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房屋行政复议

曹自强与衡阳市人民政府等行政复议决定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1月10日 案由:人民政府行政复议 房屋行政复议 当事人:衡阳市人民政府 曹自强 衡阳市房产管理局 案号:(2014)湘高法行终字第206号 经办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曹自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衡阳市人民政府。住所地:衡阳市解放大道20号。

法定代表人:周海兵,该市市长。

委托代理人:曹卫清,衡阳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复议科科长。

委托代理人:刘丽丽,衡阳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工作人员。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衡阳市房产管理局。住所地:衡阳市蒸阳南路29号。

法定代表人:刘晓利,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蔡熙中,湖南天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蒋月霞,湖南天戈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曹自强诉衡阳市人民政府、第三人衡阳市房地产管理局行政复议决定一案,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7月29日作出(2014)衡中法行初字第14号行政判决。曹自强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原告之父曹琦家有私房一栋,座落于衡阳市中山北路原193号,建筑面积126平方米。1958年国家对私有出租房屋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将该房屋中的91.45平方米作为私改房屋范围进行改造,确认其自留房屋面积为34.55平方米。曹琦不服,多次上访。1987年,衡阳市人民政府落实私房政策办公室作出衡市私落字(87)第023号《关于原中山北路193号经租房屋的复信》回复:应当维护私改时的处理意见,房屋不能返还。后原告又向第三人衡阳市房地产管理局递交“要求落实曹琦原有的中山北路193号国家经租自留房”的报告。第三人于2014年3月17日作出衡房权字(2014)21号《关于处理原中山北路193号国家经租房相关问题的意见》,将中山北路193号原告三间自留房的过道部分,面积为12.1平方米认定为未出租的空房,发还给原告。原告对衡市私落字(87)第023号“复信”及衡房权字(2014)21号“意见”不服,向衡阳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第三人在收到被告的《行政复议答辩通知书》后,于2014年4月25日作出衡房权字(2014)28号“意见”,认为其作出的21号文件缺乏政策、法律依据,予以撤销。被告衡阳市人民政府于2014年5月31日作出衡府复决字(2014)21号行政复议决定,以第023号“复信”是行政机关对1958年经租房屋改造的“答复”和“意见”,属重复处理行为及第三人衡房权字(2014)21号“意见”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为由,确认第三人衡阳市房地产管理局2014年3月17日作出的(2014)21号“意见”中发还12.1平方米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驳回原告的其他请求。原告在收到被告的复议决定书后不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予以撤销,并确认其座落在市中山北路193号房屋108.4平方米房屋产权的合法地位。

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告对国家1958年就公民私有房屋进行的社会主义改造行为不服,多次上访。1987年,衡阳市人民政府落实私房政策办公室就其上访作出衡市私落字(87)第023号《关于原中山北路193号经租房屋的复信》回复:应当维护私改时的处理意见,房屋不能返还。该“回复”是对原历史遗留问题的重复处理行为,并没有对原告增设新的权利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后,发现该行政复议申请不符合行政复议法和本条例规定的受理条件的,应当决定驳回行政复议申请。被告作出的衡府复决字(2014)21号行政复议决定驳回原告的该复议请求,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恰当。2014年3月17日,第三人衡阳市房地产管理局根据原告“要求落实曹琦原有的中山北路193号国家经租自留房”的报告,作出衡房权字(2014)21号《关于处理原中山北路193号国家经租房相关问题的意见》,将原中山北路193号原告三间自留房的过道部分,认定为未出租的空房,发还给原告。该“意见”内容是在1958年国家私房改造的基础上作出的新的行政行为。原告对该“意见”不服,向被告提起行政复议,其后,对被告行政复议决定不服而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是符合法律规定的。该“意见”根据原告上访提出的“该房的过道部分12.1平方米,在私改时并未出租,不应纳入改造。”而决定返还原告12.1平方米。该“意见”与中共湖南省委(58)办字第91号批复的《衡阳市对私有出租房屋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有关具体问题的处理的规定》第18条规定:“一栋房屋中,自住和出租公用的过厅、厨房、杂房,如能分开者尽量分开计算,如不能分开者,一律算作出租房屋,但仍给房主使用上的方便”相悖,缺乏法律依据。被告作出的衡府复决字(2014)21号行政复议决定确认第三人作出的衡房权字(2014)21号《关于处理原中山北路193号国家经租房相关问题的意见》中发还12.1平方米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恰当。综上,被告就原告对衡市私落字(87)第023号《关于原中山北路193号经租房屋的复信》及衡房权字(2014)21号《关于处理原中山北路193号国家经租房相关问题的意见》提出的复议,作出衡府复决字(2014)21号行政复议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恰当,该院予以维持。另,原告在起诉时提出“请求确认申请人家座落在本市中山北路原193号房屋108.4平方米的合法地位”,该院认为,该请求实际上是关于落实私房政策应当由行政机关履行的行政权力,不属于行政审判的范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4条(一)项规定:请求事项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范围的,裁定驳回起诉。因此,原告的该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4条(一)项之规定,判决:(一)维持被告衡阳市人民政府作出的衡府复决字(2014)21号行政复议决定;(二)驳回原告曹自强的“请求确认申请人家座落在本市中山北路原193号房屋108.4平方米产权的合法地位”的起诉。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曹自强负担。

