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土地行政补偿

何自富诉岳池县国土资源局房屋征收案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月23日 案由:地矿行政补偿 土地行政补偿 当事人:何自富 岳池县国土资源局 案号:(2014)武胜行初字第1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武胜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何自富,男,生于1965年7月10日。

委托代理人颜晋,重庆剑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

法定代表人蒋永春,局长。

委托代理人谢周明,四川丘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2013年12月5日,原告何自富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立即向原告支付房屋拆迁安置补偿款等费用共计38000元。同月10日本院审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当即向原告何自富发出了受理通知书,于同月12日向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于2013年12月18日向本院邮寄提交了证据材料。原、被告在规定期限内均未对合议庭组成人员及书记员提出回避申请。2013年12月25-26日,本院分别向双方当事人及其代理人发出了开庭传票和出庭通知书。2013年12月30日下午14.30时,由审判员文达荣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陈波、人民陪审员陈运斌依法组成合议庭,书记员李姝涵担任庭审记录在武胜县人民法院第五审判庭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并当庭向原告何自富送达了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当庭提交的答辩状副本。原告何自富的委托代理人颜晋,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的委托代理人谢周明到庭参加了诉讼。原告何自富、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的法定代表人蒋永春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2014年1月10日,本院就调查收集的岳池县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的笔录交原告进行了质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何自富诉称:原告原系四川省岳池县XX乡XX村X组的村民,在家拥有一处占地42平方米的住房,2013年3月12日,因国家建设巴广渝高速公路,岳池县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巴广渝高速公路(岳池段)工程建设用地的公告》,并拆除了原告拥有产权的房屋,屋内物品不知所踪,林木、青苗等亦被损坏。原告及家人近年一直在重庆市区务工,对拆迁之事一直不知情,亦无相关人员进行告知,直到9月初回家时,才知房屋被拆迁,经多次与被告方负责人进行协商,但到目前仍未给原告进行补偿,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支付原告的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费38000元。

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辩称:答辩人严格按照广安府发2012第28号文件精神,充分进行了拆迁公告,时间长达数月,原告在公告期内未履行申报义务,负有责任。原告的房屋现已由其父亲何某某及弟何某甲一并申报,其补偿款亦由二人领取,答辩人不可能重复进行补偿,应追加何某某、何某甲二人为本案第三人。且拆迁协议系平等民事主体之间达成的关于财产权利处分的约定,属于民事法律关系中的财产权利关系,而不是行政法律关系,不能以行政诉讼的方式解决民事争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何自富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1、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原告的主体资格。 2、土地使用证、土地登记资料公开查询结果证明,证明何自富在岳池县XX乡XX村X组拥有42平方米的土木结构房屋,家庭成员为三人。 3、岳池县人民政府关于巴广渝高速公路(岳池段)工程建设用地的公告,证明被告实施了征收原告房屋的具体行政行为。 4、房屋现场拍摄照片,证明房屋的真实存在。 5、XX乡XX村村委会的情况说明,证明何自富的房屋及附属设施等情况。 6、关于请求支付房屋补偿安置拆迁回复的函及邮寄回执,证明原告就损失的大小等曾向岳池国土资源局反映了情况。

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提供了以下证据:

认定事实方面的证据 1、拆迁补偿协议。 2、拆迁补偿登记表。以上二份证据证明何某某向岳池县国土资源局共申报了265.65平方米的房屋(其中包括了何自富的房屋),以及110.4平方米的土坝,土粪池2口,水泥三合土粪池1口,压水井1口,条石、砣石堡坎1.5立方米,双眼灶1个,粮仓2个共计12立方米;申报人口为何某某等9人(不包括何自富一家)。 3、何某某的土地使用证,证明何某某名下的房屋只有113平方米。 4、何自户(富)的土地使用证,证明何自富拥有42平方米的土木结构房屋。 5、拆迁补偿款领取依据,证明何某某分二次已在岳池县国土资源局领取了拆迁补偿协议上约定的价款及奖金161079.40元。 6、拆迁勘丈照片,证明拆迁的房屋属实。

