由法院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自由裁量。本案中,被上诉人在收到起诉状副本后十日内提交了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全部证据。2、被上诉人庭审中出示的证据并未收回,复印件庭审后由一审法院存档。3、交款单据原件由冯勇和苏琼持有,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过程中,被上诉人核对证据原件后只保存了双方当事人提供的复印件,原件已退还双方当事人。一审庭审过程中,第三人已向法院出示了交款单据原件,各方当事人均发表了质证意见。4、编号697的进账单添加代苏琼支付不属于编造金融票据。苏琼的土地款系余德明代交,由于该款是通过余德明的账户转出,故进账单上的付款人只能填写为余德明,为区别其它单据,邓丽梅才在进账单上添加了代苏琼支付的字样,进账单不属于票据法调整的对象。5、上诉人书写的《证明》已证实其认可余德明代苏琼交7幢4号房屋土地款的事实。苏琼已依法参加了庭审活动,不存在无法当庭对质的说法。在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及一审过程中,上诉人已认可该《证明》系其本人亲笔书写,其未能提供书写《证明》受到胁迫的相关证据。6、《彩虹新区私人建房结算汇总表》系上诉人与余德明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中上诉人提交给玉溪市仲裁委的证据,在(2011)玉红民二初字第1号和(2012)玉红民二初字第19号案件质证过程中,上诉人对汇总表的真实性并无异议,因此可以作为认定建房者身份的依据。至于汇总表上的建房户与部分已颁发的土地证不符,是因为办证过程中,部分建房户发生了房屋转让行为。704号房的签名系邓丽梅代苏琼签名,苏琼和余德明已当庭作出说明,苏琼的签名由邓丽梅代签不影响汇总表的真实性。7、冯勇和余德明等人2005年6月买地,苏琼2006年11月交款,不能否认苏琼参与建房的事实。冯勇在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过程中陈述,第一次签订共同购买协议有25人,随后陆续有人加入,因此,合伙建房的主体并不限于最初买地时的合伙人,李云及其他部分建房户的交款时间晚于冯勇等人买地的时间,进账单应作为认定建房户参与合伙建房的证据。《认地图》、《共同购买协议》和《地籍调查分户表》,系冯勇代其他建房户办证时提供给国土部门的证据,因苏琼、罗丽在办证过程中提出异议,且上述证据中部分建房户的签名不真实,故上述证据不能作为本案确权的依据。8、彩虹新区的房屋建好后,余德明将7幢4号的钥匙交给苏琼,房屋至今都由苏琼在支配使用。9、上诉人主张余德明交款100万元与事实不符。余德明实际交款150万元,其中50万元转帐支票系自己两套房屋的土地分摊款(Q29、Q43),695进账单所交的50万元为代李云交25万元土地分摊款和建房款(Q26),697进账单所交25万元系代苏琼交土地分摊款(Q38),698进账单所交25万元系代罗丽交土地分摊款(Q39)。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过程中,上诉人的陈述证实,每户交25万元后即取得建房资格。二、上诉人没有出资建盖彩虹新区7幢4号房屋。1、上诉人未提供支付704号房建房款的证据。2、(2011)玉红民二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中认定余德明为冯勇建盖的房屋为201、208、302、304、806五套房屋,未涉及704号房屋。3、《彩虹新区私人建房结算汇总表》系上诉人自己以彩虹新区业主委员会的名义制作后提交给玉溪市仲裁委员会的证据。汇总表证实,大多数建房户的建房款已交给冯勇,由冯勇转交给余德明,包括冯勇自己的201、208、302、304、806五套房屋均填写了收支款项的金额,704、705两套没有收支记录,说明上诉人没有出资建盖705号房屋。因而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第三人苏琼、余德明当庭陈述称,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向原审法院提供了如下证据:1、土地权属争议案件申请书及附件、申请人苏琼身份证明;2、土地权属争议案件受理建议书、受理通知书、承办人员告知书、答辩通知书;3、被申请人答辩状及相关材料;4、送达回证;5、调解书、延期调查处理申请书、通知书及通知书领取情况;6、案件会审表、会审记录、协商笔录;7、询问笔录;8、国土局提供的相关材料:地籍调查表、玉红国用(2010)第3281号余德明土地使用证、玉红国用(2010)第3293号邓丽梅土地使用证、共用宗地分户汇总查询表、彩虹新区私人建房结算汇总表、宗地分户图、办理土地证申请、房地产转让协议、授权委托书2个、2006年6月8日签订的共同购买协议、冯勇土地变更登记申请书、余德明异议登记申请书、苏琼土地登记异议申请书、冯勇的土地登记申请、“代苏琼支付”、“代罗丽支付”字样的进账单、彩虹新区业主委员会通知书,697、698号进账单、冯勇向相关单位缴纳费用的进账单、冯勇出具的50万元转帐支票的收条以及余德明身份证复印件、罗丽(童宗武)与余德明的经济来往单据、2006年11月30日余德明转入冯勇个人账户的银行间的进账单据2份、冯勇存款回单、其他认购人(部分)交款单据、余德明出具的证明、情况说明2个、冯勇出具的证明、罗丽出具给余德明的借条、余德明出具给罗丽的收据、(2011)玉红民二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2011)玉中民二终字第68号民事裁定书、(2012)玉中民二终字第39号民事判决书;9、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意见书、土地权属争议案件调查处理意见的请示、办公室行文审批处理笺;10、玉红政决字(2013)1号土地权属争议案件决定书、送达回证。

