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地矿行政征收

兰茂玲、王文鑫与乐山市国土资源局市中区分局土地行政征收纠纷二审行政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6月9日 案由:土地行政征收 地矿行政征收 当事人:王文鑫 兰茂玲 乐山市国土资源局市中区分局 案号:(2014)乐行终字第22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兰茂玲,女,1958年5月20日出生,汉族,农村居民。

委托代理人:周文才,四川法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文鑫,男,1981年11月13日出生,汉族,农村居民。

委托代理人:兰茂玲,女,1958年5月20日出生,农村居民。

委托代理人:周文才,四川法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乐山市国土资源局市中区分局,所在地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油榨街31号,组织机构代码00855450-x。

法定代表人:赖建桥,男,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周攀,四川益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曹兴元,男,1987年4月25日出生,居民。

诉讼记录

上诉人兰茂玲、王文鑫因诉乐山市国土资源局市中区分局(简称区国土局)土地行政征收一案,不服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法院(2014)乐中行初字第10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5月21日和2014年6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兰茂玲及上诉人王文鑫、兰茂玲的委托代理人周文才,被上诉人区国土局的委托代理人周攀、曹兴元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查明,原告兰茂玲、王文鑫系母子关系,现均为市中区大佛社区任家坝村6组村民(原属市中区通江镇任家坝村6组)。 2007年12月11日,四川省人民政府(以下简称省政府)作出川府土(2007)400号《关于乐山市2007年第1批城市建设用地的批复》(以下简称川府土(2007)400号批复),同意将市中区牟子镇沟儿口村2、3组,通江镇任家坝村5、6组,道座庙村4、6组及其村委会8.0808公顷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同时将农用地转用土地及上述集体土地的建设用地4.8130公顷,未利用地0.7094公顷,合计13.6032公顷土地征收为国家所有,作为乐山市2007年第1批城市建设用地;同意将被征地单位307名农业人口依法登记为城镇居民。 2009年10月20日,乐山市市中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区政府)作出乐中府公(2009)21号《征收土地公告》,并在包括任家坝村村委会公告栏在内的地方予以张贴公布。该公告载明:经省政府川府土(2007)400号文批准,征收任家坝村5、6组部分土地共计4.8372公顷。其中农用地2.0185公顷,建设用地2.7725公顷,未利用地0.0462公顷,用于乐山城市建设;征地补偿标准及人员安置办法按照《乐山市征地农转非人员安置保障暂行办法》(2006年乐山市人民政府令第6号)、《市政府关于印发关于乐山市征地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标准的通知》(乐府发(2008)52号)、《乐山市中心城区城市规划区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2008年乐山市人民政府令第8号)执行;办理补偿安置登记的期限和时间:被征地的所有权人和使用权人,应当在该公告发布之日起30日内持土地权属证书原件、房屋产权证书(原件)以及相关资料,到任家坝村村委会办理征地补偿登记手续;公告还载明了暂停办理事项等内容。2009年12月31日,征地部门与任家坝村5组签订《征收土地协议书》,约定了征收土地面积、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用途、青苗补偿、交地时间等内容。 2011年5月20日,区政府、乐山市国土资源局、乐山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联合作出经乐山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市政府)审批同意的乐中府公(2011)7号《关于大佛街道办事处任家坝村5、6组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的公告》,并在任家坝村村委会村务公开栏予以张贴。该公告载明了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依据的征地批复号(包括川府土(2007)400号、川府土(2007)411号、川府土(2010)604号等征地批复)、征地拆迁的主管部门、组织实施单位、征地拆迁范围和面积、征地拆迁补偿安置原则、征地拆迁工作组织实施、土地和房屋面积认定、补偿安置标准和支付方式、安置方式拆迁奖惩政策等内容。公告附件详细载明了青苗、建筑物、构筑物等补偿标准。 2012年3月23日,省政府作出的川府土(2012)377号《关于调整乐山市2010年第1批城市建设用地区位的批复》载明:同意将市中区大佛街道办事处任家坝村3、5、6组集体农用地4.0620公顷转为建设用地。