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逃避商检罪

黄某犯走私武器、弹药罪吕圣明犯逃避商检罪、行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9月23日 案由:行贿罪 走私武器、弹药罪 逃避商检罪 当事人:吕圣明 黄某 案号:(2013)浙甬刑一初字第31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浙江省宁波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黄某,个体货代。因涉嫌犯走私武器罪于2012年3月14日被北仑海关缉私分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0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看守所。

辩护人王誓华,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张友明,浙江海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吕圣明,宁波物通报关有限公司、宁波中启报关有限公司、宁波香榭报关有限公司、宁波汇丰报关有限公司实际负责人。因涉嫌犯走私武器罪于2012年3月15日被北仑海关缉私分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0日被取保候审。因涉嫌犯逃避商检罪于2012年6月25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海曙分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1日被取保候审。因涉嫌犯行贿罪于2012年11月30日被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检察院刑事拘留,同年12月14日被依法逮捕,2013年5月3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范云、戎百全,浙江波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浙江省宁波市人民检察院以甬检刑诉[2013]23号起诉书、甬检刑追诉[2013]4号追加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黄某犯走私武器罪、被告人吕圣明犯逃避商检罪、行贿罪,分别于2013年2月4日、7月2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宁波市人民检察院于2013年5月2日以本案需要补充侦查为由建议本院延期审理,并于2013年5月31日提请本院恢复审理,本院予以同意。宁波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张路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黄某及其辩护人王誓华、张友明、被告人吕圣明及其辩护人范云、戎百全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浙江省宁波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逃避商检 2008年11月,被告人吕圣明成立宁波义邦报关有限公司(2010年7月更名为宁波物通报关有限公司),经营出口货物报关业务,同时对需商检货物采取特报形式逃避商检,每次特报业务一般收取特报费1200元至1500元不等。为降低被海关查验机率,被告人吕圣明又先后以他人名义成立宁波中启报关有限公司、宁波江丰报关有限公司、宁波香榭报关有限公司,并于2010年1月挂靠宁波新天海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并以上述多个公司的名义开展逃避商检的特报业务。被告人吕圣明承揽业务,并负责上述公司日常业务运作,安排、指使以骆某、潜敏杰(另案处理)为主的单证组制作伪报或漏报品名的报关单证、外汇核销单,交以张某甲(另案处理)为主的报关组向海关提交报关;安排、指使财务人员李某、洪某(均另案处理)非法购买外汇核销单、结算催讨逃避商检业务的非法获利特报费;安排、指使孟永(另案处理)等人通过义乌圣邦进出口有限公司等单位承接逃避商检的特报业务;安排、指使胡某、陈某甲(均另案处理)为主的查验组处理海关查验货物、接受处罚等事项,并将被查验到的逃商检货物重新装箱,再次伪报、漏报品名报关出口。通过上述手段,被告人吕圣明等人为160余家单位和个人将必须经商检机构检验的商品未报经检验而报关出口共计19000余次,发生应收特报费共计2800余万元,期间被海关查验处罚的626票货物中,逃避商检货物价值共计约347万美元。

二、走私武器、逃避商检 2012年2月,被告人黄某受客户袁伟(另案处理)委托,代理出口一批塑料玩具、陶瓷制品等货物。同月23日,在该批货物装箱前,陈某乙(另案处理)受袁伟委托,将一批含枪形物品的货物交予被告人黄某。被告人黄某在明知海关对枪形物品出口管制较严、枪支及仿真枪支禁止出口的情况下,隐瞒货物中有枪形物品的事实,以“玩具”、“陶瓷咖啡套具”等为品名,委托浙江中外运有限公司金华分公司将该批货物以伪报品名的特报方式向海关申报出口,并约定向该公司支付特报费用1800元。浙江中外运有限公司金华分公司员工杨某(另案处理)将上述货物的报关业务委托给被告人吕圣明的宁波物通公司,并要求以特报模式报关,由宁波物通公司员工潜敏杰将该批货物品名伪报成不需要商检的“文件筐”向海关申报出口。 2012年3月5日,上述货物被北仑海关查验,查获疑似仿真枪276支。经鉴定,其中35支外形为黑色狙击步枪的疑似枪支均认定为气枪,且具有致伤力。

