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农业行政处罚

原告长汀县农业生产资料公司涂坊齐巴岗经营部与被告福建省长汀县农业局农业行政处罚一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3月20日 案由:农业行政处罚 渔业行政处罚 当事人:长汀县农业生产资料公司涂坊齐巴岗经营部 福建省长汀县农业局 案号:(2013)汀行初字第2号 经办法院:福建省长汀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长汀县农业生产资料公司涂坊齐巴岗经营部,住所地长汀县。

代表人:曹春木,男,汉族,住长汀县,系该购销处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晋华,山东永禄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范海晖,山东永禄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福建省长汀县农业局,住所地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

委托代理人戴立智,男,福建省长汀县农业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李旭东,福建矩圆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长汀县农业生产资料公司涂坊齐巴岗经营部不服被告福建省长汀县农业局汀农(农药)罚(2012)5号农业行政处罚,于2012年12月2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当日受理后,于2012年12月27日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2月4日、2013年3月18日二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刘晋华、范海晖、被告的委托代理人戴立智、李旭东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被告福建省长汀县农业局于2012年月3日作出汀农(农药)罚(2012)5号行政处罚决定,认定原告存在以下违法行为:原告经营的由山东信邦生物化学有限公司生产的10%氟铃·毒死蜱(金铲除)、10%氟铃·毒死蜱(铲除)为擅自修改标签内容农药,且原告的经营行为属于违规经营行为。原告购进10%氟铃·毒死蜱(金铲除)80件、10%氟铃·毒死蜱(铲除)30件,总货值59400元,到案发时已销售10%氟铃·毒死蜱(金铲除)79件零2瓶、10%氟铃·毒死蜱(铲除)25件零6瓶,销售收入53904元。根据《农药标签和说明书管理办法》第二十四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四条、《农药管理条例》第二十二条、第四十条第(三)项的规定,作出如下处罚决定:1、给予警告;2、没收违法所得53904元;3、罚款53904元(1倍),罚没款合计人民币107808元。处罚决定还告知了原告逾期缴纳罚没款的后果和不服本处罚决定的救济途径。

被告福建省长汀农业局于2013年1月5日向本院提供了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依据:1、《农药管理条例》第五条、《农药管理条例实施办法》第二条,证明被告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农药监督管理工作;2、执法人员执法证,证明被告的执法人员有执法资格;3、行政处罚立案审批表,证明被告对本行政处罚决定案件有立案;4、现场检查(勘验)笔录,证明被告执法人员对原告的经营场所进行了执法检查及检查的情况;5、对原告代表人曹春木的询问笔录,证明被告对案件进行调查取证,并告知了原告具有回避的权利;6、进货凭证,证明原告购进涉案货物的事实;7、营业执照,证明原告可经营生产资料;8、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原告代表人的身份情况;9、标签登记信息,证明涉案农药经农业部批准登记的标签的信息内容;10、涉案农药照片;11、涉案农药标签;12、抽样取证凭证、现场照片,证据10-12证明了原告的违法事实;13、长汀县农业局行政权力规范,证明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属裁量权限内;14、案件集体讨论记录,证明被告作出行政处罚经过了集体讨论;15、案件处理意见书,证明被告作出行政处罚经过了内部审批;16、事先告知书和送达回证,证明被告有向原告事先告知行政处罚的相关内容并告知其有关权利;17、行政处罚决定审批表,证明被告在正式作出行政处罚前又进行了内部审批;18、行政处罚决定书及送达回证,证明被告于2012年9月3日作出了汀农(农药)罚(2012)4号行政处罚决定,并于当日送达给了原告;19、催缴通知书,证明被告于2012年9月24日作出汀农(农药)催缴(2012)第1号《履行行政处罚决定催缴通知书》,并于当日送达给了原告;20、调解书,照片,证明被告经营的同类产品对农作物造成的危害经调解结案;21、检验报告,证明被告经营的同类产品经检验为“不合格”产品;22、龙农复决(2012)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原告曾提起行政复议,龙岩市农业局维持了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特别说明,证据14、15、17因涉及被告内部审批材料,不宜对外公开,所以在送达给原告的证据副本中无此证据。

原告对被告提供证据的质证意见:证据12、13、19、20、21、22与本案无关;证据14、15、17、1没收到;对证据3、4、5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原告没有擅自修改标签;对证据18的真实性无异议,但程序不合法;对其它证据无异议。