原审被告向原审法院提供了所诉具体行政行为适用的法律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三十五条。

原审原告向原审法院提供了如下证据:1、存款回单、进账单;2、支付凭证、部分收据;3、认地图原件、复印件各一份,对比现状图;4、第一次共同购买协议;5、玉国用(2005)第6351号预登记土地使用证;6、玉溪市规划局复函;7、第二次共同购买协议;8、建房规划图;9、建房协议;10、地籍调查表、宗地分户汇总查询表;11、苏琼“证明”文本;12、“代苏琼支付”、“代罗丽支付”字样的进账单;13、委托书;14、土地登记收件单、冯勇土地变更登记申请书。原审法院依原审原告调取证据的协助查询存款通知书(回执)。

第三人苏琼未向原审法院提供证据。

第三人余德明向原审法院提供了如下证据:1、房地产转让协议及表决书、变更建设用地规划申请原件;2、转帐支票存根原件。

以上证据均已随案移送本院。

二审过程中冯勇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1、土地使用权转让申请审批表、共同购买协议、彩虹新区业主委员会通知(附“代苏琼支付”、“代罗丽支付”字样的进账单)、地籍调查表、共用宗地分户汇总查询表,欲证明市、区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提供的登记材料证明Q38、Q39土地权属人为冯勇,业主委员会通知证明冯勇受胁迫誉写证明后,报告业主委员会并作了通知;2、余德明、李云出资凭证,欲证明余德明出资100万元,其中50万李云使用,剩余50万余德明使用;3、苏琼证明文本原件(第2种版本),欲证明冯勇受胁迫誉写证明。