同时将本批次批转为建设用地和上述农村集体原有的建设用地1.0021公顷,未利用地0.0714公顷,合计5.1355公顷土地征收为国家所有。加上乐山市原2010年第1批城市建设用地已经征收的大佛街道办事处任家坝村3、5组,蟠龙村1、2组;棉竹镇高坝村5组37.1961公顷土地,共计42.3316公顷土地作为乐山市2010年第1批城市建设用地;同意将被征地单位593名农业人口依法登记为城镇居民等内容。 2012年12月4日,市政府根据《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办法》和省政府川府函(2012)98号《关于同意乐山市征地青苗和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的批复》等规定,作出乐府发(2012)15号《关于印发乐山市中心城区征地青苗和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的通知》,就乐山中心城区相关征地补偿标准进行上调。 2013年8月6日,被告作出的乐市国土资中分告(2013)73号《关于责令限期交出土地告知书》载明:市征拆办会同大佛街道办事处及任家坝村、社,在对兰茂玲户的房屋及建、构筑物丈量锁定工作中,其拒不配合征地拆迁工作,拒不签订房屋拆迁协议,至今未腾空房屋交出土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和《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实施办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责令其在收到该告知书之日起15日内自行腾空房屋交出土地。逾期未搬迁房屋,被告将发出限期交出土地决定书。如有异议,请于收到该告知书之日起3日内向被告提出书面听证申请,逾期不提交申请,视为放弃听证的权利。同年8月9日,被告留置送达该告知书。二原告未提出听证申请,也未按照告知书的要求自行腾空房屋,交出土地,导致相关建设工程项目不能正常施工。 2013年10月22日,被告就涉及二原告地上附着物丈量情况作出的《地上附作物统计明细表》载明:产权人兰茂玲;房屋及构筑物主体房砖混255.76㎡(其中门市127.88㎡),砖木房15.015㎡,棚房36㎡,混凝土地坝66.88㎡,砖围墙3.96㎡。同日,被告就该明细表内容作出《公示》,并在任家坝村村委会村务公开栏予以张贴。同日,被告还就《公示》内容向原告送达了《通知》,但原告拒绝签收该通知。《公示》和《通知》均载明,对于丈量数据若有异议,二原告应当在2013年10月22日至29日公示期间内向市征拆办或大佛街道办事处反映。被告于同年11月15日作出乐市国土资中分决(2013)39号《责令限期交出土地决定书》(以下简称(2013)39号《交地决定书》)。该决定书载明的主要内容为:经四川省人民政府川府土(2007)400号、川府土(2012)377号征地批复批准,同意征收乐山市市中区大佛街道办事处任家坝村6组集体土地,作为乐山市2007年第1批城市建设用地和乐山市2010年第1批城市建设用地,需对兰茂玲户位于大佛街道办事处任家坝村6组被征土地上的房屋及建、构筑物进行拆迁。此后,区政府发布乐中府公(2009)21号《征地公告》、乐中府公(2011)7号《关于大佛街道办事处任家坝村5、6组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的公告》。市征拆办会同大佛街道办事处及任家坝村、社已对兰茂玲户的房屋及建、构筑物进行了丈量锁定,并按乐府发(2012)15号《乐山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乐山市中心城区征地青苗和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的通知》的相关规定进行了核算,兰茂玲户房屋及其建、构筑物拆迁补偿费用为829728.70元。按照《乐山市中心城区城市规划区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相关规定,兰茂玲户可计入房屋安置对象的人员共计3人,拆迁单位将为兰茂玲户无偿提供105平方米建筑面积的安置房。因兰茂玲户拒绝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2013年8月9日被告向兰茂玲户送达了限期交出土地告知书,要求其户在15日内交出土地,但至今兰茂玲户仍未腾空房屋并交出土地。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责令兰茂玲户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交出土地。若逾期未交出土地,将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该决定书所附的“兰茂玲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方案”载明:兰茂玲户有家庭人口3人[户主兰茂玲、丈夫王美刚(征地公告发布后死亡)、儿子王文鑫],按照市政府(2008)8号令关于被拆迁户人员住房安置的相关规定,经审核,兰茂玲等3人符合住房安置条件,可以享受105㎡安置房。现房安置地点:斑竹印象小区;期房安置地点:碧山还房小区。如选择住房货币安置的,按4500.00元/㎡的标准一次性将35㎡/人的安置房货币安置资金发给兰茂玲户,可领取472500.00元货币安置款。选择期房安置的,从倒房之日起按180.00元/人·月计发过渡费,交房后再计发两个月过渡费,计发二次搬迁费2857.90元;选择现房、货币安置的,按180.00元/人·月计发两个月过渡费1080.00元。被告于当日向二原告留置送达(2013)39号《交地决定书》。二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2013)39号《交地决定书》,没有合法根据,严重违法,是非法无效的。故起诉到原审法院,请求判决确认被告作出的(2013)39号《交地决定书》违法并撤销该决定,由被告负担本案诉讼费。