三、行贿 被告人吕圣明在以宁波物通公司、宁波中启报关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名义开展逃避商检的特报业务期间,于2009年5月结识了原北仑海关(宁波海关查验中心)查验一科科长张某丙(已判刑)。被告人吕圣明为在海关查验环节得到张某丙的关照、获得加快查验速度等便利,从而取得特报业务的行业优势、谋取更多不正当利益,先后10次送给张某丙财物,共计价值19万元。

为证明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向法庭提供了书证、物证、证人证言、鉴定意见、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黄某明知枪支系禁止出口的货物,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逃避海关监管,委托他人以伪报品名的方式申报出口,其行为已构成走私武器罪。被告人吕圣明在从事报关报检代理业务的过程中,违反进出口商品检验法的规定,逃避商品检验,将必须经商检机构检验的出口商品未报经检验合格而擅自出口,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逃避商检罪;被告人吕圣明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情节严重,其行为又构成行贿罪。提请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百三十条、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三百九十条之规定对被告人黄某、吕圣明分别予以判处。

被告人黄某对起诉书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和定性无异议。

被告人黄某的辩护人王誓华提出:1.从购货清单看,涉案枪支是袁伟从陈某乙处购买,陈某乙未同案处理影响到本案事实的认定。2.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黄某具有走私武器的主观故意,亦无证据证明黄某与袁伟或陈某乙有走私武器的通谋。3.枪支鉴定意见书中的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员不具备鉴定资格;鉴定缺少复核步骤,导致鉴定程序违法;同时,无证据证实所鉴定的枪支与扣押的枪支为同一物品。综上认为,指控被告人黄某犯走私武器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据此请求法庭宣告被告人黄某无罪。

被告人黄某的辩护人张友明对黄某的行为构成走私武器罪无异议,同时提出:1.黄某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理由如下:(1)从黄某对涉案枪支的认知程度及其所持心态,其主观是一种间接故意;(2)黄某仅是出口环节的联系人之一,所起作用较小;(3)类似案件的被告人均认定为从犯且被判处较轻刑罚。2.黄某属主动归案,且能如实供述涉案事实,系自首。3.涉案枪支的鉴定意见存在瑕疵,且涉案枪支并非制式枪支,现已被没收,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4.黄某系初犯、偶犯,未从中获利。据此,请求法庭对被告人黄某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吕圣明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定性无异议。

被告人吕圣明的辩护人对吕圣明的行为构成逃避商检罪、行贿罪的犯罪事实和定性无异议,但认为:1.吕圣明并非为逃避商检而成立多家报关公司,吕圣明以公司名义经营特报业务时还经营正常报关业务,符合单位犯罪的构成要件,且吕圣明公司只是逃避商检的帮助犯,犯罪情节较轻。2.按新的商检商品目录,涉案逃避商检的商品已基本无需商检,社会危害性较小。3.吕圣明为单位利益而向他人行贿,款项均由单位支付,故应认定为单位行贿。且行贿的目的是为了扩大公司在行业内的影响力,并未影响行政执行公正,不属行贿情节严重。4.吕圣明公司2010年7月后才开展特报业务,而向他人行贿是从2009年5月开始,故对开展特报业务前的该部分行贿款应予扣除。5.吕圣明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据此,请求法庭对被告人吕圣明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

