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新闻出版行政登记

上诉人巴中市巴州区人民政府、邹义昌、何长华与被上诉人李勇、巴中市国土资源局巴州分局、原审第三人董国富土地登记行政管理一案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4月10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登记 地矿行政登记 土地行政登记 文化行政登记 新闻出版行政登记 当事人:巴中市国土资源局巴州分局 邹义昌 李勇 何长华 巴中市巴州区人民政府 案号:(2014)巴中行终字第2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巴中市巴州区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杨波,区长。

委托代理人黄华祥,四川宏坤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邹义昌,男,生于1942年8月2日,汉族,高中文化,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出版社退休干部。

委托代理人洪雨,四川巴蜀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何长华,男,生于1949年12月27日,汉族,中专文化。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勇,男,生于1961年2月2日,汉族,大专文化,巴州区信用社职工。

委托代理人黄坤,巴中市诚信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巴中市国土资源局巴州分局。

法定代表人张建平,分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张杨,男,生于1975年1月25日,汉族,大学文化。该局地籍科科长。

委托代理人黄国华,四川宏坤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董国富,男,生于1957年12月26日,汉族,小学文化。

委托代理人李敏(特别授权),女,生于1964年2月17日,汉族,大学文化,法律工作者。系原审第三人董国富之妻。

诉讼记录

上诉人巴中市巴州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区政府)、邹义昌、何长华因与被上诉人李勇、巴中市国土资源局巴州分局(以下简称区国土局)、原审第三人董国富土地登记行政管理一案,不服通江县人民法院(2013)通行初字第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区政府的委托代理人黄华祥,上诉人邹义昌的委托代理人洪雨,上诉人何长华,被上诉人李勇及其委托代理人黄坤,被上诉人区国土局的委托代理人黄国华、张扬,原审第三人董国富的委托代理人李敏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判认定,1994年2月14日,第三人何长华与董国富签订《联合改建房屋协议》,约定由何长华提供自有位于巴州区后坝街住宅约300平方米的土地及周边空地约300平方米,与董国富联合改建成砖混结构楼房。因何长华房屋周边300平方米空地属城市开发公司,双方约定董国富出资8万元土地征收费用,由何长华向有关部门购买或征用,整个改建项目按规划面积不低于600平方米,超出的土地费由何长华负担。用地、规划等手续由何长华负责办理,房屋改建费用由董国富负担。协议第四条约定:“建好后的楼房门面(以街面为正面)双方各一半(甲方属东头的一半,乙方属西头的一半)。在东头的二、三、四层内还足甲方的三套住房(约300平方米),甲方不出资……所还甲方的包括底层部分、楼房部分,产权归甲方所有,其余部分属乙方所有,各自全权支配,对方及他人不得干涉”。协议还约定,有关用地和规划手续由何长华负责办理。随后,双方按约履行了联合改建协议。 1994年5月7日,何长华与巴中市税务局达成协议,在城市开发公司界定边界线的基础上,巴中市税务局同意转让使用权属其所有的三角形地一块给何长华,面积82.8平方米,价款8401元。 1994年6月14日,第三人董国富依据与何长华达成的联合改建房屋协议取得的房屋所有权,与巴州区光辉信用社(1999年兼并到巴州区城守信用社)签订了名为联建实为买卖的《房屋联建协议》,按每平方米住宅400元,将联建楼一单元1-8楼1000余平方米房屋出售给光辉信用社,并于次日在原巴中市公证处对该协议进行了公证。 1994年7月12日,董国富在书写一份说明,“何长华增设内楼梯间1-4层,由何长华补增造价款壹千元正;还何长华住房360平方米以外的住房面积,由何长华按造价每平方米280元补给董国富,不包括底层。”同日,董国富出具收条收取何长华现金1000元。 1994年8月21日,董国富与光辉信用社签订《补充协定》,将一个门市、后房及位于何长华楼上的A套5-7楼出售给光辉信用社。 1994年9月,联建房屋在建期间,巴中市开展集中清理整顿土地市场,巴中市国土局(县级市)根据当事人何长华的申报,对何长华联建房屋用地情况进行清理勘量。同月22日,国土局工作人员雒登忠向何长华进行调查询问,何长华在该询问笔录中陈述A套5-7楼房屋属第三人邹义昌所有。 1994年12月,巴中市国土局(县级市)在何长华补交土地出让金后,即按何长华提供的转让对象及分户名册,为邹义昌办理A套5-7楼三套住房的土地使用权证(区国土局陈述,无相关依据),1999年换证,权证号为巴国用(1999)字第3989号。 1995年联建房屋竣工后,董国富依据协议及补充协议,将自己联合改建取得的房屋交付光辉信用社,该社又将房屋出售给内部职工,其中争议的A套5-7楼分别出售给田江、漆勇及本案原告李勇使用。2003年城守信用社(光辉信用社已被兼并)统一以单位职工集资建房名义在巴州区房管局为各户办理了房屋所有权证。 2004年12月,原告李勇在区国土局申请办理了自己居住的A套7楼住房的土地使用权证,证号为巴国用(2004)字第5220号。后因举报,2008年区国土局以属重复登记为由收回并注销了给原告李勇颁发的巴国用(2004)字5220号国有土地使用证。2008年11月,李勇再次向区国土局申请为联建户完善用地手续,区国土局未予受理。

