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内贸外贸行政登记

赵淑红与大连金州新区土地房屋局行政赔偿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2月26日 案由:内贸外贸行政登记 人民政府行政登记 房屋行政登记 当事人:赵淑红 大连金州新区土地房屋局 案号:(2014)大行终字第21号 经办法院: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赵淑红,女,1973年11月16日出生,汉族,个体单位工作者,住址大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金源北里4号楼2单元3楼1号。

委托代理人宋子升,沈阳军区法律顾问处法律顾问。

委托代理人吴京堂,北京市华泰律师事务所大连分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大连金州新区土地房屋局,住所地大连金州新区管委会9号办公区。

法定代表人谷军,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红霞,辽宁竞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赵淑红因房屋登记赔偿纠纷一案,不服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3)开行初字第2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赵淑红及其委托代理人宋子升、吴京堂,被上诉人大连市金州新区土地房屋局(以下简称房屋局)的委托代理人王红霞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本院以(2011)大行终字第76号行政判决书确认,大连金州新区土地房屋局就登记在周显峰名下的案涉房屋(位于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金源南里53号楼4-6-1号房屋,建筑面积70.06平方米)分别为案外人颁发了大房权证开字第A85538号房屋产权证书、A87987号房屋所有权证书,因房屋局没有尽到审慎审查的职责,大房权证开字第A85538号房屋转移登记行为违法。为此,赵淑红诉至一审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要求房屋局赔偿经济损失62万元。

一审法院判决查明,赵淑红与周显峰于2001年3月7日登记结婚,同年3月29日购买位于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金源南里53号楼4-6-1号房屋(建筑面积70.06平方米),该房屋登记在周显峰名下,周显峰于2009年6月23日将上述房屋以31万元(折合每平方米4425元)出售给案外人郑盛,并于同日向大连金州新区土地房屋局提交了房地产权属登记申请书等相关材料。在房屋局办理权属登记期间,周显峰找人冒名顶替赵淑红到房屋局处签字;同年7月2日,房屋局为郑盛颁发了大房权证开字第A85538号房屋产权证书。同年7月17日,郑盛又将该房屋出售给案外人梁音,房屋局为梁音颁发了大房权证开字第A87987号房屋所有权证书。 2005年11月至2010年5月,赵淑红在韩国打工,期间未回国。2009年末,赵淑红在韩国提起行政诉讼,诉状经我驻韩大使馆认证,本院于2010年4月12日立案,并于同年8月16日作出(2010)开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确认房屋局为郑盛颁发大房权证开字第A85538号房屋所有权证的行政行为违法,但鉴于郑盛又将该房屋所有权转移至梁音名下,该房屋所有权证不具有可撤销的内容,故驳回了赵淑红要求撤销上述两份房屋所有权证的请求。赵淑红、房屋局均提起上诉,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大行终字第76号行政判决书确认,房屋局仅依据周显峰提供的赵淑红人口基本信息表,就为周显峰办理转移登记的做法,没有尽到审慎审查的职责,该行为违法;房屋局为梁音办理房屋权属登记的行为,并无违法之处,据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1年,赵淑红向该院提起离婚诉讼,该院于2011年6月3日判决准予赵淑红与周显峰离婚,在离婚诉讼中,赵淑红未向周显峰提出擅自处分共有财产的赔偿请求。

房屋局提供的证据显示,2009年,大连开发区金源南里的两处房屋成交价格分别为每平方米4292元、4601元。2013年,该小区三处房屋的成交价格分别为每平方米5005元、5078元、5000元。

另查,赵淑红于2011年2月向房屋局提交行政赔偿申请,房屋局在作出不予赔偿决定后,未在法定期限内通知赵淑红。在诉讼过程中,经该院向赵淑红释明,如认为房屋成交价过低,需对案涉房屋的当时市场价格进行鉴定,赵淑红明确表示不申请鉴定。

