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登记

美福纸品控股有限公司 与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其他二审行政裁定书(二审维持或撤销一审裁定)

结案日期:2012年12月11日 案由:监察行政登记 质量监督检验检疫行政登记 当事人: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美福纸品控股有限公司 案号:(2012)深中法行终字第504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美福纸品控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徐述,董事会主席。

委托代理人王舰克,广东同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万向阳,广东同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法定代表人徐友军,局长。

委托代理人尹昕皖、杨蕾,均系该局工作人员。

原审第三人铭可达国际物流(深圳)有限公司[原名美福瓦通纸品(深圳)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郑明强,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史琛,女,汉族,1986年5月10日出生,该公司员工。

委托代理人付强,女,汉族,1984年8月8日出生,该公司员工。

诉讼记录

上诉人美福纸品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福控股公司)因诉被上诉人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工商行政登记具体行政行为一案,不服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2)深福法行初字第63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认定,2009年5月22日美福控股公司与铭可达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铭可达集团)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美福控股公司将其所持美福瓦通纸品(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福瓦通公司)100%股权以人民币400万元转让给铭可达集团。2009年6月1日,美福控股公司与铭可达集团又签订了一份内容相同的《股权转让协议》。2009年6月16日,美福瓦通公司向原深圳市贸易工业局申请办理股权转让变更登记。2009年6月19日,原深圳市贸易工业局作出深贸工资复(2009)1297号关于美福瓦通公司变更投资者股权及经营范围的批复,同意MASTERVILLEINVESTMENTLIMITED,即美福控股公司将所持美福瓦通公司100%股权以400万元人民币转让给在香港注册的铭可达集团,还同意美福瓦通公司变更经营范围及重新修订的章程等。2009年6月22日,原深圳市贸易工业局向美福瓦通公司换发经由深圳市人民政府批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港澳侨投资企业批准证书》(批准号:商外资深外资证字(1995)0600号)。同日,美福瓦通公司向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办理工商变更登记,并提交了变更登记申请书、股权变更决议、法定代表人任免书、监事和职工代表任命决议、修改后的公司章程、原深圳市贸易工业局的批复等相关材料。次日,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了美福瓦通公司的变更登记申请,核准变更登记的主要内容为:美福瓦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简尚志变更为郑明强;经营范围由“从事保税区内已取得土地使用权地段的房地产单项开发,从事现代包装技术和产品的研制、开发、设计、测试;加工、生产、经营现代包装产品和包装机械;柯式印刷加工。”变更为“从事现代包装技术和产品的研制、开发、设计、测试;加工、生产、经营现代包装产品和包装机械;柯式印刷加工”;股东由MASTERVILLEINVESTMENTLIMITED变更为铭可达集团;公司成员由徐述(董事)、朱绿卿(总经理)、简尚志(董事长)、范松钧(董事)变更为刘幼君(监事)、范松钧(董事)、刘育洪(监事)、徐述(董事)、朱绿卿(总经理)、郑明强(董事)、赖静丽(监事);注册号由“企独粤深总字第303517号”变更为“440301503352536”。美福控股公司不服,遂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另查,2010年8月6日,美福控股公司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决确认美福控股公司与铭可达集团于2009年5月22日和2009年6月1日签订的两份《股权转让协议》无效。法院经审理作出(2010)深福法民二初字第8805号民事判决,确认上述两份《股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美福控股公司不服提出上诉。本案诉讼中,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3月8日作出(2012)深中法涉外终字第2号民事判决,维持了法院(2010)深福法民二初字第8805号民事判决。又查,铭可达国际物流(深圳)有限公司原名美福瓦通纸品(深圳)有限公司,于2009年9月2日变更为现名。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深府办(2009)100号《关于印发市政府工作部门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的通知》的相关规定,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职责划归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行使。