原告长汀县农业生产资料公司涂坊齐巴岗经营部诉称,一、被告的行政处罚无法律依据,应当撤销。原告未在标签上标注宣传、广告内容;法律未规定标签和说明书上标注了未经登记的图案、符号、文字的产品不能销售;修改标签内容非原告所为;农药产品与产品说明书、产品质量合格证应当核对无误,并非要求经营者对生产者在农药产品中随附的产品标签、说明书、产品质量合格证与在国家农药登记机关备案的相关内容进行核对,而是要求经营者在销售时要核对农药产品本身是否具有标签、说明书、产品质量合格证。所以被告根据《农药标签和说明书管理办法》第二十四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四条、《农药管理条例》第二十二条、第四十条第(三)项的规定对原告进行处罚是错误的。二、被告对销售收入的认定缺乏法律依据。被告未提供关于销售收入计算方法的法律依据。原告认为销售收入是除进价及税后的数额,应适用《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案件违法所得认定办法》,而被告认定的销售收入是经营销售额。原告无过错,销售量不大,应与故意违法相区别,将成本一并列入销售收入进行处罚,明显不当。三、被告在法定答辩期间未提供做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和依据,属程序违法,依法应当撤销具体行政行为。被告在法定答辩期内只提供了证据13,该规范是长汀县自己制定的,与本案无关,不能作为处罚依据。综上,被告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原告无任何过错,被告对原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应当撤销,诉讼费用由原告承担。

原告长汀县农业生产资料公司涂坊齐巴岗经营部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1、汀农(农药)罚(2012)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同被告提供的证据18;2、产品标签、说明书复印件,同被告提供的证据11。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无异议。

被告福建省长汀县农业局辩称:一、被告依法行使本行政区域农药监督管理工作。法律依据是《农药管理条例》第五条、《农药管理条例实施办法》第二条;二、被告对原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原告诉称的理由不能成立。原告经营的农药10%氟铃·毒死蜱(金铲除)和10%氟铃·毒死蜱(铲除)标签有问题;该问题属“擅自修改标签内容”的问题;原告经营“擅自修改标签内容”的农药依法应当受到行政处罚,被告把原告确定为行政处罚主体是正确的;被告依法认定“金铲除”、“铲除”是商品名的定性是正确的,原告认为“金铲除”、“铲除”是商标不是商品名的理由不能成立;10%氟铃·毒死蜱(金铲除)标签中的“升级版”、“添加特殊杀卵因子,杀卵更彻底”宣传和广告用语严重误导了消费者,扰乱了农药市场经营秩序;10%氟铃·毒死蜱(铲除)标签中的“十字花科疏菜叶菜”与农业部批准登记的农药标签中的“十字花科疏菜甘蓝”不一致,也误导了农药消费者。被告依据《农药管理条例实施办法》第四十条规定计算原告“违法所得”的数额为53904元是正确的;三、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程序合法;四、被告对原告的违法经营行为进行查处是为了维护农民的合法权益和规范农药市场,消除农业生产和农产品质量安全隐患,应予支持。综上,被告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权限明确,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请求维持该行政处罚决定。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下证据作如下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20、21与本案无关,不作为本案定案的证据确认。被告提供的其它证据及原告提供的证据来源合法,证据间能相互印证,与本案具有关联性,可作为本院定案的依据,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2012年8月13日,被告执法人员在执法检查过程中发现原告经营的由山东信邦生物化学有限公司生产的10%氟铃·毒死蜱(金铲除)和10%氟铃·毒死蜱(铲除)农药存在擅自修改标签内容的问题,且原告购进货物110件,货值较大,达59400元,被告遂于2012年8月15日立案调查。被告查清了原告的身份事项、进行了现场检查、询问当事人、调取原告进货凭据、抽取了货物样品并把其标签与农业部标签登记信息相对照,查明了原告的违法事实:一、原告经营的农药10%氟铃·毒死蜱(金铲除)标签中增加标注了“升级版”、“添加特殊杀卵因子,杀卵更彻底”的内容,标签使用了“金铲除”商品名;原告经营的农药10%氟铃·毒死蜱(铲除)标签中的“十字花科疏菜叶菜”与农业部批准登记的农药标签中的“十字花科疏菜甘蓝”不一致,标签使用了“铲除”商品名。二、原告分五次购入10%氟铃·毒死蜱(金铲除)农药80件,分三次购入10%氟铃·毒死蜱(金铲除)农药30件,总货值59400元。到案发时已销售10%氟铃·毒死蜱(金铲除)农药79件零2瓶,销售收入40896元;销售10%氟铃·毒死蜱(铲除)农药25件零6瓶,销售收入13008元,二种农药销售总收入53904元。2012年8月22日,被告对案件的处理进行了集体讨论,履行了内部审批手续,并作出汀农(农药)罚(2012)5号《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于2012年8月28日送达给原告代表人曹春木。2012年9月3日,被告以《行政处罚决定审批表》的形式履行了行政处罚审批手续,作出汀农(农药)罚(2012)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并送达给原告代表人曹春木。行政处罚决定结论如下:1、给予警告;2、没收违法所得53904元;3、罚款53904元(1倍),罚没款合计人民币107808元。处罚决定还告知了原告逾期缴纳罚没款的后果和不服本处罚决定的救济途径。2012年9月24日,被告作出汀农(农药)催缴(2012)第1号《履行行政处罚决定催缴通知书》并送达给原告代表人曹春木。原告不服该行政处罚决定于2012年10月17日向福建省龙岩市农业局申请行政复议,福建省龙岩市农业局于2012年11月13日作出龙农复决(2012)1号行政复议决定,决定维持被告作出的汀农(农药)罚(2012)5号行政处罚决定。原告仍不服,诉来本院,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并自愿承担诉讼费用。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农药管理条例》第五条第一款“……县级人民政府和设区的市、自治州人民政府的农业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农药监督管理工作。”被告具有在长汀县区域内依法行使农药监督管理的职权。

