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地矿行政许可

广业公司不服国土和房屋管理宅基地证一案行政判决书21

结案日期:2012年7月5日 案由:房屋行政许可 地矿行政许可 土地行政许可 当事人:广东省广业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 案号:(2012)穗云法行初字第21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广东省广业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广州市天河区。

法定代表人许立勇,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于跃、刘彬,广东安道永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广州市豪贤路。

法定代表人李俊夫,局长。

委托代理人崔昶斌、周湘文,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白云区分局工作人员。

第三人广州市合嘉有限公司,广州市白云区。

法定代表人曾汉文。

第三人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开发区支行,广州市柯子岭。

法定代表人萧志权,行长。

委托代理人罗玉双、陈菁华,广东天胜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广东省广业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不服被告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核发宅基地证一案,第三人为广州市合嘉有限公司及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开发区支行。本院于2012年1月1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广东省广业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于跃、刘彬,被告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的委托代理人崔昶斌、周湘文,第三人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开发区支行的委托代理人罗玉双到庭参加了诉讼。第三人广州市合嘉有限公司经本院公告送达开庭传票,逾期没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广东省广业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诉称,1996年,广州市白云区竹料镇人民政府向广州市合嘉有限公司核发了穗云字第0131108号《农村(圩镇)宅基地使用证》,该宅基地地址为竹料镇乌溪村松之尾C幢楼9号。2005年4月广州市行政区划调整,广州市白云区竹料镇人民政府并入广州市钟落潭镇人民政府。1994年10月28日,竹料镇人民政府及乌溪村一社队委及社员同意将涉诉土地一次性租给原告作为商铺及厂房使用,使用期限50年。涉讼土地交付给原告后,原告一直行使占有、使用涉诉土地并履行相关的纳税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规定:“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农民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属于农民集体所有。”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广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办法》第三十五条第二款:“农村村民建设住宅使用本集体经济组织农民集体所有土地的,由村民提出用地申请,经村民会议或者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全体成员会议讨论同意,乡(镇)人民政府审核后,报市、县人民政府批准。”宅基地使用权的主体只能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且其用途一般仅限于村民建造个人住宅。宅基地的权利人转让房屋及其宅基地使用权的,也应当将房屋及宅基地使用权转让给本集体经济组织内符合建房申请宅基地条件的成员。广州市合嘉有限公司不符合上述条件,广州市钟落潭镇人民政府对广州市合嘉有限公司作出的《农村(圩镇)宅基地使用证》是违法行为,应当予以撤销。现诉至法院,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撤销广州市钟落潭镇人民政府(原广州市白云区竹料镇人民政府)向广州市合嘉有限公司核发的穗云字第0131108号《农村(圩镇)宅基地使用证》。

被告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辩称,一、原告广东省广业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非本案适格原告。涉案宅基地发证指向是广州市合嘉有限公司,原告与涉案发证行为并无直接利害关系,不具备诉讼原告资格。二、由于广州市合嘉有限公司是涉证权属人,应将其追加为第三人。三、涉案穗云字第0131108号《农村(墟镇)宅基地使用证》为竹料镇人民政府发放,并非我局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2001年10月17日,我局根据《关于报送农村居民建房审批资料的通知》(云府办(2001)52号)对白云区各镇政府、街道办事处已审批的农村居民建房资料进行集中管理,但穗云字第0131108号《农村(墟镇)宅基地使用证》在我局档案室并没有接收及存根记录,无法核实当时发证情况。鉴此,请求法院查清事实,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广州市合嘉有限公司无提供述称意见。