另查明,1995年4月12日,四川省防洪抗旱江河管理指挥部作出的川防汛发(95)016号《关于同意划定乐山城区岷江左岸段江河行洪范围线的批复》载明:原则上同意以左岸沿江的自乐公路边缘线作为江河行洪范围线,并载明了具体划定范围。 2011年4月14日,市政府对乐山市国土资源局(以下简称市国土局)请示作出的乐府函土(2011)18号《关于确定牟子镇沟儿口村2组3组和大佛街道办事处任家坝村5组6组7组使用的国有河滩地土地权属的批复》载明:根据原国家土地管理局(1995)国土(藉)字第26号《关于印发﹤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的通知》等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经研究,牟子镇沟儿口2组、3组和大佛街道办事处任家坝村5组、6组、7组使用的部分土地(具体位置详见附图,不含宅基地),是无堤防河道历史最高洪水位以下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请市国土局做好确权的相关工作。相关村组负责人等在该批复附件图纸上签字确认。 1985年12月31日,乐山市第二工矿贸易蔬菜水产公司与任家坝6组签订《蔬菜订购合同》,约定了种植面积、订购数量、品种等事项;1986年12月11日,乐山市市中区蔬菜水产副食公司与任家坝6组签订《蔬菜订购合同》,约定了蔬菜种植面积、订购数量、品种等事项。1999年9月30日,区政府向农村土地承包户王美刚(兰茂玲之夫)颁发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载明:承包地范围为任家坝村上坝地0.36亩,河坝地0.36亩。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关于“违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规规定,阻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责令交出土地;拒不交出土地的,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规定,被告作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享有依法作出责令交出土地决定的职权。

被告在区政府等行政机关履行了“两公告一登记”等程序,并按照省政府的征地批复和公告要求,依照经省政府批准的安置补偿标准对二原告予以安置补偿后,在二原告没有按照《关于责令限期交出土地告知书》的要求交出土地,导致相关建设工程项目无法正常施工情况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对二原告作出的(2013)39号《交地决定书》符合该行政法规的规定。

对于二原告提出关于部分涉案土地属于集体土地的主张,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乐府函土(2011)18号《关于确定牟子镇沟儿口村2组3组和大佛街道办事处任家坝村5组6组7组使用的国有河滩地土地权属的批复》,该部分涉案土地已经被市政府确定为国家所有,并且包括任家坝村6组组长等人在内的有关村组负责人亦在该批复附件图纸上签字确认。基于此,即使涉案部分土地曾经作为任家坝村6组的菜地,发包给二原告用于种植蔬菜,但也不足以否定该批复的法律效力。因此,对于二原告该主张,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对于二原告提出被告利用川府土(2007)400号、川府土(2012)377号征地批复,实施了“未征先用、少报多占”土地行为的主张,原审法院认为,用于相关建设工程项目的被征土地,除涉及两份征地批复征收的土地外,还涉及其他多个征地批复征收的土地;本案涉及二原告的相关土地已经川府土(2007)400号征地批复批准,予以征收;二原告诉讼时没有提交充足的证据证明其主张的该事实。因此,对二原告该主张,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对于二原告提出关于川府土(2012)377号征地批复确定的征地范围是任家坝村3组的10.755公顷土地,与二原告的房屋、承包土地无关的主张,原审法院认为,被告提交的川府土(2012)377号征地批复,虽然与二原告的房屋、承包土地无关,但该征地批复明确载明征收范围包括通江镇任家坝村5、6组部分土地,故该征地批复与其村组有关。被告在(2013)39号《交地决定书》中除援引与二原告的房屋、承包土地有关的川府土(2007)400号征地批复外,还援引与二原告房屋、承包土地无关的川府土(2012)377号征地批复作为相关依据,存在瑕疵,但该瑕疵对二原告的实体权利没有产生实质影响。

