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司法行政其他行政行为

张炳元与湖州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一审行政赔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2月18日 案由:劳动社会保障其他行政行为 司法行政其他行政行为 人民政府其他行政行为 当事人:张炳元 湖州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 案号:(2012)湖吴行赔初字第2号 经办法院:湖州市吴兴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张炳元。

被告湖州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金伯中。

委托代理人黄征。

委托代理人贾爱玉。

诉讼记录

原告张炳元诉被告湖州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行政赔偿一案,原告于2012年8月17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同月2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于2012年12月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张炳元、被告湖州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黄征、贾爱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张炳元起诉称:因被告捏称原告于2009年10月26日上午10时许,在安吉县行政中心大楼会务中心东门处,采用高喊“打倒单某某”等口号,扰乱(2009)年第二届安吉县投资贸易洽谈会产业投资说明会第二、第三分会场的会务秩序,致使安吉县人民政府工作不能正常进行,无凭无据,诬告栽赃陷害原告,在被告2011年5月23日的“行政诉讼答辩状”中,称安吉县投资贸易洽谈会工作受到严重干扰,原告被公安机关查获,不符合事实。原告多次遭受安吉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刑讯逼供及暴力取证等行为,原告否认了犯错事实并陈述澄清事实真相,但被告枉法决定,疯狂打击陷害原告。被告所称“严重干扰”发展到什么程度,给会议造成怎样的后果,应以相关证据证实,但被告仅凭几份假证言就错误定性,适用法律条款错误或不当,应以纠正并按国家赔偿标准依法赔偿。理由如下:第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和《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的规定,被告适用法律错误,导致冤假错案,对不构成劳动教养案件应依法撤销,申请国家赔偿理由成立。第二,根据我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的权利,被告违反宪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侵害原告人格尊严,对原告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综上所述,被告侵害打击原告,使原告失去人身自由权利435天,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为此,请求法院判令:(一)撤销被告作出的湖公行赔字(2012)001号行政赔偿决定书;(二)依法赔偿原告人民币70752.75元(435天×162.65元);(三)停止侵害,恢复名誉。

原告张炳元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材料有:①安吉县公安局递铺派出所作出的《劳动教养人员信息表》一份及湖州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的湖劳教聆字(2009)第2号《聆听告知书》一份,以证明安吉县公安局上报的劳动教养人员呈批表中定原告张炳元“扰乱单位秩序”,而被告在作出劳动教养决定时却将原告行为定性为“扰乱社会秩序”,致使原告蒙冤而劳教,因而符合行政赔偿的情形。

被告湖州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答辩称:第一,被告作出的湖劳教决字第(2009)第98号劳动教养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2009年10月26日上午10时许,原告张炳元窜至安吉县行政中心大楼会务中心东门处,采用高喊“打倒单某某”等口号方式,扰乱正在召开的“2009年第二届安吉县投资贸易洽谈会-产业投资说明会”第二、第三分会场的会务秩序,致使安吉县人民政府主办的2009年第二届安吉县投资贸易洽谈会工作受到严重干扰。后被公安机关查获。第二,被告作出的湖劳教决字第(2009)第98号劳动教养决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由于原告张炳元在2009年10月12日因扰乱单位秩序被安吉县公安局警告;同月17日因扰乱单位秩序被安吉县公安局行政拘留九日;同月26日又因扰乱单位秩序而被安吉县公安局行政拘留。被告根据国务院《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第十三条的规定于同年11月6日对其作出劳动教养决定,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第三,被告作出的湖劳教决字第(2009)第98号劳动教养决定符合法定程序。原告张炳元于2009年10月中旬先后两次因扰乱单位秩序被安吉县公安局行政处罚,同月26日又因扰乱单位秩序被安吉县公安局抓获,办理行政案件过程中,安吉县公安局依法受案、口头传唤、询问违法行为人、询问证人、并调查固定相关证据;告知、送达、执行等程序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安吉县公安局依法向被告呈报劳动教养,被告依法进行审核审批,并履行告知、聆询通知、聆询等程序,根据国务院《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第十三条之规定对张炳元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同日安吉县公安局依法作出撤销行政处罚决定书并依法予以折抵。第四,2011年5月13日,原告张炳元因不服被告作出的湖劳教决字(2009)第98劳动教养决定而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被告也曾予以应诉答辩。同年9月6日,原告张炳元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吴兴区人民法院即于同日作出(2011)湖吴行初字第12号准许原告撤诉之行政裁定。2012年5月16日,原告张炳元又向被告申请行政赔偿,被告于2012年7月4日作出了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六条第一款有关“人民法院裁定准许原告撤诉后,原告以同一事实和理由重新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规定,故原告张炳元就湖劳教决字第(2009)第98号劳动教养决定之具体行政行为不得再行起诉。第五,原告张炳元不符合行政赔偿的条件。行政赔偿的对象是指行政主体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职权过程中违法侵犯相对人的合法权益造成的损害,国家对此承担的赔偿责任。由此可见,行政赔偿所针对的是违法行为,被告对原告张炳元作出的劳动教养符合法律规定不存在违法,原告张炳元对该劳动教养可以复议、诉讼,但因其提起过诉讼并已撤回,故已丧失对原具体行政行为要求司法审查确认的权利。第六,被告作出不予行政赔偿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2012年5月10日,市信访办收到原告张炳元状告被告的信访材料(其中含申请国家赔偿的内容,但具体要求不祥),于同月12日转给被告。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二条之规定,即于同月16日向原告张炳元作询问笔录,并予以受理,经审查后认为原告之申请不符《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条、第四条规定的情形,故根据该法第十三条之规定于2012年7月4日作出了不予行政赔偿的决定书,并向原告予以送达。综上所述,被告请求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之诉讼请求。