因此,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为本案适格被告。本案证据显示,美福瓦通公司向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办理工商变更登记,并提交了变更登记申请书、股权变更决议、法定代表人任免书、监事和职工代表任命决议、修改后的公司章程、原深圳市贸易工业局的批复等相关材料,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2005修订)》第三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经审查核准了美福瓦通公司的变更登记申请,并无不当,予以支持。况且美福控股公司主要据以要求撤销上述工商变更登记的案涉《股权转让协议》的效力已经生效判决予以确认。美福控股公司不是上述工商变更登记的相对人,本案证据也无法证明已将上述工商变更登记送达美福控股公司。美福控股公司2010年8月6日已就案涉《股权转让协议》的效力提起民事诉讼,距2009年5月22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不足2年时间,未超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2年的起诉期限。铭可达国际物流(深圳)有限公司主张美福控股公司的起诉已超过起诉期限,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综上,美福控股公司主张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未尽合理审查义务,诉请判令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撤销2009年6月23日作出的变更登记行为,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美福控股公司的第二项诉讼请求,即恢复铭可达国际物流(深圳)有限公司上述行政许可前公司法律状态,属于第一项诉讼请求的结果,不是一个独立的诉讼请求,本案不作处理。原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驳回美福控股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美福控股公司不服该判决,向本院上诉。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美福控股公司上诉后增加);2.撤销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09年6月23日变更美福瓦通公司股东、经营范围、董事、注册号及法定代表人的具体行政行为;3.撤销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09年9月2日变更美福瓦通公司名称、经营期限、执照有效期及经营范围的具体行政行为;4.撤销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09年11月17日变更美福瓦通公司董事成员的具体行政行为;5.恢复铭可达国际物流(深圳)有限公司上述三次变更登记前的公司法律状态。主要事实和理由是:一、原判和被诉股权变更备案登记均主要证据不足,应依法撤销。根据《关于外商投资的公司审批登记管理法律适用若干问题的执行意见》第一条、国家外经贸部和工商总局关于《外商投资企业投资者股权变更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股权变更规定》)第九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以下证据不足:(一)缺少主要证据《投资者股权变更申请书》。根据上述规定,美福瓦通公司向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股权变更备案登记时,除提交审批机关的批准文件外,还必须提交美福控股公司出具的《投资者股权变更申请书》。但本案中,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确实没有向法院提交该证据。因此,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据以批准股权变更备案登记的材料缺少主要证据《投资者股权变更申请书》,其据以批准股权变更备案如己的全部股权变更材料均为虚假、违法材料。(二)缺少主要证据《企业董事会关于投资者股权变更的决议》。根据上述规定,美福瓦通公司向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股权变更备案登记时,除提交审批机关的批准文件外,还必须提交其报送审批机关的《企业董事会关于投资者股权变更的决议》,但在本案中,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据以批准股权变更备案登记的证据《美福瓦通纸品(深圳)有限公司董事会决议》为虚假、违法材料。其一,未经全体董事签字。根据《美福瓦通公司章程》第十九条规定,该董事会决议未获得全体董事一致通过而无效;其二,决议内容无涉“股权变更”,而与法律要求的《企业董事会关于投资者股权变更的决议》无关。因此,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据以批准股权变更备案登记的材料缺少主要证据《企业董事会关于投资者股权变更的决议》,其据以批准股权变更备案登记的全部股权变更材料均为虚假、违法材料。美福控股公司在原审庭审和代理词中,均已明确指出本案缺少上述两份主要证据,但原判却故意违反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点“主要证据不足的,应予撤销”之规定,在本案明显缺少主要证据的情形下仍判决确认被诉股权变更备案登记合法有效是错误的,该判决应予撤销。二、原判错误适用法律而错误确认证据效力,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据以批准股权变更备案登记的全部证据依法均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原判不适用《最高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证据规定》)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七条和第五十八条多达十一种判定证据效力的规定,而仅用其中一种判定本案证据效力,明显适用法律错误。