此外,对于二原告提出川府土(2007)400号和川府土(2012)377号征地批复不符合法律规定的主张,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四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三十条第二款等法律的规定,该部分争议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

综合上述事实和理由,经原审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兰茂玲、王文鑫要求确认被告乐山市国土资源局市中区分局作出的乐市国土资中分决(2013)39号《责令限期交出土地决定书》违法并撤销该决定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兰茂玲、王文鑫负担。

上诉人兰茂玲、王文鑫上诉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漏审漏判,刻意掩饰被上诉人的违法行为,错误判决。请求上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2014)乐中行初字第10号判决,确认被上诉人作出的乐市国土资中分决(2013)39号《责令限期交出土地决定书》违法,维护上诉人合法权益和我国的法治尊严。其理由为:二上诉人系市中区通江镇任家坝村6组村民,承包了该村0.72亩土地。区政府先后于1988年、1999年向其颁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二上诉人在该组有1楼商业用房161.16㎡,2楼住宅用房142.8㎡,3楼40.8㎡,石棉瓦房屋45.9㎡,小青瓦房27.67㎡,鱼池79.56立方米,堡坎、围墙、混凝土院坝等建、构筑物。被上诉人作出的(2013)39号《交地决定书》,没有合法根据,严重违法,是非法无效的。其一,任家坝村6组被征土地属于菜地,系基本农田,不是果园、茶园、荒地,也不是国有土地。被上诉人依据川防汛发(95)016号文件认定任家坝村6组被征部分土地系国有土地不当。其二,川府土(2012)377号征地批复确定的征地范围是任家坝村3组的10.755公顷土地,该征地批复与上诉人的房屋、承包土地无关。其三,川府土(2007)400号征地批复属于骗取上级政府取得的,并且该征地批复超过2年的有效期,已经自动失效。其四,(2013)39号《交地决定书》所依据的川府土(2007)400号和川府土(2012)377号征地批复因没有在报批前和报批后就拟定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告知包括二上诉人在内的村民被征土地的情况和享有的听证权利;征收二上诉人的承包地和房屋时没有通知二上诉人就进行了测量,确定了面积和用途,违反了程序规定,对二上诉人实施的安置补偿标准和数额(829728元)不合法。其五,被上诉人征收土地目的不是因为公共利益需要,而是因为商业开发目的。其六,被上诉人利用川府土(2007)400号和川府土(2012)377号征地批复,实施了“未征先用、少报多占”土地的行为。

被上诉人区国土局答辩称:一、被上诉人作出的行政决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上诉人根据有关规定,就川府土(2007)400号征地批复涉及的被征土地情况予以了公告,并且由区政府发布了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的公告。对二上诉人在征收范围内的房屋进行了丈量和统计,并予以公示,二上诉人在公示期内没有提出异议。在作出交地决定前,被上诉人向二上诉人送达了《关于责令限期交出土地告知书》,履行了告知义务,但二上诉人既没有腾空房屋交出土地,也没有申请听证。此后,被上诉人才作出交地决定。二、二上诉人在行政诉状中陈述的理由不能成立。“岷江东岸”建设工程项目涉及的集体土地均办理了相关征地审批手续,本案涉及的川府土(2007)400号征地批复只是其中之一。川府土(2007)400号征地批复是省政府依法作出的,其效力问题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并且该批复不涉及征收基本农田问题。市政府已经依法就二上诉人诉称的255.3亩河滩地确定为国有土地,因此,不能因为集体经济组织曾经在该河滩地上进行过耕种,就将该宗国有土地转变为集体土地,并且被上诉人已经根据该宗河滩地曾经作为集体经济组织耕种土地的实际情况,对该宗河滩地的青苗补偿方案,采取了远远高于相关文件规定的标准予以补偿的措施。据此,被上诉人认为其作出的(2013)39号《交地决定书》符合法律规定,二上诉人诉请的事实和理由不能成立,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二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审判决。

