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地矿行政强制

乔徐虎与韩城市国土资源局、韩城市公安局行政强制及赔偿二审行政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4年6月30日 案由:治安行政强制 土地行政强制 地矿行政强制 当事人:乔徐虎 韩城市国土资源局 韩城市公安局 案号:(2014)渭中行终字第00019号 经办法院: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乔徐虎。

委托代理人陈金山,陕西省韩城市开发区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段五喜。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韩城市国土资源局。

法定代表人徐建龙,系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程少蕴,陕西行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韩城市公安局。

法定代表人沈军,系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建生,系韩城市公安局干部。

委托代理人刘妮,女,系韩城市公安局干部。

诉讼记录

上诉人乔徐虎因诉被上诉人韩城市国土资源局、韩城市公安局行政强制及赔偿一案不服韩城市人民法院(2013)韩行初字第00014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6月1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乔徐虎及其委托代理人陈金山、段五喜,被上诉人韩城市国土资源局委托代理人程少蕴,被上诉人韩城市公安局委托代理人王建生、刘妮到庭参加诉讼。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认定,2010年2月26日,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在韩城市政府统一组织的打击非法开采活动中,在杨家岭新村庙下公路段以原告非法开釆为由,未出具任何手续,也未告知原告诉权和起诉期限,扣押了原告的车号为陕ESE666的东风尼桑轩逸轿车一辆。事后,原告多次索要无果,于2013年3月6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被告的扣车行为违法,并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车辆损失及利息和相关费用,向原告道歉,承担相关的诉讼费用。另查,韩城市人民政府为了依法保护矿产资源,打击非法开采,维护韩城地区矿产资源的有序开发,于2006年12月30日以韩编发(2006)18号《关于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机构设立职能配置和人员编制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成立了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批复”载明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属全额事业单位,隶属韩城市国土资源局和韩城市公安局双重管理,其主要职能是维护韩城市矿产资源开发开采秩序,打击各种破坏矿产资源的违法行为。该大队的人员编制为35名,其中设大队长1名、教导员1名、中队长3名,均由公安局选派。指导员3名,其它工作人员31名,所需工作人员由国土资源局选调6名,全市全额事业单位招录25名。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成立后,办公地址设在韩城市国土资源局,人员工资由市财政拨付,办公经费由韩城市国土资源局以实报实销的方式提供。

原审法院认为,一、二被告的诉讼主体适格。理由为:1、按照“批复”规定,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隶属二被告双重管理。其主要职能是打击非法开釆,维护韩城地区的矿产资源开发秩序。其主要工作人员是由二被告单位选派,而非组织部门调动;2、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的职能源是二被告的职能。在具体工作中该大队主要执法人员的身份是人民警察和国土资源行政执法人员。从人员结构、人员身份和工作职能上讲,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实际上是二被告经相关机关批准,为打击非法开采而组建的专门机构。3、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没有独立的经费,不能独立承担法律责任。故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一款关于“行政机关组建并赋予行政管理职能但不具有独立承担法律责任能力的机构,以自己的名义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当事人不服提起诉讼的,应以组建该机构的行政机关为被告”之规定,二被告的诉讼主体适格。二、原告乔徐虎的起诉超过了法定起诉期限。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从本案来看,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是二被告组建的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扣押原告车辆的行政强制行为。虽然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在扣押原告乔徐虎车辆时未出具扣车手续,也未告知原告乔徐虎诉权和起诉期限,但原告巳明知其车辆在2010年2月26日被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扣押,其在不能证明有法定理由的情况下,于2013年3月6日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其起诉超过了起诉期限,依法应予驳回。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原告乔徐虎的起诉。案件受理费50元退回原告乔徐虎。