一、逃避商检 2008年11月,被告人吕圣明成立宁波义邦报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义邦公司”),后更名为宁波物通报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物通公司”),公司经营出口货物报关业务,同时对需商检货物采取特报形式逃避商检。为降低被海关查验机率,被告人吕圣明又先后成立了宁波中启报关有限公司、宁波江丰报关有限公司、宁波香榭报关有限公司,还于2010年1月挂靠宁波新天海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并以上述公司名义开展逃避商检的特报业务,收取1200-1500元/票特报费用。被告人吕圣明承揽报关业务,并负责上述公司日常业务运作,安排、指使以骆某、潜敏杰为主的单证组制作伪报或漏报品名的报关单证、外汇核销单,由张某甲为主的报关组向海关报关;安排、指使财务人员李某、洪某非法购买外汇核销单、结算催讨逃避商检业务的非法获利特报费;安排、指使孟永等人通过义乌圣邦进出口有限公司等单位承接逃避商检的特报业务;安排、指使胡某、陈某甲为主的查验组处理海关查验货物、接受处罚等事项,并将被查验到的逃商检货物重新装箱,再次伪报、漏报品名报关出口。通过上述手段,被告人吕圣明为160余家单位和个人将必须经商检机构检验的商品未报经检验而报关出口共计19455次,发生应收特报费共计28518750元,期间因逃避商检被海关行政处罚626起,并被行政罚款736000元。另经查明,根据质检总局、海关总署(2013)第109号关于调整《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实施检验检疫的进出境商品目录》公告的相关规定,已被海关行政处罚中有442起商品不再需要商检。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的,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一)书证 1.逃避商检特报业务汇总表、未收特报费用应收明细汇总表,证实2009年9月至2012年3月,吕圣明报关公司采取漏报、瞒报、伪报品名等方式制作虚假报关单证,总共从事逃避商检的特报业务19455次,其中侵权物品特报194次。应收取特报费用28518750元,其中2011年未收特报费522884元、2012年未收特报费1051864元。 2.业务单位报关费用价格表,证实吕圣明报关公司经营特报业务时向客户收取1200-1500元/票的特报费用。 3.海关处罚数据汇总表、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2010年1月至2012年3月,吕圣明报关公司因逃避商检被海关行政处罚626起,并被行政罚款736000元。 4.购买外汇核销单明细表,证实2009年10月至2012年3月,吕圣明报关公司向他人购买外汇核销单的数量、金额等情况。 5.公司基本情况、有限责任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公司设立登记申请书、公司挂靠合同等,证实吕圣明成立的宁波物通公司、宁波义邦公司、宁波中启报关有限公司、宁波香榭报关有限公司、宁波江丰报关有限公司,以及吕圣明挂靠的宁波新天海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的基本情况,上述报关公司的经营范围均为报关、报检代理服务、国内货运代理、经济贸易咨询。 6.光盘制作说明,证实侦查人员将吕圣明逃避商检的原始业务数据从公司财务人员李惠君、洪某电脑上提取后制作成书面材料,将原始文件制作成CD光盘;同时,侦查部门将向海关调取的案发时出口应经商检合格的物品名册制作成CD随案移送的事实。 7.质检总局、海关总署(2013)第109号关于调整《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实施检验检疫的进出境商品目录》公告,证实自2013年8月15日起,对1507个海关商品编码项下的一般工业制成品不再实行出口商品检验。

(二)证人证言 1.证人吕某甲(宁波物通公司法定代表人)证言,证实其虽是宁波物通公司法定代表人,但公司实际投资人和负责人是吕圣明,宁波物通公司前身是宁波义邦公司。公司除承揽正规报关业务外,还承揽逃避商检的特报业务,宁波物通公司从事特报业务大约有两年了。 2.证人陈某甲、胡某(宁波义邦公司查验员)证言,证实吕圣明注册了多家报关公司,但均为一套人员,并挂靠了宁波新天海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这样做是为了做特报业务时轮换使用报关公司抬头,分散海关注意、降低查验率。特报业务都是吕圣明接来,收费是1200-1500元/票,特报业务核销单也是吕圣明联系购买。吕圣明经营的特报业务占总业务量的2/3,具体情况在公司财务人员处有记录。 3.证人骆某、潜敏杰、包婷婷(宁波义邦公司单证员)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吕圣明为经营特报业务注册成立了多家报关公司,单证组负责制作虚假货物买卖合同、发票、装箱单等报关单证,申报品名是与实际货物重量相近且退税率低又不需要商检的货物品名,2009年9月至2012年3月,公司特报业务共有2万票左右,按1200-1500元/票收取特报费,公司财务每月制作对账单和客户核对后,客户将特报费汇入吕圣明和他老婆马兰君的账户。辨认笔录证实,经骆某辨认,逃避商检特报业务汇总表记载了2009年9月至2012年3月吕圣明公司特报业务的次数、账面应收特报费等情况。 4.证人张某甲、吴某、夏某(宁波义邦公司报关员)证言,证实吕圣明公司除经营正常报关业务外,还经营特报业务,特报业务报关单证由单证组制作,由报关组核对后办理出口报关业务,报关单证的底单由单证组包婷婷登记后交给出纳洪某汇总,特报业务占公司总业务量的六七成。 5.证人李某(宁波义邦公司会计)证言、辨认笔录及辨认照片,证实其负责吕圣明报关公司的日常财务账外,同时负责记录并催促客户支付特报费用,还负责登记外汇核销单购买、使用记录,支付购买核销单费用。特报业务财务账都做入吕圣明个人账目,不向税务部门纳税申报。其汇总的逃避商检特报业务汇总表、未收特报费用应收明细汇总表记载了吕圣明公司特报业务的次数、特报费用收取情况等。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经李某辨认,确认石某系出售外汇核销单的“小刘”,张林能系出售外汇核销单的“张能”。 6.证人洪某(宁波物通公司出纳)证言,证实其负责统计吕圣明公司特报业务应收款,登记、保管、发放外汇核销单,并向“张能”、“小刘”支付核销单费用。经其对2009年9月至2012年3月外汇核销单登记本进行统计,吕圣明公司共向他人购买核销单1.9余万份,支付费用99多万元。 7.证人石某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特报业务其实就是逃避商检,尤其是义乌商品多又杂,有些根本做不出商检证明,还有些货主因为商检费用过高等原因,就通过特报途径出口。报关公司因为没有外汇核销单只能向其他单位购买,并以无需商检的货物作为申报品名。吕圣明向其购买外汇核销单用于特报业务,其与吕圣明联系业务时化名为“小刘”。同时证实,其U盘中详细记载了卖给吕圣明外汇核销单的交易时间、核销单抬头公司名称、核销单号、数量、金额等。辨认笔录证实,经石某辨认,确认外汇核销单明细表记载了吕圣明向其购买核销单的情况,明细表反映从2009年9月至2012年3月,吕圣明共向石某购买8886份外汇核销单,单价35-150元不等,总金额499570元。 8.证人鲍某(宁波新天海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负责人)证言,证实2009年12月起,吕圣明挂靠其公司经营特报业务。至2012年2月,其将16票特报业务交给吕圣明公司报关,支付给吕圣明特报费用25800元的事实。