本案经审理二审查明的事实及认定的证据与一审基本一致。

另查明,2007年12月7日,市国土局作出《征收土地告知书》,该告知书载明了拟征收任家坝村6组3.2817公顷土地用于乐山中心城区2007年第1批城市建设用地;补偿标准为征地年产值按2020元/亩计算,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之和按年产值30倍计算;房屋拆迁、地上附着物和青苗补偿费按照乐府令第6号和乐府发(2003)6号文件标准执行等内容。同年市国土局、任家坝村村委会、原市中区通江镇政府、任家坝村6组联合签订《征用调查结果确认书》,就拟征土地勘测情况予以确认:拟征收土地共计3.2817公顷,其中农用地0.9085公顷(耕地0.1068公顷),建设用地2.3500公顷,未利用地0.0232公顷。青苗及地上附着物以今后实施征地清点、丈量结果为准。同年12月7日,市国土局向任家坝村6组作出《听证告知书》,告知该组就拟定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有权在接到该告知书后5个工作日内可要求举行听证。同年12月10日,市国土局向任家坝村6组送达《听证告知书》。同日,该组组长在《听证告知书》和《被征收单位依申请听证情况说明》上均签写:放弃听证。同期,市国土局与通江镇任家坝5组也签订了《征用调查结果确认书》,送达了《征收土地告知书》、《听证告知书》。该组组长在《听证告知书》和《被征收单位依申请听证情况说明》均签署“放弃听证”意见。

省政府作出川府土(2007)400号批复的时间为“2007年12月31日”,附件有《2007年第一批城市建设用地勘测界定图(3)》。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被诉行政行为系被上诉人责令二上诉人限期交出土地的决定,上诉人对该具体行政行为及其前置行政行为均主张违法。针对本案有关法律问题和双方当事人的争议焦点,本院作如下分析评判:

一、上诉人王文鑫是否具有原告诉讼主体资格。

虽然被上诉人作出的(2013)39号《交地决定书》载明的行政相对人为以户为单位的兰茂玲,但该决定书附件中明确载明:兰茂玲户有家庭人口3人[户主兰茂玲、丈夫王美刚(征地公告发布后死亡)、儿子王文鑫]。因此,王文鑫是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相对人,具有原告诉讼主体资格。

二、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所涉土地是否属于经有权机关合法批准征收的土地。

(一)被上诉人责令二上诉人限期交出的土地是指二上诉人的房屋及建、构筑物用地(即兰茂玲户的宅基地)。省政府于2007年12月31日作出川府土(2007)400号《关于乐山市2007年第1批城市建设用地的批复》。因《批复》中的《2007年第一批城市建设用地勘测界定图(3)》将该涉案土地纳入了征地范围,故兰茂玲户的宅基地是经省政府批准征收的土地。

(二)关于省政府川府土(2007)400号批复、川府土(2012)377号批复的合法性问题。上诉人认为,两份征地批复“涉及的征地不属于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而征地,而是以商业开发为目的”、“被上诉人有瞒报骗取上级政府批地的行为”等,要求法院对被上诉人所依据的征地批复合法性进行实质审查。本院认为,国务院和省级人民政府批准征地的行为属政府的专属职权,不受人民法院的司法审查,国务院和省级人民政府征地批复的合法性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故本案对省政府川府土(2007)400号、川府土(2012)377号两份批复的合法性不予审查。