程序方面的证据和补偿依据 1、岳池县人民政府关于巴广渝高速公路(岳池段)工程建设用地的公告,证明岳池县人民政府按照规定,将高速公路所经地域内拟征收的土地进行了公告。 2、广安府发2012第28号文件,证明岳池县国土资源局是拆迁补偿的安置部门,安置标准按广安府发2012第28号文件执行。

人民法院依职权收集的证据。 1、协调笔录,证明武胜县人民法院于2014年1月3日上午在岳池县XX乡乡政府内,对何某某是否将何自富的房屋进行了申报并领取了拆迁补偿款一事进行了协调,何某某承认申报的265.65平方米的房屋,全系他所建,在何自富结婚时,指定了房屋给他们居住,国土局成立后,将房屋办了4个证,何某某、何自富、何自某、何某甲各一个证,因何自富在重庆买了房,何自某另外修了房屋,何某某在拆迁时,将265.65平方米的房屋全部申报在自己名下,并领取了拆迁安置补偿款。 2、调查岳池县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席滔的笔录,证明拆迁补偿登记表是工作人员现场清点物品后,由当事人签字认可的记录。何某某一户的附属设施经双方共同核实,有土坝110.4平方米,土粪池2口,水泥三合土粪池1口,压水井1口,条石、砣石堡坎1.5立方米,双眼灶1个,粮仓2个共计12立方米,胶管80米。至于林木、竹林等树木的赔偿,是由国土资源局按成片的林木每亩2500元、不成片的林木按每亩1500元的标准拨付给村委会,由村委会干部按实际树木补偿给被拆迁户,国土局无资料可查。现因何自富、何自某提供了土地使用证,证明原来少补偿了二户的搬家费和室内设施的拆除费。

经庭审质证,原告何自富认为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提供的拆迁补偿协议的真实性无法确定,其拆迁协议、补偿登记表、领款依据、勘丈照片、何某某的土地使用证与本案无关联性,不予质证,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被告履行了相应的法定职责;对何自富的土地使用证无异议;被告虽然进行了公告,但不能证明其拆除原告的房屋的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确定房屋所有权是凭房产证或土地使用权证,而不是乡政府的确认,现被告拆除了原告的房屋,就应依法进行补偿;原告何自富对法院依职权收集的证据本身无异议,认为自己确实不能提供院坝、桑树、柑橘、竹林、单眼灶、差旅费等证据,但国土资源局的工作人员所说的也不是事实,差旅费的问题确实跑了4次(到国土局二次、镇政府一次、县政府一次,都是从重庆上来的),请法院酌情认定。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对原告何自富提供的身份证无异议,认为原告已将户口迁出,不再是本村民委员会的村民,不应再享有宅基地,原告只提供了土地使用证,而未提供房产证,不能证明原告拥有42平方米的房屋;对原告提供的拆迁公告无异议,其所提供的照片与本案无直接的证明作用,村委会的证明无论是形式或内容,均不符合法律规定。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对法院依职权收集的证据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综合评定后,作如下认定:原告提供的身份证、土地使用证、土地登记资料公开查询结果是证明原告主体身份的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真实性、合法性,应作为本案的定案证据使用;原告提供的房屋现场拍摄照片和XX乡XX村村委会的情况说明,能够互相映证,证实原告房屋的真实存在,与本案具有关联性、真实性、合法性,应作为本案的定案证据使用,但证明中关于土坝、单眼灶、桑树、竹林、柑子树等数量,因无其他证据佐证,不能作为定案证据使用;原告提供的岳池县人民政府关于巴广渝高速公路(岳池段)工程建设用地的公告、关于请求支付房屋补偿安置拆迁回复的函及邮寄回执能够证明岳池县国土资源局实施了拆迁,原告就此向岳池县国土资源局主张了权利,该证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真实性、合法性,应作为本案的定案证据使用。被告提供的1、2、3、5、6项证据,只能证明何某某实际拥有房屋113平方米,确申报签订了265.65平方米的房屋和附属设施并领取了相应价款,但不能证明何某某已将何自富、何自某的房屋一并申报,须要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提供的何自富的土地使用权证,能够证明何自富拥有42平方米房屋的事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真实性、合法性,应作为本案的定案证据使用。岳池县人民政府发出的征收巴广渝高速公路(岳池段)工程建设用地的公告和补偿依据,与本案具有关联性、真实性、合法性,应作为本案的定案证据使用。人民法院依职权收集的证据是法院为了查明案情,就有关问题询问经手人员所形成的笔录,能够证明何某某将何自富的房屋一并申报并领取了补偿款的事实,与本案具有关联性、真实性、合法性,应作为本案的定案证据使用。