本院依职权调取了如下证据:1、协助查询存款通知书、回执及农村信用合作社转帐支票一张,该证据显示2005年2月22日至同年3月14日期间玉溪星光公寓有限责任公司在红塔区大营街农村信用合作社(现云南红塔农村合作银行大营街支行)通过转帐支票一次性发生金额为50万元的转账交易仅一笔,款项用途为借款,出票人为玉溪星光公寓有限责任公司,收款人为玉溪市高新区新运经营部,出票时间为2005年3月4日,转乞时间为同年3月8日。2、玉溪市高新区新运经营部工商登记卡、王琼珍的询问笔录二份(2014年4月15日、16日)、玉溪市高新区新运经营部对帐单一份、空白现金支票票头三张,工商登记卡显示玉溪市高新区琼珍IP电话超市成立于2003年9月24日,2004年9月20日变更为玉溪市高新区新运经营部,经营者为王琼珍,并于2006年9月4日注销;王琼珍陈述第1组证据中的转帐支票业务是陈秀英办理的,陈秀英有一笔款项需借用玉溪市高新区新运经营部的账户进行转账,得到王琼珍的同意后,陈秀英先通过第1组证据中的转帐支票转入该账户50万元,然后再用玉溪市高新区新运经营部为出票人的现金支票把该50万元钱转出;对帐单显示2005年3月8日转入玉溪市高新区新运经营部账户50万元,同日从该账户取出19万元,次日取出16万元,同年3月10日取出15万元;支票三张,且对帐单上支取19万元、16万元、15万元的摘要号与支票票头号一致。3、协助查询存款通知书(存根)、回执、现金支票三张,该证据显示2005年3月8日、9日、10日以王琼珍名义通过三张中国银行现金支票,从玉溪市高新区新运经营部在中国银行的账户分别取走19万元、16万元、15万元。4、王琼珍的调查笔录一份(2014年4月18日),王琼珍陈述第3组证据中的三张现金支票的收款人虽为王琼珍,但系陈秀英向其要了三张空白现金支票、新运经营部及其私人印章,陈秀英再以王琼珍名义填写了现金支票上的信息后取走现金。5、陈秀英调查笔录一份(2014年4月18日),陈秀英陈述冯勇拿了收款人空白的第1组证据中的转帐支票给其,说取不到上面的钱,请陈秀英帮忙把钱取出来,陈秀英就联系王琼珍并借用玉溪市高新区新运经营部的账户,得到同意后,陈秀英在转帐支票上填写了收款人“玉溪市高新区新运经营部”,然后把转帐支票交给冯勇,冯勇通过该转帐支票先把50万元钱转入玉溪市高新区新运经营部的账户,陈秀英再从王琼珍那里要了三张中国银行的现金支票把钱取出来,且三张现金支票上的收款人、金额及收款人签字都是陈秀英填写,即第3组证据中的三张现金支票;从票据的时间来看,2005年3月8日、9日、10日分别从玉溪市高新区新运经营部的账户上取走人民币19万、16万和15万,该三笔款项应当已存入了冯勇的账户,且三笔存款的相关单据是陈秀英或者其它工作人员所填写。6、存款凭证三份,该组证据显示2005年3月8日、9日、10日以冯勇名义分别存入冯勇在中国银行开户的个人账户10600元、16万元、15万元;7、陈秀英调查笔录一份(2014年4月23日),其陈述第6组证据中的三张存款单据是其代冯勇办理的,冯勇通过第1组证据中的转帐支票把50万元钱转入玉溪市高新区新运经营部的账户后,陈秀英用第3组证据中的三张现金支票以王琼珍的名义分三次把50万元钱取出来,然后把钱交给了冯勇,具体情况是:2005年3月8日从玉溪市高新区新运经营部账户上取出19万元,然后存入冯勇账户10600元,其余部分按冯勇的要求把钱交给了冯勇;2005年3月9日从玉溪市高新区新运经营部账户内取出16万元,直接存入了冯勇的账户;2005年3月10日从玉溪市高新区新运经营部账户内取出15万元,直接存入了冯勇的账户,冯勇已收到共50万元钱;8、冯勇的询问笔录二份(2014年4月22日、23日),冯勇陈述由其出具收条的50万元转帐支票系大营街农村信用社的转帐支票,付款人系星光公寓公司或者鑫瑞公司,但支票并未发生交易,其已把支票还给了邓丽梅,一审中申请查询转帐支票事项的被查询人的名称系其提供给一审法院的;9、玉溪鑫瑞星光公寓有限责任公司登记卡,该证据显示玉溪星光公寓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3年11月20日,法定代表人余德明,该公司于2005年10月21日变更为玉溪鑫瑞星光公寓有限责任公司。