一审法院判决认为,案涉房屋系周显峰在其与原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应认定为周显峰与赵淑红的共有财产,房屋局在权属转移登记时也要求房屋共有人出具承诺书,表明房屋局在办理登记过程中已经知悉该房屋属于共有,故房屋局辩称房屋属周显峰个人所有的意见不予采纳。

一、关于房屋局违法登记的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房屋登记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规定:申请人提供虚假材料办理房屋登记,给原告造成损害,房屋登记机构未尽合理审慎职责的,应当根据其过错程度及其在损害发生中所起作用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该规定表明,房屋登记机构未尽合理审慎职责的,应按其过错程度及行为对损失的致害程度承担相应责任;其次,登记机构承担责任不以受害人依民事法律求偿为前提条件。本案造成赵淑红共有的房屋转移登记的主要过错在申请登记人周显峰,协助周显峰办理登记事项的案外人以及房屋局均负有次要过错责任。因此,赵淑红若有损失,房屋局应承担次要赔偿责任。

二、关于赵淑红损失的界定。赵淑红请求的损失包括房屋被出售的经济损失46万元及赵淑红因提起诉讼的误工费、差旅费16万元。房屋局未尽审慎审查,侵害的是赵淑红对共有房屋的处分权,而处分权对应的直接经济属性为房屋的价值。案涉房屋属赵淑红与周显峰的夫妻共有财产,该财产的出售虽未经赵淑红同意,但因权属已经转移至案外第三人名下,赵淑红的不动产权利已经丧失而转为与房屋相对应的价款权利,赵淑红未能举证证明该价款权利同时丧失,则在周显峰收取房屋价款时,赵淑红与周显峰夫妻共有的房屋已经转变为夫妻共有的金钱。赵淑红放弃对周显峰出售房屋时房屋的市场价格进行鉴定,依据房屋局提供的证据可以确认,周显峰出售房屋时的价格属于市场的合理价格,在其取得房屋价款后,赵淑红的财产价值并未减少,房屋局违法登记的行为并未对赵淑红的财产造成损害。此后,无论赵淑红与周显峰双方或单方对该金钱如何处分,均与房屋买卖、房屋过户行为无关联。故赵淑红请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46万元,无事实依据,不予支持。赵淑红请求的一年半误工费及差旅费16万元,由于赵淑红主张权利、提起诉讼并不必然需要回国或辞职,房屋局的违法登记并不必然造成赵淑红误工和发生差旅费用,且赵淑红亦未提供相应证据,赵淑红的该项请求无法律事实依据,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四)项、第三十六条(八)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房屋登记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赵淑红的诉讼请求。

赵淑红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请求。主要理由是:1、一审判决认定被上诉人承担次要赔偿责任是错误的。案外人周显峰在与他人实施虚假登记过程中,向房屋局提交的是纸制身份信息查询卡,没有提交上诉人的身份证,同时没有提交任何身份证丢失或挂失的证明,房屋局未对冒充上诉人进行登记的案外人的身份进行查实,有理由推断房屋局工作人员与案外人周显峰系恶意串通,违法登记,房屋局对本次错误登记负全部过错责任,应当承担全部赔偿责任。2、一审判决认定房屋局违法登记行为并未对上诉人财产造成损害是错误的。房屋局作出违法登记时,上诉人在韩国工作,上诉人与周显峰夫妻关系名存实亡,虽然周显峰得到的买房款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但是该财产上诉人根本无法控制,周显峰行为的目的是侵犯上诉人的共同财产权,直至离婚,上诉人也未取得房款,上诉人按房屋市场价格(46万元)的50%主张23万元合理,一审认定上诉人的财产价值并未减少,没有事实根据。