被告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材料及规范性文件依据有:①湖州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2012)001号《国家赔偿案件呈批表》及湖公行赔字(2012)001号《行政赔偿决书》各一份、《来信来访事项处理表》及原告张炳元的控告信各一份、询问张炳元笔录一份、湖劳教决字第(2009)第98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及《劳动教养人员信息表》各一份,以证明被告于2012年5月中旬在接到原告以被告错误决定对其实施劳动教养为由而提出要求国家赔偿的申请后,即予以查证和听取原告陈述意见,并于2012年7月4日作出不予赔偿决定。②《行政诉讼撤诉申请书》及(2011)湖吴行初字第12号《行政裁定书》各一份、《息访协调承诺书》及《见证备忘录》各一份,以证明原告张炳元曾于2011年5月31日,以不服被告作出的湖劳教决字第(2009)第98号劳动教养决定为由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后于同年9月6日以双方和解为由而申请撤诉,本院即于当日作出准许原告撤诉之裁定。③规范性文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条、第四条、第十二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等,以证明被告先前对原告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符合相关法律规定,故作出本案不予行政赔偿决定是符合国家赔偿法之规定的。

法庭审查时,原告张炳元对被告湖州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提供的证据和规范性文件依据没有提出异议,仅认为湖劳教决字第(2009)第98号《劳动教养决定书》第1页第13行上面所写的和安吉县公安局上报的劳动教养人员呈批表中定张炳元“扰乱单位秩序”,而被告作出的决定却定性为“扰乱社会秩序”,导致原告蒙冤劳教,该劳动教养决定认定事实是有错误的,也是违法的,故被告有义务赔偿。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提出异议,认为该证据材料系劳动教养决定案中的,与本案无关联性。因原告先前不服劳动教养决定而提起的行政诉讼已撤诉,故湖劳教决字第(2009)第98号劳动教养决定是合法的。

经庭审质证,本院认为,被告湖州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提供的证据均符合真实性、合法性和关联性等有效证据之条件,对其效力均予以确认。至于原告张炳元所提出的异议意见不能否定其证明效力。至于原告张炳元提供的证据虽为真实、合法,但与本案并无关联性,故无须对其效力作出认定。

经审理查明:2009年11月9日,被告湖州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委员会根据国务院《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第十三条的规定作出湖劳教决字(2009)第98号劳动教养决定,即决定对张炳元劳动教养一年三个月。 2011年5月31日,本院受理原告张炳元不服被告作出的湖劳教决字(2009)第98劳动教养决定行政争议一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提出撤诉申请,本院经审查后,即于同年9月6日作出(2011)湖吴行初第12号准许原告撤诉的行政裁定。 2012年5月16日,被告收到原告张炳元因对被告作出的湖劳教决字(2009)第98号劳动教养决定不服而要求国家赔偿的申请,被告经审查后,即于2012年7月4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三条之规定,作出湖公行赔字(2012)001号不予行政赔偿决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湖州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先前对原告张炳元作出的湖劳教决字(2009)第98号劳动教养决定,因未经其上级机关确认是否存在违法情形;同时,先前原告不服被告作出的该劳动教养决定而提起行政诉讼,因其申请撤诉而结案,可见,也未经司法确认是否存在违法情形,在此情况下,该劳动教养决定应属合法有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条、第四条有关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行使行政职权时违法侵犯相对人人身权、财产权的,受害人有取得赔偿的权利之规定,由于本案原告尚未受到被告及其工作人员的非法侵害,故不符合我国国家赔偿法所规定的行政赔偿之条件,被告作出不予行政赔偿决定并无不当。故原告之主张及赔偿请求无事实根据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张炳元的赔偿请求。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邱锦祥

审 判 员  施 伟

人民陪审员  杨军梅

二〇一三年二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吴 易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

第三条第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