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文化行政征收

文玉伦与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镇南镇人民政府乡政府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0月18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征收 文化行政征收 新闻出版行政征收 当事人: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镇南镇人民政府 文玉伦 案号:(2016)黔0324行初55号 经办法院:贵州省正安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文玉伦,男,1953年12月20日出生,仡佬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

被告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镇南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务川县镇南镇人民政府)。

地址:贵州省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镇南镇街上。

法定代表人任克洪,系务川县镇南镇人民政府镇长。

委托代理人申键,系务川自治县司法局镇南司法所所长。

第三人越新石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俞建祥,男,系该公司董事长。

诉讼记录

原告文玉伦诉被告务川县镇南镇政府因农村集体土地征收附带行政赔偿一案。本院于2015年11月30日作出(2015)正行初字第34号行政裁定书,裁定驳回原告文玉伦的起诉。裁定后原告文玉伦不服提出上诉,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于2016年6月22日作出(2016)黔03行终112号行政裁定书,裁定撤销本院(2015)正行初字第34号行政判决,发回本院重审,本院依法重新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文玉伦、被告务川县镇南镇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申键,第三人越新石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文玉伦诉称,其在土地下户时承包耕种了“灶孔丘”稻田,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为证。2014年初,第三人因生产石料排污的需要就找原告等人协商,在原来征用“灶孔丘”小部分稻田的基础上,将余下的“灶孔丘”大部分稻田租用,由于双方租金差异,没有谈好不欢而散。同年农历2月16日,被告未经原告同意,将该地强行征收转让给第三人使用。被告的行政行为违法,望法院依法判决被告及第三人恢复原告被强行占用的“灶孔丘”约600平方米的稻田一宗,并赔偿原告三年来的生产经营损失4500元。

被告镇南镇政府辩称:1、务川县镇南镇人民政府不是适格被告,协议是原告与同心村签订的,被告应当是同心村,财政所是为村委会代为管理财务;2、镇南镇人民政府没有作出任何征收决定;3、镇南镇人民政府可以与同心村长进行协商对原告土地进行恢复,对原告进行适当的赔偿。

第三人越新石业有限公司的参诉意见是:我单位是招商引资进来,由合法的手续征收土地,我方已经支付了40000.00元给政府作为土地征收款,因此系合法使用土地。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证据如下: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拟证明征地是田,不是旱地。被告及第三人对该证据无异议。

被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证据如下: 1、越新石业有限公司征地协议书。拟证明征地的实施主体是镇南镇同心村委会。原告的质证意见是:该地系第三人厂房占用的土地,我是认可的,但这与本案诉讼中的灶孔丘不是同一块地。第三人对该证据无异议。 2、征地花名册。证明征地面积为427个平方米及该地不是稻田,而是旱地。原告不予不认可,与争议地的面积不一致,该土地的面积为大约600平米。该地不是旱地,是农田。第三人对该证据无异议。 3、务府办发(2010)37号、44号文件。拟证明同心村征地的合法性。原告认为不能证明征收的合法性;第三人对该证据无异议。

第三人为了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交证据如下:

招商引资协议、越新石业有限公司选址、土地使用、用地的请示、务川县政府会议纪要、资金往来结算等。拟证明征地行为是经过政府批准的,征地是合法的及已将土地补偿款项打在务川县镇南镇财政所的账上,总金额为40000.00元。原告的质证意见是:这些资料只能证明其他征地的行为。现诉讼中的土地不在一起征地范围内。被告无异议。

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本院对证据效力作如下认定:

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证明主张被违法征收的土地系自己的承包责任地,符合证据的“三性”,对其证明效力本院予以确认。

