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市场监督局行政登记

原告侯黎明诉被告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浦东新区分局工商行政登记案

结案日期: 案由:市场监督局行政登记 工商行政登记 当事人:侯黎明 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浦东新区分局 案号:(2010)浦行初字第163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侯黎明。

委托代理人刘萍蕾。

被告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浦东新区分局。

法定代表人陆明德。

委托代理人应慧琴。

委托代理人徐燕。

第三人上海通畅汽车服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孙喜光。

委托代理人王予迅。

第三人孙喜光。

委托代理人王予迅。

第三人孔令菊。

委托代理人段新军。

第三人陈颖。

委托代理人曹春华。

第三人赵志洋。

委托代理人曹春华。

诉讼记录

原告侯黎明诉被告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浦东新区分局(以下简称工商浦东分局)工商行政登记一案,于2010年6月17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经审查于同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7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侯黎明的委托代理人刘萍蕾,被告工商浦东分局的委托代理人应慧琴、徐燕,第三人上海通畅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畅公司)、孙喜光的共同委托代理人王予迅,第三人孔令菊的委托代理人段新军及第三人陈颖、赵志洋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曹春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侯黎明诉称:原告于2006年5月30日设立通畅公司,原告担任法定代表人,公司形式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公司股东为原告,监事为第三人孔令菊。后原告于2010年6月8日的查档中发现被告已将通畅公司的股东变更登记为第三人孔令菊、陈颖、赵志洋及原告。原告对此变更事项毫不知情,也并未到场办理任何变更手续,且原告认为被告作出变更登记具体行政行为所依据的股东会决议、股东决定、股权转让协议、股权款收据、变更后公司章程等均为虚假文件,其中涉及的原告签名均为伪造,而被告在没有事实依据和欠缺合法基础的条件下准予股东变更登记,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原告起诉来院,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通畅公司股东变更的具体行政行为。

被告工商浦东分局辩称:原告最迟已于2006年8月15日知晓通畅公司进行股权变更,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原告已超过2年的起诉期限。

第三人通畅公司、孙喜光述称: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反映了原告及股东的真实意思,通畅公司是在原告确认由一人公司变更为有限公司的前提下,才去被告处办理相关变更手续,且公司办理变更后营业执照一直挂在公司,原告对此也知晓并未提出异议,故原告认为2010年6月8日通过查档才知道股东变更,与事实不符。

第三人孔令菊述称:原告的陈述与事实不符,对于涉案的股东变更原告是知情的,故被告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正确,未侵犯原告的权益。

第三人陈颖、赵志洋述称: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有效,而原告对公司股权的变更是明知的,另,通畅公司进行变更登记后,具体的运营都是由第三人孔令菊进行的,原告并没有实际参与,而其他股东也都明确清楚孔令菊才是通畅公司的大股东。

裁判分析过程

经审查,本院认为,根据法律的有关规定,原告起诉必须在法定的起诉期限内提起诉讼。被告工商浦东分局因第三人通畅公司的申请,经审核于2006年6月23日作出对该公司股东变更登记的具体行政行为,公司股东由原告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变更为第三人孔令菊、陈颖、赵志洋及原告四人的有限责任公司(国内合资)。现2006年8月15日通畅公司的《股东会决议》、《股东决定》、《股权转让协议》、《收条》等证据及证人证言已经证明,原告对一人公司变更为有限公司是明知的,另,通畅公司进行公司类型、法定代表人、股东、监事等变更后,其营业执照一直悬挂在公司的财务室,而原告曾多次前往公司财务室取款,因此原告对上述变更事项是明知的,且在之后也未提出异议。现原告迟至2010年6月17日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通畅公司股东变更的具体行政行为,显然超过了法定的起诉期限。综上所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侯黎明的起诉。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原告已预缴),退还原告侯黎明。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胡玉麟

审 判 员  孙晓华

代理审判员  毛幼青

书 记 员  施琦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