曹自强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衡阳市人民政府的复议决定认定事实错误。1958年国家对私有出租房屋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经审核批准后,上诉人家纳入国家经租的面积仅为17.6㎡。衡阳市房产管理局认为除上诉人自留住房三间面积34.55㎡以外,其余房屋面积91.45㎡均纳入国家经租,因国家没有支付固定的租金,不能形成法律上的经租关系。故除17.6㎡经租面积外,剩下来的108.4㎡仍然是上诉人家中的合法财产,应受国家法律的保护。2、衡阳市房产管理局将不属于改造范围内的73.85㎡房屋(包括12.1㎡过道面积)长期侵占,应予以退还。3、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审判程序违法。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确认上诉人家座落在衡阳市中山北路原193号房屋108.4㎡的合法产权地位。

被上诉人衡阳市人民政府答辩称:衡市私落办字(87)23号《关于原中山北路193号经租房屋的复信》是对私房改造的重复处理行为,不属于行政复议的受案范围。衡房权字(2014)21号《关于处理原中山北路193号国家经租房相关问题的意见》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本院予以维持。

被上诉人衡阳市房产管理局答辩称:落实私房政策等历史遗留问题的处理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这是处理上诉人落实私房政策案件的基本原则。认定和处理私改历史遗留问题,应注重历史背景、历史政策、历史档案,不轻易开口子,维护党和政府的私改成果。请求依法维持一审判决。

当事人一审提交的证据已随案移送本院,经审查,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实质是上诉人对1958年国家对其私有出租房屋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行为不服,要求返还已被私改的房屋。衡市私落办字(87)23号《关于原中山北路193号经租房屋的复信》是对1958年社会主义私房改造政策的重申,属于信访答复,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被上诉人衡阳市人民政府在复议决定中对上诉人要求撤销该“复信”的申请予以驳回,是正确的。被上诉人衡阳市房产管理局作出的衡房权字(2014)21号《关于处理原中山北路193号国家经租房相关问题的意见》,将上诉人三间自留房、面积为12.1平方米的过道部分,认定为未出租的空房并发还给原告,应当视为一个新的处理决定。但该“意见”违反了当时的政策性规定,且无事实依据。故衡阳市人民政府在衡阳市房产管理局自行纠正并撤销了该“意见”后,对该意见确认违法并驳回上诉人要求赔偿损失的请求,并无不当。上诉人提出请求确认其应享有原已被改造房屋的产权,因不属于行政审判权限的范围,本院不予审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曹自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张坤世

审 判 员  夏 阳

代理审判员  黄一凡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日

书 记 员  丁恒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