(一)美福控股公司列举以下事实,分别证实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据以批准股权变更备案登记的全部证据均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原判确认全部证据可以作为定案依据错误:1.如前所述,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据以批准股权变更备案登记的全部证据中缺少法定《投资者股权变更申请书》和《企业董事会关于投资者股权变更的决议》,而缺少其中任一主要证据均必然导致所谓“股权变更”的全部材料虚假、违法,因此依据《证据规定》第五十七条第(九)项“不具备合法性和真实性的其他证据材料,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之规定,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据以批准股权变更备案登记的全部证据均不能作为定案依据。2.美福控股公司提交法院的证据《协议》证实,铭可达集团以协议方式许诺简尚志控制的寿全投资公司460万港元巨额好处费,要求简尚志“无条件配合”所谓“重组顺利”。因此,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据以批准股权变更备案登记的全部证据,均系铭可达集团以“利诱”美福瓦通公司法定代表人简尚志的不正当手段取得,根据《证据规定》第五十七条第(三)项“以利诱、欺诈、胁迫、暴力等不正当手段获取的证据材料,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之规定,这些证据均不能作为定案依据。3.前述证实,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据以批准股权变更备案登记的全部证据中缺少法定《投资者股权变更申请书》和《企业董事会关于投资者股权变更的决议》,那么,无论铭可达集团、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以何种方式获取股权变更材料,均因缺少前者已侵犯美福控股公司合法股权财产权益(所有权),又均因缺少后者已侵犯美福瓦通公司董事会关于股权变更的决定权。根据《证据规定》第五十八条“以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或者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规定,这些证据均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二)尽管上述已证实全部股权变更材料均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但即使逐个分析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据以批准股权变更备案登记的证据也能证实以下材料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原判确认以下证据可以作为定案依据错误:1.前述已证实,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据以批准股权变更备案登记的证据《美福瓦通纸品(深圳)有限公司董事会决议》属于无关且无效的证据,根据证据规定第五十四条规定,应当在确认效力之前排除这一无关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退一步讲,根据《证据规定》第五十七条第(九)项规定,也不能将该董事会决议作为定案依据。2.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据以批准经营范围变更备案登记的证据《股东决议》,系铭可达集团假冒美福控股公司股东身份制作的虚假材料。其一,该股东决议开会时间“22日”与落款时间“12日”矛盾,其中必有一假。其二,会议参加人只有简尚志一人,不符合会议最少两人参加的常识,且简尚志只能代表美福控股公司股东,却绝不是代表铭可达集团,因此,铭可达集团在简尚志代表美福控股公司开会形成的股东决议上盖章签字必定是假冒美福控股公司股东身份的行为,所谓“股东决议”只能是虚假材料。根据《证据规定》第五十七条第(九)项规定,该《股东决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3.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据以批准法定代表人变更备案登记的证据《法定代表人任免书》为虚假无效材料。其一,该任免书有两个所谓股东签字盖章不符合法定形式。美福瓦通公司股东只能是一个,新旧股东不能并存,无论哪一个是真股东盖章签字,则另一个必然是虚假股东的盖章签字。其二,无论美福瓦通公司新旧公司章程均规定法定代表人产生均是股东委派(旧章程第十六条规定,新章程第十七、十八条规定),而不是“公司股东会选举产生”,因此,该任免书所谓“经本公司股东会表决通过,选举郑明强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违反公司章程关于法定代表人产生程序而无效。所谓虚假文件不仅是指形式虚假,还包括实质内容的虚假。即使审查人员不为事后发现材料有实质内容虚假而承担法律责任,但却不能认为事后发现虚假材料就不应该撤销被诉股权变更备案登记。(三)同理,铭可达国际物流(深圳)有限公司提交法院的全部证据依法均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原判确认铭可达国际物流(深圳)有限公司证据全部可以作为定案依据错误:1.证据《通知函》和《顺丰瓦通纸品有限公司的信息》均属于在香港形成的证据却未依法取得相关证明文件,根据证据规定第五十七条第(五)项规定均不能作为定案依据。2.证据《市政府办公会议纪要》、《深劳仲案(2008)C192号仲裁调解书》和民事判决书均不是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据以批准股权变更备案登记的证据,因而与被诉股权变更备案登记无关,根据证据规定第五十四条规定,均应当在确认效力之前排除这些无关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三、原判错误确认本案全部事实,掩盖主要证据不足事实真相,导致判决错误。