以上证据经本院组织各方当事人质证,质证意见如下:1、原审被告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上诉人对第1至第6组证据程序上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合法性与关联性有异议,并认为地籍调查表只有一份,土地大证上的40余人从银行存单就可以确定,697号进账单原件一直未出示,属于变造进账单;询问笔录除冯勇的陈述真实外,其余都不真实,余德明、邓丽梅把私章交给冯勇是事先授权冯勇办理土地相关事项;苏琼与余德明之间是私人交易,不是交纳房款;冯勇在办土地证过程中将苏琼的房子登记在自己名下不客观;共同委托书没有异议;苏琼没有资格提出登记申请,冯勇的进账单没有异议;余德明出具的证明不真实,冯勇出具的证明是受苏琼胁迫出具的;对民事判决有异议。第三人苏琼、余德明对以上证据均无异议。2、①原审原告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及原审法院依原审原告申请调取证据的协助查询存款通知书(回执)。被上诉人及第三人均认为存款单、进账单与本案无关联性,存款单没有记载存款人姓名,无法识别汇款人;彩虹新区私人建房结算汇总表证实建房款不是57万,而是参差不齐的,建房款应由冯勇交给余德明;支付凭证、收据无法证明冯勇的主张;认地图有一个原件和一个复印件,原件上Q38、Q39号宗地是空白的,复印件上是冯勇签上自己的名字不能证明这两宗地是冯勇的;共同购买协议是伪造的,通篇就是两个人的笔迹,2005年李云没有加入认购土地使用权,上面居然有李云的名字,是假证据;土地使用权证,无异议;2006年6月8日第二次购买协议也是伪造的;建房规划图原件无异议,建房协议不认可,一审中余德明表示未与任何人签过建房协议,是冯勇自己伪造的;地籍调查表中共用宗地分户汇总查询表是由冯勇自己提交的,第一次汇总表704、705号房屋对应的是苏琼、罗丽,第二次把苏琼、罗丽的名字换为冯勇,对此有异议;苏琼证明文本,看不出有任何胁迫冯勇的证据,所以无法证明冯勇想证明的内容;进账单,余德明、罗丽、苏琼不存在伪造,仅是余德明代二人交款后为区别才做了相应的记号;委托书上签名不完全真实,只能证明整个宗地冯勇在操办;②冯勇在二审中向本院提供的证据。上诉人及第三人均认为审批表真实性没有异议,余德明出资属于老证据,不质证;苏琼证明,看不出胁迫的迹象;余德明后加一宗的取款回单是李云的宗地款,697号进账单不是李云的进账单,李云的进账单是695号。3、第三人余德明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上诉人对余德明提供的房地产转让协议、变更建设用地规划申请无异议,认为转帐支票存根与本案无关联性;被上诉人及第三人苏琼对余德明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4、对本院依职权调取的9组证据。上诉人对第1、2、3、4组证据有异议,认为与其无关;对第5、8、9组证据予以认可;对第6组证据其表示没办理过、不清楚;对第7组证据其表示未收过现金,跟本案无关联。被上诉人及第三人罗丽、余德明均认为第8组证据中,上诉人主张已把转帐支票还给邓丽梅不能成立,其未还过邓丽梅,除此以外的证据予以认可。