(三)被告人吕圣明对其成立多家报关公司,采用特报方式代理报关业务的事实供认不讳,并与上述各证相印证。

二、走私武器、逃避商检 2012年2月,被告人黄某受客户袁伟(另案处理)委托,代理出口一批塑料玩具、陶瓷制品等货物。同月23日,在该批货物装箱前,陈某乙(另案处理)受袁伟委托,将一批含枪形物品的货物交予被告人黄某。被告人黄某在明知海关对枪形物品出口管制较严、枪支及仿真枪支禁止出口的情况下,隐瞒货物中有枪形物品的事实,以玩具、陶瓷咖啡套具等为品名,委托浙江中外运有限公司金华分公司将该批货物以伪报品名的特报方式向海关申报出口,并约定向该公司支付特报费用1800元。浙江中外运有限公司金华分公司员工杨某将上述货物的报关业务委托给被告人吕圣明的宁波物通公司,并要求以特报方式报关,由宁波物通公司员工潜敏杰将该批货物品名伪报成不需要商检的文件筐向海关申报出口。 2012年3月5日,上述货物被北仑海关查验,查获疑似仿真枪276支。经鉴定,其中35支外形为黑色狙击步枪的疑似枪支均认定为气枪,且具有致伤力。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的,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书证: 1.北仑海关缉私分局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2012年3月14日,侦查机关从黄某处依法扣押提单确认件、货物出口委托书、装箱单各1张、电脑主机箱1台;2012年3月16日,从潜敏杰处依法扣押电脑主机1台;2012年3月21日,依法扣押35支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弹丸的枪支;2012年4月21日,依法扣押吕圣明暂扣款20万元。 2.货物出口委托书,证实2012年2月16日,黄某委托浙江中外运有限公司金华分公司以特报方式向海关申报出口一批货物。 3.出口货物报关单、海关货物查验记录单、查验清单,证实2012年2月24日,宁波物通公司向宁波海关申报出口报关单号为NJBN20975700、文件名为文件筐的一票货物,经海关查验上述出口货物品名、数量不符,实际货物为仿真枪、塑料玩具、陶瓷咖啡套具等。 4.电子证据调取笔录,证实2012年4月12日,北仑海关缉私分局从潜敏杰电脑提取到杨某于2012年2月23日通过QQ发给潜敏杰涉案货物的货物清单,并经潜敏杰签字确认。 5.北仑海关缉私局出具情况说明,证实黄某与陈某乙、杨某聊天记录系侦查人员根据黄某提供的QQ聊天记录内容打印,并经黄某签字确认;杨某与潜敏杰、黄某的聊天记录系侦查人员根据杨某提供的QQ聊天记录内容打印,并经杨某签字确认;潜敏杰与杨某的聊天记录系侦查人员根据潜敏杰提供的QQ聊天记录内容打印,并经潜敏杰签字确认。 6.义乌市公安局义公诉字(2012)第3046号起诉意见书,证实义乌市公安局于2012年10月26日以非法运输枪支罪将陈某乙移送审查起诉。 7.到案经过,证实2012年3月14日,北仑海关缉私分局对本案立案侦查后,于同日前往义乌蹲点守候抓获了被告人黄某。2012年3月15日,办案民警依法将宁波物通公司实际负责人吕圣明传唤至北仑海关缉私分局接受调查。 8.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黄某、吕圣明的身份情况。