原判在全部错误确认证据效力基础上,对全部事实错误确认。前述事实充分证实,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据以批准许可批文的全部证据均依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也即均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证据。因此,法院的正确判决只能是撤销被诉许可批文。但原判在错误适用法律错误确认证据效力后,据其中一部分所谓“合法有效证据”错误认定所谓“事实”,又据此错误事实做出了错误判决,其目的就是掩盖主要证据不足事实真相。四、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适用法律错误,违法批准办理的被诉股权变更备案登记应予撤销。前述事实可知,我国外经贸部和工商总局联合颁布的《股权变更规定》是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必须执行的有效规章。但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根本没有向法庭提交该规定,而只提交了《关于外商投资的公司审批登记管理法律适用若干问题的执行意见》(节选),证实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根本没有执行《股权变更规定》。依据《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行政许可实施办法》的规定,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在其中针对“外商投资企业变更登记”行政许可内容所设定的所有法律依据中根本没有《股权变更规定》,也证实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根本没有执行《股权变更规定》。同时,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辩称其适用了物权法(原判查明的事实),等等,这些事实充分证实,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适用法律错误,其不适用《股权变更规定》必然造成被诉股权变更备案如己所依据的材料中缺少《投资者股权变更申请书》的违法结果。因此,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办理的被诉股权变更备案登记法律适用错误而无效,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2点规定,应予撤销。五、特别说明的事项。(一)美福控股公司虽在起诉书中主张《股权转让协议》无效,但美福控股公司已在原审开庭时和代理词中均做出声明“《股权转让协议》是否有效与本案审理无关”,可见美福控股公司并未继续主张《股权转让协议》无效,也未据此证明被诉许可批文无效。因此,即使(2012)深中法涉外终字第2号民事判决确认《股权转让协议》有效,也不能否定美福控股公司用其他方法证明被诉许可批文无效的事实成立。(二)铭可达国际物流(深圳)有限公司主张为美福瓦通公司偿付了大量债务,但未提供证据,且不是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据以批准许可批文所依据的事实。更何况铭可达国际物流(深圳)有限公司偿还自身债务是其法定义务而与本案无关。综合以上事实,第一,在美福控股公司不知情股权变更、美福瓦通公司董事会未同意股权变更时,铭可达集团将利诱简尚志骗取的美福瓦通公司的股权变更材料,经变造(冒充股东身份盖章)部分材料后,违法向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提交了虚假股权变更备案登记材料,骗取了被诉股权变更备案登记,该被诉股权变更备案如己无效,依据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应当判决撤销。第二,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在缺少《投资者股权变更申请书》和《美福瓦通公司董事会关于股权变更的决议》等主要证据时,错误适用法律,违法批准办理被诉股权变更备案登记,因此,被诉股权变更备案登记违法无效,依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规定,应当判决撤销。第三,原判主要证据不足、法律适用错误,确认事实错误,导致判决错误,依据《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三)项规定应当撤销。美福控股公司忠告:政府随意剥夺一人财产奉送他人是世界罕见的强盗逻辑,违背公理和法理,本案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在美福控股公司不知情股权变更时,以“政府批准”的名义违法剥夺美福控股公司合法股权财产无偿奉送铭可达集团的事实正是如此。美福控股公司将本案原审判决和全部事实证据介绍给香港媒体和社团后,无不瞠目结舌。本案终审法院如何判决,既是美福控股公司也是香港媒体和社团多方等待的结果。若终审法院继续罔顾事实做枉法裁判与深圳政府共同加害美福控股公司,公司员工必定在香港工会联合会支持下,与香港工商界和市民支持者在香港举行示威游行,抗议深圳政府和两级法院违法剥夺香港企业在大陆的合法投资奉送他人的严重错误行为,届时香港媒体深度报道,让世界评说公理何在。美福控股公司也必定向香港政府、中央驻港办和大陆各级党、政、司法机关对深圳政府和两级法院及相关人员的渎职枉法行为提出控告,直到依法追回被深圳政府和法院违法剥夺的合法股权财产。尽管这一切不是美福控股公司期望发生的,却绝非美福控股公司危言耸听。因此,请深圳政府和法院不要轻视香港企业捍卫自己合法财产权益的决心和信心。当然,美福控股公司仍对深圳政府和法院心存信任和期待。敬请终审法院法官信守职业道德,坚守法律底线,全面审查被诉股权变更备案登记的合法性,正确适用法律查明事实,纠正原判错误,依法支持美福控股公司请求,用正确的判决结果引导政府正确依法行政,抑制社会恶意膨胀,维护法律尊严和市场经济秩序,保护香港企业在大陆的合法投资,保护美福控股公司合法财产不受任何人侵害。