本院认为,一、原审被告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第1、2、3、4、5、6组证据能够证明苏琼的身份及其与冯勇因本案涉诉的Q38号支宗地使用权发生争议,苏琼申请玉溪市国土资源局红塔分局对争议的土地使用权调查处理而该局依法受理申请,并履行通知、送达、会审、协商、调解义务以及冯勇进行答辩等程序性事实,客观真实,本院予以确认。第1组证据中,冯勇出具的证明显示冯勇认可2006年11月30日余德明交来的两笔款系代苏琼、罗丽交7栋4、5号房屋的土地分摊款,而7栋4、5号房屋分别对应的支宗地号为Q38、Q39,冯勇在二审上诉时主张该证明不是其书写的,但在一审过程中和二审庭审中冯勇主张证明是其在受胁迫的情况下出具的,现冯勇未能提供其受胁迫的证据,因此对该证明本院予以采信;余德明在其出具的证明中陈述其于2006年11月30日代苏琼、罗丽各交纳25万元分别认购704、705号房屋的土地分摊款,与冯勇出具的证明的内容一致,对此本院予以采信;彩虹新区私人建房结算汇总表,系冯勇制作提供给其他土地使用权认购人签名确认的表格,该表载明本案争议的704、705号房屋土地(即Q38、Q39号支宗地)使用权的认购人分别为苏琼、罗丽,表上“苏琼、罗丽”由邓丽梅代签,苏琼对代签均无异议,且该表系在原民事纠纷仲裁过程中由冯勇提供给玉溪市仲裁委,在(2011)玉红民二初字第1号和(2012)玉红民二初字第19号民事案件庭审质证中冯勇对该汇总表表示无异议,因此可以确认冯勇知晓并认可苏琼、罗丽分别认购了Q38、Q39号支宗地使用权并在其上建房,对该证据本院予以采信;共用宗地分户汇总查询表、宗地分户图,其上载明Q38、Q39号支宗地(704、705号房屋)使用权认购人分别为苏琼、罗丽,与彩虹新区私人建房结算汇总表上载明的情况及冯勇出具的证明相一致,对此本院予以采信;收据客观真实,能证明苏琼向余德明支付了704号房屋的土地使用权分摊款、建房款共60万,本院对此予以采信;第3组证据,证明冯勇依法进行了答辩并提供了相关的证据,其中697、698号进账单客观真实,“代苏琼支付”、“代罗丽支付”字样的进账单系分别在697、698号进账单上添写了“代苏琼支付”、“代罗丽支付”的字样而形成,且是为区别其它单据而由邓丽梅添写,冯勇亦认可收到了该进账单上的50万元(每张进账单25万元),本院认为“代苏琼支付”、“代罗丽支付”的字样并不影响通过余德明的账户转入冯勇个人账户50万元的事实,该证据与第1组证据中的余德明情况说明、冯勇出具的证明、彩虹新区私人建房结算汇总表等证据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予以采信,冯勇主张该进账单系余德明自己的出资凭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其主张;另冯勇提供的向相关单位缴纳费用的单据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第7组证据,冯勇的笔录里明确陈述其在中国银行凤凰路支行开设了一个专门账户用于交报名费,每家交25万元后取得报名资格,该陈述与余德明、罗丽、邓丽梅、苏琼陈述交纳25万元土地分摊款即可取得建房资格(报名资格)一致,本院对该部分证据予以采信;余德明、罗丽、邓丽梅、苏琼陈述余德明代苏琼、罗丽交纳土地分摊款的内容与第1、3组证据中本院认定的相关证据相吻合,对此本院亦予采信;另外张常有关于地籍调查表和共用宗地分户汇总查询表的陈述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第8组证据,地籍调查表仅是地籍情况的调查意见,与后来Q38、Q39号支宗地发生争议的事实不符,亦未经行政确认采信,因此不能作为本案Q38号支宗地使用权无争议而颁证的依据;玉红国用(2010)第3281、3293号土地使用证客观、真实,证实余德明和邓丽梅认购的支宗地号为Q29、Q43,本院予以采信;共用宗地分户汇总查询表、彩虹新区私人建房结算汇总表、宗地分户图,本院在第1组证据中已作相应的评述;办理土地证申请、房地产转让协议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授权委托书、共同购买协议(2006年6月8日),由于当事人的签名不完全是本人所写,且当事人交款时间与该书面材料签订的时间有部分相矛盾,不完全符合客观实际,但不影响冯勇代办土地、房屋相关事