对原告违法事实的认定,被告有以下证据证明:现场检查(勘验)笔录、询问当事人笔录、原告向禾丰农资有限公司进货凭据、抽取了货物样品并把其标签与农业部标签登记信息相对照,指出了不一致之处。上述证据被告在法定答辩期间均已提供,并送达给了原告。被告认定原告违法行为的证据是确凿的,原告提出被告在法定答辩期间未提供做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与事实不符。

《农药管理条例》第四十条第(三)项“生产、经营产品包装上未附标签、标签残缺不清或者擅自修改标签内容的农药产品的,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并处……”,行为主体包括生产者,也包括经营者,原告系擅自修改标签内容的农药产品的经营者,符合该条法律规定的处罚主体。原告认为原告未在标签上标注宣传、广告内容,修改标签内容非原告所为,被告的行政处罚无法律依据,应当撤销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农药标签和说明书管理办法》第二十四条“标签不得标注任何带有宣传、广告色彩的文字、符号、图案,不得标注……”。第三十条“标签和说明书上不得出现未经登记的使用范围和防治对象的图案、符号、文字。”可知标签和说明书上没出现上述图案、符号、文字的农药产品就可以销售,反之,标签和说明书上出现了上述图案、符号、文字的农药产品就不可以销售。原告认为法律未规定标签和说明书上标注了未经登记的图案、符号、文字的产品不能销售的观点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采纳。

原告经营的农药10%氟铃·毒死蜱(金铲除)标签中增加标注了“升级版”、“添加特殊杀卵因子,杀卵更彻底”的内容,标签使用了“金铲除”商品名;原告经营的农药10%氟铃·毒死蜱(铲除)标签中的“十字花科疏菜叶菜”与农业部批准登记的农药标签中的“十字花科疏菜甘蓝”不一致,标签使用了“铲除”商品名,违反了《农药标签和说明书管理办法》第二十四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对该违法行为的处罚,《农药标签和说明书管理办法》第三十四条作出了专门规定,“按照《农药管理条例》有关规定处罚。”

《农药管理条例》第二十条“农药经营单位购进农药,应当将农药产品与产品标签或者说明书、产品质量合格证核对无误,并进行质量检验。”从该条规定看,对农药经营单位的要求是比较高的,不仅要核对产品与产品标签、说明书、产品质量合格证,而且还要进行质量检验,而质量检验相比核对产品与产品标签、说明书、产品质量合格证难度要大得多,所以,核对产品与产品标签、说明书、产品质量合格证不仅仅是指核对有无。原告认为仅须核对有没有产品标签或者说明书、产品质量合格证,是对法律不全面的理解。原告经营擅自修改标签内容的农药产品,符合《农药管理条例》第四十条第(三)项关于处罚的规定。《农药管理条例实施办法》第四十条规定“本《实施办法》所称“违法所得”,是指违法生产、经营农药的销售收入。”被告据此规定计算原告的违法所得数额为53904元是正确的。原告关于应适用《工商行政管理机关行政处罚案件违法所得认定办法》计算违法所得数额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在法定答辩期间提供了被告关于职权方面的依据及《长汀县农业局行政权力规范》(证据13),证据13第2点“长汀县农业局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执行标准(试行)”的第37序号栏中,法律依据为《农药管理条例》第四十条第(三)项的内容,这是被告作出具体行政行为重要的法律依据,但被告在法定答辩期间未提供《农药标签和说明书管理办法》和《农药管理条例实施办法》相关规范性文件,原告提出被告在法定答辩期间未提供做出具体行政行为的依据与事实不符,不是未提供,而是未全面提供。被告在法定答辩期间未全面提供有关法律依据属瑕疵,但不足以影响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