被上诉人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答辩称,一、本案中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审批行为应该适用公司法及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的规定,《关于外商投资的公司审批登记管理法律适用若干问题的执行意见》第一条明确规定,外商投资的公司的登记管理适用公司法和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的规定,有关外商投资企业的法律另有规定的,适用其规定。因此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应该适用公司法及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的规定。二、美福控股公司提出的国家外经贸部和工商总局《关于外商投资企业投资者股权变更若干问题的规定》是部门规章,不应该适用本次变更登记,根据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公司变更登记提交的材料为:法定代表人签署的变更登记申请书、依公司法作出的决定和决议,工商总局要求提交的其他材料。本案原审判决认定的证据已经显示美福瓦通公司向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提交了变更登记申请书、股权变更决议、法定代表人任免书以及职工代表任命决议、修改后的公司章程、原深圳市贸易工业局的批复等相关材料。因此,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正确,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美福控股公司的上诉请求。

原审第三人铭可达国际物流(深圳)有限公司称,原审判决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各方当事人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材料均已随案移送本院。本院经审查查明,2009年5月21日,美福控股公司召开董事会,全体董事简尚志(KHANSajjadAliDidi)、范松钧、徐述和群誌贸易集团有限公司(法人团体董事)一致通过与铭可达集团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400万元人民币转让美福瓦通公司100%股权事宜,该次《董事会书面决议案》经证明人依法证明。2009年6月1日美福控股公司董事简尚志代表该公司与铭可达集团签订前述董事会决议所涉之《股权转让协议》,就美福瓦通公司股权转让事宜作出详细约定,并约定简尚志为该协议担保人,保证人保证“本协议中出让方所作声明和保证以及应承担的责任,保证人均愿意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该协议也经依法公证。2009年6月12日,美福瓦通公司通过董事会决议,同意股东美福控股公司转让100%股权给铭可达集团、由郑明强担任公司执行董事、启用新章程、变更公司经营范围及向政府部门办理批准及变更登记手续等事项,董事简尚志、范松钧、徐述(简尚志依授权代签)签字,并由美福瓦通公司盖章。在股权转让协议及办理股权变更许可期间,美福控股公司董事简尚志、范松钧、徐述同时均为美福瓦通公司登记在案之公司董事,简尚志为美福瓦通公司法定代表人,简尚志配合办理美福瓦通公司股权变更批准之行政许可及工商变更登记等事项,至2009年6月19日原深圳市贸易工业局作出另案被诉之股权变更行政许可,2009年6月23日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本案被诉之美福瓦通公司股权、经营范围、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等变更登记。2009年9月2日,铭可达集团控制之美福瓦通公司获得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的变更美福瓦通公司名称、经营期限、经营范围等变更登记,2009年11月17日获得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铭可达国际物流(深圳)有限公司董事成员的变更登记。此外,美福控股公司董事会决议授权进行本案行政诉讼时,其董事会成员仍为范松钧、简尚志、徐述、群誌贸易集团有限公司。原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所提之上诉请求第3、4项,已于原审诉讼程序即已放弃,并未经过原审审理,不属于本案上诉审理范围。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在知道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原告是否在法定起诉期限提起行政诉讼,是人民法院审理行政诉讼案件所应当审查的程序问题,美福控股公司所提起之行政诉讼是否超过行政诉讼法规定的起诉期限,也是各方在原审争议之一问题。