务的事实;冯勇土地变更登记申请书、余德明异议登记申请书、苏琼土地登记异议申请、冯勇土地登记申请、彩虹新区业主委员会通知书,本院认为申请及通知行为的发生客观真实,对此本院予以采信;“代苏琼支付”、“代罗丽支付”字样进账单及697、698号进账单本院在第3组证据中已作过评述;冯勇向相关单位缴款费用的进账单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冯勇出具的50万元转帐支票的收条,将在本院调取证据部分进行评述;罗丽(童宗武)与余德明之间的进账单、罗丽的取款凭条、存款回单与本案无关联性;2006年11月30日余德明分两次转入至冯勇个人账户(每次25万元)的银行间的进账单与697、698号进账单相对应且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冯勇本人的存款单,因冯勇在自己个人账户上进行支取和存入款项属正常范畴,冯勇提供的单据不能证明其支付了Q38、Q39号宗地使用权分摊款及建房款;其余人员进账单、存款凭证,除李云695号进账单上50万元由余德明代为支付属实本院予以确认外,其余单据与本案无直接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余德明出具的证明、情况说明(2009年12月25日)与第1组证据中其出具的情况说明、冯勇出具的证明相一致,对此本院予以采信;余德明出具的情况说明(2012年1月26日)、冯勇出具的证明本院在第1组证据已作相应的评述;罗丽出具给余德明的借条与余德明出具给罗丽的收据与本案无关联性;(2011)玉中民二终字第68号、(2012)玉中民二终字第39号民事裁判文书系人民法院的生效裁判文书,可以作为定案的依据,其中(2011)玉中民二终字第68号民事裁定确认(2011)玉红民二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对案件事实的认定,该三份民事裁判文书确认余德明代苏琼、罗丽每人交款25万元,冯勇对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向原审法院提供的彩虹新区私人建房汇总表表示无异议,余德明为冯勇建盖了201、208、302、304、806五套房屋,且(2012)玉中民二终字第39号民事判决确认冯勇主张每套房屋的土地使用权分摊款57万元,包括了土地款及建房款等事项的预付款,对此本院予以采信。第9、10组证据,客观真实、符合法定程序,本院予以采信。二、①原审原告向原审法院提供的证据。第1组证据存款回单、进账单中关于余德明、邓丽梅出资证明的收条(50万元转帐支票的收条)和进账单,客观真实,但冯勇对该收条和进账单的性质在一审和二审中作了相互矛盾的主张,根据本院已认定的证据可以确认697、698号进账单系余德明代苏琼、罗丽交纳Q38、Q39号宗地使用权分摊款的单据,50万元转帐支票的相关问题将在本院调取证据部分予以论述,冯勇提供的其他人的出资凭证其用以证明每套房产57万元,而该57万元除土地使用权分摊款外尚包括建房款等款项,不是取得建房资格的土地分摊款交纳额,对其主张本院不予采信;同时对其提供的本人存款单,本院在原审被告向原审法院提供的第8组证据中已作相应的评述。第2组证据,支付凭证、部分收据客观真实,但不能证明冯勇系Q38号支宗地使用权的出资人。第3组证据,认地图系冯勇提供给他人签认的材料,冯勇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系Q38、Q39号支宗地的出资人,因此Q38、Q39号宗地由冯勇签认不能如实反映该两宗土地使用权的认购情况,且该认地图关于Q38、Q39号支宗地由冯勇签认与原审被告向原审法院提供的彩虹新区私人建房结算汇总表、冯勇出具的证明相矛盾,对此认地图本院不予采信;对比现状图客观真实,但不能反映本案争议土地使用权的认购情况。第4组证据,由于共同购买协议当事人的签名不完全是本人所写,且当事人交款时间与该书面材料的签订时间有部分相矛盾,不完全符合客观实际,对此本院不予采信。第5、6、8组证据,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第7组证据,本院在原审被告向原审法院提供的第8组证据作了相应的评述。第9组证据,建房协议因无施工方的签字盖章,对此本院不予认可,但不影响各支宗地上房屋由余德明建盖的事实。