同时查明,巴中行政区划调整后,原巴中市人民政府(小市),更名为区政府;巴中市国土局更名为区国土局。

另查明,巴国用(1999)字第1989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中的A套一7楼系原告李勇单独居住。

原判认为,原告李勇系本案争议土地使用权的房屋所有权人,与争议土地使用权存在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对被告区政府为第三人邹义昌颁发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的具体行政行为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在行政区划调整后,原巴中市人民政府(县级市)被撤销,由区政府继续行使其职权。被告区国土局只是国有土地使用权证审核办理机关。行政相对人对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颁发国有土地使用权证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被告应为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区国土局只是审核办理机构,不是适格的诉讼主体。依照1989年11月18日国家土地管理局发布的《土地登记规则》第十二条、第十八条以及1995年12月18日国家土地管理局发布的《土地登记规则》第十条、第十五条的规定,土地登记申请者申请土地使用权、所有权和他项权登记,必须向土地管理部门提交下列文件资料:(一)土地登记申请书;(二)单位、法定代表人证明,个人身份证明或者户籍证明;(三)土地权属来源证明;(四)地上附着物权属证明。同时土地管理部门对符合登记要求的宗地,要予以公告。但本案被告区政府在为第三人邹义昌颁发国有土地使用权证(A套一7楼)时,无土地权属来源证明和地上附着物权属证明,也未发布公告,其颁证行为(A套一7楼)事实不清,程序违法。但撤销该具体行政行为将会给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失的,人民法院应当作出确认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的判决。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损失的请求因无证据证实,其请求依法不予支持。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八条、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一、确认被告巴中市巴州区人民政府给第三人邹义昌颁发的巴国用(1999)字第3989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中A套一7楼颁证行为违法;二、驳回原告李勇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原审被告区政府、原审第三人邹义昌、何长华不服,分别提起上诉。

上诉人区政府的主要上诉理由:一、通江县人民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二、被上诉人李勇的诉讼请求已超过起诉期限;三、区政府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本案诉争的颁证行为,虽系原巴中市人民政府(县级市)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证,但2001年建立地级巴中市,设巴州区后,土地登记、发证等职权由巴中市人民政府(地级市)承接。根据《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办法》第八条第三项规定,法律未授权国土使用权纠纷由县级区人民政府处理。巴中市人民政府也未授权区政府,原判认定区政府是本案被告是错误的。请求二审人民法院撤销原审判决,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审理。

上诉人邹义昌、何长华的主要上诉理由:一、被上诉人李勇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二、一审法院争夺管辖权导致错误裁判;三、一审法院未依法调取证据,严重违背程序。四、一审法院错误采信证据,以生效裁定认定未超过起诉期限不当。请求撤销通江县人民法院(2013)通行初字第8号行政判决,依法裁定驳回被上诉人李勇的起诉。