第三人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开发区支行述称,一、同意被告的答辩意见。1、广业公司并非具体行政行为的当事人,并非本案适格原告,无权提起本行政诉讼。广业公司请求撤销的宅基地证为原广州市白云区竹料镇人民政府核发给合嘉公司的,与广业公司并无任何直接利害关系,该发证行为并未侵犯广业公司的任何权益,故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广业公司并非本案适格原告,无权对该行政行为提起诉讼,依法应驳回起诉。2、本案宅基地并非房管局所核发,房管局并非本案适格被告。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五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本案案涉宅基地证的核发并非房管局所作,故,房管局并非本案适格被告,依法应对广业公司的诉讼予以驳回。二、广业公司对案涉宅基地及地上房屋也不具有任何实体权利。1、广业公司(或原广东省农经实业总公司)没有也无权承包案涉土地。农商银行多次举证证明本案的案涉土地全部是由合嘉公司的股东曾灿文、曾汉文租赁承包回来,而曾灿文、曾汉文作为案涉土地集体组织的成员,其承包土地的行为合理合法。此事实已在广业公司提起的(2011)穗中法民五初字第28号执行异议之诉等案件中得到广业公司的确认。广业公司(或原广东省农经实业总公司)作为非村集体成员,从未与乌溪村签订过租赁合同,无权也不可能进行土地承包。2、广业公司对案涉土地及地上的房屋也不存在任何合法权利。(1)广业公司并没有在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白云分局有任何宅基地房产的权属登记,其对案涉土地不具有任何权利。根据农商行在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白云区分局调查的结果可知:广业公司在该局无任何宅基地房产的登记资料。这足以证明广业公司与案涉土地并无任何关联,其对案涉土地并不具有任何权利。(2)广业公司或原广东农经实业公司(“下称农经公司”)对案涉土地的地上物业同样不具有任何权利。广业公司或农经公司在本案中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为案涉物业的合法权利人。其早已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提起执行异议[案号:(2011)穗中法执异议字第114号],该执行异议经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查,已确定广业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对执行标的享有所有权或者其他足以阻止执行标的转让、交付的实体权利,并已裁定驳回其异议请求。后广业公司又提起了执行异议之诉[案号:(2011)穗中法民五初字第28号],但是在庭审过程中,广业公司始终无法提起其具备实体权利的证据,现该案尚未审结,广业公司的实体权利尚未确定,广业公司对案涉物业及土地现不具有任何权利。三、广业公司提起的本诉讼已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应依法予以驳回起诉。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在知道作出具体行政行为之日起三个月内提出。”本案的宅基地证均是在1996年所核发,广业公司对此事实早已知悉,但并未依法在规定的时效内提起诉讼,现诉讼时效已过,请求依法对其诉讼予以驳回。综上所述,广业公司对案涉土地及物业并不具有任何权利,也非本案核发宅基地证的行政行为中的利害关系人,其提起的诉讼已过诉讼时效,为维护第三人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对广业公司的本诉讼依法予以驳回。

经审理查明,根据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穗中法执异议字第114号《执行裁定书》查明,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资料显示,1994年7月5日,广东农经实业公司与广州市白云金马饲料厂(以下简称金马饲料厂)签订《集资合建商住楼协议书》,约定双方集资合建竹料沙发商贸城。1996年3月10日,广东农经实业公司与金马饲料厂、第三人广州市合嘉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嘉公司)签订《合作建设竹料农产品加工、批发市场补充合同书》,约定将金马饲料厂在1994年7月5日《集资合建商住楼协议书》中的责任、权利全部转让给合嘉公司。1996年4月10日,广东农经实业公司与合嘉公司签订《广州市竹料商贸城物业分配合同》,约定广州市竹料乌溪村松之尾宅基地上盖建筑物竹料商贸城中的B栋、C栋、E栋共23686.627平方米商铺及厂房产权属广东农经实业公司所有,该合同于1999年8月26日到广州市白云区街、镇法律服务所进行见证。广州市白云区竹料镇人民政府、广州市郊区竹料区公所于1996年8月及9月期间向合嘉公司核发了竹料乡乌溪村松之尾B栋、C栋、E栋的农村宅基地使用证,后该使用证的使用人变更为广东农经实业公司。广东农经实业公司于2003年1月28日更名为“广东省广业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即本案原告。合嘉公司于2003年以广州市竹料乌溪村松之尾宅基地上盖建筑物“竹料商贸城”的建筑面积为33463.27平方米的商铺为抵押物与第三人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开发区支行(以下简称农商行开发区支行)签订了借款合同。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穗中法民二初字第462、46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解除相关的抵押担保借款合同及抵押合同,判决合嘉公司应向农商行开发区支行偿还相应借款及利息。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4年10月19日依法查封合嘉公司所有的位于广州市竹料乌溪村松之尾宅基地上盖建筑物“竹料商贸城”的建筑面积为33463.27平方米的商铺。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穗中法执异议字第114号《执行裁定书》另查明,广业公司向该院提交的竹料乡乌溪村松之尾B栋1-16号、C栋4-13号、B整栋、C整栋、E整栋的宅基地使用证与农商行开发区支行向该院提交的竹料乡乌溪村松之尾B栋1-16号、C栋4-13号、B整栋、C整栋、E整栋的宅基地使用证在编号、使用人姓名、发证机关上都存在差异。