第10组证据,地籍调查表本院在原审被告向原审法院提供的第8组证据已作相应的评述;共用宗地分户汇总查询表系冯勇单方制作提供给玉溪市国土资源局红塔分局的材料,其前后提交过2次,此表与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向原审法院提供(原由冯勇提供给玉溪市国土资源局红塔分局)的共用宗地分户汇总查询表、彩虹私人建房结算表及冯勇出具的证明相矛盾,因此对上面记载的Q38、Q39号支宗地使用权认购人为冯勇的部分,本院不予采信。第11组证据,苏琼“证明”文本不能证实冯勇主张的其在受胁迫下出具证明的情况,对此本院不予采信。第12组证据,在原审被告向原审法院提供的1组证据中本院已作相应的评述。第13组证据,在原审被告向原审法院提供的第8组证据中已作相应的评述。第14组证据,土地登记收件单,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冯勇土地变更登记申请书,客观真实,能证实冯勇欲把Q38、Q39号支宗地使用权申请登记在自己名下的事实,对此本院予以确认。②原审法院依冯勇的申请调取的证据,证据调取申请、协助查询存款通知书(回执),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但该证据不能证明冯勇关于50万元转帐支票未发生交易的主张。③冯勇二审中向本院提供的证据,土地使用权转让申请审批表客观真实,但不能证明Q38、Q39号宗地的使用权属于冯勇的主张;共同购买协议、彩虹新区业主委员会通知、“代苏琼支付”、“代罗丽支付”字样的进账单、地籍调查表、共同宗地分户汇总查询表、697号、698号进账单,上诉人在原审中已向原审法院提供并随案移送本院,不构成新证据,本院对此证据已作相应的评述;银行客户取款回单,冯勇主张其中50万元取款回单系余德明自己出资的凭证,另50万元系李云出资凭证,虽然余德明代李云支付土地分摊款及其它款项共50万元,但上诉人主张的该组证据中标明的票据凭证用途与本院已认定的证据不符,对此本院不予采信;苏琼证明文本原件(第2种版本),不能证明冯勇关于受胁迫出具证明的主张,对其主张本院不予采信。三、第三人余德明提供的证据,房地产转让协议、变更建设用地规划申请客观真实,本院予以采信;转帐支票存根二份,与本案无关联性,对此本院不予以采信。四、本院依职权调取的9组证据,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及第三人苏琼、余德明均无异议;冯勇认可了第5、8、9组证据,基于该9组证据的关联性,结合冯勇出具收到余德明50万元转帐支票的收条,除第8组证据中冯勇主张转帐支票未发生交易并还给邓丽梅其未能举证予以证明且与客观事实不符外,其余证据客观真实,能够相互印证,该9组证据证实冯勇通过他人支取了本案争议的50万元转帐支票上的50万元款项,结合冯勇之前的主张及玉红国用(2010)第3281、3293号土地使用证等其它相关证据,可以确认该50万元系余德明、邓丽梅夫妇认购Q29、Q43号支宗地使用权分摊款,对此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查,原审审判程序合法,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审理查明,2005年3月至6月期间,上诉人冯勇与第三人余德明等人通过竞拍方式取得位于玉溪市红塔区面积为11083.9平方米的土地的使用权,并将该土地用于自建住房,取名为“玉溪市彩虹路彩虹新区”。同年6月15日,玉溪市人民政府就该宗地颁发了玉国用(2005)第6351号预登记国有土地使用证,有效期2年,确认该土地的使用权人为冯勇等40余人,但未具体明确40余人的范围。该土地经规划批准划分为46支宗地,冯勇等人约定各支宗地支付使用权分摊款25万元即取得建房资格。在各支宗地使用权认购过程中,余德明共支付冯勇150万元款项,其中2005年3月4日支付冯勇金额为50万元的转帐支票一张(冯勇通过他人转账支取了该50万元款项)作为余德明、邓丽梅夫妇交纳Q29、Q43号支宗地使用权的分摊款,2006年11月30日直接通过云南红塔农村合作银行大营街支行账户分三次共转账100万元到冯勇在中国银行凤凰路支行的个人账户,即695号进账单上50万元系代李云交纳Q26号支宗地使用权分摊款及其它款项,697号进账单上25万元系代苏琼交纳Q38号支宗地使用权分摊款,698号进账单上25万元系代罗丽交纳Q39号支宗地使用权分摊款,冯勇知晓并曾认可该事实。