宣判后,乔徐虎不服,提出上诉,理由为:一审裁定违反法定程序、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法规错误。一、上诉人至今不知道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的扣车具体行政行为内容。根据查明的案情表明: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工作人员在扣押上诉人车辆的过程中、未亮明身份、未告知缘由、未告知诉权和起诉期限、也未出具任何扣车手续,作为普通公民当场根本不知道该扣车具体行政行为的内容。上诉人在车辆被扣四年多时间里,曾先后三年多时间不间断地多方寻找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韩城市国土资源局及相关领导,寻找扣车人、询问扣车缘由和车辆,但均遭各方扯皮和无理推诿。根据法律规定,具体行政行为内容要具体、明确。一审法院也没有明确认定该扣车行为属于哪种明确的行政强制行为。既然该扣车行为没有明确为哪种具体的行政强制行为,上诉人当然不知道该具体行政行为的内容。二、一审违法裁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4条第4款规定:被告认为原告起诉超过法定期限的,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根据上述规定,超过法定期限的举证责任在被告,被告如果不能举证原告起诉超过法定期限,就应当承担对自己不利的后果。三、上诉人的起诉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期限。根据《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第42条规定,行政相对人不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行政诉讼权利最长保护期限为自具体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5年内;涉及不动产的最长为20年内。该案中,上诉人既然不知道该扣车具体行政行为的内容,起诉期限就应当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算,即起诉期限起算点应当顺延至2015年2月25日。综上所述,上诉人的车辆无辜被扣多年,该违法行为严重侵犯上诉人的合法财产权,一审违反法定程序、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裁定显失公正,请求二审予以改判。

被上诉人韩城市国土资源局、韩城市公安局均未提供书面答辩状。韩城市国土资源局庭审中答辩意见为:1、一审认定上诉人超过起诉期限的事实和裁定结果是正确的。程序合法,应予以维持。2、一审认为韩城市国土资源局是适格被告不成立。根据韩城市编制委员会韩编发(2006)18号文件,韩城市政府成立的矿产资源大队,为全额正科级事业单位,依法应属于事业法人。一审认为,因韩城市矿产资源大队的经费由土地局财务管理支出,认为应由韩城市国土资源局承担责任是不对的。应看经费的来源而不是支出单位。韩城市国土资源局对韩城市矿产资源大队的经费只是代管行为。从韩城市矿产资源大队的人员组成、性质、级别及经费看韩城市矿产资源大队是独立的事业法人,应独立承担行政责任。3、如果法院认为韩城市矿产资源大队不能独立承担行政责任,应由设立该大队的部门承担责任。韩城市国土资源局不是该案的适格被告 被上诉人韩城市公安局庭审中答辩意见为:本案的所诉行为不是韩城市公安局的行为,2、韩城市公安局不属于本案适格的被告。依据《关于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机构设立职能配置和人员编制的批复》精神,韩城市国土资源局是矿产资源法规定的执法主体。按照《行政处罚法》的规定,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的行为是受韩城市国土资源局的委托行为,故韩城市国土资源局应承担责任。虽然韩城市公安局参与了该行为,但只是履行了矿产资源的执法行为。

经审理查明,原审认定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并报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韩城市国土资源局、韩城市公安局的被告诉讼主体适格。理由为:1、按照韩城市政府编办《关于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机构设立职能配置和人员编制的批复》的规定,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隶属韩城市国土资源局、韩城市公安局双重管理。其主要职能是打击非法开釆,维护韩城地区的矿产资源开发秩序。其主要工作人员是由韩城市国土资源局、韩城市公安局单位选派,而非组织部门调动;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实施条例》第八条第三款的规定,韩城市国土资源局是韩城市人民政府负责管理矿产资源的部门,依法对韩城市人民政府批准开办的国有矿山企业和本行政区域内的集体所有制矿山企业、私营矿山企业、个体采矿者以及在本行政区域内从事勘查施工的单位和个人进行监督管理。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的职能来源是韩城市国土资源局的职能。在具体工作中该大队主要执法人员的身份是人民警察和国土资源行政执法人员。从人员结构、人员身份和工作职能上,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实际上是由韩城市国土资源局、韩城市公安局经相关机关批准,为打击非法开采而组建的专门机构。3、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不是独立的预决算单位,没有独立的经费。不能独立承担法律责任。关于原告的起诉期限问题。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在对上诉人乔徐虎实施行政强制措施时,未告知乔徐虎实施行政强制措施的行政机关、理由、依据、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救济途径等。上诉人乔徐虎无法知道具体行政行为的内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的规定,上诉人乔徐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起算点不应从2010年2月26日韩城市矿产资源执法大队扣押上诉人车辆时计算,原告乔徐虎于2013年3月6向原审法院起诉未超过法定起诉期限。原审裁定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应予以纠正。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韩城市人民法院(2013)韩行初字第00014号行政裁定;

二、发回韩城市人民法院重新审理。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退还上诉人乔徐虎。

文尾

审判长  王洪池

审判员  王争跃

审判员  刘晓峰

二〇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书记员  李 瑞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三)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四十一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实施条例》

第八条第三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