(二)电子数据 1.杨某发给潜敏杰的电子邮件,证实杨某于2012年2月23日通过QQ将货物清单发给潜敏杰,电子邮件上列明该票货物的船名航次、提单号(NJBN20975700)、货物明细(玩具、陶瓷咖啡套具、面具、头盔)、报关费1300元等。 2.网络聊天记录,分别证实: (1)2012年2月24日16时02分许,杨某告知黄某特报货物被海关查验了,宁波查验要先倒箱,半倒还是全倒是要看查验老师。约20分钟后黄某将涉案枪支图片发给杨某,并告知杨某没编号码的就是仿真枪。 (2)陈某乙于2012年2月24日16时25分许将涉案枪支图片发给黄某,并描述其中的“M187A”、“AK47”这两款厉害、“M187A”是金属材料。 (3)2012年2月24日16时42分许,杨某告知潜敏杰柜子中除了仿真枪之外的其他货物都有蓝色不干胶贴的编号,也就是说没贴蓝色不干胶就是仿真枪。

(三)证人证言 1.证人陈某乙(义乌福田市场玩具店店主)证言,证实2012年2月10日,客户袁玮到其摊位来采购一批电动玩具和水枪,还让其帮忙将20几件仿真枪送到黄某仓库,让黄某代理出口,袁玮当时还把仿真枪的图片给其看,说这批仿真枪中的“M187A”和“AK47”这两种枪支比较厉害。2月23日其将袁玮的20几件仿真枪送到黄某仓库,外面用纸箱包装,箱子形状有长有方,纸箱上没有厂家的标志。当时其跟黄某讲这批货是袁玮的,总共20几件仿真枪,黄某说海关对仿真枪查的很严,但还是同意代理出口。2月24日,黄某电话告诉其这个柜子被海关查验了,其就把袁玮留下的仿真枪图片等信息通过QQ发给了黄某。 2.证人杨某(浙江中外运有限公司金华分公司操作部副经理)证言,证实2012年2月中旬,黄某传了一份订舱委托书给其,上面只有目的港、船公司、船期等信息,但没有货物信息,其按黄某的意思找到宁波中外运箱运公司订舱。2月23日从黄某仓库装箱后,黄某跟其说箱内的陶瓷、塑料玩具都需要商检,要求以特报方式出口,并商定特报费用1800元。其就找到做特报业务的吕圣明,并将列明船名、航次、提单号、箱封号、件数、毛重、体积、实际货物品名(陶瓷、餐具、玩具等)、报关费(1300元)等信息的电子邮件发给吕圣明公司单证员潜敏杰,特报报关单证由吕圣明公司制作。2月24日下午,潜敏杰通知其该票货物被查验,其与黄某联系时听黄某讲柜子里有仿真枪,放在箱子底部,没贴蓝色不干胶,黄某还给其发过仿真枪的图片,其就把这些情况和图片转发给了潜敏杰。 3.证人潜敏杰证言,证实报关单号为310120120519758269的该票货物是浙江中外运有限公司金华分公司杨某委托其所在的吕圣明公司特报出口,杨某将装货清单、货物数量、重量等信息发给其后,由其制作报关单证。2012年2月24日下午,其得知该票货物被海关查验后,把消息通过QQ告诉杨某,杨某随后给其发了几张照片,其才知道柜子里装有仿真枪。 4.证人朱某(浙江中外运有限公司金华分公司副总经理)证言,证实2012年2月,其公司受黄某委托代理出口提单号为NJBN20975700的一票货物,后其公司委托宁波物通公司以特报方式申报出口,该票货物被海关查验后其才知道柜子里有仿真枪。 5.证人张某乙(中外运有限公司金华分公司总经理)证言,证实2012年2月,其公司接义乌一客户委托代理出口一票货物,当时客户告诉该票货物是逃避商检的,其公司杨某按客户要求联系报关公司特报出口,被海关查验后才知道柜子里有仿真枪。 6.证人付某(集卡车驾驶员)证言,证实2012年2月,其从义乌市丹溪北路丹溪五区11栋2号的一仓库内装了货柜号为HJCU1314924集装箱后,拉到宁波四期码头。