对被告提供的1号证据—协议书一份,该协议书是此前第三人建厂占用原告土地双方达成的用地协议,但不能以此证明此次征用原告“灶孔丘”(另一宗地)的合法性,因此,对其证明效力,本院不予确认;对被告提供的2号证据—征地花名册,该证据系被告单方作出的,且不能证明征地的合法性,对其证明效力,本院不予确认;对被告提供的3号证据—务府办发(2010)37号、44号文件,虽然县人民政府同意选址并实施征地,但按法律规定征收土地应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组织实施,而此后并未实施,因此被告不能以此证明自己征收土地的合法性,对该证据的证明效力,本院不予确认。

对第三人提供的招商引资协议、越新石业有限公司选址、土地使用、用地的请示、务川县政府会议纪要等,虽然这些证据证明第三人建厂选址、使用土地向县人民政府进行了请示,但县人民政府没有按法律规定的程序对土地进行征收,因此不能以此证明第三人使用土地的合法性;对第三人提供的收款收据,证明第三人向镇南镇人民政府缴纳了土地征用款40000元的事实,其证明效力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第三人务川县越新石业有限公司第被告务川县镇南镇人民政府的招商引资企业,该企业修建厂房需使用土地,于2012年8月8日向各川县人民政府书面提出选址请示,经该县环保局、国土局、建设规划局、安监局等相关部门签署意见。2012年9月10日,镇南镇人民政府就第三人建厂选址向务川县人民政府书面请示,县相关领导于同日签署了同意选址的意见。2012年10月29日,在镇南镇人民政府协调下,镇南镇同心村村民委员会与原告签订一份“务川县越新石业有限公司征地协议书,征用原告承包的稻田452.42㎡,原告领取了征地补偿款21207.19元。2013年4月5日,第三人向务川县人民政府书面请求,向政府申请办理土地使用手续,县领导签署意见”请县国土资源局给予土地征用,但后来没有实施征地行为。2014年1月,被告务川县镇南镇人民政府请图腾测绘有限公司对原告承包的第三人厂区相邻的一宗土地进行测量,面积为427.99㎡,被告务川县镇南镇人民政府制作征用土地花名册,将原告该427.99㎡的承包土列为征收地(另外还包括另一村民田义的承包土257.23㎡)。2014年1月11日,第三人将二户村民的土地征收款40000元交到务川县镇南镇人民政府财政所。原告的该宗土地被第三人使用(用于堆积污水等垃圾处理)。原告于2015年8月8日向提起诉讼,要求恢复原告被强行占用的“灶孔丘”约600平方米的土地,并赔偿原告三年来的生产经营损失4500元。

另查明,原告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显示,地名“灶孔丘”的承包地系农田。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六条第一款“国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的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才是土地征收的主体,务川县镇南镇人民政府不具有征收土地的主体资格。本案中,务川县人民政府虽然对被告及第三人的选址请求以及办理土地使用申请进行了签批,没有书面作出书面的征收决定,但从被告实施土地测量并制定土地征收花名册、第三人将土地征收款交到镇南镇人民政府财政所(其中另一户已领取了征收款)以及该土地已经实际交给第三人使用等行为,证明了镇南镇人民政府事实上实施了征收土地的行为,而该行为违背了法律的规定。本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不需要撤销或者判决履行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一)行政行为违法,但不具有可撤销内容的”之规定,依法判决确认被告务川县镇南镇人民政府征收原告文玉伦“灶孔丘”土地的行为违法。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六条“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或者无效的,可以同时判决责令被告采取补救措施;给原告造成损失的,依法判决被告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对原告请求恢复被占用的“灶孔丘”土地,并赔偿原告三年来的生产经营损失4500元的请求,本院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项、第七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镇南镇人民政府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将第三人占用的原告文玉伦“灶孔丘”的土地恢复为耕地。

二、由被告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镇南镇人民政府赔偿原告文伦三年未耕种该土地的损失4500元。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履行。

案件受理费五十元,由被告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镇南镇人民政府。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判决生效后,权利人可在判决书确定的履行期满之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文尾

审判长  袁定刚

审判员  李金平

审判员  陈华川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八日

书记员  罗 丽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七十六条第七十四条第二款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第四十六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