经二审开庭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另查明,1995年9月15日巴中市建设委员会(县级市)给何长华、董国富等十八户联建户颁发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该证附有联建户的名单,其中包括光辉信用社,但不含上诉人邹义昌。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巴中市人民政府(县级市)在2001年行政区划调整后更名为区政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一条第三款“单位和个人依法使用的国有土地,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登记造册,核发证书”的规定,上诉人区政府在2001年行政区划调整前具有对辖区内使用国有土地颁发土地使用证的法定职责。根据1989年11月18日和1995年12月18日国家土地管理局发布的《土地登记规则》规定的土地登记程序,土地登记申请者申请土地使用权、所有权和他项权利登记,必须向土地管理部门提交下列文件资料:(一)土地登记申请书;(二)单位、法定代表人证明,个人身份证明或者户籍证明;(三)土地权属来源证明;(四)地上附着物权属证明。土地管理部门将审核结果予以公告。本案上诉人区政府所举的给上诉人邹义昌在1994年和1999年颁发和换发国有土地使用权证(A套一7楼)的相关证据中,无邹义昌的土地登记申请书、无土地权属来源证明和地上附着物权属证明,也未对审核结果发布公告,其颁证程序不合法。从土地权属来源证明看,上诉人邹义昌没有合法用地手续,上诉人邹义昌未与上诉人何长华签订房屋联建协议,也未与董国富签订房屋联建协议,也无出资购买A套一7楼房屋的相关依据。上诉人何长华提出的联建房中税务局三角形地块是邹义昌出资购买的无证据支持,现有证据证实税务局三角形地块是转让给何长华而不是邹义昌的。从联建协议第一条约定(临街面长24米)并经实地查看,税务局三角形地块已经包括在何长华与董国富房屋联建协议用地范围内。故上诉人邹义昌没有合法的用地来源,上诉人区政府给邹义昌颁发土地使用证不合法,但撤销该具体行政行为将会给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失,故一审判决确认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违法正确。

上诉人区政府提出其不是本案适格被告的问题。根据《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办法》第八条第三项的规定,2001年建立地级巴中市设巴州区后,土地登记、发证等职权由巴中市人民政府(地级市)承接,巴中市人民政府未授权巴州区人民政府对辖区内国有土地进行登记。但本案是对巴州区人民政府在2001年之前作出的土地登记确权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审查,而非要求上诉人巴州区人民政府颁发土地使用证。区政府土地登记职权虽被上划,但机构并没有被撤销,应对其原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承担责任,是本案适格的被告。

对上诉人区政府、邹义昌、何长华提出的一审法院无管辖权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案件管辖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中级人民法院对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的第一审行政案件,根据案件情况,可以决定自己审理,也可以指定本辖区其他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第七条“对指定管辖裁定有异议的,不适用管辖权异议的规定”的规定,本案根据案件情况,已由本院裁定指定通江县人民法院管辖,上诉人提出一审法院无管辖权的理由不成立。

对上诉人区政府、邹义昌、何长华提出的被上诉人李勇的起诉已超过起诉期限的问题。本院2011年11月7日作出的(2011)巴行终字第19号行政裁定,已经认定李勇的起诉没有超过起诉期限,此系生效裁定,对本案具有羁束力。

对上诉人邹义昌、何长华提出的被上诉人李勇原告主体资格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与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该行为不服的,可以提起诉讼。”现争议的土地使用证所附房屋系本案原告李勇居住,并取得房屋所有权,李勇与巴州区政府给邹义昌颁发的土地使用证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因此,被上诉人李勇具有原告主体资格。

对上诉人邹义昌、何长华申请一审法院调取证据,而一审法院未调取程序违法的问题。因一审中邹义昌、何长华申请法院调取的相关证据不属于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调取的证据,上诉人认为程序违法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上诉人区政府、上诉人何长华、邹义昌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巴中市巴州区人民政府负担25元,上诉人何长华、邹义昌共同负担2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马 瑛

审判员  杜继良

审判员  郭 勇

二〇一四年四月十日

书记员  郭丽君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第十一条第三款

《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办法》

第八条第(三)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二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案件管辖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五条第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