(三)鉴定意见 宁波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甬公鉴(痕)字(2012)9号枪弹检验鉴定报告及照片,证实2012年3月7日,北仑海关缉私分局将查获的276支疑似枪支送至鉴定机构鉴定,其中外形类似长管气枪的疑似枪支35支,外形类似“M16”步枪的疑似枪支59支,外形类似“AK47”冲锋枪的疑似枪支48支,外形为手枪的疑似枪支134支。经随机抽样检验,外形类似长管气枪的疑似枪支测定的发射弹丸枪口比动能数据均大于1.8焦耳/平方厘米,认定该外形类似长管气枪的35支疑似枪支均为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弹丸的枪支,均具有杀伤力。

(四)被告人供述与辩解 1.被告人黄某对其受袁玮委托代理出口涉案枪支的基本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2.被告人吕圣明对报关单号为310120120519758269的该票货物以特报方式申报出口的事实供认不讳。

三、行贿 被告人吕圣明在以宁波物通公司、宁波中启报关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名义开展逃避商检的特报业务期间,于2009年5月结识了原北仑海关(宁波海关查验中心)查验一科科长张某丙(已判刑)。被告人吕圣明为在海关查验环节得到张某丙的关照、获得加快查验速度等便利,从而取得特报业务的行业优势、谋取更多不正当利益,先后10次送给张某丙财物,共计价值19万元。具体如下: 1.2009年5月上旬,被告人吕圣明在宁波市江东区醉美饭店送给张某丙价值1万元的银泰购物卡; 2.2009年6月中旬,被告人吕圣明在宁波市江北区桃源小区附近送给张某丙现金2万元; 3.2009年6月下旬,被告人吕圣明在宁波市江北区桃源小区附近送给张某丙现金2万元; 4.2009年8月上旬,被告人吕圣明在宁波市江北区桃源小区附近送给张某丙现金2万元; 5.2009年9月上旬,被告人吕圣明在宁波市江北区桃源小区附近送给张某丙现金1万元; 6.2010年春节前,被告人吕圣明在张某丙家中送给张某丙现金4万元; 7.2010年下半年,被告人吕圣明在宁波市江东区世纪大道其公司附近送给张某丙现金2万元; 8.2011年春节前,被告人吕圣明在张某丙家中送给张某丙现金2万元; 9.2011年5、6月份,被告人吕圣明在宁波市江东区世纪大道其公司附近送给张某丙现金1万元; 10.2011年国庆节前,被告人吕圣明在宁波市江东区世纪大道其公司附近送给张某丙现金2万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的,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吕圣明账目记录,证实吕圣明在笔记本上记录了其向张某丙行贿的时间和金额等。 2.逃避商检特报业务汇总表、海关货物查验记录单、海关处罚数据汇总表,证实2009年9月至2012年3月,吕圣明以其名下多家报关公司经营逃避商检的特报业务,以及海关查验后被行政处罚等情况。 3.宁波海关任职文件、同意张某丙辞职的通知、北仑海关查验一科工作职责说明,证实2009年4月7日,张某丙被任命为北仑海关(宁波海关查验中心)查验一科科长;2012年3月19日,经其本人申请及宁波海关同意辞去公职;北仑海关查验一科主要工作职责为负责北仑港码头、相关监管场站等进出口货物的查验工作。 4.证人张某丙证言,证实其收受吕圣明19万元财物的事实。 5.被告人吕圣明对其为了获得查验环节便利,向张某丙行贿19万元的事实供认不讳,且与上述各证相印证。