执法程序方面,被告进行了立案、调查取证、集体讨论、内部审批、作出并送达《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行政处罚决定书》、《履行行政处罚决定催缴通知书》,办案均由具有执法证的执法工作人员进行,程序符合《农业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的规定。

综上,被告作出的汀农(农药)罚(2012)5号行政处罚决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本院予以维持。原告关于被告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农药标签和说明书管理办法》第二十四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四条、《农药管理条例》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四十条第(三)项和《农药管理条例实施办法》第四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维持被告福建省长汀县农业局于2012年8月23日作出的汀农(农药)罚(2012)5号行政处罚决定。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长汀县农业生产资料公司涂坊齐巴岗经营部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提起上诉,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黄石荣

审判员  廖金水

审判员  傅 斌

二〇一三年三月二十日

书记员  丘宇涛

附件

附注:本案所引用的主要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人民法院经过审理,根据不同情况,分别作出以下判决: (一)具体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判决维持。 (二)具体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判决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 1、主要证据不足的; 2、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 3、违反法定程序的; 4、超越职权的; 5、滥用职权的。 (三)被告不履行或者拖延履行法定职责的,判决其在一定期限内履行。 (四)行政处罚显失公正的,可以判决变更。

二、《农药标签和说明书管理办法》

第二十四条标签不得标注任何带有宣传、广告色彩的文字、符号、图案,不得标注企业获奖和荣誉称号。法律、法规或规章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三十条标签和说明书上不得出现未经登记的使用范围和防治对象的图案、符号、文字。

第三十一条经核准的标签和说明书,农药生产、经营者不得擅自改变标注内容。需要对标签和说明书进行修改的,应当报农业部重新核准。

第三十四条违反本办法的,按照《农药管理条例》有关规定处罚。

三、《农药管理条例》

第五条国务院农业行政主管部门负责全国的农药登记和农药监督管理工作。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农业行政主管部门协助国务院农业行政主管部门做好本行政区域内的农药登记,并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农药监督管理工作。县级人民政府和设区的市、自治州人民政府的农业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农药监督管理工作。

县级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其他有关部门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负责有关的农药监督管理工作。

第二十条农药经营单位购进农药,应当将农药产品与产品标签或者说明书、产品质量合格证核对无误,并进行质量检验。

禁止收购、销售无农药登记证或者农药临时登记证、无农药生产许可证或者农药生产批准文件、无产品质量标准和产品质量合格证和检验不合格的农药。

第二十二条农药经营单位销售农药,必须保证质量,农药产品与产品标签或者说明书、产品质量合格证应当核对无误。

农药经营单位应当向使用农药的单位和个人正确说明农药的用途、使用方法、用量、中毒急救措施和注意事项。

第四十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依照刑法关于非法经营罪或者危险物品肇事罪的规定,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由农业行政主管部门按照以下规定给予处罚: (一)未取得农药登记证或者农药临时登记证,擅自生产、经营农药的,或者生产、经营已撤销登记的农药的,责令停止生产、经营,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10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并处10万元以下的罚款; (二)农药登记证或者农药临时登记证有效期限届满未办理续展登记,擅自继续生产该农药的,责令限期补办续展手续,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可以并处5万元以下的罚款;逾期不补办的,由原发证机关责令停止生产、经营,吊销农药登记证或者农药临时登记证; (三)生产、经营产品包装上未附标签、标签残缺不清或者擅自修改标签内容的农药产品的,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可以并处违法所得3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可以并处3万元以下的罚款; (四)不按照国家有关农药安全使用的规定使用农药的,根据所造成的危害后果,给予警告,可以并处3万元以下的罚款。

四、《农药管理条例实施办法》

第四十条本《实施办法》所称“违法所得”,是指违法生产、经营农药的销售收入。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一)项

《农药管理条例》

第四十条第(三)项第五条第一款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

《农药管理条例实施办法》

第四十条

《农药标签和说明书管理办法》

第三十条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一条第二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