房屋局答辩认为,在办理转移登记时,赵淑红与周显峰系夫妻关系,财产形式由房屋变为金钱,赵淑红没有证据证明被上诉人的登记行为造成其丧失财产权利,在之后的离婚诉讼中,赵淑红未向周显峰主张金钱权利,其既没有在离婚前向周显峰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也未在离婚时主张财产权利,其损失是不存在的。如果存在损失,其应该向周显峰主张,被上诉人也不应该赔偿。综上,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一审审理期间,房屋局向一审法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商品房销售合同;2、房地产权属登记申请书;3、承诺书;4、人口基本信息、房地产契约;5、(2010)开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6、(2011)大行终字第76号行政判决书;7、房屋买卖合同5份。

赵淑红向一审法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2011)开民初字第347号民事判决书;2、(2010)开行初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3、(2011)大行终字第76号行政判决书。

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房屋局、赵淑红提供的上述证据来源合法,能够证明案件事实,作为定案依据。

上述证据均随案移送本院。经本院审查,一审法院的认证意见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根据上述合法有效的证据,本院确认的事实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房屋登记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规定:申请人提供虚假材料办理房屋登记,给原告造成损害,房屋登记机构未尽合理审慎职责的,应当根据其过错程度及其在损害发生中所起作用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故过错程度及行政行为在损害中的作用是决定赔偿责任的主要依据。

根据本院业已生效的(2011)大行终字第76号行政判决,被上诉人房屋局仅依据周显峰提供的赵淑红人口基本信息表为周显峰办理转移登记的作法,没有尽到审慎审查的职责,行为被确认为违法,房屋局应当承担过错责任。

关于被上诉人房屋局的行为在上诉人赵淑红的损害中的作用问题。首先,如何界定赵淑红的损害,即其实际损失是什么。其次,如何界定被上诉人房屋局的赔偿责任。

关于损失问题,上诉人赵淑红主张其损失包括房屋被出售的经济损失23万元及因提起诉讼的误工费、差旅费16万元。对于房屋被出售的23万元经济损失,本院认为,周显峰出售房屋时,赵淑红与周显峰的夫妻关系仍在存续期间,房屋是夫妻二人的共有财产。虽然房屋的出售未经赵淑红的同意,房屋出售后其丧失了房屋的所有权,但其仍享有被出售房屋房款的权利,卖房款仍是夫妻二人共同财产,即使如赵淑红所述夫妻关系名存实亡,卖房款上诉人本人根本无法控制,但这种情况并不能改变房款系共有财产的性质,即由夫妻共有的不动产房屋转变为夫妻共有的货币,故被上诉人房屋局违法登记的行为并未对上诉人赵淑红的财产造成损害。

关于出售房屋的价款问题,被上诉人房屋局已提供证据证明房屋的售价属于市场的合理价格,赵淑红在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房屋价值46万元的情况下,又放弃对房屋市场价格进行评估。因此,上诉人赵淑红主张的23万元的房屋损失,没有事实及法律根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赵淑红请求的误工费及差旅费经济损失16万元的问题,本院认为,被上诉人的违法登记行为并不能直接导致赵淑红误工及产生差旅费用,且赵淑红亦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该损失的存在,故赵淑红请求的该项损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上诉人房屋局的赔偿责任问题。上诉人赵淑红上诉称因房屋局未对冒充上诉人进行登记的案外人的身份进行查实,有理由推断房屋局工作人员与案外人周显峰系恶意串通,违法登记,房屋局对本次错误登记负全部过错责任,应当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本院认为,对被上诉人房屋局的过错责任,应根据事实依法确认,上诉人在未提供证据证明的情况下,推断房屋局工作人员与周显峰恶意串通,违法登记显系主观臆断。对其主张,本院不予采纳。综上所述,根据被上诉人房屋局过错程度及其行为在损害中的作用,上诉人赵淑红请求房屋局承担全部赔偿责任的请求不能成立。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驳回赵淑红的诉讼请求正确,本院予以维持。赵淑红的上诉请求和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赵淑红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王少琨

审 判 员  苍 琦

代理审判员  王嘉雯

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刘婉余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 (三)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由于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的,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也可以查清事实后改判。当事人对重审案件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房屋登记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