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道路行政强制

朱月明与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海珠大队其他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4月16日 案由:道路行政强制 公路行政强制 当事人: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海珠大队 朱月明 案号:(2014)穗海法行初字第17号 经办法院: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朱月明,男,1984年8月25日出生,户籍地广东省云浮市郁南县江口镇黄岗村委会窝村35号。

被告: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海珠大队。

法定代表人:俞善勇,大队长。

委托代理人:刘宇、蔡宇聪,广州市公安局海珠区分局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原告朱月明不服被告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海珠大队作出的交通行政强制措施纠纷一案,原告于2014年1月27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3月1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朱月明,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刘宇,蔡宇聪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朱月明诉称:2013年12月17日晚,当我推行助力车途经石岗路口时,突然被几个没穿制服的社会青年拨掉车匙,其中一人将证件在我在面前一晃,告知是交通执法,助力车有盗抢嫌疑需要扣留。在南石头派出所,对方向我出具了《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尽管我已向被告提供此车的来源凭证,但被告表示不能撤销对车辆的处罚。被告在作出处罚前,未有依法告知被处罚人的相关申辩权利,同时被告不能在没有调查的情况下认定车辆具有被盗抢嫌疑。所以被告作出的处罚没有法律依据,请法院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扣留车辆的处罚决定。

被告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海珠大队辩称:2013年12月17日,我队在海珠区石岗路口附近开展“五类车”交通专项整治行动,21时许原告驾驶一辆无牌燃油助力车经石岗路口时被查获,由于原告现场无法出示车辆合法来源证明,于是警员口头告知原告车辆具有被盗抢嫌疑,听取了原告陈述和申辩后,对原告所驾驶的车辆予以暂扣,并当场开具了《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由原告签名确认。原告所驾驶的助力车是按两轮摩托车的标准生产的,不符合上路行驶的条件。故我大队采取的措施所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3年12月17日21时10分,被告的执勤警员海珠区石岗路口,对原告驾驶的助力车(无悬挂车辆号牌)进行了检查,由于原告未能提供车辆合法来源的凭据,执勤警员以车辆具有被盗抢嫌疑(代码7051),向原告开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N0:4401003005443462号)作出扣留处理,并由原告在该凭证记载内容无异议栏上签名确认。车辆现停放在海珠区新滘东路自编892号停车场。事后原告提供了车辆销售商于2014年1月13日开出的销售发票,内容是商品项目嘉陵工业助力车,发动机号13082484,单价750元。原告在诉讼时,提供了中国嘉陵工业股份有限公司(集团)机动车整车出厂合格证,《合格证》显示的车辆为两轮助力车,发动机号13082484,燃烧种类汽油,最高设计车速(KM/H)50;本产品经过检验;符合Q/CJP20-2010《JPR110-7A型两轮摩托车技术条件》的要求,准予出厂,特此证明。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的警员在执勤过程中,对原告驾驶的助力车进行了检查,在要求原告出示其驾驶的助力车相关的合法来历证明时,原告无法提供。为此,被告根据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及其交通警察在执法过程中,依法可以采取下列行政强制措施:(一)扣留车辆……”和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法扣留车辆:…(五)机动车有被盗抢嫌疑的…”的规定,对原告的车辆予以暂扣。《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第二十三条规定:“采取本规定第二十二条第(一)、(二)、(四)、(五)项行政强制措施,应当按照下列程序实施:(一)口头告知违法行为人或者机动车所有人、管理人违法行为的基本事实、拟作出行政强制措施的种类、依据及其依法享有的权利;(二)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当事人提出的事实、理由或者证据成立的,应当采纳;(三)制作行政强制措施凭证,并告知当事人在十五日内到指定地点接受处理;(四)行政强制措施凭证应当由当事人签名、交通警察签名或者盖章,并加盖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印章……”,在作出扣留前,警员有口头告知原告违法事实,拟作出行政强制措施的种类、依据及其依法享有的权利,听取了原告的陈述和申辩,当场开具《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并由原告签名确认收取。原告提出被告作出强制措施时,未有告知相关事实和权利义务与事实不符。被告对原告车辆采取扣留的行政强制措施的行为所依据的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

同时,原告的购买发票为事后提供,其提交的车辆资料显示;该助力车是两轮摩托车的标准生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规定:“国家对机动车实行登记制度。机动车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后,方可上道路行驶”,第九十五条规定“上道路行使的机动车未悬挂机动车号牌,未放置检验合格标志、保险标志,或者未随车携带机动车行驶证、驾驶证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扣留机动车,……”;原告上道路行驶的机动车未悬挂机动车号牌的情况下,依照法律规定,公安交通管理部门有权对其作出扣留车辆的处理。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被告作出的《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N0:4401003005443462号)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维持被告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海珠大队作出的《公安交通管理行政强制措施凭证》(N0:4401003005443462号)。

本案受理费50元,由原告朱月明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曾 纯 和 

人民陪审员  陈 月 容 

人民陪审员  何  翠 娴

二〇一四年四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孙雪莹练海涛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一)项

《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处理程序规定》

第二十二条第(五)项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二条第(二)项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项第二十二条第(四)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八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