(三)关于川府土(2007)400号批复是否失效问题。上诉人认为,根据国土资源部《关于完善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审查报批工作的意见》(国土资发(2004)237号)第十四项“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批准文件有效期两年。农用地转用或土地征收经依法批准后,市、县两年内未用地或未实施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的,有关批准文件自动失效”的规定,本案乐中府公(2011)7号《关于大佛街道办事处任家坝村5、6组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的公告》于2011年5月20日公告,在两年内未实施补偿安置方案,故川府土(2007)400号批复失效。本院认为,《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国发(2004)28号)第十九条规定,农用地转用批准后,满两年未实施具体征地或用地行为的,批准文件自动失效。本案川府土(2007)400号批复于2007年12月31日经省政府批准,属农用地转用并征收的批文。区政府于2009年10月20日发布乐中府公(2009)21号《征地公告》。该《征地公告》载明了征地补偿标准及人员安置办法,征地部门于同年12月31日与该批复征收对象任家坝村5组签订了《征收土地协议书》,证明区政府在批文两年的有效期内已经组织实施了征地行为,故川府土(2007)400号批复未失效。

(四)被上诉人是否存在未征先用、少报多占土地问题。由于二上诉人所在的任家坝村6组涉及的征地存在省政府分批次批准征地情况,而本案兰茂玲户的宅基地已经属于依法征收范围,二上诉人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涉案土地属于未征先用、少报多占的土地,对涉案土地以外的土地是否存在未征先用、少报多占情形,不属本案审理的范围。

(五)乐府函土(2011)18号《关于确定牟子镇沟儿口村二组三组和大佛街道办事处任家坝村五组六组七组使用的国有河滩地土地权属的批复》是否属本案审理范围。二上诉人认为该《批复》中的河滩地,曾经作为任家坝村六组或者二上诉人承包土地用于种植蔬菜,属于集体所有的菜地,属于基本农田。征地过程中,被乐山市人民政府确认为国有土地,该确认行为违法。本院认为,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是《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所涉土地为兰茂玲户的宅基地,并不涉及该《批复》中的河滩地,故该《批复》与本案无关联性,不属本案审理的范围。

三、被上诉人是否依照土地管理法和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规定的程序实施了征地行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实施征地的主要程序是“两公告一登记”,即:(1)在征收土地方案经依法批准后,市、县级人民政府有义务公告《征收土地方案》;(2)被征收土地的所有权人、使用权人应当在公告规定的期限内,持土地权属证书到公告指定的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办理征地补偿登记;(3)市、县级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有义务拟订并公告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听取被征收土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本案中,2009年10月20日,区政府在包括任家坝村村委会公告栏在内的地方张贴公布乐中府公(2009)21号《征收土地公告》。《征收土地公告》中告知被征收土地的所有权人、使用权人应当在公告规定的期限内,持土地权属证书到公告指定的地点办理征地补偿登记。2011年5月20日,区政府、乐山市国土资源局、乐山市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制定的经市政府审批同意的乐中府公(2011)7号《关于大佛街道办事处任家坝村5、6组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的公告》,在任家坝村村委会村务公开栏予以张贴公布。故被上诉人已经按照“两公告一登记”的法定程序实施了征地行为。

国土资源部令第10号《征收土地公告办法》第四条规定:“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市、县人民政府应当在收到征收土地方案批准文件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进行征收土地公告,该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负责具体实施。”本案被上诉人未在法定期限内及时公告。四川省国土资源厅《关于调整征地补偿安置标准等有关问题的意见》(川办函(2008)73号)第七条规定,在征地依法报批前,有关部门应按有关规定对补偿标准、安置方案和社会保障方案组织听证。本案被上诉人在征地报批前,听取了任家坝村六组的意见,任家坝村六组的意见是“放弃听证”,但无证据证明听取了村民意见。本院认为,被上诉人按照四川省国土资源厅该《意见》第七条的规定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的“听证程序”前置,在《征收土地公告》后未再进行“听取意见”,虽然存在不规范的情形以及未及时公告,但对二上诉人的相关权利不会产生实质性影响。二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违反了征地法定程序,对二上诉人的安置补偿标准和数额(829728元)不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三款就征地补偿安置方案规定了相应的救济途径,即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有争议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协调;协调不成的,由相关部门进行裁决;《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五条第三款同时规定,征地补偿、安置争议不影响征用土地方案的实施,故二上诉人的该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四、被上诉人责令二上诉人限期交出土地的决定是否合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规定:“违反土地管理法律、法规规定,阻挠国家建设征用土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责令交出土地;拒不交出土地的,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被上诉人作为区政府的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具有作出责令交出土地决定的法定职权。