针对庭审中控、辩双方的意见,本院综合概述、评判如下: 1.被告人黄某的辩护人王誓华提出认定黄某犯走私武器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经审理认为,证人陈某乙证实,袁伟委托其送货到黄某仓库的是一批能发射塑料子弹的仿真枪,其将该批货物交给黄某时亦明确告知是仿真枪,黄某当时也提出海关对仿真枪查得严不想接收,但黄某碍于袁伟系其老客户还是同意代理出口。证人杨某也证实,货物被海关查验后其与黄某联系时听黄某讲柜子里装有仿真枪。被告人黄某的多次供述能与上述证人证言相印证。同时,在案证据还证实,黄某还实施了将该批仿真枪放置于柜子隐蔽位置,包装外没贴蓝色不干胶以区别同柜其他货物,以玩具、陶瓷咖啡套具等品名委托他人以特报方式申报出口等一系列行为。上述证据足以证实黄某主观上具有协助他人走私武器的故意,客观上有协助他人走私武器的行为,符合走私武器罪的构成要件,故其辩护人提出的意见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2.被告人黄某的辩护人提出,本案鉴定意见不符合规定,不能作为定案证据。经审理认为,经黄某对涉案枪支照片进行辨认,确认系陈某乙通过QQ发给其照片中的枪支,即鉴定机构鉴定的疑似枪支系黄某代理出口的涉案枪支。其次,鉴定机构和鉴定人作为专业性的机构和人员,当然有资质和能力对有关部门送检物品的属性作出鉴定。故本案涉案枪支的鉴定意见内容客观真实、程序合法,可以作为定案证据而予以采信,对辩护人提出的意见不予采纳。 3.被告人黄某的辩护人张友明提出,黄某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经查,在走私武器过程中,黄某负责将涉案枪支装柜,但未实施出口订舱、拖卡、制作报关单证,以及申报出口等事宜,且其又非涉案枪支的货主,故其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次要作用,系从犯,结合黄某的犯罪情节、认罪态度等,依法可减轻处罚。辩护人提出黄某系从犯的意见与法律规定相符,本院予以采纳。 4.被告人吕圣明的辩护人提出吕圣明逃避商检、行贿是单位行为,应认定单位犯罪。经审理认为,吕圣明及其报关公司员工均证实,吕圣明为降低代理报关货物被海关查验的机率,先后成立多家报关公司以逃避商检,相关书证亦能印证吕圣明使用不同单位名称开展特报业务,且吕圣明公司财务人员证实特报业务费用的收支均通过吕圣明个人账户,故吕圣明的行为属法律规定的个人为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而设立公司实施犯罪的情形,不属单位犯罪。同时,吕圣明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向他人行贿,所获不当利益同样归其个人所有,而非归其所注册成立的多家报关公司。故辩护人提出系单位犯罪的意见与事实、证据及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5.被告人吕圣明的辩护人提出吕圣明行贿不属情节严重。经查,现有证据能证实吕圣明向他人行贿后,的确获得了加快查验速度等便利,但不能以此推断出向行政执法机关的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后,影响了行政执法公正的结论。故吕圣明的行为不属相关法律规定的行贿情节严重,辩护人由此提出的意见与法律规定相符,本院予以采纳。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黄某明知枪支系禁止出口的货物,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逃避海关监管,帮助他人以伪报品名的方式申报出口,其行为已构成走私武器罪,且系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吕圣明在从事报关报检代理业务过程中,违反进出品商品检验法的规定,逃避商品检验,将必须经商检机构检验的出口商品未报检验合格而擅自出口,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逃避商检罪;同时,被告人吕圣明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其行为又构成行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吕圣明一人犯两罪,应数罪并罚。被告人黄某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依法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黄某、吕圣明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根据本案的具体犯罪事实、情节及被告人的认罪态度、悔罪表现等,对被告人黄某、吕圣明依法可适用缓刑。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条、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三百九十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走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行贿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黄某犯走私武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二、被告人吕圣明犯逃避商检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二十万元;犯行贿罪,判处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二十万元;(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三、被告人吕圣明违法所得予以继续追缴;

四、缴获的35支涉案枪支依法予以没收,交由相关部门处理。

上述所处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张奇辉

审 判 员  李雨水

人民陪审员  罗曼丽

二〇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

代 书记员  王焕英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行贿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走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二百三十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三款第三百九十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