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09年6月23日作出美福瓦通公司股东、经营范围、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工商变更登记行为,美福控股公司作为原股东迟至2012年1月5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予以撤销,显然美福控股公司此次行政诉讼是否在法定起诉期限内提起,应是本案首要审查的起诉条件问题。

本案无原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向美福控股公司直接送达或告知被诉工商变更登记内容之证据,因而本案起诉期限之起算应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确定,从美福控股公司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系法律上之推定,本案显然属于美福控股公司应当知道被诉工商变更登记内容之情形。因为美福控股公司将所持美福瓦通公司股权全部转让给铭可达集团,系美福控股公司全体董事简尚志、徐述、范松钧及群誌贸易集团有限公司召开董事会一致通过之行为,徐述、简尚志、范松钧同时也为美福瓦通公司董事,简尚志为美福瓦通公司之法定代表人,依法人授权具体办理股权转让协议并配合股权变更行政许可申请、股权变更工商登记手续。上述三名兼任董事于关联企业间之职务行为,当然足以推定美福瓦通公司获取股权变更行政许可及股权变更工商登记之时,美福控股公司应当知道涉案之股权变更工商登记行为内容。并且,美福瓦通公司股权变更行政许可及股权变更工商登记完成之后,美福瓦通公司必定开始被铭可达集团实际控制,美福控股公司失去对美福瓦通公司之实际控制而不自知,显然于情理法皆不通,也足以推定美福控股公司应当知道股权变更行政许可及股权变更工商登记之内容。针对美福控股公司于上诉状所述简尚志恶意串通铭可达集团以400万元人民币贱卖美福控股公司价值亿元人民币之资产谋取460万元私利并欺诈美福控股公司、私下配合办理股权变更行政许可和股权变更工商登记等手续,致使美福控股公司不知道股权变更工商登记行为内容,本院另需指出,简尚志作为股权转让协议及股权变更行政许可和工商登记之当事人士,并未在本案作为证人出庭作证或出具书面证言陈述美福控股公司所谓的串通铭可达、欺诈美福控股公司之事实,该问题也无其他证据证明,美福控股公司的该项理由显然不成立。所以,美福控股公司并无证据推翻其在美福瓦通公司于2009年6月完成股权变更行政许可和工商登记之后即应当知道被诉股权变更工商登记内容之推定,其于2012年1月5日向人民法院提起撤销股权、经营范围、法定代表人等变更工商登记之诉,已经超过2年期限。原审法院关于2010年8月6日美福控股公司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距2009年5月22日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不足2年时间,故而本案行政诉讼未超过起诉期限的论证,未注意民事诉讼与行政诉讼之诉讼程序的区别及行政诉讼起诉期限之要求,不符合行政诉讼法之规定,应予纠正。

对于美福控股公司上诉状要求人民法院重视香港企业捍卫自己合法财产权益的决心与信心的忠告及其他针对人民法院之言论,本院惟告知已秉持同等原则与中立公正立场,依据事实及法律作出裁判,以正视听。

综上,原审法院未审查美福控股公司之起诉已经超过法定起诉期限对本案进行判决,系对起诉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依法撤销原判,驳回美福控股公司的起诉。为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2)深福法行初字第63号行政判决;

二、驳回原审原告美福纸品控股有限公司的起诉。

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各50元,美福纸品控股有限公司已预交,均予以退回。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判长  张小妮

审判员  王惠奕

审判员  王成明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记员  权 晶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七十九条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三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