另,土地、建房等相关事务由冯勇代办,各支宗地上的房屋则由余德明统一建盖,Q38号支宗地上的房屋由苏琼委托余德明建盖,且苏琼向余德明直接支付了由其垫付的土地使用权分摊款及建房款60万元。2008年6月工程完工后,余德明将Q38号支宗地上的房屋(704号)交给苏琼使用至今。在办理土地使用权分户登记过程中,冯勇欲把Q38号支宗地使用权登记在自己名下而与苏琼发生争议,苏琼申请玉溪市国土资源局红塔分局调查处理,该局调查后报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作出处理决定,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审查后作出玉红政决字(2013)2号土地权属争议案件决定书,将Q38号支宗地使用权确权归属苏琼,冯勇不服向玉溪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玉溪市人民政府复议决定维持了玉红政决字(2013)2号土地权属争议案件决定书,冯勇不服向原审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Q38号支宗地使用权未经国家机关颁发土地使用权凭证,且大宗地的玉国用(2005)第6351号预登记国有土地使用权证未具体明确土地使用权人,因此苏琼、冯勇因Q38号支宗地使用权发生争议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二条规定的土地权属争议,依法属于人民政府处理个人与个人之间发生的土地权属争议案件的范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并参照《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四条第一款的规定,红塔区人民政府系其辖区内负责土地权属争议处理的合法机关,对本案所涉土地使用权争议具有管辖权,是适格的行政执法主体。本案争议的Q38号支宗地使用权分摊款25万元系余德明代苏琼交纳,冯勇知晓并曾认可该事实,根据交纳25万元支宗地分摊款即取得建房资格的约定,苏琼已取得相应的建房资格,且Q38号支宗地上的房屋系苏琼委托余德明建盖,苏琼向余德明直接支付了由其垫付的土地使用权分摊款及建房款共60万元;自2008年6月工程完工后,余德明将Q38号支宗地上建好的704号房屋交给苏琼使用至今,因此苏琼系Q38号支宗地使用权的实际出资人、建房人和宗地使用人。在苏琼与冯勇因Q38号支宗地使用权发生争议后,根据苏琼的申请,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依法作出玉红政决字(2013)2号土地权属争议案件决定书将Q38号支宗地使用权确定归苏琼享有并无不当。另外,庭前证据交换,是指在人民法院的组织下,开庭审理前当事人之间将各自持有的证据与对方进行交换。经查明,本案原审法院并未组织庭前证据交换,冯勇主张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在一审中未参加庭前证据交换属对法律法规的重大误解,且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在原审中已在法定期限内向原审法院提供了全部行政执法证据,并经庭审质证后将复印件交原审法院存档。经审查,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政府作出玉红政决字(2013)2号土地权属争议案件决定书,行政执法程序合法。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冯勇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孙忠宁

审判员  李文玉

审判员  沈培敏

二〇一四年五月十二日

书记员  宗梦瑶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第十六条第二款第十六条第一款

《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

第四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