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人民政府行政给付

上诉人关岭自治县沙营乡养牛村弯腰树组与被上诉人胡友华、原审被告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及原审第三人关岭自治县养牛村村民委员会履行支付土地征用补偿款法定职责一案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6月13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给付 当事人:胡友华 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沙营乡养牛村弯腰树组 案号:(2014)安市行终字第15号 经办法院: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第三人)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沙营乡养牛村弯腰树组(以下简称弯腰树组)。

代表人杜富启,男。

委托代理人李孝平,广东晨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胡友华(又名胡有华),男。

委托代理人许建树,河南华灵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黄波,县长。

委托代理人张洪智,贵州省巨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汪文卫,贵州省巨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沙营乡养牛村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养牛村村委会)。

法定代表人孙云文,主任。

诉讼记录

上诉人弯腰树组因履行支付土地征用补偿款法定职责一案,不服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以下简称关岭自治县)人民法院(2014)关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6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弯腰树组的代表人杜富启及其委托代理人李孝平,被上诉人胡友华及其委托代理人许建树,原审被告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张洪智,原审第三人养牛村村委会的法定代表人孙云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判认定:原告胡友华持有的被告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颁发的《关岭县山林所有证》、《社员自留山证》证实被征用地属于原告胡友华管理使用,第三人弯腰树组提出异议,但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其主张。现被告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应当履行其法定职责,将征地补偿款支付原告胡友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十条第(二)项的规定,判决:由被告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5日内支付原告胡友华征用林地补偿款人民币45696.23元。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负担。

判决书送达后,上诉人弯腰树组不服,其上诉称:1、被上诉人胡友华出具沙营乡人民政府制作的《调解决议书》及草图无人签名且是书写,出具的《关岭县山林所有证》无编号且该证上的政府公章已停用,出具的《社员自留山证》上有“二”涂改为“三”的痕迹,而我组提供孙*祥等人84年的《耕地承包合同书》涵盖被上诉人胡友华主张的上述部分土地。从证据效力上看,我组的证据远远大于被上诉人胡友华的证据。2、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林业法》规定,林权争议的由人民政府处理,原审法院处理属越权。3、本案林地发生争议,被上诉人胡友华尚不属该林地的权利人,被上诉人胡友华不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4、被上诉人胡友华撤诉后又以同一事实理由起诉,原审法院受理违法。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改判。

被上诉人胡友华辩称:1、上诉人弯腰树组对我提供的证据有异议,属于上诉人弯腰树组的主观臆断。2、本案的土地权属清楚,权属不存在争议,且我提起的两次诉讼不是基于同一事实,一是诉讼标的不同,二是我撤诉后书面向铁建办提出领取补偿款的请求。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辩称:1、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本案系行政诉讼案件,上诉人弯腰树组引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错误。2、原审判决程序合法。我府未发放土地征用补偿款的原因,不是因为征用的土地权属存在争议,而是上诉人弯腰树组提出对土地征用补偿款享有权利,故而依法未发放。一审法院认定我府对提供持有被征用土地权属证书的当事人,应当履行发放征地补偿款义务,符合事实及法律规定。3、被上诉人胡友华的两次诉讼不是居于同一事实,原审法院受理合法。请求二审依法维持原判。

原审第三人养牛村村委会口头述称:理由与上诉人弯腰树组的上诉理由相同。

经审理查明:1982年3月10日、1983年6月20日,原关岭县人民政府、原审被告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先后向被上诉人胡友华颁发《关岭县山林所有证》和《社员自留山证》,将位于关岭自治县沙营乡养牛村余家地组“小菁坡”(地名)四至为:上抵蜂子岩、下抵河沟、左抵梁岗直下、右抵胡*良直下,面积50亩的山林明确由被上诉人胡友华耕种管理。2010年,国家因建设沪昆高速铁路,征用被上诉人胡友华管理的“小菁坡”部分土地,后被上诉人胡友华向原审被告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主管征地补偿款发放的“铁建办”领取征地补偿款被拒。2013年,被上诉人胡友华向关岭自治县人民法院提起判令原审被告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履行支付征地补偿款75967.40元法定职责一案。同年10月,被上诉人胡友华向原审法院申请撤诉,原审法院依法裁定准许。被上诉人胡友华撤诉后,向该县“铁建办”提出领取征地补偿款的请求。同年12月20日,被上诉人胡友华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原审被告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支付征地补偿款45696.23元的行政诉讼。

上述事实,有原审被告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向一审法院提供的黔国土资发(2010)145号文件、上诉人弯腰树组请求确认物权申请书、(2011)关民初第306号民事裁定书及土地征收补偿标准,被上诉人胡友华向一审法院提供的《关岭县山林所有证》、《社员自留山证》、该县沙营乡人民政府《调解决议书》、争议地“小菁坡”的平面图及示意图、向原审被告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请求发放征地补偿款的申请及国内标准快递,原审第三人养牛村村委会向一审法院提供的关府(2008)第10号文件、黔发(1980)129号文件及(2013)关行初字第15号行政裁定书在卷为凭,并经一、二审庭审质证属实,足以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位于关岭自治县沙营乡养牛村余家地组“小菁坡”(地名)四至为:上抵蜂子岩、下抵河沟、左抵梁岗直下、右抵胡*良直下,面积50亩的山林土地原关岭县人民政府、原审被告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为被上诉人胡友华颁发有《关岭县山林所有证》和《社员自留山证》,土地管理权属明确,原审被告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应当履行将该山林土地被征用的土地补偿款发放给被上诉人胡友华的法定职责。上诉人弯腰树组提出“被上诉人胡友华出具的该县沙营乡人民政府制作的《调解决议书》及草图无人签名且是书写,出具的《关岭县山林所有证》无编号且该证上的政府公章已停用,出具的《社员自留山证》上有‘二’涂改为‘三’的痕迹,以及林权争议依法应由人民政府处理,原审法院处理属于越权,被上诉人胡友华不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的上诉理由,因该山林土地的管理权属于被上诉人胡友华,故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弯腰树组又提出“被上诉人胡友华撤诉后又以同一事实理由起诉,原审法院受理违法”的上诉理由,因被上诉人胡友华第一次起诉时并未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九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行政机关履行法定职责,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之日起60日内不履行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的规定先向义务机关申请,故申请撤诉后向原审被告关岭自治县人民政府申请支付征用林地补偿款未果,才以和第一次起诉标的75967.40元不同的标的45696.23元再次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其再次诉讼有正当理由,依法不属于“同一事实理由起诉”的情形,故该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判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审被告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贵州省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沙营乡养牛村弯腰树组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肖帮华

审判员  李 翔

审判员  洪 云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三日

书记员  王竣谊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