根据证据查明的事实:原告何自富原系岳池县XX乡XX村X组的村民,与妻子胡某某结婚后,由其父何某某将自建的一间土木结构房屋约42平方米指定给其居住,上世纪90年代初国土局成立后,岳池县国土局于1993年3月13日,将何自富居住的房屋登记在何自富名下,其家庭成员为妻子胡某某和女儿何某乙,并向何自富颁发了编号为05071的集体土地使用权证。此后,何自富到重庆发展,并将全家的户口迁到了重庆市,平时很少回老家。

岳池县人民政府于2013年3月12日发布了关于巴广渝高速公路(岳池段)工程建设用地的公告,其中包括原告老家XX乡XX村X组,需要拆除原告拥有产权的房屋,因原告一家已迁往重庆市,平时不在家,原告的房屋由其父何某某一并向岳池县国土资源局进行了申报,岳池县国土资源局的工作人员在明知何某某只出示了113平方米的房屋产权的情况下,与何某某签订了265.65平方米房屋的巴广渝、遂广高速公路征地建(构)筑物及附属设施拆迁补偿协议,并向何某某支付了协议上确定的全部价款和奖金。 2013年9月,何自富回老家时,发现自己所有的房屋已被拆除,先后到XX乡政府、岳池县国土局和县政府进行反映,要求向其支付拆迁补偿款,岳池县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回复称已向其父支付了价款,不应重复支付。何自富不服,于2013年12月5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立即向原告支付房屋拆迁安置补偿款等费用共计38000元。

原告何自富主张给付院坝30平方米、柑橘10株、单眼灶2个、桑树0.2亩、竹林0.15亩、误工、差旅费8000元,但未提供相关的证据予以证明。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作为岳池县人民政府负责土地征收的具体实施机关,应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征收,且岳池县国土资源局是农村集体土地使用权证的发证机关和登记机关,土地登记的原始资料就保存在该局的档案室内,岳池县XX乡XX村X组当年办了多少土地使用权证,只要一查档案,就一清二楚了。当何某某只向其提供了113平方米的房屋土地使用权证,而申报面积却达到265.65平方米的房屋时,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的工作人员没有认真履行审查的义务,在无原告何自富授权的情况下,将原告何自富的房屋与案外人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其具体行政行为违法,现原告的房屋已被被告拆除,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理应向原告何自富支付房屋的拆迁补偿费用。原告何自富在诉讼中称要求给付院坝30平方米、柑橘10株、单眼灶2个、桑树0.2亩、竹林0.15亩的费用,因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上述物品的存在,且其父何某某与县国土资源局共同签字确认的附属物品清单中都无单眼灶项目,故其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主张本案应追加何某某与何某甲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因原告何自富并未委托何某某、何某甲代签协议,岳池县国土资源局在未得到何自富授权的情况下,与何某某、何某甲签订协议并向其支付价款,属另一民事法律关系,可另案起诉何某某、何某甲返还不当得利,其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考虑到原告为了维护权利,曾先后到XX乡政府、岳池县国土资源局、岳池县人民政府反映情况,可适当认定一些误工和车旅费损失,综合情况认定其到XX乡政府和县上各一次反映情况,每次酌情认定往返车费及误工费共计200元。据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在未取得原告何自富授权的情况下,与何某某签订的巴广渝、遂广高速公路征地建(构)筑物及附属设施拆迁补偿协议违法。

二、岳池县国土资源局向原告何自富支付房屋拆迁补偿费16800元(400×42)、搬家补助费600元、室内设施拆迁费1500元、奖励费3360元(80×42)、车费及误工费400元(200×2),合计22660元。

案件受理费五十元,由被告岳池县国土资源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收到本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写出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逾期未预交又不提出缓交申请的,依法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 判 长  文达荣

审 判 员  陈 波

人民陪审员  陈运斌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李姝涵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第五十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