由于二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违法征地且征地安置补偿标准明显过低,降低了其原有的生活水平,因此,二上诉人未签订安置补偿协议,也没有选择安置补偿方案,且未领取青苗、林木补偿等任何款项。被上诉人于2013年8月9日向二上诉人留置送达了(2013)73号《关于责令限期交出土地告知书》,逾期后,二上诉人未提出听证申请,也未按照告知书的要求自行腾空房屋,交出土地,影响了征收工作的正常进行。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五条的规定,本案二上诉人无正当理由拒绝接受安置补偿且拒不交出土地,影响了征收工作的正常进行,被上诉人作出责令兰茂玲户限期交出土地的决定符合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

《乐山市中心城区城市规划区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第十一条规定:“签订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前,征地拆迁单位应当按照本办法规定,以户为单位明确被拆迁房屋的类别结构、面积、补偿标准、补偿总金额、需拆迁安置的人数及其姓名、住房安置面积或货币安置金额等事宜,在被拆迁房屋所在地村组(社区)张榜公示。公示期限不少于7天。”本案被上诉人于2013年10月22日就二上诉人地上附着物进行丈量,作出了《地上附作物统计明细表》。该《地上附作物统计明细表》在任家坝村村委会村务公开栏予以张贴公示。同时就《公示》内容向二上诉人留置送达了《通知》。故该丈量行为符合《乐山市中心城区城市规划区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规定的程序。

二上诉人认为,房屋及其附属设施调查《通知》、(2013)73号《关于责令限期交出土地告知书》以及(2013)39号《交地决定书》没有送达给二上诉人。本院认为,上述三份文书的送达回证及相关材料有任家坝村妇女主任、任家坝村6组组长等见证人签字,符合留置送达要件,送达有效。

被上诉人责令二上诉人限期交出土地的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基于前述第二项和第三项争议焦点的分析,该交地决定的前置行政行为虽然存在不规范之处,但不影响该交地决定的效力。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驳回二上诉人的诉讼请求,该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兰茂玲、王文鑫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李亚莉

审判员  刘帮强

审判员  钟小红

二〇一四年六月九日

书记员  王 玲

附件

附:本案相关法律、法规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的,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依法改判;

(三)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或者由于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的,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也可以查清事实后改判。当事人对重审案件的判决、裁定,可以上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起诉被告不作为理由不能成立的;

(二)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存在合理性问题的;

(三)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因法律、政策变化需要变更或者废止的;

(四)其他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

第二十五条征用土地方案经依法批准后,由被征用土地所在地的市、县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并将批准征地机关、批准文号、征用土地的用途、范围、面积以及征地补偿标准、农业人员安置办法和办理征地补偿的期限等,在被征用土地所在地的乡(镇)、村予以公告。

被征用土地的所有权人、使用权人应当在公告规定的期限内,持土地权属证书到公告指定的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办理征地补偿登记。

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根据经批准的征用土地方案,会同有关部门拟订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在被征用土地所在地的乡(镇)、村予以公告,听取被征用土地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的意见。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报市、县人民政府批准后,由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组织实施。对补偿标准有争议的,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协调;协调不成的,由批准征用土地的人民政府裁决。征地补偿、安置争议不影响征用土地方案的实施。

征用土地的各项费用应当自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批准之日起3个月内全额支付。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一条第(一)项

《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

第十九条

《乐山市中心城区城市规划区征地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

第十一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十六条第(四)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

第四十五条第二十五条第三款第二十五条

《关于完善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审查报批工作的意见》

《征收土地公告办法》

第四条