再查,根据第三人农商行开发区支行向本院提供的穗云字第0131108号《农村(墟镇)宅基地使用证》记载:使用人姓名为第三人广州市合嘉有限公司,宅基地座落竹料乡乌溪村,面积326.25平方米,发证机关是广州市白云区竹料镇人民政府,发证日期是1996年9月18日。 2012年2月13日,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白云区分局出具《调查结果》,经查询,第三人合嘉公司宅基地证号码为0131101—0131112、0131119—0131134、0131150在该局无宅基地房产的登记资料。

以上事实,有《执行裁定书》、《农村(墟镇)宅基地使用证》、《集资合建商住楼协议》、《合作建设竹料农产品加工、批发市场补充合同书》、《广州市竹料商贸城物业分配合同》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对于涉案《农村(墟镇)宅基地使用证》的管理,原是广州市白云区竹料镇人民政府(现为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镇人民政府)的职责,但根据《广州市农村村民住宅建设用地管理规定》关于自2001年10月1日起,由市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负责本市农村村民住宅建设用地管理工作的规定,目前农村村民住宅建设的用地管理权已由被告承受并行使,被告是本案的适格主体。原告请求追加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镇人民政府为本案被告或第三人的意见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与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该行为不服的,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本案中,根据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1)穗中法执异议字第114号《执行裁定书》中查明,原告广业公司向该院提交的竹料乡乌溪村松之尾B栋1-16号、C栋4-13号、B整栋、C整栋、E整栋的宅基地使用证与第三人农商行开发区支行向该院提交的竹料乡乌溪村松之尾B栋1-16号、C栋4-13号、B整栋、C整栋、E整栋的宅基地使用证在编号、使用人姓名、发证机关上都存在差异。对此,在本案庭审中,原告与第三人农商行开发区支行均予以承认,即原告及第三人合嘉公司就涉案宅基地上盖物均持有宅基地证。因此,原告与合嘉公司对于行政机关分别向对方发证的行为均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原告有提起本案诉讼的主体资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三款规定,被告认为原告起诉超过法定期限的,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现第三人农商行开发区支行认为原告起诉已超过起诉期限,但无提供相应证据,因此,对该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宅基地使用权的主体为符合宅基地建房申请条件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根据1995年7月11日施行的《广州市农村居民住宅建设用地管理暂行规定》,可申请使用农村宅基地的主体包括:(一)本村有常住户口的村民;(二)离婚后返回本村落户的原本村村民及其抚养的子女;(三)回原籍落户的职工、复退军人和离退休干部;(四)回家乡定居的华侨和香港、澳门、台湾同胞。农村居民建设住宅用地,限于使用人兴建自住房屋,禁止非法买卖、出租或以合作建房的形式变相买卖土地。本案第三人合嘉公司是一有限责任公司,依法不能取得当地农村集体用地。况且,对于涉案宅基地,广州市白云区竹料镇人民政府分别核发了不同的宅基地证,存在一屋两证的情况,因此,广州市白云区竹料镇人民政府于1996年9月18日向合嘉公司核发宅基地使用证违背法律规定,属认定事实不清及适用法律错误,该证依法应予撤销,原告要求撤销该宅基地证的诉请本院予以支持。第三人合嘉公司因下落不明,经本院公告送达开庭传票后,无出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判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1、2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十七条的规定,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撤销广州市白云区竹料镇人民政府核发的穗云字第0131108号《农村(墟镇)宅基地使用证》。

本案受理费50元由被告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上诉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钟燕秋

审 判 员  关则深

人民陪审员  谭伟强

二〇一二年七月五日

书 记 员  许泽剑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一目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二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四条第三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一条第十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三十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十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